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桀骜如鹰!青铜仙鹤!

文明法庭上,场景骤然转变。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

扭曲的空间,逐渐恢复正常。

在宽阔的文明法庭内。

中央一片空荡荡的空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火!

冲天的大火!

火苗足足数丈之高,将整个文明法庭都倒映成了红色。

迅猛的火舌,猛地窜起。

文明法庭内似乎有剧烈的狂风一般,狂风卷着火焰,向着辩护席上席卷而去。

辩护席上。

一众辩护人虽然没有感觉到温度。

但是,

看到滔天的火焰,被波及到的辩护人还是下意识的躲闪。

然而。

就当火焰掠过他们身体的时候。

却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直接穿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

无论是文明法庭的那些辩护人,还是观看听证会的民众们,都目瞪口呆。

这就是史前文明的科技水平么?

整个画面,比5D电影还要真实!

无论是好莱坞,还是宝莱坞,和眼前的画面一比,简直弱爆了!

“卧槽,震撼到了!”

“这场景,如果要找特效公司做的话,就算用现在最先进的技术,也比不上十分之一。”

“如果单说特效,每分钟烧的钱都是天文数字!”

“真羡慕这些史前文明啊,科技力量简直没的说。”

不少从事影视行业的民众们,纷纷发来弹幕。

普通民众们虽然不懂这些,但也属实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到了。

不过,所有人都在好奇。

不是回溯历史上的嬴政吗?

可画面中并没有见到嬴政,除了熊熊烈火和燃烧的建筑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无论是各国辩护人还是观众们,心中都十分的好奇。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回溯画面中,一声声厉喝传来。

“众军士听令!即刻捉拿子异妻子赵姬失载,赵政!”

“捉赵姬失载者,赏五十金!”

“捉赵政者,赏百金!”

“全部捉拿者,赏二百金,并封百长!”

道道急喝声中气十足,充满杀伐之气,一听就是军中之人。

现场更是一片杂乱,

在军士的急喝声中,隐隐能传来婢人的惊呼,以及惨叫。

看到这里。

无论是各国辩护人,还是龙国民众都知道。

这应该就是秦始皇年幼逃亡之时。

正在这个时候。

林风的声音,突然响起。

“始皇之父,名为异,后改名楚。”

“子楚在赵为质子,大商吕不韦将爱姬赵姬失载赠予子楚,子楚与赵姬生政,也就是未来的始皇。”

“后在吕不韦的帮助下,子楚归秦继位,即秦庄襄王。”

“由于子楚是匆忙离赵,仓皇逃窜下,将赵姬与赵政遗落在赵国。”

众人听到林风的话之后,这才恍然大悟。

与此同时。

龙国历史学家们,不由齐齐老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算是他们,也不知道这么多。

如果不是林风负责解说的话,可能他们也会看的云里雾里。

现在林风这么一解释。

众人如同拨云见日一般,豁然开朗。

听画面中传来的声音。

那些军士们,显然是赵国的军士。

此时的他们,显然是在抓捕赵姬和年幼的始皇。

现场一片混乱。

只能看到有举着火烛的人影来回穿梭,却看不到赵姬和年幼始皇的身影。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你们快看!”

来自巴羊国的辩护人惊呼,指了指画面中。

众人循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火光冲天的废墟中。

一处残垣断壁下,赫然蜷缩着一个年幼的身影。

在幼子的旁边,还有一位美妇。

孩童的嘴巴虽然被美妇用洁白的手掌捂着。

但却依然能看到,这个幼子明亮的双眸。

纵然是熊熊火光,漫天星辰。

都无法与这双眸子媲美。

虽然这个幼子看上去,只有两三岁年纪。

但是面对如此混乱的场景,他并没有啼哭,而是潜伏在残垣断壁之中漠然视之!

“啪!”

一只厚实的脚掌,陡然出现在镜前,蹦起一片尘土。

赵国军士距离幼子所在的位置,只有不到一尺。

如果是普通孩童,看到如此恐怖的场景,恐怕已经被吓哭了。

但这个幼子却截然不同。

他隐藏在废墟中,在看到赵国军士之后,眼中除了默然之外,又多了一种情绪。

桀骜!

桀骜不驯!

宛如九天雄鹰,纵然年幼无法冲天而起,双眼也亦然如炬!

