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敌方兵力,数十倍于我!

手段,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然而。

就算面对势如水火的攻势,这些守在四行仓库内的战士们,还是守住了。

代价,是惨重的。

死伤已然过半,通讯线路,也已经断掉。

剩余的战士们,眼中早已没有了光。

他们神色木然,面无表情。

有的处理伤口,有的在抽着卷烟,有的在擦拭着枪械。

对于他们而言。

此时,谁活着,谁死了,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现在,

他们只是在等着长官下令。

怎么打,打谁?

杀敌,亦或者赴死……

林风深深的看了这些战士们一眼,无言登上楼顶。

始皇见状,重重一叹,也跟着林风登上楼顶。

到了楼顶之后。

林风看向桥对面。

秦始皇也循着林风的目光看去。

看到这一幕。

秦始皇不由疑惑了。

刚才,他一直在四行仓库内,那个巨大的缺口,面向敌寇。

现在登上楼顶,他才看到。

在桥对面,竟然还有一处不一样的世界。

片刻之后。

秦始皇的眼中,浮现出前所未有的震怒!

“林风!”

“告诉朕,这是为何?”

秦始皇指着江对面。

盛怒之下,就连胳膊,都在微微颤抖。

他们所在的四行仓库,距离对面仅一桥之隔。

然而,

桥的对面,歌舞升平,隐隐传来唱戏声,宛如人间天堂。

四行仓库,将士用命,浴血反战,枪炮声哀嚎声不绝于耳,却如同九幽炼狱!

巨大的反差。

仅一桥之隔!

秦始皇自然知道,桥的对面,也是龙国领土。

正因为如此。

他才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怒!

同族之间,竟隔岸观火,见死不救?

如果是在大秦。

按照秦律,必夷三族!

林风闻言幽幽叹了口气。

“始皇有所不知,桥对岸为租届。”

“租届?”秦始皇剑眉一挑。

林风微微颔首:“所谓租届,乃后世名词,顾名思义即为将土地出租给其他国家,虽依然是我国领土,但在租赁到期之前,对方拥有治内权和治外权。”

然而。

听到林风的解释,秦始皇反而更愤怒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出借疆土犹如丧权辱国,朕不堪忍受!”

秦始皇怒喝道。

林风闻言,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

落后于人必受制于人。

与此同时。

龙国民众们,也不由发出声声叹息。

“哎,始皇毕竟不了解当时的形式啊。”

“他还不知道,龙国在那个时候,早已经不在是强国了。”

“哎,希望风哥不要把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始皇。”

“在过两天始皇就要回去了,就不要告诉他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龙国民众们纷纷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

林风突然看向秦始皇。

“始皇,和晚辈去对面看看。”

林风对秦始皇说了一声。

随后,也不管秦始皇答应与否,自顾自的离开四行仓库。

秦始皇依旧盛怒至极。

如果是他,必发动全国之力,战至最后一人,至死方休!

可奈何。

最终,秦始皇还是将所有的愤怒,化作一声叹息。

他知道。

昔日的大秦王朝,早已倒在了历史的车轮下。

秦始皇无奈。

他只能和林风并肩而行。

出了四行仓库,周围传来一声声敌寇的喊叫声。

虽然,这是他们的语言。

但是在始皇看来,这些敌寇犹如野兽,声音癫狂。

看到近在咫尺的敌寇。

秦始皇眼含杀机。

这些敌寇,一个个身长不足五尺,竟也敢犯境?

虽然他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历史片段,但纵然是千古一帝,也有自己的情绪。

这些敌寇的暴行,早就已经让他动了雷霆之怒。

他的目光,一遍遍在这些敌寇的脸上,身上扫过。

似乎是想将他们的面孔,刻在脑子里。

秦始皇的怒火,林风自然看在眼中。

他相信。

假如这一切,发生在现在。

眼前的一幕幕不是历史片段的话。

纵然只有一人,秦始皇也必然会拔剑御敌!

