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一个字竟有十六种写法!为了这天下!(大章)

“那六只鹤,是六国!你……你要灭六国!?”

燕丹惊恐的声音,响彻天际。

与此同时。

龙国民众们,也反应了过来。

在听到燕丹惊恐的声音之后,顿时一个个惊呼出声,毛骨悚然。

此时的嬴政,年纪并不大。

正常人像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

读书?

上学?

或者谈懵懵懂懂的恋爱?

在厉害点,出去跟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打打架?

可是。

回溯画面中的男人,明明是上学读书谈恋爱的年纪。

脑海中想着的,却是灭国!

不是灭一国,而是灭六国!

年纪轻轻就有这等野心,这等心胸,这等掌控欲。

世间恐怕少有人能及!

林风看着历史回溯画面,嘴角也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此刻,他终于是放心了。

虽然前世,他通过各种历史证据,已经大概猜到,秦始皇就是这样的人。

霸气,孤傲,掌控欲强!

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帝王之相!

但是。

历史,毕竟是历史。

虽然有史料文献,古墓壁画,宫殿庙宇。

但看不到当时真正的历史画面,几乎是每一个历史学家心中的意难平。

但是现在。

历史画面,就实打实的发生在了林风面前。

心中的那份意难平,也得到了满足。

此时,历史回溯画面中。

燕丹还在惊愕的看着嬴政,久久回不过神。

他伸手指着秦始皇。

手指如同筛糠般颤抖着。

秦王嬴政看着燕丹惊恐的双眼,嘴角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错!”

“孤要这天下,尽归我大秦!”

话音刚落。

一声凶戾的嘶鸣贯穿长空。

不知何时,云端中出现一只巨大的猛禽。

猛禽翱翔于九天。

锐利的禽眼,死死盯着那六只大鹤。

那六只鹤原本就已经六神无主。

看到这只凶戾的猛禽之后,更是纷纷发出惊恐的鸣叫,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作鸟兽散。

与此同时。

原本晴朗的天空,也渐渐被乌云遮住。

在黑云的阴影下。

秦王嬴政的面容,让人看着有些不寒而栗。

燕丹也在一瞬间,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你……伱和我认识的阿政,完全就是两个人。”

然而,

说道这里,燕丹又摇了摇头。

“不……”

他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完全陌生的身影,“或许你才是鹤,是被某个驯禽师驯服了,失去了原本的你!”

“对!这次终于对了!”

秦始皇猛然转身看向燕丹,脸上挂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微笑。

从容,神秘,而又不失大气!

“丹,这次你说对了。”

“这礼崩乐坏的时代,才是驯禽师。”

“大秦历代先王,创建的基业,立下的基石,大秦律法,才是驯禽师。”

“孤,是秦国的鹤。”

“你道是怎样一只鹤?”

“它是我大秦锐士,饮血的秦剑铸成的!”

“内仗金器,外依火精,无形之中霸占金与火,我大秦将立于不败之地!”

咔嚓!

话音刚落。

乌云蔽日的天空,惊雷炸响,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这就是我们的始皇吗?”

“如此年轻,就有这般气势,怪不得能成为龙国始皇帝!”

“这气势,牛批……我刚刚好悬没被吓尿。”

“这气场简直太强了啊!如果我们龙国男儿,各个都能成为始皇这样的人,谁敢在犯我龙国疆境?”

“玛德!谁说始皇昏庸的?这种气势,这些话,是一个昏君能说出来的吗?”

……

现场的弹幕,顿时燃了起来。

与此同时。

他们在看向审判台上的秦始皇时,眼神也变了。

从一开始的恐惧,变为了好奇,直到现在,眼中除了好奇之外,更是带着难以掩饰的敬服。

因为他们知道。

秦始皇,真的做到了!

六国如同六鹤,会在未来,尽入他手!

大男儿,当如是也!

在饮血的秦剑面前,万人皆服!

回溯画面,如同流水一般飞逝,刀光剑影,鼓角争鸣。

第一段,秦始皇刚刚出生,便开始了逃亡,天天提心吊胆,在赵国艰难生存。

第二段,年幼时目睹战火纷飞,目睹权贵博弈,目睹人命如蒿草,目睹血与火!

