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纵横南北十万里,敢问惊雷何日响?

一个小时后。

喷射机,已经悬浮于荒漠戈壁。

烈日当空,

明明燥热的吓人,然而凄厉的罡风却如同鬼哭狼嚎,猎猎作响,漫卷黄沙。

地面上,除了无尽沙海之外,只有一些不知名的已经风化的兽骨。

整个戈壁,人迹罕至,一片苍莽。

秦始皇在烈日下,抬手遮阳。

他不解的看了林风一眼。

“此地黄沙万里,人迹罕至,你带朕来此作甚。”

林风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始皇,在数十年前,我们龙国的先辈,曾经到达过这里,生活五年之久,始皇可信?”

他口中所说的先辈,自然是现代人眼中的先辈,秦始皇自然知道。

听到林风如此说。

秦始皇不假思索摇头:“朕断然不信。”

说完,秦始皇伸手,揽向整个沙漠。

“此地风沙侵蚀,寸草不生,当属绝地。”

“寻常人纵然有吃有喝,也难以在此久留,更别说数年之久。”

秦始皇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告诉林风。

林风自然理解秦始皇心中所想。

这种地方,又被称为无人区。

其严苛的气候,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

林风相信,不仅仅是秦始皇。

纵然是其他人来了,只要是不知道那段历史,在看到这戈壁滩之后,都会下意识的说出类似的话。

这种地方,不可能会有人!

更不可能,会有人会在这里居住长达五年!

他也没有和秦始皇过多解释。

“始皇,且看!”

林风说完,再次使用时光投影。

然而。

使用过时光投影之后。

除了一些沙丘,稍稍高了些,地上已经风化的动物骸骨,消失不见之外。

这里并没有什么变化。

秦始皇眼中,疑惑之色更甚。

地貌有些许变化,证明林风已经使用了那个怪异能力。

可是。

正片大地上,并没有半点行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始皇,且看。”

林风突然,朝着东方凌空一指。

秦始皇闻言,下意识的循着林风所指的房间望去。

只见远处,

黄沙与天空的连接处,隐隐出现了一条黑线。

看这条黑线,似乎正在向着这边移动着。

“真有人来此!?”

秦始皇双目一凝,快带朕去看看。

林风点了点头,示意喷射机驾驶员,缓缓向着黑线处开过去。

随着喷射机而缓缓接近。

那条黑线,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是人!

很多人!

虽然人多,但是队列整齐,有序行进。

秦始皇征战沙场多年,只是一眼,他就看的出,这些人军旅出身。

他看了一眼林风,知道这次是他说错了。

这个荒无人烟的隔壁,还真的来了人,而且是不少人!

“这些军士,来此作甚?”

秦始皇转头,询问林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地面上,传来一阵简洁而又干练的口令声。

“传口令,不准问干什么,不准问到哪里去!”

“传下去,不准问干什么,不准问到哪里去!”

“告诉后面的,不准问干什么,不准问到哪里去!”

……

口令,声声相传。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队伍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口令。

在接到口令的瞬间。

原本还稍稍有些嘈杂的队伍,瞬间雅雀无声。

所有人,都闭上了嘴,闷头前进。

秦始皇眼中,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

他是被这支队伍的纪律性,给惊讶到了。

能听到的,

除了风声怒嚎之外,也只有脚步声。

“这些军士,竟如此从令如流。”

“必是虎狼之师!”

秦始皇轻声呢喃道。

林风看了一眼秦始皇,并未答话。

这些人,都是真正从血与火的战场上,刚刚回归的战士。

岂能不是虎狼之师?

纪律性,服从性,自然是万里挑一。

正在观看节目的国人们,自然也看到了秦始皇的表情,心中暗暗窃喜。

“这些都是属于我们的队伍呀!”

“你们看到没有,秦始皇都被这纪律性惊讶到了。”

“秦始皇被惊讶到了可还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感觉暖烘烘的。”

“可不是嘛!就好像是小时候做事情,得到长辈认可的感觉,整个人感觉就像是过电一样,爽麻了!”