纵然,敌人用的武器,远比秦剑更有杀伤力。

但始皇也绝对不会后退半步。

“始皇,走了。”

林风轻轻唤了一句,一步步前行。

秦始皇也跟着林风,一起过了那座,往如隔世的大桥。

然而。

过了大桥之后。

秦始皇才惊讶的发现。

对面,虽然歌舞升平。

但是河边上站着的一个个身影,却都双眼含泪,看着四行仓库的方向怔怔出神。

他们的眼中,有着不甘,有着期盼。

甚至有不少血气方刚的青年,想要冲过桥梁。

然而。

一道厚厚的铁丝网墙,却将他们隔在对岸。

看到这一幕。

不知为何,秦始皇心中虽有震怒,但总算是有了一丝安慰。

他想起。

林风之前说过,这里是其他国家的租届。

虽然是他们在管理这片土地,但是看到这些人的表情,秦始皇就已经知道。

他们的身体,虽然在这边。

但心,却依然在河对岸。

依然心系着四行仓库内的那些浴血奋战的将士。

正在这个时候。

有人拖着一捆电线,向着桥这边走来。

他们的目光,死死盯着四行仓库。

“那边的通讯断了!”

“一定要把电话线送过去!”

“快,快给我开一个口子!”

……

人群之中,不乏有声音传出。

“何物?”

秦始皇指着那一捆电话线,询问林风。

“此物名为电线,只要与目的地联通,纵然相隔千里,也能在转瞬之内传音。”林风解释道。

秦始皇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这半天时间,他跟随者林风一路走来,也见过不少现世的稀罕事物,心里已经没那么惊讶了。

然而,

正在这个时候。

“俺叫张贵德,自愿请命!”

一声厉喝,引起了秦始皇的注意。

秦始皇看见,

不知在什么时候,租届大桥一端附近,已经有人自发排起了长队。

其中,不乏有一些头戴黑色礼帽,身穿黑色马褂的年轻人。

这些穿着马褂的年轻人,满脸横肉,面相凶恶,周身难掩凶煞之气。

更有甚者,脸上,手上,胳膊上,裸露的地方刀疤纵横交错。

一看就绝非良善之辈。

“市井泼皮?”

秦始皇转头,询问林风。

他自幼在赵国长大,接触过不少底层人,虽然现在是两千多年的后世,但是这些地痞流氓的眼神,却丝毫没有变化。

林风闻言,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秦始皇正准备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最开始说话的那名马褂青年,在一张纸上按下手印,紧接着抱起电话线捆,飞速冲向了大桥。

然而,刚刚走出几步。

“呯!”

枪声如霹雳般响起。

那名马褂青年,身子猛地侧歪在地,圆睁的双眼中,已然失去了生机。

在那个人马褂青年死后。

又一个声音传来。

“姓亓,名黑子,东昌府亓庄村人。”

负责登记信息的人,拿出一把银元。

然而,银元还未出手,就被亓黑子给按了回去。

“把这些钱,给俺娘!”

斩钉截铁,声若洪钟。

他头也不回,直接冲上了大桥。

枪声接连响起,但他仍然捡起电话线捆,头也不回的冲锋。

又是一声枪响。

他腿部中弹,直接趴到在了地上。

没有退缩。

眼中,满含死志,抱着电话线捆,拖着废掉的腿一点一点向前爬行。

然而下一瞬。

血花骤然在他的后脑炸起。

在他死后,又是一个青年补上。

而此时。

无论是秦始皇,还是龙国民众们都明白过来。

这些地痞流氓,泼皮无赖,是想要把电话线,送到四行仓库!

然而,一上大桥,就等于出了租届领地,进入了敌寇的攻击范围。

这一去,十死无生!

短短不到一刻钟。

大桥上,已经躺下了不少尸体。

这些尸体,基本上都是那些,身穿马褂,面相凶恶的年轻人。

前一秒,还生龙活虎。

后一秒,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可就算如此。

仍然有人,继续前仆后继。

正在观看节目的龙国民众们,嘴唇情不自禁打着哆嗦,眼睛发酸,泪水直打转。

“他们,他们是在效仿刚才坠楼而亡的战士们啊!”

“仗义每多屠狗辈,他们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战斗!”

“虽然是在看真正的历史画面,但请不要在死人了,不要在死人了……”

“两条腿,怎么能快过子弹?可他们……”

一条条弹幕,基本上是龙国民众们抽着鼻子发出来的。

秦始皇默然无言,他缓缓上前,向着登记的桌上看去。

每一张纸上,都写了十数个潦草的字。

“林风,帮朕看看,这些字迹是何意?”

林风闻言,来到始皇身边。

端详了片刻后,林风神色苏然。

“生死之书,保家卫国,万死不辞!”

秦始皇闻言,神色肃然,端详着这一张张生死之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精瘦的青年,突然跑过来。

“嗤!”

寒光一闪,割破拇指,抢在别人前面,将血手印按在了生死之树上。

“巴蜀商会,庐江堂,小辈,刀子请愿!”

