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论功绩,赵政,可称千古一帝!

正当林风暗暗思索的时候。

法台上。

那些长相奇奇怪怪的人,似乎有了动作。

他们嘴唇微动,似乎在聊着什么。

只不过。

虽然他们看似在交流,但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过了不大一会儿的功夫。

在这些怪人中。

和亚特兰蒂斯文明遗迹描述的人类很像的那个鱼人,站起了身子。

这个鱼人虽然没有穿任何衣服,但是腰腹之间都有细密的鳞片,看不出男女。

他站起身。

目光缓缓扫过辩护席上的两百多名辩护人,顿了片刻之后,挥了挥手中的三叉戟,鱼嘴微微张开。

“被审判者,蓝星第101次文明轮回——智人文明,龍国第一位开国皇帝,秦始皇。”

“审判时间:第六太阳纪。”

“审判规则如下……”

“文明法庭所审判对象,都是在智人文明的历史上产生过深远影响,但备受争议之人。”

“龍国作为受审方,龍国辩护人即为正方辩护人,正方辩护人的核心目的,是维护审判对象,弘扬他的功绩。”

“除正方辩护人之外,其余国家可选出一位辩护人作为代表,批判审判对象的罪孽,此为反方辩护人。”

“无论是正方辩护人,反方辩护人,都有一次历史回溯的机会,可以回溯辩护人所说观点的历史片段。”

“最终,辩护结束之后,被审判者的最终功过,将由我等裁定!”

“如正方辩护人辩护获胜,将会获得资源,科技奖励;正方辩护人辩护失败,背后所属国资源,将会被反方剥夺。”

“如反方辩护人辩护获胜,将会掠夺本属于正方的资源,科技奖励;反方辩护人辩护失败,背后所属国资源,将会被正方剥夺。”

“在审判结束之前,被审判人无法开口为自己辩解,一切辩论只能由辩护人解决。”

“审判结束后,被审判者如功大于过,将由文明法庭赋予专属称号,该称号可赋予被审判者带有一定的能力,被审判者可在现世逗留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将被送回原有时间线中。”

“审判结束后,被审判者如功过相抵,则无称号奖励亦无惩罚,可在现世逗留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将被送回原有时间线中。”

“审判结束后,被审判者如果过大于功,无法在现世逗留,将被放逐至文明失落之地永受折磨。”

“整个文明审判结束后,幸存下来的国家,将靠着我等赠予的资源科技,正式打破文明桎梏,跨入星际文明时代,获得我等认可,成为我等一员。”

“最后,每一次辩护,双方辩护人和其所属国都有三次联络机会,每次联络不得超过十分钟。”

“正反方辩护人的所属国,都可以通过微虫洞搬运技术,为辩护人提供一些具有说服力的史料,传输次数只有三次。”

这名和亚特兰蒂斯人长得很像的鱼人,嘴巴一张一合。

他发出的音节,与人类不同。

声音听起来,更像是鲸鱼在悠悠长鸣。

但,

他所表达的意思,还是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耳中。

甚至是在审判席上的始皇嬴政,此时也好像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自己在面临什么事情。

但,

他依然负手无言。

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双眼古井无波。

其实。

秦始皇心里还是非常惊讶的。

惊讶之余,还有雷霆震怒!

朕自诩德兼三皇,功高五帝,竟然会被凭空带到此地,如同一个犯人,面临所谓的审判?

沦落为囚犯一样的存在,对于崇尚法家的秦始皇,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但是,听了鱼人刚才的一席话。

秦始皇心中也明白了。

现在自己面对的,竟然是后世之人。

尤其是听到,后人要评判自己的功过之后。

秦始皇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他也想知道,后人是如何评价自己的。

想到这里,秦始皇嘴唇动了动。

然而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这一幕,被林风轻易的捕捉到了。

看来真如那鱼人所说。

纵然审判席上是堂堂始皇,在高等文明近乎法则般的科技约束下,审判结束之前,他能做的也只有沉默。

与此同时。

无论是其他国家的那些辩护人,还是全球观看直播的人都懵了。

“太阳纪是什么东西?我们现在不是在21世纪吗?”

