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剑锋所指,尽是大风!所有人,欠他一个道歉!

“仙魔鬼神,共听之……”

“共听之……”

秦始皇登基之时的豪言,在所有人脑海中回想。

所有人的龙国民众,在这一瞬间,内心被一股肿胀填满,久久不能平静。

朕在,则守土开疆!

朕亡,则化身龙魂,佑我华夏,永世不衰!

这是何等魄力,何等霸气?

也只有秦始皇,才能说出如此豪言!

龙国民众们,心中热血沸腾。

这,才是所有男儿的榜样,所有男儿心中,真正的始皇帝!

好男儿,当如是也!

在听到秦始皇的豪言之后,所有龙国民众,心中已经隐隐有了预感。

有可能。

龙国还有一个世人所不知的称号——

华夏!

秦始皇,佑华夏,永世不衰。

也就是佑我龙国,永世不衰!

画面一转。

北境。

戎狄游骑长驱直入,烧杀抢掠。

女人绝望的哭喊,男人痛苦的哀嚎,不绝于耳。

枭首,淫辱,甚至活烹!

各种凄惨的画面,让所有龙国民众们,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这些被荼毒的,全部都是龙国先辈。

看弯刀与铁骑,在北境肆意践踏。

只要是个有血性的龙国汉子,此时心中都不由涌现出一股怒火。

几乎所有人,都不由想到。

如果,是自己的儿女。

自己的父母,

自己的妻子,女友。

在面露这种绝境,自己会如何?

恐怕会直接疯掉!

然而,

回溯画面上发生的,却是实打实的历史片段!

现在的龙国人没有受过的苦,先辈在受!

这,

就是大秦北境!

这就是,没有长城的北境!

整个北境,犹如人间炼狱!

凄惨程度,犹如厉鬼哭嚎!

原本秦始皇已经统一六国,全国上下一片国泰民安。

但北境,却不同。

在戎狄各部的长期肆虐下,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北境的河水,被染成了红色。

就连那些戎狄,也只能喝河流中的血水。

看到一幅幅凄惨的画面。

所有龙国民众们,都沉默了。

纵然,修筑长城劳民伤财。

可修还是不修?

看到这些历史片段,所有人心中已有定论。

回溯画面中。

秦始皇听到汇报,

震怒!

大秦上下,人流汇聚成了一条长龙。

目的地——

北境!

在与戎狄各部的纠缠中。

长城,修筑!

巍峨的长城,绵延万里不觉,气吞山河,为龙国建立起第一道坚固的屏障!

四海归一殿外。

秦始皇肃穆而立。

在下方,是无数身穿黑甲的秦朝将士。

手持秦戈,腰挎秦剑,身背秦弩。

武器闪烁着森冷的而寒芒,但是也不如这些锐士双眼中的森寒杀气!

所有的将士,军容肃整。

烈日之下,整个秦王宫,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不知过了多久。

“呛!”

秦始皇腰间,长剑出窍。

秦剑一挥,

“风!”

“风!”

“风!”

“大风!”

“大风!”

“大风!”

百万老秦人,分成两队,向南七十万,向北三十万,浩浩荡荡。

剑锋所指,尽是大风!

大秦的军队,喊着行军作战的口号,迈着步伐向着南北边境前进。

南将,任嚣,赵佗。

北将,蒙毅,蒙恬。

在大军即将开拔之前。

王翦请了个将命,上前躬身。

“陛下!”

“我们百万秦军锐士,一半在守南中蛮夷,一半在守北境戎狄,国内空虚。”

“如果将来,秦国有难,臣当如何?”

王翦在秦始皇面前,躬身询问。

秦始皇并没有说话。

而是凝视了王翦许久。

许久之后。

秦始皇才振声开口。

“他日,如果秦国有难,你不准回师勤王!”

随后。

秦始皇又看向其他即将出征的将领。

“你们,也不准班师回朝!”

听到这话。

无论是王翦,还是其他老秦人将领,齐齐跪倒在地。

“皇帝陛下,臣是老秦人!”

“如秦国有难,臣不回国勤王,臣必将会遭后世唾骂,成为千古第一罪人!”

王翦带着一众秦国老臣说道。

“不。”

秦始皇一挥黑色袍袖。

“秦国,可以灭!”

“华夏族群不能灭!”

“今天就算秦国灭了,华夏族群也依然还在!”

“但!”

