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们知道,秦为何二世而亡么?

正所谓内行看热闹,外行看门道。

林老和李院士,可是龙国的历史泰斗,真正的活化石。

虽然他们没有林风懂得多。

但,

比起龙国的那些普通民众,他们对历史的了解自然强上数倍。

不过,因为蓝星本就历史缺失严重,他们能掌握的知识有限,所以并没有林风知道的多。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些残缺不全的文献。

如果当时龙国历史研讨会召开时,林风在场的话。

定然一眼就能看出。

不少残缺文献的出处。

如《尚书·周书·武成》,《左传·襄公二十六年》,《何尊》,《诗经》等古代文献上,都有华夏二字存在。

这些文献,在地球上,基本上都保存的非常完整,并且在网上一搜一大把。

但是在蓝星,却全部都残缺不堪。

由于硬性条件不足,这些历史专家们在开研讨会的时候,也全部都是一头雾水。

龙国的历史学家们靠着半猜想,半推测,在那场研讨会上,们得出结论。

华夏很有可能是龙国的另外一个称呼!

只不过因为历史缺失严重,而且龙国民众一向是以龙的传人自居。

再加上没有铁一般的事实。

所以这件事情只有参加过那次历史研讨会的史学家们知道,并没有对外公布。

可真正让林老和李院士感到震撼的是。

林风是怎么知道这两个字的?

如果之前他说的那些秦始皇的功绩,还能用凭空捏造来解释的话。

现在,根本说不通了!

林老和李院士相视一眼,顿时正色了起来。

“老林,要不要去汇报……”李院士看向林老,嘴唇微动。

她的声音不大,节目组并没有录制进去。

林老自然能明白李院士的意思。

这次节目,本就是龙国官方为了鼓舞龙国民众士气开展的。

林老和李院士也获得了龙国官方的授权,如果遇到特殊事件可以直接向龙国官方汇报。

林老沉吟片刻。

“不急,再看看!”

林老轻轻抚了抚白须,有些犹豫的说道。

现在,无论是林老还是李院士都已经意识到了。

林风这个年轻人,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甚至林老都怀疑。

林风所说的,有可能是事实!

但,文明法庭是将证据的。

只有铁铮铮的史料,才能印证辩护人的话。

直到目前为止,除了华夏两个字得到证实之外,还没有史料能证明林风所说的话。

而此时。

文明法庭上,听证会还在继续。

我妻真二脸上冷笑连连。

“林风桑,其他的观点咱先不论,秦二世而亡,这件事情你应该清楚吧?”

“这个我自然清楚。”林风点了点头。

虽然蓝星历史缺失,但秦二世而亡是铁一般的事实,而且这件事情蓝星还是有记载的。

林风对于历史真相,自然不会撒谎。

不等我妻真二说话。

原本负手无言的秦始皇,听到这句话猛然抬头,虽然他无法说话,但是一双虎目之中,却写满了不可置信。

秦,二世而亡?

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冲击可以说是无比巨大!

自从来到这里,秦始皇都始终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波动,仿佛任何危险在他眼中如同儿戏。

但是现在。

听到秦二世而亡之后,他的内心显然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此时。

林风和我妻真二依然在激烈辩论着,并没有注意到秦始皇的情绪变化。

我妻真二一脸咄咄逼人。

“林风桑,用你们龙国的一句话,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如果嬴政不是暴君,那秦朝又怎么可能二世而亡?”

“如果嬴政真如同你所说的那么伟大,又怎么可能二世而亡?”

“这些可都是史料上确确实实记载的,就算是你们龙国博物馆里,也有相关文献。”

“必然是因为秦始皇横征暴敛,导致民生疾苦,国库空虚,这才导致秦二世而亡。”

“所以嬴政,必然是个罪君!”

说完,我妻真二一副胜利者的表情。

这件事情,连龙国官方史料都有记载,在历史的真相面前,林风必然会承认。

先赢上一局再说,其他的罪证,等一会儿在一一列举。

我妻真二心中是这么想的。

虽然林风还没有回答,但他早已胜券在握。

与此同时。

观看直播的民众,还有节目组的卿卿,李院士,林老三人,也一脸颓丧。

秦二世而亡,确实是铁一般的事实。

这一局,龙国算是输了。

然而,正当龙国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局龙国输了的时候。

“辩论就好好辩论。”

“始皇是我们龙国的第一任皇帝,你作为一个历史学教授,最起码要保持对先人的尊重。”

“直呼始皇大名,你也配?”