“第101次文明轮回又是什么?对于我这个文盲来说,完全听不明白啊。”

“别说是你了,我是历史专业的,也是听的一头雾水。”

“智人文明……难道是在说我们的文明吗?”

“不知道,搞不懂……”

这些生涩的词,让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虽然各国辩护人,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历史知识。

网络上,也有不少历史学者在同步解说。

但蓝星和地球不同。

蓝星的历史,本就有缺失。

尤其是龙国,历史缺失最为严重。

正因为如此。

诸如“文明轮回”,“史前文明”,“太阳纪”等词。

对于地球人来说,或多或少都了解一些,但对于历史缺失严重的蓝星来说,每一个词都是闻所未闻。

正在这个时候,鱼人又说话了。

“现在,确立反方辩护人!”

类似鲸鱼长鸣的声音刚刚落下,须发皆白的樱花国辩护人便举起了手。

“我来!”

樱花国辩护人迅速举手,一脸胜券在握。

其他国家的辩护人手才刚刚举到一半,看到樱花国辩护人的手已经高高举起,顿时心中暗骂一声,不情愿的放下了。

这些辩护人虽然都是外国人,但对秦始皇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他们知道。

这次根本不是辩论,简直就是送资源!

在他们眼中,龙国这次辩论会,必然失败!

因为,被审判者,是被公认为龙国第一暴君的秦始皇!

他们本也想分一杯羹。

奈何樱花国的这个糟老头子看起来苍颜白发,动作倒是不慢。

鱼人轻轻一挥三叉戟。

三道不知从何而来的星光,笼罩在始皇嬴政,林风,还有樱花国辩护人身上。

正反方辩护人,已经确定!

就在星光将三人笼罩的时候。

林风发现,在自己面前的光幕上竟然出现了一条条滚动式信息。

这些信息,正是民众们的一条条弹幕。

看来无论是正方辩护人,还是反方辩护人,甚至是始皇嬴政,只要被星光包裹,就可以看到网上的实时弹幕信息。

与此同时。

在每个人直播窗口上,都出现了两个半透明的小弹窗。

小弹窗里,是正反双方辩护人的基本信息。

观众们本能的打开小弹窗。

——————

反方辩护人:我妻真二

所属国:樱花国

年龄:61

毕业院校:樱花国东京大学。

专业:东洋史学,樱花史学。

——————

……

——————

正方辩护人:林风

所属国:龙国

年龄:21

毕业院校:龍国东山翔蓝技校。

专业:手扶拖拉机专业。

——————

看到双方辩护人的信息。

原本就已经不怎么抱有希望的龍国民众们,更是彻底麻了!

“这个叫林风的家伙,是来搞笑的吗?”

“怎么会选中他啊?就算选一个三本大学毕业的,都比他强吧?”

“手扶拖拉机专业……我麻了。”

“这次我们彻底输了!”

“一个是翔蓝技校手扶拖拉机专业,一个是正儿八经的史学家,这还玩个屁啊!”

“这根本就不公平!”

“为什么遭受审判的,是那个暴君?为什么辩护人,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

“我恨林风,更恨那个暴君!”

“那个暴君就不应该出现在我们龙国的历史中!”

龙国民众们,一个个发出不甘的哀嚎,弹幕更是如同流水一般出现。

情绪低落到极点,便是愤怒!

甚至,这股愤怒,已经迁怒于嬴政,迁怒于林风!

一个手扶拖拉机专业的小年轻,为千古第一暴君做功绩辩护,后果不用猜也知道了。

一家欢喜一家愁。

樱花国的民众们,则是变得无比兴奋。

“想不到我们大樱花国的辩护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我妻桑,这次我们赢定了!”

“哟西,我妻桑是在代表我们樱花国战斗!”

