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成人礼,白色的钢琴

林毅盯着一步步走上台,那位穿着白色礼服的女性。

礼服将何纾婕高挑婀娜的身材映衬的淋漓尽致,晶莹的耳垂上挂着一对乳白色的耳坠,今天格外的性感。

特别是那股成熟的韵味儿,是秦依依、苏可念身上不具备的,这需要时间的沉淀。

将来的秦依依跟苏可念的韵味肯定不会输给何纾婕。

但现在,韵味上完败。

深v,那规模让人看直了眼睛。

林毅压低了声音问道:“台上那架钢琴谁搬上去的?”

“不知道,怎么了?”

赵凯瞅了眼钢琴,面露狐疑。

不就一台钢琴么,黑不溜秋有什么好看的。

林毅第一次见这么白的钢琴,肯定很沉,真想用手指弹弹看啊。

不同于早上的何纾婕,换上了白色礼服了,整个人的气质显得端庄,优雅。

林毅打量了几眼,心想如果她手里在拿个小手提包,妥妥的贵妇穿搭。

何纾婕捂着深v位置,礼貌的致礼,随后才坐在凳子上。

肖邦的钢琴曲,离别。

全曲结构为A—B—A,A段用抒情优美的旋律勾画和描述了一幅离别的画卷,B段用区别于A段的强烈对比来表现内心的激动和思乡的复杂感情,情感激烈碰撞迸发,最后又回到A段,逐渐平静,渐行渐远。

每年都有高考生,送走一批又一批,从师生情到友情,渐行渐远。

这是何纾婕第一次为高考生助力,同时也希望他们所有人前程似锦。

著名的钢琴曲林毅当然知道,也就知道一些皮毛。

这首曲子挺难的,难在音乐层次、旋律的歌唱性、手指的伸张及踏板对旋律的衬托。

闭上眼,聆听。

林毅意外的看了眼何纾婕,钢琴肯定过十级了。

年纪轻轻当选班主任,被评为最优秀的老师,果然是有不少特长的,不知道还以为走后门了。

听着钢琴曲,其实都不大听得懂。

除了一些家庭条件优越,有幸接触过音乐的。

其他人只觉得台上的何纾婕高雅,漂亮。

钢琴曲落下,朗诵青春宣言,播放感恩篇。

宣誓。

高一高二送上祝福。

何纾婕全程在台上陪衬,给平平无奇的成人礼增添了一抹最艳丽的色彩。不过在台上的她时不时见林毅跟赵凯两人低头窃窃私语,柳眉紧皱,眼底也略过一抹不善。

最终,由导师们献上祝福。

“愿十年寒窗得偿所愿,愿梦想此刻开花结果,愿辛勤汗水都有回报,所有鲜花都为你们绽放,所有终点亦是起点,最美的风景在逐梦的路上,拼搏的人生最美丽,祝福即将走入考场的所有高考学子们!”

“以梦为马,以汗为泉,不忘初心,不负韶华。”何纾婕。

她记得林毅在一次模拟中引用了这首《以梦为马》拿了满分,正好能够用在祝福上。

成人礼谢幕,回到教室没多久。

何纾婕已经换上了休闲装,又变成了冷冰冰的模样。

“林毅,赵凯,你们两个典礼上交头接耳说的什么,能说给我听听吗?”

赵凯表情尴尬的站起来:“毅、林毅问我钢琴谁搬上去的。”

何纾婕柳眉一皱,就这?

林毅松了口气,还好他留了一手,当时没把心里话告诉这死胖子。

如果对方没明白过来,嘴不严说出来。

那后果……

说什么钢琴真白真沉,想弹之类的,林毅顿时头皮发麻。

何纾婕又看向林毅:“你关心这个做什么?”

“就觉得钢琴那么重,挺沉,搬运的人应该挺辛苦。”

“我替他们谢谢伱。”

何纾婕没好气瞪了他一眼,她知道这小子肯定没说实话,这小子可不是什么老实人。

他爸那么老实一个人,儿子怎么这么跳脱?

何纾婕将黑板上的数字改成,距离高考最后‘7’天。

六月如期而至,⽓息在这座城市⾥弥漫,热⽓渐渐席卷了整座县城的上空。

六月和七月是梅雨季节。

6.7号,是一个让全国所有家长的心都紧绷的日子。

因为,高考随着六月如期而至。

烈阳高照,碧空如洗,就像倒映过来的蔚蓝大海。

清晨,一中、实验等等学校路口都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封锁了车道,交警在路上巡逻,帮助有困难的学生。

早上是高峰期,不免有学生高考会受到不可抗力影响。

他们执勤的样子,伟大而可爱。

好在天公作美,没有降雨。

九点准,校园封闭,周围也十分的安静听不到一丝鸣笛。

高三学生无一不是以最佳状态参考,林毅看着题目,不假思索下笔如有神。

果然,作文是以‘好奇心’为题。

是展示真正技术的时候了。

林毅保持着均速,字迹工整,写完了作文,检查过后坐在桌上休息了休息。

林国伟在上班,梁姨应该去实验了。

本来林国伟要请假过来的,林毅拒绝了,实在没必要。

等有考生交卷,林毅也跟着交卷离开。

走出考场在楼下就遇到了赵凯。

赵凯大大咧咧:“毅哥,走,去我家吃饭。”

“行。”

这次,林毅没有拒绝:“你考的怎么样?”

“正常发挥,语文不是很难,你呢?”

“超常发挥吧。”

“厉害,不愧是你!”

校门口,人山人海。

记者采访已经过去了,林毅跟赵凯出来的速度很慢,所以并不起眼,往往都是第一个出校门的最起眼,意气风发。

如果他年轻,肯定是喜欢出这种风头的。

装哔语录他都想好了‘我独我,世间第一等,此间最上乘’。

可惜,他已经过了装哔的年龄。

“考完了啊?”

秦大爷守着大门,晒着太阳,见到林毅后走进保安室拿出手机递给他。

早上,这小子放在这里的。

考场里可不能带手机,否则一辈子完了。

林毅笑着说道:“考完了,马上来陪你看大门。”

“不必了,我孙女现在有对象了。”

“你这可不地道啊,之前还说好肥水不流外人田,要把孙女介绍给我的。”

秦大爷咧嘴一笑:“孙女大了,我可说不动。”

“走了走了。”

林毅乐呵呵的,跟在赵凯身后。

“爸!”

赵凯喊了一声。

穿着波司登体恤,脖子上戴条金链子,手里拿个皮包,留着寸头的中年虚胖男子笑着走了过来。

林毅眼皮子一跳。

放在十几年后,赵凯老爸这穿着在街上要引起群愤啊,太糖里糖气了。

他看了,都想冲上去给赵凯他爸来个穿风刺。

赵凯老妈‘夏金花’穿着红裙,显得正常了很多。

“文凯,考的怎么样?”

赵凯说道:“爸,考上理工真带我去海边玩,还要给我买车?”

“说到做到,你老子还能骗你。”

“林毅,好久没看见你了啊,怎么都不去我家玩?”夏金花看了眼林毅,差点没认出来。

赵呈宝拍了拍林毅的肩膀,笑着说道:“哟,帅哥好久不见,走,去我家吃饭!”

“等我一下。”

林毅注意到坐在绿化旁边的身影,迈步走了过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