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不是老秦人,却胜似老秦人!

“四行仓库?”

林老闻言微微一愣,不过并没有怠慢,“我这就安排喷射机。”

蓝星的科技,要比地球发达不少。

喷射机是一种小型飞机,只能乘坐数人。

虽然没有打破音障,但也比一般的客机快,而且停靠也方便。

林老拿起手机,嘀嘀咕咕说了几句。

随后,在他的安排下。

那些西装男子,疏散交通,清出一大片空地。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传来。

秦始皇发现,天空似乎被什么东西遮住,下意识的抬头瞧看。

天空之中,自然是喷射机。

在秦始皇惊讶的眼神中,喷射机缓缓下降,停在他和林风的身边。

“始皇,随我来。”

林风对着秦始皇说道,随后率先登上喷射机。

秦始皇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又没说。

他想问,这铁鸟究竟是何物。

但转念一想此行的目的,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满脸肃穆庄重。

喷射机缓缓升起。

秦始皇面色如常,但紧紧握着扶手。

纵然他是龙国千古一帝,但飞天之旅,还是实打实的第一次。

他的心里,自然有些紧张。

但秦始皇是何人?

他一生从未在任何人面前示弱,纵然是第一次飞天,他也绝不会在林风面前,表现出半点慌乱。

喷射机垂直升天。

升到一定高度之后,引擎推向骤然从垂直变为水平,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向着南方疾飞而去。

仅仅过了一个多小时。

苏洲河畔,北岸,四行仓库上方。

四行仓库,已经被修缮。

但为了铭记那段历史,仓库的墙壁上,依然满是疮痍,给人一种古朴,苍凉之感。

尤其是在顶楼,墙壁上有一处足有数米见方的缺口,格外引人注目。

在林风的示意下,喷射机缓缓下降。

整个过程。

无论是林风,还是秦始皇,都一言未发,满脸肃穆。

他们知道。

接下来,是要去看一段,敌寇猖獗,在刀山火海,枪林弹雨中,不堪回首的历史。

一路无言。

在林老的安排下,四行仓库,已经没有半个人影。

仓门打开。

两人面容肃整,一前一后,登上四行仓库。

一路上,只有脚步起落,发出的闷响声。

四行仓库,一共六层。

两人沉默无言,一直登上仓库顶层。

在顶层,只有一个铁架子。

在铁架子上,放着一本古朴的名册。

“此乃何物?”

秦始皇开口,打破平静。

林风并没有回答秦始皇的话,也没有去动那本册子。

气氛,显得有些沉默。

顿了良久。

“始皇,当真要看?”

林风沉声询问道。

“要看!”

秦始皇重重的点了点头。

林风没有说话,走到四行仓库,那个巨大的缺口面前。

林守诚赠予林风的仿生昆虫机器人,被他启动。

仿生昆虫机器人,在林风身边悬浮。

与此同时。

操纵面板,也弹了出来。

“命名?”

林风眉头微微一皱。

仿生昆虫机器人的面板上,现世“请为节目命名”。

林风想起,之前林守诚说过。

这个仿生机器人,有定位功能,也能实时录制一些片段。

林守诚将这个仿生机器人交给他时,千叮咛万嘱咐。

要做一期节目,培养民众自信。

显然,林守诚将节目的命名权,交给了林风。

林风沉思片刻。

在上面输入一行字——

《无名墓,英雄冢,位卑未敢忘忧国!》

命名成功后,仿生机器人正式启动。

与此同时。

林老已经回到节目组。

在他,李院士,卿卿的注视下,巨大的荧幕上,顿时有了画面。

在这之前,林老已经让卿卿做了宣传。

在荧幕上出现画面的时候,节目组内的情况,也被转播了出去。

与此同时,

提前收到消息的民众们,纷纷涌入。

“快看,是风哥!”

“始皇竟然也在?”

“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好像……是四行仓库?”

