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力挽狂澜!汉斯最后的底牌,那是韩信?

大荧幕之中,正是项羽俘虏刘邦生父刘煓的画面。

烈火炙烤着大鼎。

大鼎中,水已经烫至沸腾。

升腾的白气,将项羽和刘煓包围。

远处。

一队轻骑快马加鞭赶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刘邦。

明明是战场,此刻的气氛,却是诡异的安静,鸦雀无声。

只有大鼎下的干柴烈火,还发出刺耳的“噼啪”声。

项羽言含杀机,目光凝视着赶来的刘邦。

而刘邦在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捆绑与柱前,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急迫。

他,自然知道项羽要干什么。

项羽要将自己的父亲,活活烹煮!

可是现在的局势,自己又能做什么?

刘邦心中心念急转。

阵将单挑,他不是项羽的对手。

手下的兵士,战力不如项羽手下的虎狼之师。

这个时候,该当如何?

刘邦,在思考。

同样。

观看荧幕中回溯画面的各国辩护人,以及龙国民众们,也在思考。

在所有人看来。

这都是无解之局!

想要活下去,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活活煮熟!

要么,以自己身死,尽孝。

要么,眼睁睁看着父亲被杀,落得个不孝之名。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大荧幕。

毕竟,这段历史画面,是林风要求回溯的。

林风是为刘邦辩护,既然回溯这段历史是林风要求的,那自然有林风的道理。

所有人都好奇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转机。

而此时,

画面中。

即将良久的战场,终于传出一声暴喝。

暴喝声中,充斥着怒火,这是刘邦的声音。

“项羽!我们乃异性兄弟。”

“既为兄弟,我父,即为你父!”

“烹煮我父,即为烹煮你父!”

“你我是兄弟,到时候,别忘了分我一杯羹!”

刘邦的话,传遍了整个战场。

同时,也传遍了整个文明法庭。

各国辩护人,还有龙国民众们,在听到刘邦的话之后,心中皆是一惊!

好家伙!真就不管老爹了?

尤其是龙国民众们,心中更是瞬间凉了半截。

他们本来以为,事情会有什么转机。

可没想到,

历史画面中,刘邦竟然直接把这么绝情的话都说出来了?

这还玩个屁啊!

这不是自己实锤自己吗?

所有龙国民众们,瞬间懵圈了。

就连各国辩护人,也都眼神怪异看向林风。

然而,

林风却仍然气定神闲。

正在这个时候。

大荧幕中的回溯画面,陡然画风一转。

项羽陡然登台,到了刘煓面前。

“项王,速烹我!”

被捆绑在柱上的刘煓,对着项羽示意。

就算是他自己,也觉得此次在劫难逃。

然而,

“刘老太公……”

项羽看着刘煓,轻叹一口气,“伱儿不仁,我项羽不能不义。”

说完。

项羽亲自给刘煓松绑。

“刘老太公,让你受惊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项羽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回到大营。

看到这一幕,

所有人都惊讶了。

项羽,竟然没有烹杀刘邦的父亲?

刘邦都已经放弃自己的父亲了,为何项羽还不杀?

无论是龙国民众,还是各国辩护人,心中都有些纳闷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林风的声音传来。

“在我龙国古代,无论是哪一方,兴的都是义理之师,讲究的是师出有名!”

“从一开始,刘邦就在布局。”

“他的那一番话,正是铺垫和伏笔。”

“两人是结义兄弟,如果项羽真的烹杀了刘邦的父亲,也就等于是烹杀的他自己的父亲!”

“虽然,刘邦见死不救,但真正落下不忠不孝骂名的,却是项羽!”

“与其说是怂恿项羽烹杀自己的父亲,倒入如说,他是在救自己的父亲。”

林风的话,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所有人顿时恍然大悟。

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毕竟现在,刘邦已经没有退路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很大逆不道,但是里面却蕴含着很大的学问。

变相的激将法!

而项羽,正是因为这种激将法,不敢对刘邦的父亲痛下杀手!

