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临别之际,朕要送尔等一样东西!

秦始皇听到林风的话,神色一动。

“这……这是朕的长城?”

他看着喷射机下,峻岭上蜿蜒如巨龙的城墙,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巍峨的万里长城,如同华夏之屏障,形如盘龙,蔓延万里不绝!

但是,

在秦始皇眼中,这些长城却很陌生。

虽然,它叫长城。

但比起大秦当年修筑的,更加壮阔恢弘。

五步一楼,十步一台。

林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

在这三天内,那根达亚文明的能力,已经用了很多次。

手上像刺青一般的单眼,也变得有些黯淡无光。

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使用能力。

使用过后,这只像刺青一样的眼睛,就会陷入休眠,需要等能量蓄满之后,方能继续使用。

然而。

林风并没有犹豫,手掌轻轻一挥。

他早在之前就说过。

这次,一定要让秦始皇,不留遗憾的离开。

这,是林风的承诺!

也是整个现世的华夏族群,对始皇的承诺!

就在林风手掌一挥的瞬间。

原本昏暗,被乌云遮住的天空,

登时之间,变成了黑夜。

月明星稀,大夜弥天。

原本寂寥无人的城墙之上,陡然燃起道道火光。

身穿甲胄的士兵,手持火把,成队夜行。

纵然画面中,已是深夜。

但这些士兵,依然精神抖擞,盔明甲亮,在熊熊火把的映衬下,手握刀兵,目光如炬,死死盯着长城之外的大平原,不敢有丝毫的携带。

看到这一幕,秦始皇不由皱起眉头。

他发现。

这些士兵,无论是甲胄,还是武器,都不是大秦锐士的装扮。

与此同时。

他也发现。

虽然大秦当年,修筑长城。

但无论是墙体坚固程度,还是高度,都远非眼前这巍峨长城可比。

而且修建地域,也有所不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

秦始皇不解的看了一眼林风。

他心里,似乎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秦始皇担忧的目光,自然落在了林风眼中。

不过,林风也并没有隐瞒。

“始皇,不瞒您说。”

“经过两千多年,秦时的长城,到目前只有零散的遗址,风化严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林风缓缓说道。

秦始皇闻言,肩膀微微一塌,整个人显得有些落寞。

看到这一幕,林风心中浮现出一抹不忍。

如果他是秦始皇。

在知道,自己曾经为华夏族群修筑的屏障,无法抵御时间的腐蚀,泯灭于历史长河中的时候。

恐怕也会如此落寞吧。

林风看向这位孤独的帝皇。

此时,他们已经下了喷射机,来到长城之上。

那些军士手中的火把,照亮了秦始皇的面容,亦照亮了林风的面容。

虽然感觉不到火把的温度。

但是柔和的火光,还是将二人的脸,映射的红彤彤的。

“始皇,不必介怀。”

“虽然大秦长城,已经在历史长河中风化,但始皇应该高兴才是。”

恰巧这时。

一对巡逻的士兵经过。

秦始皇的面孔,瞬间被照映的清晰了起来。

听到林风的话。

原本一脸萧索的秦始皇,猛然抬头直视林风。

“此话何意?”

“朕当年,为了守护华夏族群,不惜被骂做苦征徭役的暴君,在一片骂声中修建起的长城溃塌。”

“朕,应该高兴?”

秦始皇盯着林风,一字一顿的说道。

此时,他的语气,已经不怎么好了。

他虽然很欣赏林风。

但,林风现在说的话,给他一种,在说风凉话的感觉。

作为一个孤傲的帝王。

本来因为秦长城风化,心里就非常不舒服,听到林风这句话之后,更是怒火中烧,不能自已。

然而。

“非也!”

林风迎上秦始皇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始皇,晚辈斗胆,问您一句。”

“问。”

秦始皇一挥袍袖,转身不在看林风。

林风缓步上前,在秦始皇身侧站定。

“大秦长城,与这脚下长城相比,如何?”