“无名墓,衣冠冢,位卑未敢忘忧国?难道是……”

……

民众们纷纷发出议论,甚至有些民众,已经猜到了这次节目的意义。

虽然还有些民众云里雾里。

但是现在。

只要是林风和秦始皇在的地方,就是龙国的焦点。

民众们顿时耐心看着节目画面。

与此同时。

画面中。

林风的右手缓缓摊开。

时光投影的能力使用。

顷刻间。

苏州河畔上方,原本晴朗的天空,骤然变得昏暗下来。

残阳如血!

血色的残阳,血色的火烧云,将这一片大地,也染成了血红色!

原本寂静的四行仓库,骤然出现一个个头戴钢盔,浑身污垢,满脸血污的身影。

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从外面传来。

顷刻间,

原本充满和平的苏洲河畔,就变得战火纷飞!

突如其来的变化,把所有的观众们都吓了一跳。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人?演员吗?”

“应该不是,演员怎么会突然出现的?”

“不对!太真实了,绝对不是演员,很有可能是真正的历史画面!”

“会不会是风哥使用了在听证会上的奖励道具?”

“有可能!”

龙国民众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

秦始皇眉头一蹙,手下意识的摸向腰间。

然而,

正在这个时候。

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向着秦始皇这边急匆匆的冲了过来。

秦始皇下意识的,想要侧身。

然而还未等他侧身,那个身影,就直接从他身上穿过。

“幻影?”

秦始皇看向林风,询问道。

林风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脸上的表情有些肃然。

秦始皇见状,也没有多问,跟着林风看了起来。

龙国士兵严防死守,通过两人身前这个巨大的缺口,向着外面射击。

林风看到秦始皇看着战士们手中的枪面露疑惑,解释道。

“此物换做枪,声若惊雷,五百步内,可穿甲而过,若无甲胄,千步之内仍可造成杀伤。”

“五百步内,穿甲而过?”

秦始皇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看了起来。

战争画面,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不时有流弹飞过,发出刺耳的音爆声。

无论是仓库内,还是仓库外,都不时有人中弹倒下。

画面并未有经过任何处理,全部都是当年真实发生的场面。

不时有中弹的士兵,捂着伤口,发出凄厉的哀嚎。

其中,不乏有被大口径子弹击伤的士兵,肢体直接从伤口处被硬生生撕裂!

甚至还有一些士兵。

直接被命中头部,带起头骨碎片,连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没了动静。

场面,惨烈至极!

然而。

无论是林风,还是秦始皇,甚至是龙国民众们,都没有避开目光。

所有人,都在直视。

直视历史。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声声近乎怒吼的命令中,战火逐渐到了白热化阶段。

撞楼车,水中泅渡突袭。

从热武器战,一直到后来,刀刀见血的白刃战!

敌寇的一次次进攻,都被用人命,硬生生粉碎!

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刚刚还在眼前,活生生的人,瞬间就被子弹洞穿了身体。

秦始皇知道。

这些,都是幻影。

但,都是发生过的真实片段。

看着浴血奋战的人们,秦始皇深深吸了口气,向前跨出一步,站在那个被重炮轰出来的缺口上。

子弹的幻影,穿过他的身子。

秦始皇目光复杂,居高临下俯视。

外面,是密密麻麻的敌寇,比起仓库内的人,要足足多出十数倍!

正在这个时候。

“镜子!镜子!”

接连的急喝声,从秦始皇身边传来。

回首只见,两名士兵,抬着镜子上前。

然而,

镜子刚刚被抬起,就被一枪击碎。

而下方,是敌寇的钢板阵!

敌寇将厚重的钢板驾于头顶,借助钢板的掩护,缓缓向前推进!

钢板太厚,子弹根本无法洞穿。

眼看着被钢板保护的敌寇,冲到楼下,秦始皇眼中,闪过一抹凄然。

他,并不知道这一场战争,最终的结局。

他横扫六合,历经沙场无数次。

虽然对于现代战争,不是很了解。

但在他看来。

敌寇已经逼到下方,用不了多久,就会冲上来,这座仓库就会失守。

然而。

就在这时。

秦始皇陡然注意到。

在他身旁,一名战士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决死的光芒。

这种决死的气势,他只在老秦人身上见过。

可是,

眼前这些人说话口音,又不像老秦人。

秦始皇转身,看向那名战士。

只见那名战士,飞速跑了回去。

“他们要爆破楼体,楼一炸,我们就全完了!”