“这次我们可以分到龙国的不少资源了。”

……

樱花国的民众们趾高气扬的发出弹幕,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志得意满。

一条条弹幕,浮现于正方,反方,以及被审判者周身的光幕上。

我妻真二看到这一条条弹幕,抚摸着胡须笑了。

作为权威级历史学家,他早已习惯了被人追捧的感觉。

尤其是在知道林风的底细之后。

我妻真二心中的最后一丝顾虑,也彻底烟消云散。

“这一次,我一定能为大樱花敌国掠夺不少资源,甚至是高级文明的科学技术!”

我妻真二心中暗暗想道。

林风看了一眼弹幕还有自己的信息,依然面不改色,只是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

这些履历,只是这个世界前身的履历罢了。

与自己何干?

与此同时。

那些弹幕,秦始皇也看到了。

虽然评论,用的都是简体白话文。

但是宇宙法庭的科技力量,足以让秦始皇轻而易举的理解这些文字的含义。

看着这些陌生,但又知晓其中之意的文字,秦始皇眼中闪过一抹凄凉。

光幕上的那一句句珠心之语,秦始皇全部看在眼中。

没有杀机。

只有无尽的落寞。

如果在大秦帝国,谁敢这么评价他。

那必然是帝王一怒,血流千里!

但,

这些评价,却是来自后世,来自华夏族群。

这个时间节点的秦始皇,本就是四十多岁年纪。

连年的征战已经让他饱受岁月的侵蚀,杀心也不比年轻。

更何况。

这些咒骂的弹幕,全部都是后世之人。

“朕平日里,自诩德兼三皇,功高五帝。”

“想不到留下的,却是万人唾弃的骂名?”

“朕的形象……”

“在后世人眼中,真就如此不堪?”

想到这里。

秦始皇眼中的落寞之色更甚,身型也渐渐佝偻了下来。

原本虎视四方的雄者,竟然在这一瞬间,变得落寞凄凉。

这一切,全部被林风看在了眼里。

此刻。

在林风眼中,只有审判席上,那个孤傲,但是落寞的背影。

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信念。

那就是为秦始皇正名!

随着鱼人手中的三叉戟落下,审判正式开始!

我妻真二率先发难。

“作为龙国的第一个皇帝,残忍暴虐是个残忍暴虐的暴君!”

“林风桑,你认不认?”

林风没有说话。

此时的林风,在想一个问题。

这些史前文明的科技手段……竟然可以直接从历史节点中,选取历史名人?

可是话说回来。

如果,他们能做到这一点,那必然可以知道这些历史名人的功过,又何必搞出这一场听证会?

前后岂不是,自相矛盾么?

林风心中暗暗思索。

只不过,

虽然林风还没有说话,但是龙国观众们已经不忍心在看下去了。

他们知道,我妻真二说的是事实。

林风就算现在沉默不语,但不认也得认。

就在这个时候,我妻真二又开口了。

“他焚书坑儒,铁血暴政,修长城,不体恤民情,累死的人不计其数,是个千古罪君!”

“林风桑,你认不认?”

林风闻言,皱了皱眉头。

说秦始皇暴政的人有很多,就算是前世,都有不少。

如果单论秦法严苛,那没的说。

但是,

站在帝王角度。

暴,不等于罪!

与此同时,弹幕上已经没有龙国民众在说话了。

屈辱!

无法反驳!

羞愧难当!

这几乎是每个有热血的龙国民众,内心的真实写照。

而我妻真二,看到这一幕,更得意了。

“所以,像嬴政‘酱’这种残暴的家伙,就应该被放逐至文明失落之地永受折磨。”

我妻真二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仿佛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

然而。

他的这话一出,在原本因为绝望而沉寂的龙国民众间掀起了轩然大波。

原本寂静的弹幕,更是瞬间骂声一片!

“樱花国人就这么没素质么?你们虽然说的没错,但也太无礼了吧?”

