第59章 苦练内功

  • 大国军舰
  • 华东之雄
  • 2047字
  • 2022-06-22 10:11:40

“咱们船厂的焊工,都是老师傅啊,尤其是你赵叔,那技术,更是一绝。”秦宝山自豪地说道。

在他眼里看来,秦涛说什么要让焊工师傅们练习焊接,是没有任何必要的。

“没错,涛子,你赵叔可是特级工,焊出来的是一条漂亮的鱼尾纹。”王婶在一旁说道:“还曾经参加过华东地区的焊接技能大赛,拿过二等奖。”

秦涛摇摇头:“那些都是过去时了。现在,想要说自己的技术精湛,那就得拿出国际认证的证书来,英国劳氏船级社、挪威DNA船级社、美国ABS船级社,有了这些证书,才叫本事,不用说别的,咱们国内现在也已经有了新的ZC船级社认证机构,如果没有这些认证,那技术水平就不会获得认可。”

“你说啥?”秦宝山有些惊讶:“这些是什么?”

造了大半辈子船的秦宝山,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

“对啊,咱们自己造船,还需要别人认证?”

秦涛叹了口气,知道想要将造船厂发扬光大,还是任重道远的。

造船,看起来没什么技术活,只是焊接个船体而已,上面的各种设备都是外购,甚至就连设计图,也是相关单位给的。

造船厂干什么?不就是焊接一下子嘛。

没错,这个焊接,是考验真本事的,船只要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航行,一个焊缝出现问题,都可能会导致一场灾难,所以,焊接必须要严格要求。

各个发达国家都有自己的造船标准,一个电焊工,不是有个几级技工水平就行的,必须要有专门的造船相关的证书才行。

在以前的时候,国内造船没这么麻烦,质量都是由造船厂自己负责的,造好了之后,用户来接收,简单检查一下,就算是交接了。

现在,国内的造船业正在和世界接轨,也体验到了世界标准的残酷。在船只建造的过程中,用户就会委托专门的机构来检验,任何一个地方不合格,都会要求返工。

随着明州造船厂的扩大,随着国内船只用户逐渐开阔视野,明州造船厂肯定也会经历这种事情的,打铁还需自身硬,他们必须要苦练内功才行。

现在,造船厂的工人们是在坐井观天,他们还不知道华亭造船厂那边,已经涌现出来了一大批的一流焊工,大国工匠的水准,明州造船厂的焊工,还差得远呢啊!

“涛子,伱是想要考一考你赵叔,是吧?”就在这个时候,电焊工赵长水走了过来,他说道:“反正现在还没到焊接的时候,赵叔就给你露一手,你说,要焊什么?”

秦涛看着现场留下来的下脚料,说道:“就在这块钢板上,焊接一个管子。”

赵长水点点头,熟练地拿起一个被切下来的三分管,戳在了钢板的废料上,放上电焊地线夹,然后拿起来了焊把。

他甚至都不用戴防护帽,左手抓着戳在上面的三分管,右手拿着焊把,戳了一两下,冒出来火花,然后,右手缓慢移动,电弧的火花飞溅,焊条绕着接缝处转了一个圈。

他的头转到一边,眼睛都不去看,完全就是凭借感觉干活儿。嘴里还在叼着烟,这架势,绝对是老师傅的派头。

等到电弧的火花消失之后,漂亮的鱼鳞纹就出现在了焊缝上,匀称美观,一看就是极品。

“你赵叔的手艺是一流的。”秦宝山在一旁感慨地说道:“咱们以前焊接渔船的时候,最不好焊接的地方,都是靠你赵叔去干的。”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秦涛一手拿起来了工件,然后向外走。

“你去哪里?”

“医院。”

“去医院干啥?”

“照X光。”

众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秦涛要干什么。

半个小时之后,秦涛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一张X光的底板。

“看吧。”

赵长水好奇地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脸色就是一变,嘴里叼着的烟也掉落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

“这个表面看上去漂亮的鱼鳞纹焊缝,有三个气孔,有两处没有烧透。”秦涛说道:“所以,这个焊接的工件,是不合格的。”

简简单单的板材和管材的焊接,就能考验出来一个焊工的水平高低,哪怕就算是表面都是漂亮的鱼鳞纹,到了内部,也会出现问题的。

如果焊接的时间不够,就可能会无法烧透,如果焊接的时间长了,里面融化过度,可能会混入空气,形成气孔。

表面上,依旧是漂亮的鱼鳞纹,但是内部,是不完美的。

“涛子,这也太吹毛求疵了吧?用X光检验焊缝,咱们可从来没见过。”秦宝山向秦涛说道。

“以前没见过,以后会遇到了,我们不能等到客户用这种方式检验的时候,才知道我们自己的焊接技术不过关。”秦涛说道:“我们必须要从现在开始,勤奋练习,让我们的技术更上一层楼,不管造什么船,都能让客户满意。对了,我们还需要买一台X光探伤仪,随时检查我们焊接的部件是否合格。”

(X光的穿透能力并不是很强,金属探伤应该使用更强的放射源。但是查资料的时候,发现造船用的装置是X光探伤仪,那就假定可以满足要求吧。至于医院的行不行,还真不知道,大家轻喷。)

众人都是默默无语,赵长水拿着X光的底板,两手慢慢地握紧了。

“还有,我会想办法从华亭造船厂那里聘请一名经验丰富的焊工师傅过来,让他指导大家的焊工技术,争取早日成为技术一流的焊工。”

“那些焊工手下工件的质量,能经得住X光探伤仪的检验?”赵长水问道。

“那是肯定的,他们也是在承接国外船舶建造任务的时候,咬着牙苦练内功的。”秦涛说道。

“他们能做到,那我们也就能做到。”赵长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你说的那些证件,我也会考下来的!”

“是,赵叔,加油!”秦涛说道:“我们明州造船厂要发展进步,就需要你们这些老工匠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