说道这里,秦始皇话锋一转,“如果尔等班师回朝,那南中将不属于华夏,北境游牧大军长驱直入,山河破碎!”

“所以,为了整个华夏族群,为了整个民族。”

“牺牲我秦氏,牺牲我大秦,又算得了什么?”

秦始皇等声音,传到所有老秦人的耳中,传到所有秦军锐士的耳中。

所有人都知道。

此去,恐一生,都无法回师。

但,

为了大秦,为了华夏族群不支离破碎,百万大军向南北两地行军。

从此,一去不归,镇守南北两境!

在整齐的步伐声中。

林风的声音,也响彻文明法庭。

“直到现在,人们还在拿修长城,移民诉边的事情,指责秦始皇。”

“都以焚书坑儒,来如麻秦始皇,是个暴君,是个昏君,是个罪君。”

“历史回溯画面,大家也看到了。”

“并非是我林某人在此胡诌。”

“如若不修长城,戎狄之祸,会蔓延至整个内地,到时铁骑战马长驱直入,生灵涂炭,死伤百姓何以万万计?”

“秦始皇在位车同轨,书同文,制钱币,定国安邦。”

“平灭七国时,纵然死伤无数。”

“可人们永远都不会去想,这背后令人深思的东西,只会指责当下秦始皇穷兵窦武。”

“我曾反复说过一点,那就是看待历史遗留问题,一定要有两面性。”

“七国之间的战争,打了足足两百多年,在这战争中死伤的普通百姓,又有多少?”

“战时,需要粮食,向百姓征粮,需要钱财,向百姓收税,需要军士,向百姓要人。”

“每一个战死的人,都是某个家庭中的儿子,父亲,丈夫。”

“而王公贵族,只会在后方享乐,日日笙歌。”

“七国之战,两百年战死之众,又有多少?”

“而秦始皇,只用了十五年!”

“只是十五年,便一统天下,止战天下。”

“纵然,秦律严苛。”

“但,如今哪个国家,不是依法治国?”

“如果王公贵族,凌驾于法律之上,那结局必然国破家亡!”

“秦始皇,没有这么做。”

“纵然,他是龙国始皇,也没有动摇过半点秦律。”

“这,又有何人,能做到?”

“两千年后,他依然背负着千古骂名。”

“我们所有人,都欠他一个道歉。”

林风的声音,不咸不淡,不重不轻,在文明法庭中回响。

然而。

听在龙国民众们的耳朵里。

林风的话,却像是一记记重锤般,敲打在龙国每一个民众的心里。

历史回溯画面,依然在变。

随着时间的推移。

原本意气风发,气吞山河的秦始皇,身型也日渐佝偻。

除了那一身长袍,还是黑色之外。

胡须,两鬓,也逐渐半白。

修秦始皇陵,寻找长生之法。

看到这里。

所有民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龙国虽然历史缺失,但观念还在。

死者为大,事死如事生。

以及寻求长生之道。

这是所有帝王,无论中外的帝王,在迟暮之年都会去做的事情。

不需要洗,也没得黑。

毕竟,

所有的帝王,都在做这件事。

无论是修陵墓,还是求长生,都是文明发展到一定地步的必然产物

也是一种对更先进文明的渴望和追求。

画面继续跳转。

视角,转到了一名叫“喜”的秦朝官吏上。

这名名叫喜的秦朝官吏,在临死之际。

将大秦所有律例,全部规整。

名为——《秦简》

并且叮嘱后人,在自己死后,将这些大秦律令,与自己一同安葬。

而在喜撰写秦简的过程中。

关于秦律的大部分内容,龙国民众们,也全部都看的一清二楚。

整套秦律在当时,可以说非常完善。

随着一句句秦简被写下。

其中一句话,也吸引了龙国民众们的注意。

“御中发征,乏弗行,赀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其得,及诣。水雨,除兴。”

不少观看听证会的历史学家,看到这一句话。

顿时在弹幕上给出解释。

“延期3到5天给予警告或的处罚。”

“6天到10天罚一个盾牌。”

“10天以上罚一副铠甲。”

“若是因为下雨道路积水而延迟的,可以免除惩罚,甚至免除此次服役。”

看到这些历史学家们给出的译文。

龙国民众们顿时震惊了。

与此同时。

脸色阴沉不定的我妻真二,表情也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按照秦律。

延误工期,不砍头!