“他就算有罪,但也是我们龙国的始皇帝。”

“你区区一个后世小樱花,竟然这么称呼我们的始皇帝?”

“呵呵,这就是大樱花国的素质么?”

“这次我们输就输了,但我们的尊严绝对不允许你这么践踏!”

龙国民众们纷纷义愤填膺。

仅仅一句话,我妻真二已然犯下众怒!

虽然,在龙国民众们心中。

他所说的,是不争的事实。

但,

酱,是什么称呼?

是长辈对晚辈的爱称,是调侃小辈的蔑称。

纵然,秦始皇残忍暴虐,昏庸无道。

但毕竟是龙国的第一个开国皇帝。

你我妻真二,何德何能?敢称呼龙国始皇帝为嬴政酱?

观看审判直播的龙国民众,心中顿时犹如怒火中烧,双拳握紧。

与此同时。

林风眼中,也闪过一抹厉芒。

如果是正常辩论还好,但是我妻真二这种冒犯到极点的行为,已经触及到了林风的底线!

不过很快,林风眼中的怒色一闪而逝。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动怒,绝对不能被对方一连句话给激的乱了方寸。

现在最关键的。

是为秦始皇正名!

我妻真二看到,龍国人充满怒火的弹幕,心中暗暗得意。

生气又如何?反正你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想到这里,我妻真二斜着眼睛看了林风一眼。

“综上所述,他不仅无功,反有大过,不仅是个暴君,还是个遗臭万年,臭名昭著的罪君。”

“林风桑,你认不认?”

说完我妻真二得意的看了林风一眼。

只要林风一点头,就赢定了!

这次审判,刚刚开始,就已经要画上句号。

然而就在这时。

“不认!”

林风神色肃然,坚定摇头。

“哈哈,认了就好,我们赢……”

我妻真二放声大笑,然而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刚才林风说的,好像是不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秦始皇缓缓抬起头,落寞的双目渐渐恢复神采,直到炯炯有神!

他在注视着林风。

林风也在注视着他。

跨越时代的对视,在这一刻发生。

与此同时。

包括我妻真二在内,所有的辩护人,目光全部停留在林风身上。

这个年轻太天真了。

如果撒谎能赢的话,那还要文明法庭干什么?

我妻真二说的全部都是史诗,这个林风,为何还要颠覆史实?

在文明法庭上撒谎,会是什么罪名?

所有辩护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疑惑,不解。

在观看弹幕的龙国民众们看到这一幕,也是心中酸涩,不是滋味。

他们也认为,林风是在为龙国的面子死撑,是在为明知道不可能出现的转机而拖延时间。

悲凉,愤怒之余。

龙国民众们心中,也算是稍稍得以宽慰。

虽然这次辩论龙国必输。

但林风的态度,已然让他们心中慰藉。

“林风,算了,这局我们输了。”

“秦始皇毕竟太残暴了,你的心意,我们都领了,可历史的真相不是你一张嘴就能颠覆的。”

“唉……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林风,毕竟是文明法庭找上他的,或许他也不想成为辩护人。”

“不就是一点资源吗?打不了大家勒紧裤腰带就是了。”

“爷爷奶奶那一辈儿又不是没经历过,他们能行,我们也能扛过去的。”

龙国的弹幕,已经渐渐从迁怒,变为安慰。

然而。

正当所有龙国民众劝林风放弃的时候。

“我承认,他是个暴君,但绝对不承认他是昏君,更不承认他是罪君!”

林风的声音,缓缓响起。

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嬴政,而嬴政也目光炯炯。

跨越时空的对视下,林风缓缓开口了。

似是为嬴政辩护,又似是对嬴政低语。

声虽不大,但铿锵有力。

“我以为,秦始皇虽有小过,秦律在某些方面,也有些严苛,但其一生功绩瑕不掩瑜。”

“天下大同,自始皇始!”

“论功绩,始皇可称祖龙,龙国千古一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