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意外 (回忆)

  • 江怀亦礼
  • 鱼头不愚
  • 1259字
  • 2022-08-09 10:54:28

H市五月十二日的天气很好,今天唐礼不去上课,昨天下午和老师请好了假。

唐礼一大早就换好衣服出门了,依旧是戴着粗大的宽厚的黑眼镜。

走到阳光公园,买了两个包子,每年的五月十二,唐礼都会来这里吃早饭。

唐礼四处看了看,只有一把长椅可以坐了,但那有一群人围着一个男孩。

她一眼就看到了男孩的长相。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露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还有那一双妖孽般的桃花眼。

唐礼径直走向仅剩的一把可做的长椅,一坐下来,那群人中的头头就开口了。

“大人办事,小孩离远点,赶紧走!”

这群人刚从警察局出来不久,就是因为收保护费打人进的局子。

这群人的头头叫李广西,他看到江怀一个人坐在这里,以为他好欺负,所以又来收保护费了。

尽管李广西说得多凶狠,唐礼依旧不为所动。

坐在长椅上的男孩名叫江怀,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天不怕地不怕,刺头一个。

江怀闻声看去,虽然长发挡住了唐礼的脸,但江怀认为,唐礼长得不错。

江怀仅仅是看侧面,就在唐礼身上看到了一种气质,那种高贵冷艳,高冷孤傲的气质,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人身上看到过。

那群人的头头向唐礼那边走了几步。

“你tm的,听不懂吗?”

唐礼一听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了说话的人。

一拳打在鼻梁上,鼻梁骨瞬间断裂。

李广西痛苦地喊出了声。

“啊!上!给我打!”

他的手下犹犹豫豫,最后还是动了手。

唐礼一脸不屑,把包子扔在长椅上,身子朝前下弯,然后挥拳打在上前人的肚子上。

毕竟唐礼是练过的,这群人三两下就被撂倒了。

江怀坐在长椅上,一直盯着唐礼,有些惊讶。

唐礼打完收手,又坐了回去,吃起了冷包子。

不久警察就来了。

围观的群众看到李广西想对唐礼出手,早早就报了警。

“都不许......”

还没说完,女警察就看到双方的情况。

混混在地上,两个孩子坐在椅子上看戏一样。

李广西刚出来不久,又闹事了,女警察把他们抓上车。

“还有她(他)们两个!是她(他)们打的我!”

女警察不明所以,思考片刻后将唐礼和江怀一起带上了车。

在车上也不安分。

“看什么看?坐过去点!”

李广西怕是被打怕了,几个人挤在一起,江怀和唐礼两个人一起坐,中间隔了许多空间。

到了警察局,女警察微笑着问唐礼,“小姑娘别怕,有什么委屈说出来,我们帮你。”

唐礼毫不犹豫地说:“嗯,没什么,人是我打的,但他们先挑事的,所以我能走了吗?”

说完,唐礼把装包子的垃圾,扔向了垃圾桶。

女警察一脸震惊,“什么?你打的?”

“嗯,我打的。”

“为什么打?”女警察不可置信地看着唐礼。

“他们挑衅我的。”

唐礼说得很认真,看起来就像一个乖乖女一样。

女警察还是不信,“小姑娘,你叫什么?家在哪里?给你家人打电话让他们过来。”

唐礼犹豫了。

除了去世的母亲,还在上高一的弟弟,她还有什么家人?她还有一个她厌恶的父亲——易中天。

“可以不叫家人吗?”

女警察顿了顿,“是有什么困难吗?”

唐礼不说话。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易家的关系太复杂了,她不想说。

女警察看唐礼不说话,也看出了她的窘况。

“那你叫什么,家在哪里,今年多大,都说一下吧。”

唐礼虽然不想说出那个名字,但也没办法,户口本还在易家,身份证和户口本的名字也没改。

“易诺礼,现居苏城小区,今年十八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