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艘挖泥船
  • 大国军舰
  • 华东之雄
  • 2185字
  • 2022-05-31 14:07:18

“那这艘船,咱们回去能不能把它修好自己用?”聂诗雨开口了。

“当然不能。”秦涛没有犹豫,直接开口回答道。

修好没问题,但是要是自己用的话,岛国人铁定会来抗议的,面对老毛子,他们屁都不敢放,但是,面对小白兔一样的中国,他们就敢摆出强硬的姿态来了。

开回去之后,必须要拆开,拆成废铁,进入炼钢炉,这样做,就算给老毛子销赃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老祖宗就教过咱们偷梁换柱!咱们只要修改一下,岛国人认不出来就行了。”

………

金色的阳光染红了东方的水面,整个明州造船厂也沐浴在了朝阳之中。

一个两千吨的一号船坞,一个五千吨的二号船坞,它们显示着明州造船厂曾经的强大,此时,两个船坞上都是空空荡荡,几座龙门吊和塔吊,也都停止了运转,风吹日晒,有的地方已经开始生锈。

阳光照在上面,将它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在这些影子之中,出现了一些造船厂的工人。

他们头上戴着藤条编织的安全帽,身上穿着劳动布的工作服,对他们来说,每天在这个时候,来到船台工作,已经是他们的几十年来形成的习惯了。

但是现在,他们却只能坐在空地上,望着空荡荡的船坞发呆。

“如果咱们秦厂长一直带领工厂,绝对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啊,那个宋伟泽,一上来就搞改革,浪费了多少钱!如果这些钱用来继续造船…唉!”

“秦厂长头发都白了,为了咱们厂子操碎了心,他的儿子秦涛,也真有本事,成功地将那几条海关缉私快艇给卖出去,把银行的窟窿给堵上了,否则的话,就得卖厂里的设备了!”

“是啊,不过,咱们也没钱继续采购原料造快艇了,否则的话,海关这条路就走通了,全国那么多海关,每个海关哪怕只定两条快艇,也足够让咱们造船厂发展起来了。”

“最近没有看到秦涛,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是不是跑出去给我们联络生意去了?”

“肯定是。人家是大学生,有本事的人,只要安心留在咱们厂里,一定能接秦厂长的班的。”

议论纷纷之中,有人喊道:“你们看,远处那条船,好像是向我们这里来的!”

“这条船很奇怪啊,船头上怎么有个大管子?”

“没有升旗帜,也不知道是哪里过来的。”

“这声音是真清脆,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应该是…三菱的船用发动机,功率至少两千马力左右,前些年,咱们厂里制造的那艘大型渔船,用的就是这样的发动机,当时…”

当时真的明州造船厂的黄金时期啊,可惜了,现在…

“奇怪,那艘船好像是冲着咱们过来的啊!”

就在他们的目光中,那艘船径直奔向了明州造船厂那个空荡荡的船坞,接着,船头处,一个声音喊了起来。

“喂,师傅们!生意来了,把二号船坞的船闸打开,让我们的这艘船开上去!”

什么,生意来了?

他们望着那艘结构古怪的船只,然后再看看船上站着的人。

是秦涛?刚刚帮助他们解决了快艇的问题,然后就消失不见的秦厂长的儿子?

没错,就是他!

“快,打开船闸,这是修船的生意!”

赵长水飞快地跑过去,拉动巨大的船闸,在沉寂了几年之后,这个船坞再次热闹起来。

那艘船的速度放慢了速度,对准了船坞,缓缓开动上来,准确入位。

“关闭船闸,给船坞放水,把船都露出来!”秦涛继续在船头指挥着:“大家伙准备搭脚手架,我们要干活儿了!”

“王叔,你过来干嘛?来,安排一下,这几名船员是我从东北请来的,招待一下他们,给他们路费,送他们回去。”

当满头白发的秦宝山从办公室里面跑到船台上的时候,已经看到船坞放空了水,脚手架也已经沿着船只的底部开始搭建起来,一两百号的工人都在那里忙活着,甚至其中还有原本的办公室人员。

就如同是搭积木一样,脚手架在飞速地成型。

“小兔崽子,你给我下来!”秦宝山看着忙碌指挥着工人干活的秦涛,脸上满满的都是怒色。

“大家加把劲,争取今天就把脚手架搭起来,明天咱们就能开工拆船。”秦涛一边招呼着众人,一边娴熟地从脚手架上爬了下来,他连安全绳都不用,看得秦宝山心惊肉跳。

“伱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你跑去哪里了?”

“老头子,这是咱们造船厂的希望,有了它,咱们造船厂…”

“放屁,不要给我画大饼,说,这艘船怎么来的?”

“这几年来,全国各处的河道频频发生淤泥堆积,几次造成险情,尤其是黄河水务部门,急需一条挖泥船。还有其他的很多港口,都在受到这种困扰。老头子,这件事你是知道的。”

“这是一艘挖泥船?”秦宝山终于冷静下来了。这几天,秦涛跑得无影无踪,聂诗雨也消失了,秦宝山心中无比的担心,今天看到儿子弄船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哪里骗来的,尤其是秦宝山知道了秦涛在明州服装厂干的那些事,就更是不满。

秦宝山做人一直都是堂堂正正,现在眼看老了,难道要晚节不保吗?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秦宝山才注意到了这是一艘挖泥船。

“没错,咱们只要将上面的发动机和组合绞式挖泥设备拆下来,装在咱们自己生产的船体上,至少能卖五千万!”秦涛说道:“如果胃口大一些的话,要一亿也行。”

秦涛压低了音量,这种事不宜张扬。

“你先把这艘船的来历说清楚,不明不白的钱,咱们不能赚。”秦宝山说道。

“好吧。”

“秦厂长,别激动,这件事,秦涛做得太漂亮了,我来给你解释吧。”

那辆东风140,从船桥顶部被吊下来了。王建国过来,看到秦宝山非常的激动,赶紧给解释起来。

当王建国这个旁观者把事情从头到尾地说一遍的时候,秦宝山眉头紧皱,沉思了很久,然后说道:“你这小兔崽子,办事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你的确是好心,难道就不能提前和服装厂那边说明白吗?这么长时间,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知道家里人多着急吗?小兔崽子,哪里来的大哥大?家里的钱,都被你带走了,老子差点报警知道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