第三段,归秦,父亲驾崩,而后秦始皇登记,吕不韦为相独揽大权,嬴政如同一个傀儡。

第四段,面对内忧外患,嬴政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在一次次博弈中忍辱负重,逐渐掌握大权。

第五段,嬴政的生母,竟然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只因为她想给她和嫪毐的私生子谋取帝位!

就连生母,都要杀了他!

这是何等的悲凉?

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已放弃。

但是秦始皇却坚持下来了,一步一步翻倍为生,车裂嫪毐!

第六段,嬴政站在赵姬面前,面对这个想要杀死自己的生母,目光复杂,有些沉默。

柔情,不解,愤怒,不甘,失望……无数种感情交汇在一起,让观看回溯的人们,心中一阵唏嘘。

第七段,罢相!嬴政终于独揽大权,罢黜吕不韦,吕不韦在嬴政面前,发了疯一般狂笑。

他在恨,恨当时不该让嬴政登机,恨嬴政薄情寡义。

然而,面对吕不韦,嬴政依然沉默不语。

他知道,帝王不该有情。

而后。

在文明法庭的回溯下,秦王嬴政平定内乱,开始真正的大展宏图!

“一个字,竟然有十七种写法,字字不同!”

“书不同字,车不同轨,行不同伦,等孤统一六国之后,必然将那些无用的全部废除,只留一种,岂不痛快!?”

回溯画面中,秦王嬴政意气风发的声音,在整个文明法庭中回放。

观众们的心,也都纷纷激动了起来。

虽然,六国还未统一。

但书同文,车同轨,形同轮等辩护观点得到了证实!

正如林风所说,这些事件,的确真实存在过!

而且。

大秦依法治国,更是深入人心!

想不到。

现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拥有的法律,都在秉信的依法治国。

在龙国,竟然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施行!

比整个世界,都早了两千多年!

一股自豪感,在所有龙国民众的心中油然而生!

原来。

曾经,我们的祖国,曾经的大秦历代先王,竟有如此眼光!

回溯画面中,时间继续推移。

秦王嬴政终于开始实现他的远大抱负。

驯禽,灭六国!

秦王政十七年,秦军攻占韩都城阳翟,俘虏韩王安,设置颍川郡,韩灭!

秦王政十八年,秦大举攻赵,名将王翦率军由上党出井陉,杨端和由河内进攻赵都HD,一年后攻占HD,俘虏赵王迁,赵灭!

饮血的秦剑,百步穿杨的秦弩,让那些敌国军士们闻风丧胆!

正在这个时候。

回溯的速度顿时放慢了下来。

正在关注的各国辩护人,还有民众们顿时聚精会神。

因为,他们知道。

一旦历史片段回溯的速度变慢,就是牵扯到关于林风所陈述的观点。

正在这个时候。

回溯画面陡然一转,秦王嬴政消失在了画面中。

“诶?怎么回事?”

“回溯出问题了?”

有人心生疑惑,发出弹幕。

正在这个时候。

画面陡然一转,一个观众们熟悉的面孔,赫然出现在回溯画面中。

这个人不是别人。

正是燕国,太子丹!

紧接着。

让所有观众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太子丹竟然找到了天下第一刺客,谋划刺杀秦王嬴政!

看到这一幕。

龙国观众们顿时炸了锅。

“太子丹竟然要刺杀曾经的挚友?”

“自从上次水禽之戏后,两人已经反目成仇了。”

“唉!估计他知道之后,会十分赏心吧。”

“都说帝王好,可万万没想到,就连曾经的挚友,都与他决裂。”

龙国民众们心中,不由泛起阵阵悲凉。

他们知道。

嬴政,没错。

太子丹,也没错。

可两人的立场,毕竟不同。

这份友谊,也只能在回忆中,小心翼的隐藏。

……

随着时间的推移。

荆轲,已经拿到了取悦秦王的信物。

画面,也来到了四海归一殿。

“上殿拜见大王,须在百步之外,否则格杀勿论!”

