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斗智斗勇,挺恶心

迎着旭日的光芒,少年少女如画。

两个肯德基的甜筒,似乎让少女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丁香小舌偶尔舔一口,还舍不得吃似的。

送苏可念回了家,林毅这才离开。

拿着手里的七十块钱,奶奶笑了笑:“留着自己买件新衣服穿,去哪?”

“钓龙虾……”

尝到了甜头后,苏可念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拿着针线跟棍子,提着桶带着小土狗出了院子。

装备齐全,准备大干一场。

“注意安全。”

“嗯。”

————

时间过得很快,周末即将结束。

明天就要开始疯狂的冲刺模式,迎接接下来的高考。

晚上,秦依依跟她妈从老家回来了,回来的第一时间就给他发了信息。

固城湾,湖滨路。

林毅骑着个车来到别墅区后门,前门容易遇到秦依依她爸。

不多时一道倩影跑了出来,黑发如瀑在晚风中摇曳。

白皙的脖颈下是一件性感的黑色的吊带衫,莲藕般雪白的玉臂纤细,肤如凝脂,婀娜的身材映衬了出来,青春、倩丽,苹果般的青涩,眉宇间妩媚,胜似人间尤物。

白色的运动鞋,让秦依依显得颇为高挑。

(~ ̄▽ ̄)~

“来的还挺早的嘛,你吃饭了没呀?”

“吃了。”

秦依依点点头笑问道:“有没有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

“性感了点。”

“还有呢?”秦依依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就这?

林毅琢磨了一下:“剪头发了?”

“咯咯,猜对了,给你个东西。”

“什么啊?”

秦依依神秘兮兮的,伸手递给他一个小手链,仔细看小手链里面还编织了些发丝。

林毅有些意外,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小年轻,所以懂得比较多。

女生送男生发丝编织的小手环,其实是表达爱意。

女生对头发是很重视的,把自己最喜爱的秀发送给对方作为信物或者说是定情物,代表男生在她心中的地位。

剪下一绺头发,表示在一起永结同心。

苏武就有‘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诗句。

在很久以前,这是一种习俗,也有三种含义。

成年,

成婚,

妻子。

秦依依笑着说道:“你戴手上我看看(๑╹◡╹)ノ“““。”

“还行,刚刚好。”

“还不错,哼哼~”

秦依依愉快的发出一丝悦耳的鼻音,心想林毅应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傻子。

林毅不问,她也不说,

算是她的小秘密了,想想就有些开心。

林毅有些惊讶,没想到秦依依还懂这个。

他没有点破,笑了笑说道:“怪好看的。”

“伱得一直戴着。”

“行,走吧,吃点东西转一转送你回来,明天开始九点钟放学了。”

“嗯嗯,我们也要开始晚自习了,不过周日还是休息的。”

林毅说道:“周日我要去补习。”

秦依依笑容一下子垮了下去(;′⌒`):“好吧,那周日晚上总有时间吧?”

“有的吧。”

“对了,差点忘了跟你说个事,胡曼妮她男朋友找你。”

“夏志?”

“嗯。”

“找我?”

林毅有些纳闷,找他什么事儿啊?

自从上次得知夏志是个渣男后,林毅秉着一山不能容二虎,呵忒……

“我跟他没交集啊。”

“我也不清楚,去看看吧?他们在商场星巴克旁边的肯德基门口,说要请我们吃东西,我估计是找你有事吧。”

不多时,两人来到商场。

林毅把车一锁,一眼就看到了商场门口的两人。

秦依依跟胡曼妮恢复了往日的友情,嘻嘻哈哈。

商场门口的女生很多,但跟秦依依比起来就显得六宫粉黛无颜色了。

“你们找林毅什么事儿啊?”秦依依直奔主题。

胡曼妮看向夏志。

夏志掏了掏口袋,掏出一包烟来:“借一步说话。”

林毅脑海中不由浮现诸多网站。

他摇了摇头:“我不抽,戒了,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

夏志讪讪一笑,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找林毅,只不过他最近真顶不住了:“我上次不是遇到那个叫姚高俊的,他和我要钱,我没给……”

“我走后他还跟你要了?”

林毅明知故问。

其实他能猜到后续结果,来之前他就猜到肯定是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果然是这样。

“要了,要我送去职校门口,不过我考完试就回去了,没去。”

“然后呢?”

夏志咬牙切齿道:“他最近在堵我,而且还叫了不少人,有纹身都不像是学生,你当时打了他,我觉得他可能也会报复你,马上要高考了,他是职校的无所谓,但我们不一样,你也不想被他影响吧?”

“呵……”

林毅笑了笑:“别说姓姚的想打你,我听了都想打你。”

夏志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想拉他下水。

整天跟一群混混斗智斗勇,林毅觉得就像拿着棍子去搅屎一样恶心。

夏志咬了咬牙:“两千块钱给你,你帮我摆平这件事,你条件也不好吧!”

“一万。”

“你……”

夏志一个‘妈’字咬的很死,他怕骂出来被一顿毒打,他相信林毅做得出来。

这狗哔,比那姚高俊还黑!

“我没有。”

林毅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劝退了夏志,林毅倒是被提了个醒。

那个姓姚的小子还真有可能怀恨在心,现在还纠结了一群社会团伙想报复或者干什么事,这要是在高考的时候弄点事来恶心自己……

如果只是针对夏志,几个纹身社会好像没必要。

林毅目光闪了闪,有没有可能那小子贼心不死,就是想要报复他。

正好是高考关键时刻,这心真狠啊。

林毅换位思考中。

假如他是姚高俊,说不定会摸清楚夏志家在哪里,等高考当天在路上堵他,正好也有充分的理由,比如女朋友变成了夏志的形状等等。

阻止别人高考不是犯罪,因为罪刑法定,没有阻止高考罪。

但阻止别人高考所运用的手段可能涉嫌犯罪。

包括但不限于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就实际情况来说,如果真的被立案侦查,估计也是‘犯罪情节显著轻微,不认为是犯罪’受行政处罚的可能性比较大。

关键是,那小子可能还是个未成年!

“聊完了,他跟你聊什么呢?”

林毅忽然问道:“你在局里有没有叔叔之类的?”

“有啊。”秦依依轻轻颔首。

“还真有?”

仔细一想秦依依父亲做房地产的,肯定跟银行与当地关系很深。

“真有,不过不是亲叔叔,跟我爸认识过年来往,我就这么喊,你是不是遇到事儿了?”

“随口一问。”

秦依依黛眉微蹙,眸子里透露出担忧:“你要有事,给我发消息。”

“走了,吃炸串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