林风目光如刀,冷冽开口。

之前的时候,我妻真二就对秦始皇使用了蔑称。

当时林风还未来得及说话。

我妻真二就被龙国民众们用弹幕喷的狗血淋头。

现在看到我妻真二还在对秦始皇直呼其名,林风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怼了回去。

我妻真二顿时呼吸一窒。

自己可是樱花国德高望重的史学家,平时受人追捧惯了。

现在竟然被一个小年轻指着鼻子怼?

我妻真二顿时受不了了。

“八嘎,你……”

“闭嘴!”

林风直接打断了我妻真二。

突如其来的暴喝,直接让我妻真二哽住了。

林风可不管他怎么想,朗声开口。

“你一个樱花国的史学教授,好好研究你们那弹丸之地的历史就好,我们龙国的历史,还轮不到你评判。”

“秦二世而亡,亡于二世,和秦始皇有什么关系?”

“不,不对,还是有一定的关系的。”

林风突然改了口气。

“秦二世而亡确实和秦始皇有一定关系,但并不是因为始皇残暴,相反从这一点更能体现,秦始皇的胸襟,远见,气魄。”

林风此话一出。

所有人都愣了。

无论是现场的辩护人,还是观看审判的龙国民众,甚至是林老和李院士。

怎么回事?

明明是过,怎么硬生生被林风说成了功绩?

史料面前,铁证如山!

林风还能瞎编么?

所有人心中都有疑惑,但并没有愤怒。

听证会到了现在,几乎所有的龙国人都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反正已经输了。

索性还不如听听林风是怎么狡辩的。

而且虽然处于劣势,但林风傲骨铮铮,怼起我妻真二来更是毫不手软。

单单是这一点,就赢得了不少龙国民众的好感。

而此时,林风又开口说话了。

“说秦始皇是昏君,罪君的人,你们根本不懂历史!”

“都说秦始皇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利欲望,暴虐无道。。”

“但,你们知不知道秦王朝灭亡的真正原因?”

“当时秦王朝百万雄师,一半守南中,一半守匈奴,根本没有参与秦王朝灭亡时的内战!”

“大将王翦在临行之前,找到秦始皇,直言说道:百万雄师,一半守南中,一半守匈奴,国内空虚,如将来秦国有难,臣当如何?”

“当时,秦始皇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日秦国有难,不准班师回朝。”

“王翦一听,当即跪倒在地,泪如雨下:臣乃老秦人,如秦国有难,臣不回国秦王,岂不成千古第一罪人?”

“秦始皇说:不,秦国可以灭,华夏族群不能灭,今天秦国灭了,华夏族群依然在!”

“而后,秦始皇薨,天下大乱!”

“刘邦项羽率两万人马攻破咸阳,那个时候秦军的主力在哪里?”

“灭六国,让天下闻风丧胆的老秦人,去哪了?”

“在守南中,在守匈奴!”

“如果百万秦军锐士在,这两万人又算得了什么?”

“王翦旧部看到秦国有难,以泪洗面,但他们不能回去,因为诏令,因为秦始皇一句话。”

“秦国可以灭,华夏族群不能灭!”

“如此格局,竟然被你称为罪君,称为昏君,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秦二世而亡,确实不错。”

“但还是那句话,区区两万农民起义,杀入咸阳的时候,当年让六国闻风丧胆的百万老秦人,在哪里?”

“只要你能给出解释,这一局算我输!”

“只要有任何一个人,能给出解释,这一局,算我输!”

林风声音郎朗,双目注视着我妻真二,正气凌然。

此话一出。

所有人,都愣住了。

虽然林风所说的话,有待考证,但也指出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区区两万人,破咸阳的时候。

曾经灭六国的秦军锐士哪去了?

对于秦朝灭亡的时间,龙国还是有记载的。

在秦始皇死后六年,就被人推翻了。

这六年时间,秦军锐士们就算战力有所下降,但也应该出现才对。

可就算战力下降,一百万对两万,傻子也知道是谁赢。

难道,他们凭空消失了不成?

“这,这……”我妻真二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蹦出来一句话。

虽然史料上记载,秦确实二世而亡。

但好像也并没有说过,是由秦始皇一手造成的。

而且林风刚才的话,也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疑点。

为什么在刘邦项羽造反的时候,曾经横扫沙场的秦军锐士不在?

如果这个疑点不能解决,不能指出秦始皇和二世而亡有直接关系的话。

那就不能在这一点上,判秦始皇有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