龙国民众们看着秦始皇略微惊讶的表情,乐此不彼的说道。

也难怪秦始皇,如此惊讶。

当初,大秦之所以一家独大,靠的是什么?

靠的就是大秦律法。

自从商君拜左庶长,也就是后世的丞相之位后,大秦便成为了真正赏罚有度的国家。

大秦律例,律军,律民。

除了老秦人民风彪悍之外,纪律性和服从性也成为了大秦致胜的法宝。

可是。

眼前这支出现在沙漠中的队伍,纪律性甚至比当年的秦军锐士,还要强。

这足以让秦始皇惊讶了。

秦始皇惊讶之余,他也听到了那声口令,他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回到了当年老秦人出征的战场,没有继续询问。

林风加快了历史影像的播放速度。

直到日落的时候,这支队伍,才到达了林风他们之前所在的位置。

打桩,升帐。

所有战士,都默不作声,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

明明是戈壁滩,却很静。

没过多久,一顶顶帐篷,就升了起来。

日落,

林风加快了播放速度,只过了不到一分钟,落下去的太阳,就迅速升空。

在阳光的照射下。

所有的战士们,都出了帐篷,盘膝而坐,静静地注视着昨夜连夜打起来的讲台。

台上,站着一个长官。

看样子,似乎在做动员,准备朗声训话。

看到这一幕,

秦始皇仿佛回到了,当年战时的大秦,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

下方,

一句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话传来。

“国内的仗,打完了!”

“国外的仗,也打完了!”

“可是!”

说道这里,长官话锋一转。

“一,没让披红挂彩,开庆功会!”

“二,没让回家,看望爹娘。”

“国家一声令下,你们来到了这戈壁滩上!”

“至今,家里的亲人,都不知道我们在哪,不知道我们是死是活。”

“为什么?”

“因为他们,用一个小玩意儿,在我们头上悬了好几年!”

“没有这个玩意儿,我们的腰杆子,就挺不直。”

“就没机会,没和平,我们,就不能踏踏实实的,过咱们的日子。”

……

长官的声音,在整个戈壁滩上回荡。

听到这话,

龙国民众们,原本激动的心,顿时沉默了。

秦始皇,可能不明白,画面中那些人所说的,是什么东西。

但是,

他们懂!

“诶,当时,是真的憋屈啊。”

“是啊!他们不会白白给我们的,只能我们自己研究。”

“想要不被别人欺负,那么他们有的东西,我们也要有!”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有的,我们也有了。”

“是啊……”

龙国民众们纷纷说道。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局,但是不妨碍他们继续看下去。

毕竟有不少人,虽然知道龙国有,但是不知道如何有的。

现在看到这一幕,更是激起了他们继续看下去的好奇心。

再说秦始皇。

秦始皇虽然不懂,这些人究竟是在说什么。

但是,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位长官语气中的情绪。

憋屈!

很憋屈!

到底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能让这些虎狼之师,都如此憋屈?

秦始皇心中,不由更加好奇了。

不过他并没有询问林风,继续耐心往下看。

此时,

那位长官的话,仍然在继续。

“现在,可以把这个秘密告诉大家了!”

“我们,就是要在这个大戈壁上,用我们的双手,造出我们龙国自己的蘑菇蛋!”

“搞出蘑菇蛋,挺直腰杆子!”

……

顿时,所有的战士,跟着齐声欢呼。

听到这话。

秦始皇似乎有些明白了。

这所谓的蘑菇蛋,很有可能,就是林风口中所谓的一箭毁一国的神箭!

因为,

通过前后联想,也只有这种可能!

毕竟,

能让如此一支虎狼之师,都憋屈至极的,似乎也只有这种大杀器能做到。

“莫非,真有如此恐怖的箭矢?”

秦始皇轻轻呢喃道,心中则是疯狂期待了起来。

作为一个,从战争中,一步步爬上来的帝王。

他所关心的,也只有两件事。

一,民生。

二,军事!

