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真正的大老板

  • 大国军舰
  • 华东之雄
  • 2078字
  • 2022-06-13 14:31:28

西装男神清气爽地从卫生间回来了,那个大波浪卷头发的女人,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脸上也是神采飞扬。

两人回来之后,就一起坐到了西装男的下铺,波浪卷靠在西装男的身上,继续腻在一起。

“亲爱的,你这是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芬河的啦,到了冰城,咱们倒一趟铁路线,就能到达芬河啦。”西装男说道。

“你是倒爷?那你倒腾的货物呢?”波浪卷问道。

西装男拍了拍床铺下面自己带来的那个大编织袋:“这一袋子,都是计算器,老毛子那边急缺的东西,只要将这些东西弄过去,赚个几万块钱,毛毛雨的啦。”

“亲爱的,伱真是太厉害了!”波浪卷一边说着,一边就将嘴唇凑到了西装男的脸颊,啵了一下,西装男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秀恩爱,死得快,秦涛在心中暗暗地鄙视着,然后从床铺上下来,打算去一旁的靠窗户的座位上坐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波浪卷却突然看了过来:“这位大哥,您也去芬河发财吗?”

西装男的目光,瞬间就充满敌意,看向了秦涛。

我可对这种货色不感兴趣!咱如果找女人,首先追求的是女人的内心,这种随便的女人,呵呵。

“我去冰城串亲戚。”秦涛说道。

波浪卷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了秦涛枕头里面的那个黑色的人造革手提包,秦涛无奈地笑了笑:“我的亲戚最喜欢吃我们当地的罐头,所以,我就给带了几个。”

秦涛说着,哗啦一下子,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你们吃吗?”

鼓囊囊的手提包,还以为有什么宝贝呢,居然就是几个罐头!波浪卷放弃了,给了秦涛一个白眼:“不吃。”

于是,秦涛把罐头又放了回去。

“没胆魄。”西装男说道:“要是我,就弄一车皮的罐头,弄到老毛子那边去,这一脱手,十几万,毛毛雨啦。”

秦涛没搭理西装男的话,坐到了靠窗户的椅子上,望着窗外不断掠过的景象。

列车咣当咣当的一路北上,终于驶入了冰城火车站。

由于列车不直接通往芬河,所以,前往芬河都得从冰城倒车。这里已经是终点站了。

波浪卷挎着西装男的胳膊,无比的亲热,西装男潇洒地背起来了那个大号的编织袋,这样子,像极了后世的农民工。

秦涛拎着自己的手提包,干脆利落,首先走到了车门处,等到他走上站台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秦工,你说话不算数!”

秦涛诧异地扭过头去,就看到了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

齐耳短发,瓜子脸,柳叶眉,大眼睛,小巧的嘴巴和鼻子,一身白色的风衣,黑色的高跟鞋,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就如同是港台片里面的女明星一般。

“小玲,你怎么来了?”

秦涛无比的惊讶。

“哼,你说话不算数!”此时的赵玲,噘着嘴,显然是一幅不满意的样子。

“我…”

秦涛刚刚还要说什么,西装男和波浪卷就下来了,西装男的目光,顿时就盯在了小玲的身上,上下打量着,一旁的波浪卷,瞬间就不满意了:“亲爱的,你看什么呢?”

说完,手指已经揪起来了西装男胳膊上的一块肉,然后转动。

“没啥,没啥。哎吆。”

“这位大哥,你这亲戚好漂亮啊。”波浪卷说道,语气之中,似乎还带着一种吃醋的味道。

秦涛尴尬地笑了笑。

“老板,车在外面等您,上车之后,我再给您汇报工作吧。”赵玲话风一转,变得非常的乖巧懂事。

老板?车?

一路上,西装男无数次地炫耀自己倒爷的幸福生活,炫耀自己赚了多少钱,手里拿着大哥大,一路招摇。在他眼里看来,对面的秦涛就是他的陪衬,通过贬低秦涛,可以让他的形象显得更加的高大起来。

现在呢?

秦涛居然是个大老板,还有车?这个年头,有车的绝对是高端的倒爷啊!

秦涛也只能点头,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起走出了车站,果然,在外面的车站广场上,已经停着一辆拉达轿车了。

赵玲给秦涛拉开了车门,秘书的工作做得非常的到位,这一幕,看得后面的波浪卷不由得跺脚。

“亲爱的,我们…”西装男很是尴尬。

“哼!”波浪卷跺了跺脚,眼神之中满是不甘心。在火车上,瞎了眼了,怎么没盯上真正的大老板啊!

“咱们做生意,要低调,不用太大的排场。”拉达轿车上,秦涛向赵玲说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又出来了?难道在我们造船厂有眼线?”

“哼,你们那个小造船厂,怎么值得安排情报人员。”赵玲说道:“有人要雇船出海,还要去老毛子那里,当然要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了,后来一调查,居然是你安排的,海军方面出面把这件事给遮掩下来了。正好有领导要回首都,我和领导一起坐海军的飞机回去的,然后坐这辆车来冰城,终于赶在了你的前面。”

以前秦涛倒腾物资,走的是芬河口岸,属于正规手续,所以不会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但是现在,秦涛要罐头厂那边雇船,直接把物资送到老毛子这边来。

真以为海关是吃素的啊?如果给这种行为定性的话,那就是走私啊,海关立刻就关注上了,不过,只要海军给揽下来,就没事了。

秦涛摸着自己的鼻子,这件事,果然是自己考虑不周啊!自己前世是船舶设计师,还和很多老毛子有关系,但是倒爷可真的没当过,所以,其中还有很多的门道没有摸清楚呢。

“说,你为什么不通知我?”赵玲对于秦涛的这个行为,极度不爽,耿耿于怀,已经是第三次提起来了。

“我…”秦涛的脑子里急速地思考着,想着说辞,忘记了?

“别说你忘了。”

“咳,咳,好吧,主要的原因,就是我是男的,你是女的,还这么漂亮,我就怕路上…”

“我哪里漂亮了?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原谅你了。”

秦涛直咋舌,女人的脑回路,果然不一样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