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夺舍鬼差
  • 开局成为诡差
  • 来世不仙
  • 3045字
  • 2022-05-20 03:19:55

“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你们可一定要救救他啊,他今年还不到30岁,还有大好的年华……”

“患者家属,请冷静,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他还没死,求求你,救救他……”

……

“这是哪?我这是死了吗?”

蒋广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犹记得他为了救一个去马路上捡球的小朋友,被一辆疾驰的汽车撞飞,再睁眼或者说清醒过来,就到了此处。

在蒋广的视野中,姑且算是视野吧,这里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光线的那种,但他却能清晰的看到此刻他正处于一口棺材内,这棺材通体漆黑一片与那黑暗融为一体,却又能明明白白的被观测到,煞是奇异。

蒋广本想着大声呼救,喊到自己还没死,还能再抢救一下,却陡然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身体。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视野,他能上下左右前后无死角的观测到周围,却发现这里只有黑暗,什么都没有,连他的骨灰也没有。

“看来我是真的死了,还真是好人不长命,可怜我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得多伤心啊。”

死后,第一天,无聊。

“该死,为救人而死,这是做好事,我怎么没上天堂呢。”

死后,第二天,无聊。

“该死,就算是下地狱,也好过在这里忍受无边的孤寂啊。”

死后,第三天,无聊。

“要死了,要死了,妈的,真特么想再死一次,一了百了。”

蒋广记得有一种很柔和的刑罚,不用刑具,只是将犯人单独的关在一间小黑屋里,除了送水送饭全程不和其说一句话,要不了几天,在那无边的孤寂下再硬的嘴,也能撬开。

然而,蒋广承受的却比那刑罚还要深重,作为鬼,他不需要睡觉,也不用饮食,甚至他连身体也没有,都不用呼吸的。

在那棺材里,蒋广除了能看到那没有一丝纹理的棺材板,什么也做不了,他自己就是个宅男,给他一部手机,自觉能宅在家里一个月不出门都不带怕的,本来还觉得这种黑屋刑罚不算什么,可当他没了手机,这才明白,黑屋刑罚着实可怕。

尤其是他这种情况,别说手机了连个手表都没有,初时不觉得如何,可逐渐的他就度秒如年了。

就在蒋广想办法自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脚步声。

那脚步声由远及近,不一会就来到了棺材旁,蒋广不敢发出动静,生怕吓到别人,事实上他也无法发出动静。

那脚步声停在了棺材旁便没了响动,过了许久,蒋广听到了一阵咳嗦声,听上去像是个重症的老人。

又过了许久,伴随着咔嚓一声,棺材板竟然被那人给撬开了。

柔和的阳光洒落到棺材内,驱散了黑暗,蒋广本想躲避这阳光,毕竟他记得鬼是怕阳光的,却意外的发现那阳光竟然对自己无效。

这种发现让蒋广很是兴奋,他觉得自己应该大胆一些,试着跳出棺材,竟然一下子就成功了。

蒋广刚一出棺材,原本那眼睛余光匆匆扫过时一片荒芜的场景,竟然陡然间变成了一个村庄。

而蒋广的视野,更是很奇特的包裹住了整个村庄,看到了村口的牌子,上书:黄岗村。

“黄岗村,黄岗村,好熟悉的名字。哦,我想起了,这不是我生前看的那个小说里的地方吗?黄岗村,棺材,咳嗦声,莫非我穿越了,还成了那个倒霉的鬼差?”

蒋广下意识的去抓向那撬棺人,霎时间,那人周身笼罩在一片灰雾内。

随着蒋广的那一抓,灰雾陡然散去,但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人一阵猛烈的咳嗦声,然后蒋广便感觉到身体不听使唤了,一下子就散落成了各种残肢零件,他又恢复到了那种无知无觉没有身体的上帝视角。

“果然,我穿越进了小说里,意外的夺舍了鬼差,那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国际刑警冯全了。”

想到这,蒋广心里便有谱了,既然他已经成了鬼,在这个世界,那就做了鬼好了,杀了冯全,夺了他的两只鬼。

下定决心,蒋广便重新凝聚了身体,再次来到冯全的身前,然后又再次被冯全几声咳嗦给肢解。

蒋广却丝毫不惧,鬼在这个世界是杀不死的,只有鬼能对付鬼,而即便是是鬼也无法杀死鬼。

蒋广如今是鬼,还是boss级的鬼差,能力更是无解,可以无条件压制一只鬼,虽说冯全是驾驭了两只鬼的驭鬼者,现在他在冯全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但驭鬼者使用鬼的力量,却会导致鬼复苏,最终死于厉鬼之手,只要冯全一死,两只鬼分散开,那他便可以分而击之,将那两只鬼给吞并。

