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两清 (回忆)

  • 江怀亦礼
  • 鱼头不愚
  • 1320字
  • 2022-08-09 10:40:48

“易诺礼?你父亲是易中天?”

唐礼点头。

“算了算了,好在都没什么事,等会做个笔录就走吧。”

唐礼点头。

“嗯,那个男孩也放了吧,他就是个围观群众。”

女警察看着唐礼,也不像说谎。

唐礼看着女警察犹豫不决,“那我赎他吧,交了钱就可以了吧,他没动手。”

女警察叹了声气。

“都做完笔录再离开,真没犯错,自然不会冤枉你们。”

唐礼摘下眼镜,扎起了头发,秀发下的美貌终于被露了出来。

皙白的皮肤,标准的瓜子脸,高挺的鼻子,一双魅人的柳叶眼。

冷艳娇贵。

在场的人都看呆了。

而江怀还不知道,他依旧在审讯室里看着那群人,跟警察一个劲得说着唐礼打人。

在这过程中,江怀还忍不住笑出了声。

直到女警察开门,“那个男孩,你可以走了。”

江怀这才起身,一出门就看到唐礼半倚着墙,百般无聊地拨动着手机。

唐礼的手纤细修长,白白嫩嫩,精致的侧脸毫无遮掩地展现出来,江怀看呆了。

他猜到唐礼很好看,但也没有想到这么美若天仙。

唐礼撇了一眼,她看见江怀的眼睛,很好看。

唐礼很喜欢漂亮的眼睛,她小时候总认为好看的眼睛会说话。

“喂,走不走?”

江怀回过神,心脏不停地乱跳,像小鹿撞墙一样,久久才应了一声。

“好。”

他的脸也跟着羞红了。

出了警察局,江怀的脑袋里全是唐礼的模样。

“你跟着我干嘛?我把你说出来了,咱两两清了。”

江怀楞在原地,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或许是第一次遇到了心动的人,所以才会如此惊慌失措。

唐礼直接转头就走。

忽然,一个电话响起。

“怀哥,你在哪呢?出去玩玩怎么样?”

“嗯。”

......

唐礼在小餐馆吃完午饭,走到一个花店,“老板来一束花。”

“要什么花呢,小姑娘?”老板问。

唐礼指向了向日葵,红玫瑰,白玫瑰,粉色洋桔梗和一些配草。

“好嘞。”

不一会花就包好了。

老板看着唐礼,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小姑娘送花给谁啊?”

唐礼顿了顿,这个问题都是很久以前她的弟弟问她,“姐姐姐姐,你要把花送给谁啊?”

“母亲。”

花店老板,笑笑说:“那你母亲肯定很幸福!”

“嗯,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唐礼拿着花坐了趟的士车,去了市西边的墓园。

她向上走着,找到唐莹瑾的墓,唐礼母亲的墓。

唐礼蹲下,扫了扫灰尘,拿开已经枯萎了的鲜花。

她放下刚买的花,温柔地说:“妈妈,对不起,来的有点晚,没听你的话,又打架了,不过没事,我没受伤的,我过得很好的,弟弟也是,我们都在上高中的,成绩也很好的......妈妈,我很想你,特别特别想,能不能在我梦里出现一次,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您了。”

唐礼说了很多很多,每次来都说了很多,说到最后,还流了眼泪。

她不觉得丢人,因为她是思念母亲而流得泪,再过多少年也不丢人。

唐礼起身擦擦眼角,摸去泪痕。

她闭上眼,任凭风吹,仿佛这是和唐莹瑾的一种交流方式。

过了半小时,易中天来了。

往年她(他)们完全不会遇到。

因为唐礼每次都是上午来,临近中午的时候就走,而易中天是下午来。

这次因为打架,耽误了很久。

易中天看见唐礼就笑着说:“小礼也来了啊。”

尽管易中天如何说,也没等他开口问,今天的事,唐礼都跟没听见一样,转头就走。

易中天放下手中买的花,蹲下看着唐莹瑾的墓。

“你瞧,这孩子,这么多年了,还在生气呢,还是你说话管用啊,不像我,她都不听......”

唐莹瑾在世的时候,每天都会买束花回家,她很喜欢花,所以每次来看唐莹瑾的时候,他(她)们都会习惯性地买束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