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施行一朝两制!否定君权神授!领先世界两千年!

汉斯的话一出,全场哗然。

就在林风使用了特殊能力不久,汉斯竟然也使用了特殊能力?

要知道。

在第二场听证会,每一个辩护人,只能使用一次特殊能力。

结果。

这才到了第二项,两边就全把底牌用出来了?

所有正在看听证会的民众,无论是龙国民众,还是国外的民众,都感觉脑瓜子有点迷糊。

刚刚开始,就杀招尽出,这么激烈的吗?

而此时。

亚特兰蒂斯鱼人,也开始轻轻挥动手中的三叉戟。

在三叉戟的挥动下。

在刘邦和项羽的中间,靠近文明法庭中心的位置,再次出现了一个黑洞。

显然,历史人物已经召唤。

而与此同时。

弹幕上,已经讨论成了一锅粥。

“韩信?韩信是谁?有没有看过《史记》的出来解答一下?”

“应该是某个功臣吧?那汉斯刚刚说完残杀功臣的事儿,就召唤了韩信,显然这个韩信应该就是大汉功臣。”

“啊?刘邦真的这么对待功臣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真没得洗了。”

“风哥,能大概说一下韩信是个什么人吗?”

……

弹幕上,不少龙国民众们纷纷发出疑问。

毕竟龙国历史缺失太严重。

纵然《史记》已经出土,但还没有完全公开,看过的也只有那些正在研究的历史学者。

而此时。

这些询问的弹幕,也被林风看到了。

林风并没有因为,韩信的出现,而感到任何慌乱。

他的本意,就是借着这次听证会为龙国民众们普及一下龙国缺失的历史。

看到龙国民众发问,林风也给出了答案。

“韩信作为汉军统帅,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定三秦,擒魏,取代,破赵,胁燕,东击齐,南灭楚,名闻海内,威震天下。”

“而后与张良整理兵书,序次兵法,并著有《韩信兵法》三篇。”

“后人赞曰,国士无双,公告无二,略不世出,更是被奉为兵仙神帅。”

“汉家天下,韩信功不可没。”

林风简单将韩信的事迹,大概和龙国民众们说了一遍。

韩信,作为龙国古代先贤。

纵然林风知道,他的出现,会增加为刘邦辩护的难度。

但,

林风也不愿意刻意抹黑先贤功德,这是作为一个历史学者的严谨。

果然,

在听到林风的话之后,龙国民众们瞬间炸锅了。

韩信,竟然这么厉害?

如果汉家取得天下,韩信真的功不可没的话。

那后期,刘邦杀韩信。

那岂不是,背信弃义,卸磨杀驴?

现在韩信被亲自召唤出来,任凭林风怎么辩,这一个污点也都无法洗清。

所有人,都盯着那个新出现的黑洞。

过了良久。

黑洞渐渐散去。

一个身影缓缓出现。

和刘邦项羽比起来,这个人相貌平平无奇,身高也不过一米七多一点,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后背比较宽。

可纵然是如此其貌不扬的一个人。

竟然是龙国历史上,被奉为兵仙的存在!?

龙国民众们纷纷暗叹,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再说韩信。

他出现在文明法庭中,也是有些懵,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两道带有强烈杀机的目光,陡然从韩信的背后袭来。

韩信作为沙场神帅,大小战役不计其数,自然有所感知。

他猛然回头望去。

可看清楚那道目光的主人之后,韩信瞬间大惊失色。

“项……项王?你明明已身死,为何……”

韩信有些失神,惊愕的看着身边不远处,高大威猛的项羽。

也难怪他这么惊讶。

要知道。

当年项羽之所以自刎乌江,韩信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古人信奉天命。

韩信在项羽还未抵达乌江之前,用蜜糖在大树上写下了六个字——

项羽自刎于此!

而蜜糖,吸引了蚊虫蚂蚁。

等项羽匆匆杀出重围,赶到乌江边上的时候,蚊虫蚂蚁早已爬满了蜜糖。

而那六个字,也是清晰可见!

