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一步,杀赵高,杀李斯,杀胡亥!

林老急匆匆的出了门。

此时,门外已经有一排车队等候。

在车周围,站着一群西装男子,身姿挺拔,面容肃整。

看到林老之后。

一名西装男子为林老拉开车门。

片刻后。

车辆的轰鸣声响起,一排车队向着林风所在的位置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

帝都大夏图书馆附近。

林风和秦始皇周围,已经围了不少民众。

龙国民众们都知道,眼前的人,一个是大名鼎鼎的龙国千古一帝,另外一个则是这次全球听证会最大的功臣。

他们想上前,却又不敢上前。

而此时。

林风也和秦始皇,普及了一些现代物品,诸如路灯,汽车什么的。

当秦始皇听到,现代战车日行数千里,万万夜明珠装典夜色,亮如白昼的时候。

他的眼中,显然浮现出一抹惊叱。

他的目光,缓缓在周围穿着怪异的民众们身上扫过。

以前的老秦人,虽骁勇善战。

但常年征战,生产力不足,槁项黄馘,面有菜色。

反观眼前这些民众。

眼中虽无老秦人那般的凶煞之气,但面白唇红,精神饱满。

显然,

国泰明安!

秦始皇作为龙国千古一帝,一国之君,心中自然清楚。

正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

眼前这些民众,虽无凶煞之气,但这也是国泰明安的表现。

顿了良久。

“虽不是大秦,但却胜过大秦万倍!”

秦始皇感慨道。

他是个骄傲的人。

甚至骄傲到自负。

在他眼中,无论是古人,还是后来者,都不会胜过他半子。

但是看到如今,百姓的生活与大秦大相径庭。

秦始皇还是难免出声感叹。

不过很快,他又话锋一转,“我大秦为何二世而亡?”

他虽然看到眼下盛世,心中无憾。

但心中依然好奇。

他明明一统六国,天下百废待兴,百姓即将安居乐业。

可为何。

秦又二世而亡了呢?

林风闻言,沉默片刻。

“始皇享年五十。”

“始皇病死后,赵高李斯秘不发丧,篡改遗诏,逼死公子复苏,杀害始皇子裔二十余人,举胡亥登基为秦二世。”

“胡亥继位后赵高掌控实权,施行暴政,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各地民众苦于徭役纷纷举事,六国旧部死灰复燃,天下大乱。”

“公元前207年,秦二世胡亥被赵高心腹阎乐逼迫自杀于望夷宫,时年二十四岁。”

“始皇驾崩仅6年后,大秦灭亡……”

林风语气平静的诉说着历史往事。

然而,

他每说一句,秦始皇的脸色就阴沉一分。

一直听到,自己死后仅仅6年,大秦就灭亡之后,秦始皇脸上的阴沉之色,顿时化为滔天杀意。

“混账!”

秦始皇暴喝一声,声若惊雷。

无形的杀机,凝如实质,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降至冰点!

原本还在周围围观的民众们,更是被这冰冷的杀气震慑,下意识的后退了数步。

原本晴朗的天空,也渐渐被黑云遮住,现场的气氛静的吓人。

周围民众们,窃窃私语。

“嘶……我龙国千古一帝,果然霸道如斯。”

“刚才观看听证会的时候,我就被始皇的眼神吓了一跳,看到真人之后才发现,气势更甚之前百倍!”

“始皇这次,真的怒了。”

“废话!如果换做是你,辛辛苦苦一辈子打下的基业,没几年就被儿子败没了,而且还是勾结外人,你会怎么办?”

“我特么不抽死他丫的……”

……

龙国民众们压低声音,窃窃私语。

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瞟秦始皇一眼。

秦始皇的胸口,不断起伏。

显然已经气到了极点。

林风神色平静,等待秦始皇平息怒火。

他知道。

秦始皇气的,并不是自己。

他气的,这段已经发生过的历史,是他千辛万苦,历经十数载打下的基业!

死后六年,就被断送!

这种事情。

换做谁,谁能不气?

林风此时已经预料到。

秦始皇回去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必然是杀赵高,杀李斯。

甚至有可能……

杀胡亥!

纵然是他的亲骨肉,但始皇毕竟是始皇。

断送大秦千古基业之人,纵然是亲骨肉,又有何杀不得?

如果不是因为胡亥一手葬送大秦基业,让大秦二十而亡。

或许的历史,也不至于被扭曲成这个样子。

顿了良久。

秦始皇的怒火,终于稍稍平息。

“毁我大秦基业者,必诛!”

秦始皇缓缓说道,声音虽然不大,但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林风神色平静,看了秦始皇一眼。

“必诛者,可有胡亥?”

秦始皇闻言,整个人微微一窒。

顿了良久。

“诛!”

秦始皇重重的点了点头。

林风又问:“胡亥,可是始皇亲生骨肉。”

“亲生骨肉又如何?”

秦始皇桀然一笑,眼中虽有不忍,但语气仍然坚定,“朕可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大秦六世先王,为大秦基业,为天下黎明百姓!”

林风闻言,心中感叹。

果然如此!

和他心中猜测,一般无二!

此时。

就连林风都不由有些期待了。

如果秦始皇,真的回到了那个世界。

凭借着千年寿命,以及他的这份胆魄,这份执着。

千年之后,那个平行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林风想知。

但,又不得而知。

不过,并不妨碍,他心中的期待。

但如果真的,能在某个平行世界,实现真正的山河一统,天下大同,日月所照,江海所致,皆为王土。

这个场面。

纵然,穷其一生,也有可能看不到。

但也足以让林风,让任何一个有志之士,心中神往。

“罢了!”

“不提这丧气事,三日后朕自会处理。”

秦始皇一摆手,脸上的阴云渐渐消失。

他向来是个果断的人。

三日之后,就要回到原本的时间节点,到时候自然能处理这件事情,彻底改变大秦走向。

又何必在这里纠结?

与其耿耿于怀,倒不如趁着这三日,与林风把酒言欢,彻夜长谈。

秦始皇发现。

对于身边这个年轻人,他是越来越欣赏了。

“林风,这三日,朕就拜托你了。”

“朕有一些疑惑,还望不吝赐教,这三日,伱就带着朕,看看这现世,看看这大好河山,如何?”

秦始皇目光灼灼,看向林风。

林风闻言,微微一笑:“晚辈自当知无不言,不过要游览这大好河山,还需等一个人。”

他本是五日前,穿越而来。

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平庸到不能在平庸。

哪里有什么钱财,带着秦始皇游览河山?

不过林风相信。

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找自己。

而且,还是真正的大人物!

秦始皇自然不知道林风所想。

“何人?”始皇询问。

正在这个时候。

一阵车辆的轰鸣声,从街角传来。

片刻后。

整齐的车队停在了路边。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在几名西装男子的陪同下,缓缓下车。

“林风!”

人还未至,苍老中带着欣喜的声音,便已传入林风和秦始皇耳边。

林风听到这声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始皇,不用等了,他已经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