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挖厂二代的老爹

  • 大国军舰
  • 华东之雄
  • 2068字
  • 2022-06-09 14:35:47

华亭第一钢铁厂。

下午六点,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但是,依旧还有一些工人,在工作的岗位上忙碌着。

热轧车间,老师傅张进喜正站在巨大的热轧设备上,看着那滚烫的钢锭从一端进入,被两个巨大的滚子卷着前进,钢锭顿时就被挤扁了,然后,再进入第二排,第三排的滚子,等到从热轧设备的另一端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块宽度三米,长度八米的标准钢板。

看着钢板的颜色,张进喜非常的满意,热轧的成品率,和钢板的温度有很大的关系,对于熟练的老师傅来说,只要看颜色,就能知道火候是否合适。

“张师傅,您还不下班吗?”就在这时,身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刚刚又出来一炉,还得热轧十几块,等干完了这一炉就下班。”张进喜说完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对劲,扭头一看,和自己打招呼的,并不是他们车间里面的工人,而是检验科的科员王军。

钢材制造好了之后,就会抽检,所以,两人也算是熟识了,张进喜扭头扫了一眼王军:“小王,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你要检验这一批的钢材吗?”

“是啊,张师傅,等检验完了,一起出去喝点怎么样?”

张进喜点点头。

半个小时之后。

工厂外,赵记饭馆。

华亭第一钢铁厂的工人们收入还是不错的,虽然有食堂供应饭菜,但是偶尔也下馆子吃一顿。尤其是下班晚的人,食堂的饭菜凉了,就会出来喝一杯。

赵记饭馆的规模还不小,两百多平的面积,除了外面的十几张桌子之外,还在挨着墙的一排,有三个雅间。

雅间很简陋,连个门都没有,就用一块门帘遮挡着,等到张进喜和王军两人走进去的时候,外面的桌子上,已经是满满当当的人了,空气中弥漫着酒菜的香味儿。

“没地方了。”王军有些皱眉头,几乎在同时,那边的一个雅间的帘子正好撩了起来,里面露出来了一个人头,四目相对,双方都是一喜。

“军哥?”

“明刚?”

“来,你们进来,一起吃吧!我原本请了几个人,结果他们有事没到,真是过分!”刘明刚打起来了招呼。

“小王,伱们是朋友,一起吃吧,我…”

“这位师傅,您既然是军哥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来,一起吃,你要是不来,那就是不给我面子!老板,再上两瓶白云边!”

听到了白云边,张进喜还真是走不动了,这酒可是赵记饭馆里面最好的酒了,喝起来,口感那叫一个好。

“来,张师傅,来吧。”在王军的拉动下,张进喜走进了包厢,满桌子的菜,更是让他食指大动。

“张师傅,您坐这里。”刘明刚拉着张进喜,坐在上位,张进喜想要推辞,被刘明刚给按了上去。

“张师傅,来,咱们喝酒,不论身份地位,就看年龄长幼。”说完,他已经咕嘟咕嘟地将白云边倒进了酒杯里。

酒香四溢。

张进喜贪婪地吸了吸鼻子,然后,忍不住端起来,抿了一口。

入口醇厚,香气饱满,一点也不列,只感觉到整个胃里,都是暖烘烘的。

“好酒啊!”张进喜夹了两口菜,放进嘴里。

“张师傅,看您这年纪,有三十多了吧?”刘明刚开始套近乎了。

“明刚,看走眼了吧?张师傅已经四十多了。”

“是吗?一点也不像啊,张师傅看起来真年轻。”

两人一唱一和,拍着张进喜的马屁,让张进喜感觉到飘飘然的。

“张师傅的孩子,也有快二十了吧?”刘明刚开始切入重点了。

“嗯,对了,张师傅,您家孩子张峰,进厂的手续办得怎么样了?”王军问道。

“唉。”说起这个来,张进喜就的一阵的郁闷,他端起酒杯来,将酒一股脑地倒进自己的肚子里,然后长长地打了个嗝,这才说道:“这臭小子,从小不好好学习,留了两级,如果早毕业两年,赶上厂子招人,十拿九稳的就进厂子了,现在,现在厂里不缺人啊!”

1986年,从岛国引进的炼钢设备正式投产,钢铁厂需要一大批的工人,首先从厂二代中挑选,当时的那些厂二代,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从厂里的职工技校毕业之后,直接就进入了工厂,成了正式工。

这种红火的场景,持续了一两年,然后,钢铁厂就已经人员饱和了,再想要让厂二代进入工厂,可以,得当临时工,正式工已经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了。

临时工和正式工的待遇差很多,不用说逢年过节的各种福利没有临时工的份,就连平时的工资都差一大截,明明干同样的活儿,结果比人家低一等,谁愿意啊?

张进喜为了儿子的事情,不知道奔跑多久了,也没有给解决,这都成为他的心病了。

“听说,现在提前退休,让儿子顶岗接班的事情不少啊。”刘明刚开口了:“张师傅,您要给孩子铺条路,那自己就得退下来吧?”

“唉。”张进喜自己咕嘟咕嘟地倒了一杯酒,再次一口气喝到肚子里,然后说道:“谁说不是呢?可是,我还年轻,还能给厂子做贡献啊,如果现在就退休,那我…”

张进喜是一个有原则有理想的人,他想要给儿子铺一条路,但是又觉得这样做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而且,以后没工作了,他还不得闲死?

干了半辈子的工作,是闲不住的。

“如果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刘明刚开口了:“张师傅,您愿意去我的工厂干嘛?工资是您现在工资的两倍,干的还是同样的工作,我那里的钢板热轧设备,和这里的一样,您去了,很容易上手的。”

“你说啥?”张进喜惊呆了。

“张师傅,我代表明州钢铁厂,诚挚地邀请您当我们的技术骨干。”刘明刚说道:“这样,您给张峰腾出来的位置,可以让他成为正式工,您也可以赚更多的钱,还能干您最喜欢的炼钢工作,这是两全其美的。”

这就是秦涛给刘明刚出的主意,挖那些没有安排工作的厂二代的老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