在项羽看来,自刎乌江,即为天意。

如果他肯回江东,韬光养晦,稳定发展,徐徐图之,也未尝没有机会。

奈何。

项羽为人,向来心高气傲,自持勇力,不愿以此狼狈之相面见江东父老。

再加上。

他本人,也即为信奉天命。

在看到那六个爬满虫蚁的六个大字之后,便以为自刎于此是天命,更加坚定了他赴死的决心。

而如今。

韩信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

可见到项羽突然死而复生,他难免心中惊讶,甚至恐惧。

而项羽之所以痛恨韩信,也是有原因的。

要知道。

韩信一开始投的,不是刘邦,而是霸王项羽!

只不过在霸王项羽那里,并不受重用,这才在夏侯婴的举荐下,投到刘邦麾下。

在项羽眼中,韩信就是反骨仔,自然满眼杀机。

不过很快。

韩信就发现了。

项羽虽然一直对他怒目而视,但始终未能有所动作,似乎是被某种神秘力量束缚一般。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能束缚霸王项羽?

韩信惊讶了,连忙打量周围的情况。

看到他右侧的刘邦之后,韩信眼中,也是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恨意。

他想要上前。

然而,刘邦周围笼罩着的那层光幕,却将他阻挡。

韩信努力了半晌,也没有突破光幕分毫。

再说林风。

看到韩信面有怒色的时候。

林风连忙从辩护席上侧身而出,向着韩信走去。

围绕着他的荧光,随着林风而动。

单单是通过韩信的反应,林风就已经分析出了很多东西。

这个时候的韩信,所处的时间节点,应该是在长乐宫被擒,即将被斩杀时。

虽然在这之前,韩信被贬为淮阴侯的时候,就已经心生不满,但双方还没有正式决裂。

正因为如此。

韩信在看到刘邦时,眼中才会爆发出无尽恨意。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

林风就来到了韩信的身边。

与此同时,韩信也注意到了身边的林风。

“你是何人?”

韩信语气生硬,目光不善。

“晚辈林风,见过兵仙。”

林风对着韩信躬身作揖,“这里是两千年后,听证会现场……”

林风将事情大概跟韩信说了一遍。

然而。

在听到林风的话之后,韩信的眼中,却浮现出一抹喜色。

这一抹喜色,渐渐的在韩信的脸上放大,紧接着是狂喜。

“哈哈哈……”

“好!”

“刘季,你也有今天!”

“想不到伱堂堂汉王,堂堂开国帝王,也会有被别人评判的时候。”

韩信看着刘邦,冷笑连连。

此时,因为听证会还未结束的原因。

刘邦和项羽都不能开口说话。

韩信虽然同样是古人,但他并不是被评判者,而是历史证人,自然可以说话。

而此时。

韩信在知道事情的大概之后,对着刘邦怒目而视,怒声呵斥。

“飞鸟尽,良弓藏。”

“刘季小儿,嫉贤妒能,过河拆桥……”

韩信言语激愤,怒骂出声。

每骂一句,龙国民众们的心,就凉上一截。

毕竟这个时候。

刘邦和龙国是绑在一起的。

而韩信这么一控诉,那刘邦的仁义分数,不得雪崩啊。

与此同时。

在一旁的汉斯,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默默松了口气。

看来仁义项的分数,总算是能拉开一点了。

只要韩信,能站出来举证的话。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先辈,请听晚辈一言。”

林风直接打断了韩信的控诉。

汉斯看到这一幕,顿时急了。

“林风先生,您虽然作为龙国辩护人,但也不能打断证人控诉吧?”

汉斯的语气不咸不淡,但是明显有些重,有点先声夺人的意思。

然而,

林风闻言,却是看向韩信。

“兵仙前辈与我,皆乃华夏族群后裔,本为一家。”

“兵仙前辈,不知能否听晚辈一言?”