正当所有人茅塞顿开的时候。

林风的声音,再次传来。

“至于刘邦在逃亡的过程中,亲自将孩子踹下马车,也是同理。”

“当时,夏侯婴三次,将刘邦子女抱回车中。”

“夏侯婴不解,刘邦为什么这么做,刘邦对夏侯婴说了一句话。”

“他说,‘你还是不了解项羽,项羽为人性格残暴,但却有些妇人之仁,他虽然恨我入骨,但却不会因此为难我的父母妻儿。’”

听到林风的话,

所有人顿时彻彻底底的明白了。

不可否认,两起事件,刘邦这么做表面上确实显得有些绝情。

但,

这也是身在死地,不得已而为之。

看似绝情,反倒有一线生机!

很显然。

两次,都是这样的情况。

不过话说回来。

刘邦赌对了!

不仅仅赌对了,而且他还把项羽的性格,分析的头头是道。

这时,所有人都明白过来。

怪不得林风说,这不仅仅不是刘邦不仁义,反而是他的高光时刻。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汉斯心中,却是一慌。

他之所以慌,不仅仅是因为,林风将这件事情洗白,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林风的技巧。

刚才的回溯画面,他也看到了。

林风为什么只放项羽烹杀刘邦父亲的片段?

就是因为,这个片段,刘邦成功了。

看似无情无义,却救下了父亲的命。

正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林风再说,刘邦在马车上踹下儿女的事情。

虽然正史上马车并没有被霸王的军队截住,但因为有第二件事情的铺垫,这个没有结果的事情,也被一同洗白!

汉斯顿时感觉到,自己的优势,顷刻间消失了大半。

他不由有些慌了。

“冷静,汉斯……”

“你可以的!”

汉斯心中暗暗给自己打着气。

过了良久。

他陡然目光一亮,想起刚才林风说过的话,其中一个关键点被他抓到了。

“林风先生,就算是妇人之仁,也算是仁义的一部分吧?”

“所以,霸王项羽,在仁义方面,可以加分。”

汉斯胸有成竹的对林风说道。

他本以为,林风会反驳。

然而,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

林风竟然赞同的点了点头:“不错,在这一方面,项羽确实有情有义,可以加分。”

汉斯闻言,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林风陡然话锋一转。

“不过,帝王之仁义,除了体现在这些细节上之外,更重要的是大义。”

“在大义上,西楚霸王,高阻刘邦两位先辈,做法却截然不同。”

说道这里。

林风突然顿住了,目光变得深沉了起来。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林风。

他们知道,林风这样,显然是准备放大招的前奏。

林风深深吸了口气。

“项羽,喜屠城!”

“单单是《史记》记载,项羽就有六次屠城的记录。”

“第一次,襄城屠城,坑杀全城平民。”

“第二次,城阳屠城,杀光辅助秦军抵抗的全城百姓。”

“第三次,新安屠城,坑杀秦军降卒20万。”

“第四次,咸阳屠城,杀戮关中百姓无计,大烧,大杀,大劫掠,大掘墓!”

“第五次,齐国屠城,坑杀田荣降卒数目不详,逼反复辟后的齐国。”

“第六次,外黄屠城,只不过当时因一少年利害说辞,最终放弃。”

“六次屠城,五次犯下累累杀孽。”

“纵然是史记作者太史公,也为此感到震惊,评价道,‘羽岂舜帝苗裔邪?何兴之暴也!’,‘嗟彼盖代,卒为凶竖’!”

林风声音振振,在整个文明法庭中回荡。

在听到林风的话之后。

所有的辩护人,还有观看听证会的全球民众,都被惊到了!

不单单是龙国民众,就连其他国家的民众们,都被项羽的残暴,吓了一跳!

如果林风说的是真的。

那项羽,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杀神啊!

