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泪目!仙魔鬼神共听之!

鱼肠无锋。

剑身通体黑色,仿佛要将一切吞噬!

“呼~”

秦始皇面前,所有灯火骤然熄灭。

看到这一幕,

龙国民众们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就连整个文明法庭上,所有的辩护人都在瞬间呼吸一窒。

想不到,荆轲竟然真的动手了!

一个,是天下第一帝王。

一个,是天下第一刺客!

秦王嬴政虽为七国之雄,六国驯禽师。

论起行军打仗,内政治国,荆轲自然是远远不及。

可现在的情况,是行刺!

而且秦王嬴政面对的,还是天下第一刺客。

十步杀一人,从未失手!

这么近的距离,且无人护驾。

秦王嬴政纵然有通天之能,也难逃一死!

近乎所有观看回溯的人,都在这一瞬间齐齐闭上眼睛。

虽然他们已经知道,嬴政必然存活了下来,并且灭六国一统四海。

但随着回溯画面,他们已经完全代入了进去,就算明知嬴政不会死,也不敢在看!

“噗!”

闷响传来。

剑,抵在了秦王政的后心。

然而,

却是剑柄。

秦王政猛地抬头,看向荆轲。

他的目光之中带着惊讶。

荆轲,此举是何意?

在秦王政惊愕的目光下,荆轲冷漠抽剑,将鱼肠藏于衣袖。

“太子丹对轲有知遇之恩,卫为大王所灭,这一剑,轲必须要刺。”

“但轲知道,大王若是死了,天下就会死更多的人,期盼安居乐业的百姓,会再次卷入战火。”

“侠者,心系百姓,为了百姓。”

“七国连年征战,百姓受苦,唯有大王才能停止战乱。”

“虽然太子丹对轲有知遇之恩,但,放眼天下苍生,大王与太子丹的私怨,也不在是怨。”

“为了天下人,轲希望大王,一统天下!”

说完。

荆轲对着秦始皇深深一揖,而后将鱼肠甩在一旁。

“叮~~”

鱼肠狠狠的撞击在主梁上,发出一声金鸣。

而后,应声而断!

四海归一殿内的声响,已经引起了外面护卫的注意。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

杂乱的步伐,隐隐传入四海归一殿中。

而荆轲,在对秦王政施礼过后。

转身,向外走去。

“为了百姓……为了天下人,你不杀孤?”

秦王政看着荆轲的背影,怔怔出神。

“天下君王恨不得啖孤肉,饮孤血。”

“继位多年,孤忍受多少责难,遭遇多少暗算。”

“奈何,无人能懂寡人之心,就连大秦满朝文武,也多数视孤为暴君!”

“想不到,最了解孤的,竟然是你这个想要杀孤的刺客。”

荆轲并没有回话。

整个四海归一殿,静的可怕。

只能听到,荆轲不是很大的脚步声。

大殿外,黄昏的日光透进。

日光将荆轲的影子,拉的很长。

一点,一点……

这种感觉,难以言喻。

秦王喉结动了动,虎目之中隐隐湿润了些,不过又迅速隐去。

看到这一幕,龙国观众们的心更是莫名的有些心疼。

这么些年,秦王嬴政遭遇追杀,面临绝境,弟弟背叛,生母拔刀相向!

面对种种。

秦王政从未落泪!

可是现在。

为了这个第一次相见的刺客,为了这个心怀天下的知己。

秦王政的眼眶,湿润了。

之所以又隐了回去,是因为他……是大王!

大王,没有哭的权利!

在秦王政的眼中,荆轲不是刺客。

是知己,

是英雄!

和那些刺客不同,那些刺客刺杀秦王政,为名,为利。

而荆轲,却是真正的英雄,为的是天下,为的是百姓,为的是大义!

这才是真正的侠客!

而秦王之所以落泪,

是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荆轲的命运!

行刺秦王,是为死罪!

而荆轲似乎心里也有了准备,出了大殿之后,静静的站在那里。

秦王政通过四海归一殿的殿门看到,荆轲此时,已经被大秦军士,以及护卫包围。

“嘎嘣嘣~”

秦弩上弦的声音,不绝于耳。

文武百官,以极快的速度入殿。

看到地上断成两半的鱼肠之后,文武百官纷纷看向秦王。

“大王,杀不杀!”