浑厚的声音响起。

一袭黑衣的荆轲,拿着山河图,一步一步走向殿内。

整个四海归一殿内,安静无比,落针可闻!

黑色的冷色调,看上去气息古朴的同时,又大气磅礴,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荆轲面容肃整,一步步走到大殿中,抬头面见秦王。

林风给龙国观众们解释:

“先秦时期,使臣可以直视大王。”

“但是自从荆轲之后,后世皇帝也受到了影响,大殿之中不得直视君王。”

“直视,即为行刺!”

林风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就连那些历史学家们,都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连忙拿起小本本记了下来。

而站在审判台上的秦始皇。

在看到荆轲的面容之后,一双虎目中,也流露出了些许追忆的神色。

画面中。

荆轲看到秦王嬴政时,脸上露出一抹惊色。

此时的秦王,经过岁月的洗礼,早已没有了当年水禽之戏时的那股锐气。

然而。

这股锐气并非消失,而是随着年轻的增长,秦王嬴政已经可以做到内敛。

纵然没有锐气,却也身披加州,威严万分,一举一动霸气十足!

端坐在高台之上,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给人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这一瞬间。

荆轲心慌了,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慌张,不过并非很明显。

及时是天下第一刺客。

在天下第一帝王面前,也无法保持宁静!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孤,感受到了你的杀气!”

秦始皇的声音响起,他面前烛火微微跳动,平静的注视着金科。

眼中,有王者的霸气,也有俯览众生的轻蔑。

因为,他是秦王!

纵然还未统一六国,但这个时候正值壮年,雄心万丈!

而统一六国,也是迟早的事情,开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

正在这个时候。

一阵清风拂面而来,秦王嬴政案前灯火,随着微风轻轻跃动。

“你的杀气,乱了。”

秦王嬴政声音平静。

他似乎,已经知道荆轲的目的,是来此行刺!

不过秦王嬴政,并没有立刻击杀荆轲,而是和荆轲聊了起来。

“孤且问你,你为何而来?”

“为了这天下百姓。”

这个时候,荆轲也知道,秦王嬴政似乎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身份,没有在隐瞒。

“为了天下百姓?”

“好一个,为了天下百姓!”

秦王嬴政抚掌大笑。

骤然,

笑声戛然而止,秦王嬴政目光一厉。

“列国伐交频频,百姓死伤无数!”

“孤,一统六国,为的正是百姓安居乐业,你竟然说,杀孤是为了天下百姓?”

秦王嬴政目光平静,声音也没有带着一丝波动。

仿佛。

眼前这个天下第一刺客,在他眼中不过儿戏。

一瞬间。

在秦王嬴政的凝实下,荆轲顿时觉得,身子如同针扎一般。

这,就是帝王之威!

仅仅是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天下第一刺客,如芒在背!

不过正在这个时候。

荆轲的心,也被秦始皇的话触动。

列国交战多年,百姓的确名不聊生。

各国王侯,在大殿内日日笙歌。

真正去拼杀的,仍然是百姓。

难道,嬴政所言,是真的?

荆轲的心,顿时有些动摇了。

他虽然是一个刺客,但也同样是个侠士。

侠士所为,是为何为?

不是为了王侯将相,也不是为了燕国太子丹。

侠者,心系天下百姓!

纵然荆轲的心,在怎么坚硬如铁。

但是作为一个侠士,他动摇了。

怎么办?

杀,还是不杀?

杀秦王,则对得起燕国太子,但这天下还不知道要征战多年。

不杀秦王,自己违背了承诺,但天下百姓,却能在短暂的征战后,享受太平。

荆轲顿时陷入了两难之境。

正在这时。

秦始皇,突然指了指背后。

在他背后,正是两个大字——

天下!

荆轲继续沉默。

他的内心,此时正在疯狂的抉择。

自己,到底是为了承诺,还是为了天下!?

不过。

这份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

陡然。

咻~

寒光一闪。

荆轲手中山河图内,一把鱼肠图穷匕见!

天下第一刺客,突然出手!

就连龙国民众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仅仅电光火石之间,鱼肠就已经来到秦王的腰腹之间!

这个时候。

所有观看回溯的人,心都在一瞬间,提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