如果是寻常刀剑,甚至是现代枪火,他都可以做到帝王威仪,保持镇定。

但,一箭毁一国!

想到似乎真有如此威力的武器,纵然是千古一帝秦始皇,都无法保持镇定了。

“走,随朕下去一观!”

秦始皇对林风说道。

喷射机缓缓落地,两人来到了戈壁滩上,站在了这群虎狼之师的旁边。

只不过,

由于是历史影像的原因。

这些战士,包括训话的长官,都看不到他们,也无法于他们互动。

在林风和秦始皇,还有龙国民众们的注视下。

训话完毕。

军士们顶着烈日,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戈壁滩的烈日,何其毒辣?

仅仅不到半日,就有不少战士们,被晒伤。

背上,身上,皮肤先是泛红,然而起水泡,脱皮!

然而,

他们却对伤痛,罔若未觉。

林风加快了速度。

一天,两天……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十数天的功夫,就已经过去。

越来越多的战士,身上的皮肤,已经红的发紫!

被晒伤的死皮,更是褪了一层又一层。

甚至新肉上的皮,还没长起来。

就要忍受太阳的暴晒。

更加难以忍受的是。

汗水中的盐分,浸在了伤口上,那种感觉完全可以用痛彻心扉来形容!

秦始皇看到这一幕,微微有些动容。

但当年,修筑长城时,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秦始皇心中,两千年前,修筑长城的场面,与现在,竟然结合了起来。

观看了这么久。

秦始皇也明白了,这些战士们,究竟要做什么。

当年,

造长城,是为了什么?

为了保护北境,为了防止匈奴入侵。

现在,

这群战士们,忍伤痛,洒汗水,拼命的干,为了什么?

为了保护全国,不被其他强国威胁!

两者,近乎如出一辙!

不过,

秦始皇虽然心有不忍,但他也知道。

有些事情,纵然会有牺牲,但必须要去做。

眼前的场面,如同被按下快进键一般,在秦始皇面前飞速闪过。

越来越多的战士负伤。

可纵然,身上已经满身血痂,他们依然在咬牙坚持!

没有什么大型机械,战士们能依靠的,也只有最原始的扁担,还有手推车。

然而,

在如此艰苦卓绝,工具简陋的环境下,没有人喊着退出,也没有人叫一声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

被打实的地基,也蜿蜒成了一条长龙。

这些战士们,用简陋的扁担和手推车,硬生生的修通运输道路!

卡车的轰鸣声,从远处驶来。

带来物资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群陌生面孔。

秦始皇的目光,在这群陌生面孔上打量。

这群人,眼中并没有那些虎狼之师的凶悍。

浑身上下,有一股书卷气。

单从气质上判断,和大秦的儒生有些相像。

“他们,是何人?”

秦始皇询问林风。

林风想了想,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和秦始皇解释这些人的身份。

这些人,不是别人。

正是当年的科研人员。

思索片刻之后,林风说道:“工官中人。”

工官,是大秦时,管理官府手工业的官署,管理官府手工业的官署,县有工官、司空,县以上直到中央有工室、邦司空、大官、左府、右府、左采铁、右采铁等,官员有丞、啬夫等。

在当时,还没有科研人员这么一说。

无论是负责建造,还是负责手工,还是负责采矿,或者负责铸器工种,虽称呼不同,但都可以称为工官。

秦始皇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作为一个皇帝,秦始皇自然知道这些人的重要性。

如果不是当时,秦国注重工官铸造。

也不会有大秦劲弩,还有饮血秦剑。

而这些人,之所以到荒漠戈壁,自然是为了那可一箭毁一国的国之重器。

而此时,

在道路修通,物资,科研人员抵达之后。

那名带领这支虎狼之师的长官,也写下了一首长诗。

死亡之海得玉浆,

天山为屏昆仑障。

纵横南北十万里,

敢问惊雷何日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