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帝王之苦,饮血的秦剑,是否锋利?

“朕要整个天下的舆图!”

秦始皇的声音,在林风耳边回响。

与此同时。

这句话,也传到了所有龙国民众们的耳中。

在一些历史爱好者的科普下。

所有民众都明白过来。

舆图,原来就是地图的意思。

顿时所有民众们,心中隐隐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期待。

“地图?秦始皇要地图做什么?”

“莫非是,回到那个时间节点之后,按照世界地图的标注,开始真正的横扫列国?”

“世界那么大,大秦的交通虽然在当时很先进,但是走遍世界恐怕还是很难啊。”

“楼上的兄弟不要忘记,秦始皇可是有千年寿命的!”

“!!!”

“天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敢想象。”

“拥有千年寿命的秦始皇,究竟会打造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好想看啊!如果能去那个时间节点就好了。”

“可惜,我们现在的技术做不到啊……”

龙国民众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通过仿生机器人的视角,每个龙国民众,都目光热切的盯着秦始皇。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

一轮红日,在始皇身后西坠,落日的余晖,让林风和龙国民众们有些看不清秦始皇此时的表情。

但是,林风却能听到。

秦始皇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因为之前,目睹过太多悲壮而产生的阴霾一扫而空。

语气之中,又有了属于千古一帝的霸气。

“好。”

林风点了点头,向着天空招了招手。

悬浮在空中的喷射机,缓缓降下。

现在,他们身处荒郊野岭。

林风就算是想给秦始皇地图,也得先回到城市再说。

两人一前一后,登上喷射机。

等回到帝都的时候。

天色已经渐晚。

到了帝都之后,林风也关闭了仿生机器人的直播功能。

虽然,他在听证会中,获得了身体素质提升的奖励。

但今天带着秦始皇走了一天。

林风也有些累了,晚上也要休息。

他可不想半夜,自己和秦始皇的住处,被一群热血沸腾的民众们包围。

就在林风关闭直播的瞬间。

龙国民众们看到画面中段,不由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

“啊,这就关了啊?”

“好短~”

“各位,明天会开启节目吗?”

“应该会吧,始皇还能呆两天的时间,应该会开启节目的。”

“不知道明天风哥会带始皇去哪个地方。”

“是啊,好期待。”

……

龙国民众们,心中纷纷期待了起来。

身在帝都的观众们,更是直接出了门,希望能在外面偶遇林风。

再说林风。

关闭直播之后,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电话是林守诚打来的。

“林风兄弟,今天结束了吗?”

“结束了。”

“嗯,你现在已经到帝都了吧,我一会儿按照机器人的定位去接你们,顺便给你们安排住所。”

林守诚的声音传来。

林风犹豫片刻,直接点头答应。

他的前身,本来是在帝都有一间出租屋的。

但是经过第一场听证会之后。

林风估计,自己如果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回去,恐怕会直接被人们包围。

毕竟经过第一场听证会之后,只要看过听证会的人,都已经记住了林风。

现在的林风,毫不夸张的说。

比任何最火爆的明星,还要火爆百倍,千倍。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

林守诚就从节目组,来到了林风这边。

在他的安排下。

林风和秦始皇在一家国营宾馆下榻。

“林风兄弟,今晚有个宴会,希望伱能和始皇一同参加。”

林守诚对林风说道。

说话的同时,又看了秦始皇一眼。

他原本,也想和秦始皇攀谈的,毕竟这可是龙国第一位帝王。

奈何,

帝王,自然有帝王的逼格。

除了林风之外,秦始皇并不对其他人假以辞色。

“宴会?”