似乎面对任何危险,他都可以泰然处之。

各国辩护人和民众们,虽然看不清楚这个幼子的长相。

但还是属实被他的眼神给惊到了。

“好冷静,好可怕的眼神!”

“就好像是草原上桀骜不驯的雄鹰一样!”

“如果是换成我,恐怕早就已经吓哭尿裤裆了。”

“普通孩子这个时候,还在妈妈怀里撒娇呢,这个孩童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沉稳的性格,将来必成大器!”

“这个孩子不会就是年幼的秦始皇吧?”

弹幕上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不少民众们在看到这条弹幕之后,不由纷纷打开了可以直面秦始皇的听证视角。

在看到秦始皇的面容之后。

所有人心中,都齐齐咯噔了一下。

虽然。

眼前的秦始皇,比起回溯画面中年幼的秦始皇老成不少,身上也有当时还不具备的压迫感和霸气。

但,

那双眼睛,太熟悉了!

如果画面中的年幼秦始皇,是无时无刻不想要展翅高飞的雄鹰的话。

那么,

审判台上的秦始皇,就是已经成年,翱翔九天的雄鹰。

双眸一扫,即君临天下!

确认过眼神。

所有人都已经猜测到,画面中的幼子,十有八九就是年幼时期的秦始皇。

也只有始皇,才会在年幼时,有那样从容不迫的气魄!

正在这个时候。

巴羊国的辩护人好奇的看向林风。

“林、林风先生。”

“为什么当时,赵国要派人抓年幼的秦始皇,还有他的母亲呢?”

巴羊国辩护人面色真诚,眼中满是求知欲。

作为和龙国关系最铁的国家之一,巴羊国不少民众,包括这位辩护人,对于龙国的历史,也是有浓浓的好奇。

林风温和的笑了笑。

刚才在龙国劣势的时候,巴羊国是为数不多站出来替龙国辩护的国家之一。

林风对于那些,对龙国心存善意,真正想要了解龙国历史的外国人,自然也会以礼相待。

看到不少龙国观众,也发着类似的弹幕。

林风轻咳一声,和众人解释了当时的情况。

“当时,秦国和赵国之间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

“在两年前,长平之战中,白起坑杀赵国军队四十万!”

“这件事情对赵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现在赵国的军士们正在全力搜捕秦始皇和赵姬。”

“想要把他们杀了泄愤,安抚赵国人情绪。”

林风不紧不慢,徐徐道来。

然而。

其他人在听了这句话之后,心里却齐齐一凉。

他们本以为,赵国军士抓秦始皇只是抓捕罢了。

但现在看来。

这是奔着要命去的啊!

如果是普通人碰到这种情况,恐怕吓都吓懵逼了。

就算是逃跑,说不定腿都直打哆嗦,根本迈不开步。

然而,

年幼的秦始皇,竟然能如此从容?

从容到令人感到可怕!

与此同时。

外国的民众,以及辩护人们心中也不由惊愕了起来。

四十万大军?

全部活埋!?

这……这是什么画面?

当时六国仅仅是诸侯国,真的有这么强盛吗?

樱花国民众们的醋坛子,顿时被打翻了。

樱花国战国时期。

各个诸侯国打架,军队最多不过数百。

上千都是很稀奇的事情。

现在和龙国一比。

四十万,对几百?

这么一想,以前樱花国战国时期诸侯国的战争,不就是村与村的战争吗?

樱花国民众们顿时麻了。

虽然一些不服输的辩护人想要反驳林风的话。

但是看到历史回溯的画面。

好像……当时的六国,还真有这个实力!

全场,几乎所有国家的辩护人,都在为此震惊。

但只有硬肚国辩护人,脸上闪过一抹轻蔑的冷笑。

“四十万算什么?我们古硬肚的史料记载,随便打个小仗都死伤过亿。”

硬肚辩护人一脸嘚瑟。

然而,其他国家的辩护人,甚至是漂亮国辩护人,嘴角都不由齐齐抽搐了一下。

硬肚人的蜜汁自信,还有爱吹牛逼的性格,天下皆知!

古代随便打个小仗就死伤过亿?