那名战士大声吼道。

旋即。

他将手中,一块布,交到长官手里。

“给我妈……”

说完,他对着长官敬了个礼,转身向着那巨大的缺口处奔去。

“陈树生!”

那名长官大声吼道。

然而,这名战士,却罔若未闻。

背起两捆手榴弹,架在脖间。

来到墙壁大缺口前,面对下面的敌寇,纵身一跃!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

在秦始皇的目光中,这名战士,连带着周围的敌寇,瞬间粉身碎骨。

瞬间,秦始皇瞪大了眼睛。

虽然他不知道,手榴弹叫什么。

但是看来,这种武器,只要使用,就会粉身碎骨!

显然。

那名叫陈树生的战士,早已知道这个结局,但他依然慷慨赴死!

紧接着,又是一声怒吼传来。

“机枪连列队!”

“炸死这帮狗娘养的!”

听到这话。

其他战士们,没有任何犹豫。

眼中,尽是死志,整齐列队。

每个人的身上,都绑着两捆手榴弹。

看到这一幕,秦始皇瞬间虎目圆睁。

他,看明白了!

“这些将士,是要用命,来冲破敌寇的战阵!”

秦始皇语气凝重的说道。

正如他所言。

排在第一位的战士,起身没有丝毫犹豫,纵身一跃。

“千湖嗵城,李满仓!”

轰!

爆炸声,穿云裂石。

秦始皇眼中隐隐闪过一抹不忍。

然而,

“下一个!”

这个时候,传来的却是简短的嘶吼。

又一名捆绑着手榴弹的士兵,站了起来。

“孩儿不孝了,娘!”

伴随着怒吼,爆炸声振聋发聩。

“下一个!”

“三湘刘阳,王金斗!”

轰!

“俺叫刘北五!”

轰!!

“千湖嗵城,孙守财!”

轰!!!

“娘!!!俺走了!”

轰!!!!

……

每一声怒吼,就意味着,有一名战士绑着两捆手榴弹,纵身一跃,粉身碎骨!

其中,不乏有一些面容稚嫩的孩童!

龙国民众们看到这一幕,心中顿觉有一股说不出的情绪,正在升腾。

“这才是真实的战场,真实的战争!”

“他们都是真正的英雄!”

“看到这些,我真的有点绷不住了,那些跳下去的,有不少还是孩子啊。”

“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是先辈们用生命换来的!”

“各位,铭记每一个片段,以前他们欠我们的,以后一定要让他们还回来。”

弹幕,和以往不同。

以往,龙国民众们的弹幕,都喜欢夹杂一些梗。

但这一次,语气却无比庄重。

再说秦始皇。

看到那一双双充满死志的双眼,秦始皇目光复杂,身影萧索。

他知道。

这些都是来自后世的华夏儿郎!

“此战,距今多少岁月?”秦始皇没有回头,对林风说道。

“距今不足百年。”

“不足百年!?”

听到这话,秦始皇嘴唇微微有些颤抖。

之前他看到,大街上的人红光满面,虽然知道这是因为太平盛世,普通老百姓已经不需要战斗,没了战心。

但心里,还是有些唏嘘的。

可眼下,

林风带他看到的画面。

竟然距今不足百年!

看着一道又一道纵身跃下的身影,秦始皇双拳紧紧攥了起来。

就连掌心被指甲硬生生割裂!

正在这个时候。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稚嫩少年,也绑着手榴弹向那缺口处冲了过去。

秦始皇本能的,想要将他拉回来。

他虽然已经知道,眼前的一切,只是历史上发生过的投影。

但他还是想要把那个稚嫩少年拉回来。

然而,

卧在他手中的,只有空气。

那个稚嫩少年,穿过了他的胳膊,纵身跃下,慷慨赴死。

看到这一幕。

纵然是秦始皇也是瞬间睚眦欲裂,一双虎目也流露出难以言喻的悲怆。

纵然他是千古一帝,纵然他一生自问不弱于人。

但此时。

他不得不承认。

眼前这些男儿,

虽不是老秦人,但胜似老秦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