林风转头看向秦始皇,询问他的意思。

秦始皇剑眉蹙起,顿了片刻之后摇头拒绝。

“朕要尝尝,现在民众的饭食。”秦始皇对林风说道。

林风微微点头,“既然始皇不去,那我也就不去了。”

其实,林风本身也不想去参加什么宴会。

如果去了,

必然,除了林老之外,还有很多历史学家,甚至有可能还有龙国官方人士。

林风并不喜欢这种场面。

看到秦始皇拒绝,他也索性跟着一起婉拒。

“这……”

林老闻言,脸上顿时浮现出浓浓的遗憾。

如林风所想。

今晚的晚宴,除了他之外,确实还有不少人。

除了少部分龙国官方人员之外,大部分都是龙国的历史学家。

无论是他们,还是林老。

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向林风请教一些历史知识。

听到林风谢绝参加晚宴,林守诚心中非常遗憾的。

但他也只能尊重林风的选择,带着遗憾离开。

等林守诚走后,林风随便点了几份小菜,外加一瓶白酒。

和秦始皇把酒话桑麻,整个龙国,也只有林风才能做到。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外卖小哥就来到了楼上。

在林风开门的瞬间。

那名外卖小哥瞬间瞪圆了眼睛。

“风哥,是你!!!”

外卖小哥惊呼道,脸上更是一副懵逼的表情。

听证会,还有后来的节目,他自然也看了。

甚至在一个小时前,他还在幻想,能不能在送外卖的时候,碰到林风。

然而。

当林风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

他的大脑,却如同短路一般,久久回不过神。

正在这时候。

“兄弟,不要声张。”

林风声音平和,笑着说道。

听到林风话,那外卖员才回过神来,一脸欣喜的连连点头。

他也知道,现在林风的名气。

如果一旦让其他人知道,林风在这里。

估计很快,门口就会挤满人。

“可以帮我下去买个东西么?”

“我现在如果出去,恐怕就回不来了。”

林风苦笑一声,对外卖员说道。

说着话。

林风拿出一张钞票当辛苦费,就要往外卖员身上塞。

然而,外卖员却连连摇头。

“不不不,风哥,我怎么能收您的钱!”

外卖员一边摇头,一边连退数步,“如果不是风哥你,恐怕我们龙国这次就输了,您要带什么尽管说,我下去帮您买。”

林风看到外卖小哥一脸坚决,也只能将钱收了回去。

“帮我下去买一份,世界地图。”

“要最大的那种。”

林风对外卖小哥说道。

“世界地图!?”外卖小哥一听,双目顿时一亮。

听证会节目结束后,他也看了后面《无名墓,英雄冢,位卑未敢忘忧国》节目。

他自然知道,林风要世界地图干什么。

“好的风哥,我这就去买!”

外卖小哥双眼放光,一脸兴奋。

一想到。

秦始皇和林风手中的地图,是他买的,他心里就莫名的激动万分。

“风哥,那些历史画面,真的太悲壮了,我们不少兄弟当时都看哭了。”

“甚至好多兄弟们,拳头都攥得紧紧的,恨不得亲自跳下去崩那群狗曰的。”

外卖小哥一脸愤愤道。

旋即,他一拍脑袋。

“哦对,地图!”

“我这就下去买!”

说完,

不等林风说话,外卖小哥就一溜烟跑下楼。

过了不到五分钟的功夫。

他就捧着地图,气喘吁吁的回来。

“风哥,给!”

外卖小哥将地图塞到林风手里,随后转身要走。

“诶?”

“等一下,这地图多少钱。”

林风询问道。

外卖小哥身子微微一顿,旋即连连摆手,脸上露出朴实的笑容。

“风哥,下次听证会,加油!”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外卖小哥迅速离去的背影,林风微微叹了口气。

眼中,却是欣慰的光芒。

现在的龙国,虽然远离战争,但普通人的爱国热诚并未消融,只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罢了。

林风看着走廊。

直到那外卖小哥的身影消失,林风才拎着外卖转身回到屋内。

林风将饭菜放在了桌子上,除此之外还有一瓶白酒。

至于饭菜,也很简单。

只是几个小菜,还有一些水果。

不过,

秦始皇对于那些食物,连看都没看一眼。

他看到林风手中的地图之后,直接劈手夺过。

外卖小哥买的地图,是市面上最大的地图,桌子上根本放不下。

秦始皇索性直接跪坐于地板上,将整张地图摊开。

“林风,告诉朕。”

“敌寇之国,在何处?”

秦始皇询问林风,希望林风指出敌寇所在位置。

林风笑了笑,上前盘腿坐于秦始皇身边。

在宋朝以前,正规礼仪以跪坐为主。

但林风作为现代人,并不适应那种坐姿。

林风坐于秦始皇身侧,为秦始皇在地图上指出位置。

“嗯!?”