林风对韩信说道。

韩信看到林风眼神真挚,也不在骂了,心中的怒火也暂时压了下去。

他之前也听林风,把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也大概知道了现在的情况。

眼前这个人,也就是林风,是来自两千年后的华夏后裔。

既然林风以华夏后裔的身份恳求。

韩信心中沉思片刻,也点点头,不在做声。

汉斯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气急。

可林风并没有违反规则,而是以血脉为由。

汉斯就算心中再怎么着急,也不能说什么。

毕竟无论是对于林风,还是韩信而言,他只是一个外邦异族罢了。

正在这个时候。

林风又开口了。

“兵仙前辈,情先稍待。”

“等晚辈说完其他三项之后,您在指控也尚且不迟。”

韩信闻言,犹豫良久,最终还是选择沉默。

显然,

相对于外人,他更信任林风。

不过他个人对于刘邦的恨意,并没有丝毫的减少。

而汉斯看到这一幕,也已经无奈了。

毕竟他手中的史料,是真的有限,在其他方面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汉斯无奈,只能摊了摊手:“林风先生,您请便。”

而此时,林风也缓缓开口。

“文治第一。”

“高祖刘邦,约法三章。”

“秦律虽然严苛,但也同样繁琐,高祖将秦律简化,对于百姓而言,自由度更高,但是在某些禁忌条例上,仍然有着约束。”

“下“求贤诏”在全天下广招贤士人才。”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一朝两制!”

“在那个特殊时代,刘邦并没有像始皇那样大刀阔斧,而是一朝两制,分封郡县并用,招贤纳士的同时,也为后世沿用的郡县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听到林风的话之后。

在场所有人,都瞬间下意识的瞪圆了眼睛。

一朝两制?

这种极为先进的制度,竟然在龙国两千年前,就已经被提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刘邦的文治,绝对是满分啊!

龙国民众们,瞬间又拾起了信心。

而在这个时候,林风的声音再次传来。

“安邦第二。”

“在天下一统后,刘邦是历史上第一位祭祀孔子并重用儒士的皇帝,从而为汉朝及后世以儒家文化为主体思想治国奠定了基础。”

“推行“量吏禄,度官用,以赋于民”的财政支出紧缩政策,提倡节俭。”

“以“休养生息”为国策从而在全国大力发展经济的皇帝。”

“释放奴婢,打击奴隶制度,鼓励生育,解放生产率。”

“全国范围内实行“轻徭薄赋”政策、实行“十五税一”低税率,是龙国上下两千年,税率最低的朝代,没有之一!”

说到这里,林风的话再次一顿。

龙国民众,则是再次哗然!

想不到,刘邦统治时期,税率竟然是两千年以来,最低的时期?

如此说来。

这位帝王,不仅大力鼓励发展,而且对百姓也绝非一般的仁慈啊!

不仅能在安邦一项加分,甚至可以加分到仁义项!

至于那些各国辩护人,则是眼中闪过浓浓的不可置信。

不为别的。

他们,都对各国历史太了解了。

之所以惊愕,乃至震惊。

是因为,刘邦这个人,做到了不符合时代的开明,施行的也是超越时代的制度!

在后世大力推崇,备受赞叹的制度。

竟然在龙国,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存在了?

这对于他们这些外邦人而言,冲击无疑是巨大的!

而此时。

林风再次开口。

“第三项,那就是对后世影响。”

“全国上下,休养生息,大力发展生产力,为大汉打下坚实基础。”

“大秦王朝,只存世十五年,二世而亡。”

“而大汉,一共持续四百零七年,共历二十九帝!”

“在大汉后世,改朝换代数十次,然而龙国人却依然以华夏,以汉裔自居,而这汉裔这个称呼,自大汉始!”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说道这里,林风顿了一下,“高祖刘邦,是龙国历史上第一个平民皇帝!”

“从此,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这句俗语在坊间不胫而走。”

“这句话虽然只是一句俗语,但对于帝王而言,却是一种无形的鞭策!”

“正因为如此,君权非神授的种子,已经在人们心中埋下!”

林风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然而,

其他各国的辩护人,在听到林风最后一个观点之后,却是瞬间大惊失色!

要知道。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一开始都是坚信君权神授这个概念的。

可是。

西方是在14世纪,文艺复兴之后。

才对君权神授,有了冲击!

然而,

龙国有这样先进的思想,竟然要比他们足足提前了将近两千年!

这个民族,何其恐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