“弟子从小就跑得快,愿意一试!”

笃!

一声闷响,匕首已然被插在了地面上。

人已经头也不回,急速向着桥上冲了过去。

“呯!”

一枪,没中。

凭借着敏捷的伸手,刀子躲过了好几发子弹,捡起电话线捆疯狂的冲锋。

然而,

就在他即将冲过桥的时候。

血花骤然在小腿上乍现。

所有人的心,瞬间被揪了起来。

然而,在龙国民众们紧张的注视下,刀子一个踉跄,仍然奋力向前。

进了!

更进了!

小腿,大腿,腰腹。

身中三枪的他,早已奄奄一息。

拼着最后一口气。

“老子日里麻!”

一声怒吼,刀子手中的电话线捆,被狠狠掷了出去。

与此同时。

血花,在他额头乍现!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染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

“哪怕无人知我……”

林风轻声吟唱,虽无戏腔,但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

正在观看节目的龙国民众们,本来就强忍着心中悲痛。

轻吟声,让他们,瞬间泪目!

与此同时。

轻吟声也传入秦始皇的耳中。

他凝视着刀子的尸体,良久。

目光逐渐游离,脑海中闪过回忆。

战国初期的蜀国,实力并不怎么强大。

早在秦惠文王时,就已经把蜀国并入大秦国土。

蜀王宁死不降,力战而亡。

没想到,两千年后的蜀国人士,依然如此悲烈!

“此子,真川蜀英雄也!”秦始皇由衷的说道。

林风闻言,轻叹,“国难当头,三百万川蜀男儿,立志出川,归乡者只有不到三十万。”

“出川三百万,归乡竟不足三十万?”

秦始皇闻言,猛然回身,看着林风。

“林风,带朕去看。”

“朕,要看!”

林风闻言,缓缓点头。

过了一会儿。

喷射机缓缓生气。

在林风的带领下,秦始皇领略了出川时的诀别场面,还有很多现代战争场面。

然而,

让秦始皇注意的是。

在其中一支队伍中,每当战斗打响,必然会升起一面旗帜。

这面旗帜,用一大块白布制成,在战场上迎风招展。

无论有多么艰难。

士兵们在看到这面旗帜之后,总会士气大震,在绝境之中反败为胜。

秦始皇看到。

这面旗帜,中间是一个大字,两侧还有两行小字。

“此旗上所写的,是何字?”秦始皇询问林风。

大秦时的字体,和近代字体不同。

秦始皇无奈,只能求助于林风。

林风神色肃穆的看着那面白棋。

“此棋,名为死字旗。”

“死字旗?旗上所写,莫非是死字?”秦始皇侧首询问。

林风缓缓点头,为秦始皇介绍起死字旗的由来。

“此旗,是川蜀先辈出川时,其父所赠。”

“在大旗中央,是一个苍劲有力的死字。”

“旗右上书:我不要你在我近前尽孝,只愿你在国家份上尽忠。”

“旗左上书:国难当头,敌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

林风没说一句。

秦始皇原本沉重的面色,逐渐变得激昂。

字里行间之间,他都能感觉到,那位父亲对于保家卫国的渴望。

奈何,已经过了服役的年龄,只能亲手把自己的儿子,送上战场拼命!

目的,只有一个。

保家卫国!

这不是一面旗,是铮铮傲骨,是不屈族魂!

“至于最后一句,则是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林风将死字旗上,最后一句话念完。

然而。

听到这句话,秦始皇的身子,猛然狠狠一顿。

“不忘本分?”

“不忘本分……”

秦始皇呢喃自语。

天色,已近黄昏。

昏黄的落日余晖,挥洒在这山河之上,将他的影子无限拉长。

天空边的火烧云,仍然像血一样红。

秦始皇的脑海中,浮现出今天看过的一幕幕。

从苏洲河畔,八佰勇士。

一直到在那面死字旗下,川军出川,血染疆场。

最后。

是一张张敌寇狰狞的脸。

霎时间。

秦始皇似乎像是拨云见日,茅塞顿开一般,整个人身上的阴霾一扫而空。

“不忘本分,好一个不忘本分!”

陡然。

他转身,看向身后的林风,目光灼灼。

“舆图!”

“朕要整个天下的舆图!”

林风闻言,微微一愣。

舆图,即地图。

秦始皇索要的,是天下舆图。

也就是现在的世界地图!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