秦始皇看到林风所指的方向,剑眉一挺。

“区区方寸之地,竟有如此祸乱?”

秦始皇语气惊讶的看了林风一眼。

林风虽然不愿承认。

但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秦始皇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没说。

他回头,死死盯着地图上敌寇所在位置。

“始皇请先行咥餐,等以后在看。”

林风将饭盒揭开,几个小菜摆放在桌子上。

秦始皇闻言,又深深看了地图一眼,这才来到林风身边。

秦始皇看到林风使用筷子,自己也跟着用。

在大秦已经有筷子了,只不过当时并不叫筷子,而是叫挟。

“后世之人,所吃的饭食,竟如此丰盛?”

秦始皇面露惊讶,用手中的筷子,指着几个小菜。

虽然,

这些小菜,在普通人眼中很常见。

但是,

在秦始皇眼中,却丰盛至极!

“始皇,请!”

秦始皇将白酒拧开,给秦始皇斟满一杯。

秦始皇嗅了嗅鼻子。

“酒?”

他询问道。

林风笑着点了点头:“始皇请满饮此杯。”

秦始皇闻言,笑了。

“好,朕今日,就与你把酒言欢!”

说完,秦始皇豪爽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然而。

酒刚刚入喉,秦始皇就瞪圆了眼睛,轻咳了几下。

这酒,也太烈了,就和火烧一样。

他属实是有些猝不及防,被呛到了。

“好烈的酒!”

秦始皇赞叹一声,旋即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林风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泛起一丝苦楚。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拿起自己的酒杯,又和秦始皇碰了碰。

其实,

这瓶酒,只是市面上最普通不过的白酒。

度数也只有30-40度。

但就是这些在现代人眼中,平平无奇的酒水,小菜。

在秦始皇眼中,却宛如珍品。

纵然,秦始皇横扫六合,创建大秦王朝。

但在大秦,食品单一。

主食基本上只有豆,粟米这些。

甚至连调味品都残缺不全。

菜品无法长时间保存,也没有现在的技术,只能腌制成各种发臭的酸菜。

至于水果,就更不用说了。

现在的水果之所以个个清甜可口,个大饱满,是经过果农一代代培育,改良才造就的。

很多现在,个大饱满,口感甜糯的水果。

在大秦时期,还是难以入口的酸果。

至于秦朝的酒。

林风在地球上,更是亲自喝过。

倒不是说,他喝的是大秦时期的酒。

当时,林风和好几个历史学家一起,按照秦朝古法,酿制了一坛酒。

然而,

喝起来,不仅度数很低,而且口感酸涩,难以入口。

林风看向秦始皇,心中莫名有些心疼。

纵然眼前的这位,横扫六合,为华夏族群创立万古基业。

然而,在两千年前。

即使是眼前这位人中之龙,所咥餐食,单一乏味,所饮酒水难以入口,所食果品如同嚼蜡。

一国之君,尚且如此。黎民百姓,生活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

酒过三巡。

始皇并没有收拾桌上的狼藉,对于他而言,也没有这个习惯。

在吃过之后,他第一时间,就重新在地图旁边跪坐,仔细的研究起来。

不时,眼中有精光闪过。

林风自然知道,秦始皇心中所想。

他依然在为今天所看到的那些画面耿耿于怀。

“始皇不必太过挂怀。”

林风不由出言安慰,“这是后世的战争,并非始皇之过。”

秦始皇闻言,冷笑一声,一挥袍袖。

“纵然大秦已亡,但那些人,依然是我华夏族群儿郎,朕为何不挂怀?”

说完。

秦始皇骤然翻身坐起。

一步跨出,站在世界地图上素手而立。

“朕回去,第一件事,杀赵高,杀李斯,杀胡亥。”

“至于第二件事。”

“打造船舰,挥师东出!”

“朕要亲自问问他们……”

说道这里。

秦始皇的眼中,陡然爆出无尽龙威,紧接着是森寒的杀意。“老秦人手中,这饮血的秦剑,是否锋利!”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