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江怀亦礼
  • 鱼头不愚
  • 1598字
  • 2022-08-05 21:00:28

唐礼一个漂移横到江怀面前。

带着笑意,“帅吗,江怀?”

江怀也笑笑,“帅。”

唐礼把头盔扔给江怀,“戴好,上车。”

一见到江怀,唐礼竟轻松了些,似乎他有什么魔力一般。

江怀戴好头盔,坐上摩托,一时不知手该放哪,最后只好抓着摩托车的后座。

唐礼也有所察觉,车速放慢了不少。

唐礼直接一路开回苏城小区。

“不是想学钢琴吗?跟我走吧。”

江怀点点头,乖巧地跟着唐礼走。

唐礼带着江怀回了自己住的公寓里。

唐礼喜欢海,她的母亲唐莹瑾就在海边给她买了个大公寓。

公寓里个阳台房,里面有一架钢琴,唐礼每天都会在这里弹弹钢琴。

到了门口,江怀扯扯唐礼的衣角,“姐姐,这是你家?”

“嗯。”

江怀不解,“到你家干嘛?”

唐礼开着门。

“学钢琴,快进来。”

客厅,厨房......一应俱全。

客厅是白色的墙面,沙发是灰色的,大理石的茶几,旁边装饰着几盆绿植。

家具,装饰,桌椅......明明什么都有,可看起来还是那么空荡荡的。

唐礼带着江怀来到阳台房,这是的墙是绿色和白色的,是唐莹瑾一遍一遍亲自刷的。

里面有钢琴,画架和绿植,看着很整洁,清雅。

唐礼很漂亮,她站在这个房间里,就算什么都没有,也还是很漂亮,很美好。

唐礼坐在椅子上,她拍拍旁边的椅子,示意江怀坐下,江怀明白了她的意思。

江怀坐下后,唐礼弹了一首曲子——《夏季的声语》。

这是唐礼第一次能独自弹钢琴时,选的谱子,但它并不适合初学者,可唐礼表现的天赋,让一切都没有定义,她很出色的弹奏完了整首。

教过唐礼的钢琴老师,无一例外地夸赞唐礼。

像是天赐的一样,她的天赋令人羡慕。

江怀呆呆地看着唐礼,此时他的眼中只有唐礼。

“弹得怎么样?”

“很...很好。”

江怀急忙收回视线。

江怀对钢琴感兴趣,再加上易诺嘉每天都在说,唐礼要多和人交流,语气要温柔,江怀才和唐礼能正常交流,不那么冷淡。

事故发生前,唐礼也曾是个开朗快乐,爱说话的人,也曾是个爱向父母撒娇的女孩。

“你认识音谱吗?”

江怀摇摇头。

“嗯...知道,但不认识。”

唐礼只好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教他。

教了几个小时,唐礼把江怀送回他自己的小区,青山小区,然后自己吃了午饭,睡个午觉,醒来,写高三的题目和七中老师布置的作业。

晚上唐礼吃完晚饭,洗个澡,拉了半小时韧带,回到房间睡觉。

由于七中每个月只放一天假,而且日期不定,所以每天放学,唐礼有时候去图书馆温习高二的课本和高三的课本,有时候教江怀背钢琴谱和认识琴键。

江怀的兄弟在唐礼教他钢琴时,连聊天的机会都没有,都有些惊异,“这这这......也太奇怪了!”

让江怀背琴谱,他就背,让他认琴键,他就认,不仅是钢琴,连学习也认真了起来。

林天覆和陈寺拉着南枳,“我的怀哥呢?我那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怀哥呢?”

要知道江怀可是妥妥的叛逆少年啊,初中,打架,逃课,现在还跑来了H市。

九月转瞬即逝,H市的十月来了。

七中破天荒似的放了两天假。

放假的第一天,江怀和唐礼谁也没找谁,当晚江怀和他的兄弟聚在一起。

江怀和林天傅极其严肃。

林天傅:“怀哥,你眼光不行。”

江怀给了他一拳,“你才不行。”

林天傅揉揉脑袋,陈寺和南枳在一旁偷笑。

江怀盯着林天傅,若有所思。

“给我出个主意。”

林天傅开始装模作样起来。

“咳咳,这个问题问我,就太对了。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江怀想了想,“高冷。”

“那你应该主动约她出去,一般高冷的女生......”

江怀没再听林天傅说话,而是拿出手机,约唐礼出去玩,刚好明天还有一天假。

他先在游览器上,搜索“放一天假,约女生去哪玩比较好?”

一大堆回答,江怀截了个图,觉得都可以,他准备慢慢挑。

江怀:姐姐,在吗^_^

唐礼正在做练习题,看到手机亮起,她放下笔。

唐礼:什么事

江怀:明天还有一天假,出去玩玩,放松放松怎么样^_^

唐礼想了想。

唐礼:嗯,去哪

江怀:先不说,我们在阳光公园会面吧,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_^

唐礼:嗯

江怀:明天8:30会面怎么样

唐礼:可以

江怀发了个“好耶!”的表情图。

唐礼也不知道他从哪找来那么多表情图,有时候唐礼都被逗笑,只有江怀明白,为了逗唐礼笑,尽管看不见,他也努力去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