这一刻,文武百官的声音响起,震耳欲聋。

秦王政目光复杂,沉默不语。

他,不想杀。

也不愿意杀!

不愿意杀掉这个真正的侠士,不愿意杀掉这个真正的知己!

“不,不杀!”

秦王政猛地一挥手。

“大王,此人乃是刺客!”

“按照大秦律例,当杀无赦,以证秦律!”

“大王要以律法为重,以国为本!”

“自商君以来,赏罚分明,绝对不能在这里破!”

百官齐齐开口,没有半分退让。

听到商君二字。

秦王政沉默了。

过了好许的时间,一直到太阳快要落下。

秦王政深深吸了口气,一挥袍袖,转过身去。

“杀!”

“杀!”

“杀!”

声音,震耳欲聋,可震散天上的云。

在一阵阵的杀声中。

弓如霹雳弦惊。

秦弩齐齐叩击,发出震耳欲聋的爆响。

箭矢,如同雨点般倾泻而下。

从此。

世间,再无荆轲。

文明法庭内。

“唉……”林风轻叹了口气,沉默无言。

与此同时。

整个文明法庭,也在荆轲的消失下,鸦雀无声。

观看回溯的观众们,也沉默了。

众人直觉,心中隐隐有一种悲凉之感。

一个帝王,注定孤独。

注定不能有私欲。

不需要林风解释。

他们又岂能看不出,秦王政不想杀荆轲?

可为了国家律例。

就算秦王政在不舍,也必须要杀!

否则,律法连大王都不遵守的话,又怎么能让那些文武百官,让天下百姓,心甘情愿的遵守律法?

论个人情感,荆轲不能杀。

但,论天下,荆轲必须杀!

……

回溯画面,继续推进。

燕王知道燕丹行刺败露,不惜杀死自己的亲儿子,割下首级送往秦国,来安抚秦王政的情绪。

秦王政看着自己曾经挚友的首级,面色肃然,沉默不语。

心中,更是泛起一阵悲凉。

龙国民众们看到这一幕,更是暗暗摇头,唏嘘不已。

多年前,太子丹质于秦时的水禽之戏。

当时。

秦王政劝燕丹,杀了燕国大王喜,自己做大王,自己保护燕国!

燕丹不仅没有听他的话,反而派人行刺。

没想到。

最后竟然,被秦王政一语成谶。

燕丹没有对生父燕王喜下手。

可燕王喜,为了不触怒秦国,却反过来将自己亲生儿子燕丹的头颅割下,希望平复秦王被刺之怒。

燕丹,败在仁慈。

大争之世,这种性格的人,注定成为历史上的流星。

秦王政没说什么,只是将自己这位挚友的头颅安葬。

而后,

公元前225年,灭魏!

公元前224年,灭楚!

公元前222年,灭燕!

公元前221年,灭齐!

抓高渐离,

杀高渐离!

从此,仇人也好,友人也罢,全部消散于历史长河中。

秦王政,一统六国!

是夜。

月明星稀,大夜弥天。

大殿内,安静的可怕,空无一人,显得十分沉默,有些压迫。

一个身穿黑袍的身影,缩在黑夜之中。

黑色的背景,黑色的大殿,给了他最好的保护。

在黑影身前,是乌黑的桌子。

桌子上,摆着几个小菜,一个酒杯,一壶酒。

穿着黑袍的秦王政,拿起酒壶,斟满。

端起酒杯,望着大殿外漆黑的夜空,一杯酒直接一饮而尽。

沉默无言。

一杯,两杯,三杯……一壶。

秦王政独自在大殿内痛饮,不过盏茶,慢慢一壶酒就被秦王政自饮而尽。

一壶酒下肚。

他有了一丝醉意。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笑声响起,浑厚,略显悲凉。

“当啷~”

酒壶,被他丢在了地上。

旋即,

秦王政骤然起身,纵然是在黑夜中,一双明眸也彰显帝王霸气!

呯!

桌子被秦王政一脚踢翻,滚出很远很远。

秦王政深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大殿外漆黑的夜空。

故人已全部远去。

自己,一统六国。

“天下之人,都骂孤残暴,都来指责孤。”

“天下未平之时,列国伐交频频,南方大旱,颗粒无收,寒冬将至,咸阳宫外都有冻死之人。”

“可七国却依然不管不顾,依旧相互厮杀,造就无数杀孽。”

“易子而食,析骸而爨,而各国大殿内,却日日笙歌。”

“世人皆道,秦国律法苛刻。”

“可他们不知,没有律法,无法安天下!”