秦始皇闻言,身子微不可查的一顿。

过了良久。

“不如。”

秦始皇肩膀微微一塌。

虽然他有些不愿意承认。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秦长城,是用碎石,夯土,修建而成。

而脚下这长城,用的却是坚硬的方砖。

无论是高度,宽度,硬度,秦长城都不如脚下这长城。

秦始皇虽然孤傲。

但也绝非那种盲目自负的人,否则他不会成为龙国千古一帝。

脚下的长城,确实比秦长城,要更加的坚固,这一点秦始皇自然能看得出来,也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而此时。

正在观看节目的龙国民众们,看到秦始皇略显萧瑟的生身影,不由一阵心疼。

“哎,始皇他是一个骄傲的帝王,看到后世人人如龙,纵然是长城,都要比大秦坚固,虽然欣慰,但是心里也肯定有些不平衡。”

“始皇的身影,好可怜啊,唉……”

“风哥的话虽然没错,但是也太直接了。”

“他们脚下的长城是明长城,大明无论是生产力还是建造力,都要比大秦发达很多,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啊。”

“不知道风哥这么说,究竟是为了什么。”

龙国民众们揪着心。

看着眼前秦始皇孤傲而又有些没落的背影。

“正因为如此,始皇,才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在大秦之后,虽然经历过无数改朝换代,但是华夏族群历代帝王,都没有忘记这个使命!”

“修筑长城,保我华夏族群!”

“如果不是因为,六国长城,如果不是因为秦长城。”

“后世帝皇,为何会将这件事,当做自己的使命?”

“后世,又岂会有,比秦长城还要坚固的万里长城?”

林风的声音掷地有声,传入秦始皇的耳中。

秦始皇原本落寞的双眼,顿时恢复了一丝神采。

“这么说……”

“后世那些帝王,是在效仿朕,修筑长城护我华夏国土?”

秦始皇试探性的询问林风一句。

林风微微颔首,点头默认,“虽然大秦长城,已经风化,但是由始皇起,传承的帝皇使命,没有风化!”

“始皇,实不相瞒。”

“脚下的这长城,名为明长城。”

“如果将明长城所用的砖石,土方用来修筑厚1米,高5米的大墙,可环绕地球一周有余;如果用来铺筑一条宽5米,厚35厘米的马路,能绕蓝星十数周!”

“如果把所有朝代所修的长城,总计十万里来计算,则这道长墙可绕蓝星三四十周!”

林风的声音,铿锵有力。

听到这话。

蓝星的民众,甚至是秦始皇,都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蓝星的大小,秦始皇可能不太清楚。

但是作为现代人的蓝星命中,自然清楚不过。

再说秦始皇。

虽然,并不清楚蓝星的面积究竟有多大。

但是前天夜里。

林风给了他一份世界地图。

通过那世界地图对比,秦始皇发现,纵然是大秦国土,与整个蓝星相比,也只是微不足道的方寸之地。

可想而知。

蓝星的面积,究竟有多大!

更让秦始皇感到震惊的是。

后世历代帝王,修筑的长城,加起来竟然可以绕蓝星数十周?

这是一个何其恐怖的数字?

正当秦始皇惊愕不已的时候。

林风的声音,再次传来。

“长城,可以风化,但华夏历代帝王的使命,并没有风化!”

“当年始皇修筑长城,目的是什么?”

秦始皇闻言,不假思索回答:“自然是让我华夏族群,免受戎狄之祸。”

“既然如此,那么,那些后世帝王,又何尝不是如此?”

林风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话之后。

原本有些颓丧的秦始皇,目光之中再次泛起精光。

按照林风这么说。

后世帝王,纵然长城造的在怎么坚固,城墙在怎么厚实,墙体在怎么高大,也只是在继承他的遗愿罢了。

“哈哈哈!”

骤然,秦始皇放生大笑。

“朕明白了!”

“后世如此,现世亦如此!”

“后世长城,日渐雄壮。”

“虽然,如今长城已不足以抵御外敌。”

“但!昨日你带朕观看的那国之重器,又何尝不是新的长城?”