相反,

对于所有延误工期的人,根据延误的天数和情况有着不同的处罚,这秦法不但不严苛还很人性化。

法不阿贵,赏罚分明!

就连欧洲一些国家的辩护人,都面露惭愧的低下了头。

他们的历史,还是比较完整的。

在同一时期。

东方,有大秦敌国。

欧洲,则是由罗马帝国统治。

可纵然是强横的罗马帝国,法律的完善程度,也不及秦律的十分之一!

而后。

官吏喜身死,葬于睡虎地。

与之一同埋葬的,还有《秦简》。

历史,继续回溯。

老年秦始皇为求长生,遣方士徐福,远出东海,寻求长生之法。

秦舰预备的三年粮食、衣履、药品和耕具乘坐蜃楼入海求仙。

历经漂泊之后。

徐福带着两千童男童女,在九洲佐贺登录。

当时的樱花国,生活非常落后。

不会纺织,不会种植,还生活在原始时代。

樱花国先祖身穿动物皮毛,平时靠打猎为生,没有国家,没有军队,甚至连奴隶制度都没有建立。

而这个时代。

也被樱花国称为弥生时代。

徐福登陆之后,传下老秦人治水、耕作、纺织之法,三千童男女也与当地土著通婚。

以致于。

徐福在秦国,只是个方士。

但是在弥生时代的樱花国,却被奉若神明!

关于徐福的雕像,神舍,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

看到这一幕。

无论是林风,还是在场不少辩护人。

都目光锐利,齐刷刷的看向我妻真二。

就连弹幕上,都有不少国内外观众,开始了对樱花国的口诛笔伐。

“樱花国这帮忘恩负义的家伙,如果不是秦始皇下令徐福出海,又怎么可能有他们的今天?”

“唉,这是秦始皇最错误的一个决定啊。”

“是啊!徐福,更是我们龙国第一罪人!”

“不过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后世的情况,他们当时也不知道。”

“呵呵……最近几百年,樱花国亡我之心不死,明里暗里的针对。”

“没想到先祖亲手培养出来的人,教会了他们耕种,教会了他们纺织,教会了他们治水,现在反过来,他们要致我们与死地!”

“这是何等悲哀!”

龙国民众们,甚至一些国外的民众,都加入了痛骂樱花国的一方。

而樱花国民众们,则是被怼的哑口无言。

此时。

回溯画面,继续回到大秦。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驾崩。

纵然身死。

秦始皇也没有死在秦宫,而是死在了东巡的路上。

正如他所说。

纵然身死。

秦始皇,依然在巡视九州,以保大秦,以保华夏,万世不衰!

看到这一幕。

龙国民众们的眼泪,在也绷不住了。

“卧槽,泪崩了,这是昏君吗?是罪君吗?”

“就算死,也死在了巡视的路上。”

“秦始皇没有食言,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仍然在巡视大秦疆土。”

“这是一个昏君,一个罪君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他,无愧于天下!”

“如同风哥所说,秦始皇当称祖龙,当称千古一帝!”

……

气氛,顿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

在看到秦始皇驾崩之时。

龙国上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悲痛。

什么样的皇帝,能做到在死时,依然巡视疆土?

秦始皇做到了!

正如林风所说。

所有的龙国人,都欠他一个道歉!

龙国民众们,纷纷发着弹幕,向秦始皇致歉。

在说林风。

此时的林风,正不动声色,观察着审判台上的秦始皇。

从历史回溯到秦始皇驾崩致歉,他就开始关注秦始皇的表情。

根据容貌推断。

此时的秦始皇,应该还未下令徐福出海,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驾崩。

林风看到。

在回溯到秦始皇驾崩之时。

审判台上的秦始皇,脸上浮现出一抹不甘。

纵然是千古一帝,他也无法主宰自己的寿命。

然而。

不甘的神色,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看到龙国民众们后来发的弹幕之后。

秦始皇脸上不甘的神色,渐渐遁去。

似乎想到了什么。

秦始皇蓦然回首,正好也辩护席上的林风对视。

秦始皇端详了林风许久。

虎目之中,终是流露出一抹笑意。

正如他所说。

只要千万年后,华夏族群扔在。

纵然牺牲秦氏,纵然牺牲大秦,又有何妨?

到这里。

回溯画面,也正式结束。

无论是辩护人,还是观看听证会的民众,此时也正色了起来。

文明法庭最终的宣判,即将到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