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忙碌的夜晚
  • 大国军舰
  • 华东之雄
  • 2103字
  • 2022-06-20 14:13:16

秦涛拍板了导弹艇的事情,带着赵玲和郝科建他们汇合,看着机务人员在那里手脚麻利的换发动机,他也是无比的惊讶。

“老毛子居然还给了咱们这么一份大礼?不错啊。”秦涛说道:“换了新的发动机,飞行就更有保障了,不过,这些旧的也不能留给老毛子,咱们那艘船还没开走那,把旧的发动机都搬上船去。”

秦涛做得更是干脆利落,赵玲在一旁有些好奇:“这些旧发动机有什么用?”

“里面有很多特殊合金,拆开了也能卖钱。”秦涛坚持着自己收破烂的精神,来者不拒。

“大家加把劲,先不用管安装,先把发动机都拆下来。”秦涛继续打起来了招呼。

说完,秦涛爬上了舷梯,钻进了客机里面。

老毛子在不断挖掘图104客机的潜力,到了最后,居然将这种客机布置了一百多个座位,所以,当秦涛站在机舱里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密密麻麻的座椅。

座椅的间隔很小,真不知道那些人高马大的老毛子,是怎么憋屈在这么狭小的机舱里面的。

“小玲,咱们是坐船回去,还是坐飞机?”秦涛向跟随在他后面的赵玲问道。

“坐飞机吧,这样更快一些。”

“你不怕危险?”

“有什么可怕的,反正是和你在一起的,就算是…”

就算是死也要死一起,这就是赵玲没有说出来的话了,只不过这话不吉利,当然不能说了。

秦涛摇摇头,非常无奈地爬上了前舱,可惜,驾驶舱里面那么多的仪表,秦涛大部分都不认识,为了避免麻烦,他没有乱碰。

参观了一会儿,天色就黑了,老毛子给众人送来了食物,大家伙在飞机上凑合着吃点,继续干活儿。

这里原本就处于航空兵基地里面最僻静的地方,所以没什么人来打扰,为了避免引人注意,在修好飞机之前,他们这些人都会待在这里不乱跑,反正飞机里面有的是空间,累了就躺在里面睡一会儿,醒来接着干。

秦涛只懂造船,不懂飞机,所以,眼看着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意思了,又牵挂着货船夜间离港的事情,秦涛又返回了港口。

一辆卡玛兹的大卡车,轰隆隆的跟随着,车上装着拆下来的发动机,既然秦涛要这些破烂,老毛子也就没什么说的,给秦涛送过来了,反正航空兵基地和码头距离也不是很遥远。

唯一可惜的就是,带来的机务人员数量不多,所以,一个下午的时间,只拆下来了四台发动机而已。

“扎伊采夫老兄,多谢了。”秦涛和正在开车的扎伊采夫说道。

驾驶室里面三个人,扎伊采夫在开车,秦涛和赵玲两人坐在副驾驶上,前面的发动机还在咆哮,秦涛得扯着嗓门才能让扎伊采夫听到。

“不用谢,尼古拉将军说了,让我跟着你,帮助伱处理各种事情,完成我们这次合作。”扎伊采夫说道:“现在这些是我应该做的。”

“我手头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点礼物,请你务必收下。”秦涛说着,变戏法一样的掏出来了一个小东西。

不到十厘米的长度,看上去比较袖珍,外面是红色的手柄,里面透出金属的光泽来,在汽车开动的过程中,不断掠过路灯,灯光照进了驾驶舱,扎伊采夫看得清清楚楚。

“瑞士军刀?”扎伊采夫两手彻底松开了方向盘,飞快地接过来,将折叠起来的东西打开。

有不同的刀片,有螺旋形状的酒瓶起子,有小剪刀,螺丝刀,看上去非常的精致。

扎伊采夫的脸上非常的高兴:“秦,非常感谢!”

“那你就把手放回到方向盘上吧。”秦涛说道,虽然码头上的道路很宽阔,但是车子已经在向左边偏离了。

“好。”扎伊采夫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依旧还在把玩着这把瑞士军刀。

赵玲看得脸色发白。

车子开动上了明远号货轮的泊位,就看到起重臂依旧还在不断地把船上的货物搬运下来,这种普通的散装货船在装卸货方面,实在是太慢了。

“如果现在把这些发动机搬上船的话,就浪费了卸货的时间。”秦涛说道:“为了加快速度,我们把这些发动机装到那艘快艇上吧。等到货物装卸完毕,就能用货轮拖着快艇离开了。”

扎伊采夫皱着眉头:“那艘快艇,好像没空间放这些发动机吧?”

“怎么没有,后面不是有四个发射筒吗?”

听到秦涛这样说,扎伊采夫眼前一亮:“对,就这么办,秦,你真聪明。”

卡玛兹在港口上继续开动,来到了角落里的快艇停靠的码头处,扎伊采夫叫来了一辆吊车,支起来之后,就在码头上忙碌起来了。

导弹艇的后方,有四个巨大的发射筒,虽然早就废弃不用了,发射筒的盖子还是可以手动打开的,等到吊车晃晃悠悠地将第一台发动机吊起来的时候,还真的顺利地塞进了导弹发射筒里面去!

这当然也是因为里面塞进去的是P-15(北约代号SS-N-2冥河)反舰导弹,这是老毛子第一代的反舰导弹,使用的还是液体火箭发动机,所以它拥有一个巨大的肚子,整个导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臃肿的蚕宝宝一般,所以有了个蚕式导弹的外号。

RD-3M发动机塞进去,居然非常的完美,这四个导弹发射筒,还临时充当了一次货箱。

一个,两个,三个…

已经起吊到了最后一个,秦涛也在一旁跟着帮忙,把吊装的缆绳挂在最后一台发动机上,眼看着就要完活儿了。

“等到装完了,我们就去喝一杯。基地外面的酒吧。”秦涛和扎伊采夫打着招呼。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缆绳连接的地方突然松开了,最后一台发动机噗通一声,掉落到了海水里。

“该死的,怎么回事?”吊车司机下来,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秦涛也是面露难色:“怎么会这样?损失了一台发动机,倒不算什么大事,反正我们回去也是拆开了卖废铁,但是,如果不把那个空着的发射筒塞点东西的话,那这艘导弹艇就不平衡了,在拖回去的过程中,可能会有翻的风险。扎伊采夫,我们得找点东西放进去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