“长城,并非那简单的一堵墙,也并非以墙体的厚实论高低!”

“而是一种威慑力!”

“只要我华夏族群,依然不忘初心,长城可以以任何形式,存在于世。”

“朕,说的可对?”

秦始皇兴致勃勃的看向林风,询问道。

当年,修建长城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有针对外族的手段罢了。

现如今,早已进入热武器时代。

区区一堵城墙,又怎能防御得了外族的入侵?

所以。

可以威慑外族的军事力量,何尝不是另外一种长城?

这样岂不是说。

纵然是在这现世,华夏文明的后人,仍然在继承他的遗愿,修筑保护华夏族群的长城?

想明白这一点。

原本有些落寞,觉得自己不如后世帝王的秦始皇,在听到林风后面的话之后,豁然开朗。

林风微微点头,嘴唇微动。

“所以,始皇不必妄自菲薄。”

“长城在,故乡就在!”

林风的声音,斩钉截铁,铿锵有力,回荡在万里长城的上空。

与此同时。

周围,那些巡逻的士兵,那些燃烧的火把,也变得暗淡了起来。

根达亚文明的投影之眼,能量即将耗尽,进入休眠状态。

周围的景色,恢复本来的样子。

太阳早已西沉。

天空之中的星辰,被浓密的黑云遮住,伸手不见五指。

然而,

秦始皇的周身,却发出淡淡荧光,给周围带来一点光亮。

但他的身影,却变得隐隐有些模糊。

显然。

距离秦始皇离开,已经余时无多。

黑压压的天空,有些阴沉,厚重的黑云让人喘不过气。

无论是林风,还是正在观看节目的龙国民众,都在这天气的影响下,心情格外沉重。

相聚千日终有一别。

三天时间,弹指而过。

秦始皇,也该到了离开的时候。

林风看了看时间。

在过不到一个小时,秦始皇就要彻底离开这个时空,回到属于他的那个时间节点。

而距离文明法庭,再次开庭。

时间也只剩下了不到一个小时。

而秦始皇,似乎也知道自己即将离开。

这位千古一帝,这位龙国始皇,在这一刻目光之中,竟然充满了无限的留恋。

“啪嗒!”

秦始皇兀的上前一步,屹立于城垛之上。

借着微弱的光,他的双眼,扫过周围。

他想贪婪的记住,这里的一草一木,目光渐渐有些痴了,连眨眼都舍不得眨一下。

三天!

时间太短了!

他恨不能,在逗留三个月,三年,来好好看看如今的华夏大地!

这一幕,自然也被林风看在眼中。

此刻,

就连林风,看着秦始皇的背影,也只觉鼻子发酸,思索良久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秦始皇走后。

林风还要为其他龙国历史名人做辩护,除此之外,作为一个三观很正的历史学家,他也要借着这个机会,将龙国本就已经缺失的历史补全。

而且。

能和各种龙国历史传奇人物互动,这几乎是每个龙国历史爱好者的愿望。

而如今。

对于林风,这件事情,触手可及!

过了良久。

秦始皇缓缓收回目光,看向林风。

“朕,还剩下多久?”

林风看了一眼时间,“不足三刻。”

“不足三刻么……”

秦始皇轻声呢喃,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滴答!

滴答!

淅淅沥沥的小雨洒下。

远处电光闪过,传来隐隐雷鸣。

秦始皇怔怔的站在原地,任凭这细小的雨滴打在身上。

片刻之后,

小雨,变成阵雨。

两人都肃立在雨中,在这沉闷的雨夜,不发一言。

林风看了秦始皇一眼。

他发现,秦始皇依然在看着周围的景色,不由出声宽慰。

“始皇不必如此。”

“您那个世界的未来,或许要比这个世界更加美好,不是么?”

这句话,算是宽慰,也算是林风的美好祝愿。

雨中,秦始皇蓦然回首。

在如同珠帘般的雨幕中,两人四目相对。

顿了片刻功夫,皆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秦始皇,突然目光一转。

“不!”

“朕在临行之前,要送尔等一件礼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