“王公贵族肆意妄为,侠以武犯禁,滥杀无辜,如果没有秦律,这天下岂不是更乱?”

……

秦王政一边说话,一边出门。

这,是他自称孤的最后一个夜晚。

明日,便是登基大典!

大殿外,

寂寥无人,悄怆幽邃。

秦王政看着天空中的明月,怔怔出神。

“可是……天下之人不懂。”

“他们,依然骂孤。”

“孤,做错了么?”

秦王政似是问自己,又似是问这苍莽夜空。

声音落寞,显得有些孤独,甚至……无助。

然而,

除了些许虫鸣,并无人应答他的话。

不过。

这个时间段的秦始皇不知道。

他的这句话,在文明法庭中回响。

问到所有辩护人心里,问到所有龙国民众们的心中。

看着回溯画面中,秦王政显得有些孤单的背影。

不知不觉间。

不少龙国民众,已经湿了眼眶。

尤其是那句,

孤,做错了么?

似乎是在问观看听证会的所有人!

在听证会开始之前,就算是龙国民众,提起秦始皇,也必然是破口大骂。

昏君,暴君。

遗臭万年的罪君!

现在。

真正的历史画面,就摆在所有人的眼前。

他,做错了么?

他,真的是遗臭万年的罪君么?

不是!

所有龙国民众心里,都有了答案。

“泪目,想不到被世人唾骂的秦始皇,竟然是这样的人……”

“为了天下百姓,一统六国,这是何等高度?如果他是昏君,那世间左右帝王,岂不是连昏君都不如?”

“玛德!想到之前我还骂他,就真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明明是一位伟大的帝王,我们既然冤枉了他两千多年……”

“如果不是风哥,恐怕我们还要继续冤枉下去。”

……

弹幕,比较沉重。

几乎所有的弹幕,都是龙国民众们红着眼眶发出来的。

这样一个帝王。

怎么可能是昏君?怎么可能是罪君?

可就是这么一位帝王。

在后世两千多年后,依然背负着骂名!

龙国民众们心中悔恨之时。

也为秦王嬴政感到意难平。

从后世来看,他们知道,秦王嬴政的思想,是正确的。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画面中,原本神情落寞的秦始皇猛然抬头。

他目光一厉,

两道神光,从他眼中激射而出。

“不,孤没错!”

“从明日起,孤……朕为始皇帝!”

“为这大秦之主,为这天下之主!”

“朕要在有生之年,横扫八荒六合,平定天下霍乱!”

“朕要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朕要大秦,万世不朽!”

“燕丹,荆轲,高渐离。”

“朕,不需要他们懂,不需要他们去理解!”

“纵然背负万世骂名,纵然史书辱朕,朕也会坚守本心。”

黑夜中。

秦始皇霸道的声音,形成一道无形的音浪,向着四周荡漾。

原本欢快的虫鸣,顷刻间悄然无声!

……

翌日。

登基大典!

吱嘎——

四海归一殿,缓缓开启。

秦王政,在这一天,成为龙国始皇帝。

身披黑龙长袍,以玉冠束发。

数以六为记,符、法冠六寸,黑龙长袍上织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六章,下绣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六章。

华美,威严,森寒!

脚踩黑龙靴一步一步登上了四海归一殿。

这个气吞山河的帝王,历经风尘,今朝不负年少时的意气风发。

但,

整个人,却稳如山岳。

让人情不自禁低下头颅,不敢与之比肩。

此时的嬴政。

已经不再是当初的秦王政。

是龙国始皇!

是华夏无上帝王!

帝鼎燃起熊熊烈火,火光直冲天际。

始皇,登基!

浑厚,霸气的声音,在整个寰宇回荡。

“朕统六国,天下归一,铸长城以镇九州龙脉,卫我大秦,护我社稷。”

“朕以始皇之名,在此立誓。”

“朕在,当守土开疆。”

“朕亡,则化身龙魂。”

“佑我华夏,永世不衰。”

“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

“仙魔鬼神,共听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