对于硬肚辩护人的话,所有人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画面,依然在推移。

似乎亚特兰蒂斯鱼人,并没有将画面中的时间,和现实的时间同步。

虽然画面在所有人眼中,正常播放。

可明明时间没过去多久,但回溯画面却飞速流逝。

只是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火光就已熄灭,天色已经大亮。

年幼秦始皇在其母赵姬的帮忙下,从废墟中挣脱了出来。

从此。

母子俩开始在赵国过起了提心吊胆,躲躲藏藏的日子。

看到这一幕。

无论是文明法庭,还是听证会的网络窗口,都传来了一阵阵唏嘘。

“唉,秦始皇的童年实在是太可怜了。”

“怪不得他能成为龙国第一位始皇帝。”

“这种境遇,恐怕成年人都要崩溃,可他却坚持下来了。”

“其他先不说,单单是这份毅力,就是我做不到的。”

“废话,如果你能做到,你还会是一个社畜吗?”

龙国民众们一边唏嘘,一边发送着弹幕。

在秦始皇的那些暴行,被推翻之后。

龙国民众们对秦始皇的恨意,已经消失的七七八八。

但对于秦始皇的功绩,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共鸣感。

毕竟只是听林风平淡诉说罢了。

但是现在。

经过历史回溯画面的冲击。

尤其是知道眼前的画面,都是两千多年前发生过的真实画面后。

龙国民众们对秦始皇,都隐隐产生了一股敬意!

秦始皇的童年,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过了今晚没明晚。

吃了上顿没下顿。

相比秦始皇的童年,纵然是社畜,也比他幸福千万倍!

秦始皇不仅天天西躲东藏,生怕被人追杀。

赵姬为了贴补家用,更是放下身段,放下尊严。

画面中。

赵人达官显贵,看着翩翩起舞的赵姬,推杯换盏,纵享美色。

没有人知道,眼前翩翩起舞的女子,是秦庄襄王之妻。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

赵姬,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舞女。

画面片段,继续飞速闪过。

似乎只要是林风没有控诉的点,就会被跳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

秦始皇也一天天长大了。

而他的身份,也逐渐浮出水面,成为了赵国质子。

与此同时。

另外一个男子,也渐渐出现在了秦始皇的视线中。

“他是燕国太子丹。”

“与秦始皇一样,同为质子。”

林风给其他辩护人还有龙国民众们科普。

历史回溯画面依然在不停的放映着。

童年秦始皇与燕丹同为质子,身在异国他乡。

两人的命运,惊人的相似。

虽然性格不同。

但久而久之,两人也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林风看到这里。

内心也不由期待了起来。

虽然作为地球历史学家,对于秦始皇在赵国为质子时,发生的大事,他都可以说是一清二楚。

但是现在。

当直面历史画面的时候,林风的内心,也难免有些激动。

驯禽师与仙鹤的典故,即将回溯!

也正是这次的经历。

彻底改变了秦始皇和燕丹的命运。

也让为两个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最终反目成仇。

甚至为后来燕丹遣荆轲刺秦,埋下了伏笔!

想到这里。

林风不由看了审判台上的秦始皇一眼。

一个想法,不由在林风的内心萌生。

不知道。

秦始皇在看到曾经这位,年幼时的朋友时,内心会有怎样的想法。

林风不动声色,看向秦始皇。

很快,他就看到。

审判台上,负手而立的秦始皇眼中也闪现出一抹追忆。

有些没落,有些唏嘘。

林风收回了目光,暗暗叹了口气。

帝王,何尝没有七情六欲?

但帝道本就孤独。

在帝王与帝王的博弈中,再好的朋友,也只会有一个人笑到最后。

想到这里,林风不由出声。

“接下来回溯的,是青铜仙鹤的前世传奇。”

“正是因为这个传奇,秦国的命运,和六国的命运,也开始悄然发生改变。”

听到这一幕。

在场辩护人,还有龙国观众们,不由齐齐一愣。

他们发现。

每次有重要事件,或者碰到比较生僻的片段时。

林风就会开口为他们解说。

现在既然林风已经开口了。

所有龙国民众们,甚至不少其他国家的民众和辩护人,心里也暗暗期待了起来。

所谓的青铜仙鹤,到底是怎样的传奇?

听林风的口气,

似乎正是经历过这个传奇故事之后,秦始皇才开始真正展翅腾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