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儿子回来了

  • 大国军舰
  • 华东之雄
  • 2118字
  • 2022-06-01 12:12:23

“我不那样做,你给我作保吗?就咱们造船厂这个烂摊子,就算是你给我作保,服装厂那边能把衬衣、牛仔裤和围巾给我吗?”

秦涛很委屈。

“再说了,咱家的存款也没几个钱,应付路上的开销了,哪里买得起大哥大,我用木头雕刻的。眼馋了?等到这笔生意结束,咱们就有钱了,到时候,弄两台不成问题。”

“秦厂长,你就别责怪涛子了,等到船拆了,卖了钱,给我们服装厂三十万就行了。这正好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啊!”王建国说道。

“王科长,当初说好的十万!”秦涛立刻反驳起来了刚刚给自己说好话的王建国。

“刚刚我听说,什么几千万,还有上亿,给我们服装厂三十万,让我们也跟着沾沾光,我们服装厂上下,一定都会感激伱的大恩大德。”王建国拉下老脸来,无耻地提要求。

然后,他还看向了秦宝山:“秦厂长,你说呢?”

秦宝山叹了口气,自己光明磊落了一辈子,怎么就生出来了这样一个儿子?不过,这兔崽子以前只是吵着不在造船厂干,要留在大城市里,没有为厂子分忧的想法啊,现在能这样做,还真是让秦宝山感觉到欣慰。

这兔崽子,还是长大了啊!虽然办法极端了些,但是用心良苦,成果还不错。

现在造船厂要有事情做,拆了这条船,有了足够的资金,造船厂就彻底活了,他们还能帮助国家清理河道,还要把服装厂的货款给清了,这个生意是不能推掉的。

“我会找水务部门交涉的,不过,五千万太贵了,咱们不能赚昧心钱。一千万就足够了,给服装厂三十万,那也是应该的。”秦宝山说道:“至于现在嘛,咱们先去服装厂那边,给他们彻底的解释清楚。三十万的货款,也得拆了船才有,还得拖延几天。小兔崽子,你小子这样做,就不怕你妈在服装厂被指指点点吗?”

“我也去。”聂诗雨坐在东风140的驾驶室里,露出头来,向着这边的几个人喊道。

明州服装厂,生产车间。

“曹主任,工资到底什么时候发?”

“对,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指望着工资过日子呢!”

“对啊,这一天天的拖下去怎么行?”

服装厂里,一场新的争吵爆发了,只不过,负责发工资的王建国溜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车间主任曹玉茹。

“大家都冷静一些,厂里目前正在解决问题,用不了多久,各种拖欠的工资都会发下来的。”曹玉茹站在车间的门口,向里面的人说道。

“哼,用不了多久是多久?造船厂那边,厂长和出纳卷钱跑了,咱们服装厂这里,也是要唱同一出戏吧?王科长跑了,去哪里了?”

“就是,别以为大家伙不知道,那天跑来从厂子里带走货的那个华亭的大老板秦涛,就是你的儿子吧?曹主任,说,你儿子把货弄到哪里去了?是不是跑了?他带着的那个女秘书,是你们厂里狐狸精的女儿吧?”

服装厂女工潘金花,是个五大三粗的女人,在厂子里原本就是一霸,那天秦涛带着聂诗雨冒充大老板,潘金花是亲眼看到的,这女人,就是会八卦,居然联想到了曹玉茹的儿子也叫秦涛,再一打听,秦涛在造船厂失踪了!聂诗雨也消失了,这还用说吗?

“有权有势的,倒卖工厂的产品赚钱,咱们这些人,就活该忍饥挨饿?姐妹们,大家上啊,先出口气再说!”

说着,潘金花就撸起来了袖子,怂恿着身边的女工,想要对曹玉茹动手了。

曹玉茹闭上了眼睛,依旧站在那里不动,那个人,真的是她的儿子秦涛,虽然王建国打回来的电话,说秦涛是帮忙卖货,但是,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有半点音讯…

就在这个时候,曹玉茹却听到了啪啪两声,那叫一个清脆,绝对是大耳瓜子抽过去了,接着就是一阵的惨叫。

自己的脸不疼啊,是谁挨打了?

曹玉茹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潘金花坐在了地上,捂着脸,两个腮帮子已经鼓起来了,显然,打她的人没有手下留情。

谁打的?等到曹玉茹扭头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顿时就睁大了眼睛:“涛子,你…”

出现在她面前的,居然是她日思夜想的秦涛!

“他奶奶的,一群臭婆娘,敢对我妈动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们?”秦涛的话语,无比的狠厉,他的那双目光充满杀气,不管是望向谁,谁都是心中一哆嗦,她们原本就在曹玉茹的面前,现在,呼啦啦地退后了好几步,把潘金花留在了前面。

“姐妹们,不要怕,秦涛是骗子,倒卖工厂产品,他回来得正好,警察会把他抓走的!还有,那个臭婊子也来了,正好一起被警察抓走!”

聂诗雨的脸色发白,身体因为愤怒而抖动。

“放狗屁,谁说老子是骗子了?”秦涛说道:“警察叔叔给老子发全国通缉令了吗?就算老子真的是骗子,和我妈有什么关系?他奶奶的,你这个臭婆娘,欺负别人老子不管,欺负到我妈头上来了?你这嘴要是再不干不净,骂老子身边的人,信不信老子撕烂它?”

“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龌龊心理,潘金花,你一直想当车间主任,自从我妈五年前当了主任之后,你就一直在背地里风言风语,搬弄是非,我妈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居然蹬鼻子上脸了是吧?真以为我妈好欺负?惹急了老子,弄死你丫的!”

秦涛无比的凶悍,在场的人都感觉到浑身颤抖,这一刻,他们有一种感觉,秦涛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平时厂里给你们发工资,你们就嫌少,几次闹事,要求厂里给涨工资,给福利,厂里福利好的时候,你们屁话不说,现在,厂里有困难,你们不想着怎么帮忙卖货,欺负起来自己身边的人,倒是够威风,你们这些臭婆娘,还有脸吗?”

“哎吆吆,打人啦,打人啦!”潘金花在地上打滚,嚎啕大哭起来。

能打得过,她就会彪悍地冲过来,手法全面,不管是抓,挠,捏,砸,总之,只要下手,那就绝不留情,如果打不过,她就会撒泼耍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