蒋广的主意打的挺好的,但奈何冯全作为在剧情前期便驾驭了两只鬼的驭鬼者,不管是运气还是能力都是极为出色的,再将蒋广肢解了五次,察觉到自身厉鬼即将复苏后,他还是察觉到了那口棺材,如同原著一般一把躺了进去。

“该死,竟然忘了这一出了。”

这就让蒋广很抓瞎了,作为最初级的鬼差,他现在根本奈何不了躺在棺材里的冯全,尤其是在那棺材内,可以压制厉鬼复苏,这让蒋广耗死冯全的想法也落了空。

要是跟冯全耗下去,蒋广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要走鬼差的老路,被别人驾驭,这是一个作为有意识的鬼所不能容忍的。

于是蒋广决定离开这,先去捉几只鬼给自己增加一些灵异拼图再说。

然后当蒋广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他根本无法离开,作为被鬼棺孕育的鬼差,鬼棺才是根本,他根本离不开鬼棺的鬼域范围,而鬼棺又被冯全占了,这代表着鬼域被钉住了,蒋广也被困在了这一亩三分地。

蒋广仔细的回忆着那部小说,虽说其中的剧情忘的大致的差不多了,但还是记得一些的,尤其是关于鬼差的,毕竟在那个小说里,鬼差的能力堪称最强,他也曾观想过有一天穿越进了这个世界,得到鬼差的能力如何如何。

“当前的时间线距离剧情开始的时间点还有半年的时间,而在这半年内,因为冯全想要独占鬼棺,导致总部并未派人来处理,所以若是依着原著,就要错过半年的成长时间,等到半年后剧情开始才能开启发育,但那主角杨间有那可以预知未来的人皮纸,估计到时候对上了,还是被关押的结局,所以不能等。”

想到这,蒋广便有主意了,作为原著中最为特殊的鬼差,任意一只鬼都可以成为其拼图,增加他的灵异强度,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多吞并一些鬼。

在原著中,鬼,说常见也常见,说稀有也稀有,看那杨间成为驭鬼者后就鬼缘不断,便可看出其常见,但真要说多常见也不是,且看半年后的大环境仍旧将鬼视为封建迷信,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保密措施做的好,也是因为灵异复苏的大世还没到来。

在原著中,有许多地方是适合鬼差发育的,比如说灵异公交车,比如说鬼镜。

“对了,鬼镜,还有鬼镜,虽说鬼镜是在半年后剧情开始后才被主角杨间发现的,但实则是从民国流传至今的,只要拿到鬼镜,就指定不缺拼图了,毕竟原著中可是有说鬼镜中关押了不少的鬼的。”

想到这,蒋广顿时有了主意,随着他心念一动,那空无一人的村落中便人声鼎沸起来,曾经消失的村民一个个重新出现。

突然其中一个老村民眼中闪过一丝迷茫,随后他拨打了在大昌市生活的家人的电话。

这些黄冈村的村民因为鬼棺的现世已经全部死去与鬼差融为了一体,但此刻才过去了三天时间,加上总部的封锁,绝大多数没在黄岗村的人都还不知道亲人的逝世,这就给了蒋广的操作空间。

察觉到自己是鬼差后,蒋广也就仿若醍醐灌顶一般的拥有了整个黄岗村所有被鬼棺吞并的人的记忆,找到一个可靠的人将鬼镜带过来并不困难,尤其是在明确知道鬼镜的所在地之后,找到鬼镜也并不难。

在这个世界,也是很明显的现代化世界,虽说世界不同,但科技发展进度却与蒋广生前的世界颇为类同,知道大概的方位——观江小区附近一城中村的鬼屋,只要不傻便能轻松的找到地方。

于是,几天后,一辆皮卡开到了黄岗村,虽说已经成鬼了,但蒋广毕竟拥有人的意识,他也犯不着为了保密灭口,在那人将鬼镜卸下来后,便让他老村民将其打发走了。

接下来便是乏善可陈的放鬼过程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蒋广还是决定依照原著的步骤取鬼。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第一只鬼放出镜鬼,让一个人在鬼镜面前自照,然后在照普通的镜子,镜鬼便会模仿其动作,当两者达成一致,镜鬼便会代替其身份。

蒋广效仿原著,让一村名做诱饵,然后在镜鬼替换身份的一瞬间,发动了鬼差的能力,一瞬间将其压制,然后吞并,压制厉鬼名额+1。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