项羽既然如此,那刘邦又怎样呢?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林风,等着林风继续说出下文。

而此时,林风也将刘邦的事迹娓娓道来。

“正因为如此,人人对项羽闻风丧胆,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求战,那些将士和百姓们,知道投降也是一死,所以在面对项羽时,都会拼死抵抗。”

“但是刘邦则不同,入主关中时,并未遭遇到什么抵抗。”

“这是为何?原因只有两点。”

“第一,当时刘邦入主关中时,始皇早已驾崩,是秦二世当政,秦二世残暴,失去了关中世家子弟的民心。”

“当然,最重要的,是第二点,那就是刘邦取信于关中百姓。”

“和项羽不同,刘邦入城之后,不仅不大肆抢夺财务,杀人放火,反而约法三章。”

“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这三章法度,不仅仅约束关中百姓,也约束其麾下的军队。”

“此举,获得了关中百姓的大力支持。”

“论仁义,在大仁大义这一方面,我认为刘邦要远胜项羽。”

林风陈述自己的最终观点。

与此同时。

林风的观点,也得到了大部分辩护人,以及不少国内外民众的认同。

项羽的仁义,只是对自己的义兄。

但是刘邦的仁义,却是对天下。

何为大仁大义?一见如是!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刘邦在仁义一项要完胜项羽的时候。

“等一下!”

汉斯突然出声,“林风先生,你的观点,有一个误区,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从刚才林风在诉说观点时。

汉斯就一字不落的,将林风的话仔细分析。

他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一个疑点,当即提了出来。

“无法自圆其说?”

林风疑惑的看了汉斯一眼。

“是的,林风先生。”

汉斯点了点头,“你之前说,项羽不杀刘邦的父亲是怕背负骂名,难道屠城滥杀,就不怕背负骂名吗?两者根本无法自圆其说,根本就不合理。”

与此同时。

其他人在听到汉斯的话之后,顿时也回过神来。

如果按照汉斯的这个逻辑点出发的话。

那这件事情,确实无法自圆其说。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心生疑惑的时候。

陡然,

林风的轻笑声传来:“汉斯先生,虽然你手中有半部史记,但是你对我们龙国当时的背景,可以说是丝毫不了解。”

汉斯当即正色了起来:“那么,请林风先生告诉我。”

林风点点头,顿了片刻。

“项羽所担心背负的骂名,可不是普通老百姓的骂名,而是贵族的骂名。”

“项羽和刘邦不同,他出身于贵族,而刘邦出身于平民。”

“虽然贵族和平民都是人,但是在当时那个年代,在贵族眼中,平民老百姓和牲畜没什么区别。”

“正因为如此,项羽才会重视兄弟,而不重视百姓。”

“也正是因为如此,刘邦从草根出身,才更清楚老百姓想要什么,渴望什么。”

“所以在入主关中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端正法纪,约法三章,以得民心。”

“你,可明白了?”

汉斯绅士的笑着,对着林风点头道谢。

然而,

他的心中,却变得无比慌乱了起来。

这局,怕是要输!

他的本意,是想在最有优势的两项,武功,仁义上,拉大双方分差。

可是现在。

武功,只拉了区区两分的分差。

仁义,竟然要被反超了?

这咋办?

汉斯心里不由越来越着急。

从他了解到的史料来看,武功,仁义,这两项,仁义这一项,他是最有把握的。

可偏偏他最有把握的一项,竟然被林风给碾压了!

如果真的按照林风所陈述的史料。

刘邦恐怕要在仁义这一项上,碾压项羽。

不行!

一定要想办法!

汉斯表面上绅士的微笑,但是鬓角却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心中也是心念急转。

足足过了数十秒钟。

汉斯突然眼睛一亮,深吸了口气。

“林风先生,还有一点你总无法否认吧?”

“那就是刘邦残杀功臣的事实!”

说到这里。

不等林风说话,汉斯直接看向亚特兰蒂斯鱼人。

“监察者,我请求使用特殊能力!”

亚特兰蒂斯鱼人闻言,手中三叉戟对着汉斯凌空一点。

在汉斯面前,也浮现出一个半透明面板。

汉斯本来也想,回溯当年杀功臣的历史片段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他陡然看到其中一项特殊能力时,当即心下一喜。

召唤当事历史人物!

看到这个选项,汉斯顿时自信了起来,看向亚特兰蒂斯鱼人。

“我请求使用特殊能力。”

“召唤历史人物——韩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