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虚构的?林风反套路的语言陷阱!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

林风虽然表情依然很平静,但是反问了一句话。

“六王毕,四海一……呵!”

“我想问一个问题,反方辩护人,所依仗的那些史料,是不是就是诗词歌赋?”

我妻真二不明白林风为什么会这么问,但他还是点点头,算是默认。

毕竟他手中所掌握的,也确实是那些龙国古人留下的诗词。

与此同时。

不光光是我妻真二,就连龙国观众们也都默认。

“很多诗词,确实记载了阿房宫的奢靡,唉……”

“我记得,最出名的就是那个《阿房宫赋》。”

“别提阿房宫赋了,我当时整个人都快背麻了。”

“林风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个?难不成他手中,有除了诗词之外的史料?”

“希望如此,刚才我妻真二也说了,这是最后一条罪状了,只要风哥这次辩护成功,那我们就是一平,二胜的战绩了。”

……

龙国观众们纷纷发着弹幕,基本上都是关于阿房宫的事情。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好奇,林风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的时候。

“监察者,我想陈述一个观点!”

“那就是……诗词歌赋,不能作为史料!”

林风突然举起了右手,一正言辞的说道。

林风的话一出。

所有的观众们,甚至包括我妻真二,都愣在了原地。

就连亚特兰蒂斯鱼人,也是看向林风,一双鱼目之中,闪过疑惑。

诗词,不能作为史料?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心中,不理解林风为什么会这么说。

毕竟这些诗词歌赋,也都是古人留下的啊!

不过,我妻真二第一个回过神来。

只见我妻真二满脸狞笑。

“林风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些诗词歌赋,可都是你们龙国的文人墨客所写,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们写下的东西,不能算作史实?”

“林风桑,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藐视伱们龙国的先辈么?”

我妻真二狞笑连连,心中却得意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他看来。

林风,掉入了他的语言陷阱!

这些诗词歌赋,可都是龙国的古人写的,林风此话,无疑是自己不尊重龙国自己的历史,不尊重龙国自己的文化,藐视龙国古人!

至于龙国观众们在听到我妻真二的话之后,也是瞬间上下一片哗然!

他们之前,并没有考虑这么多。

但是听到我妻真二的话之后,他们也明白了过来。

怪不得,我妻真二在控诉第三条罪状的时候自信满满。

原来是挖了坑,等着了林风往里跳呢!

现在,林风话已经出口。

显然已经坠入了我妻真二的语言陷阱中。

“这下完了,糟老头子已经挖好了陷阱,就等着风哥往里跳啊!”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风哥的人品大家也都了解,风哥肯定没有藐视古人的意思。”

“对对对!大家不要被那老头子带偏啊,糟老头子坏得很。”

不少龙国观众们,纷纷发弹幕。

避免有些刚进来,不明所以的龙国观众,在听到林风的话之后,误会了林风。

可是。

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棘手了!

毕竟阿房宫,可是在各朝各代,都有诗词歌赋记载,不计其数!

而林风,现在竟然直接蹦出来,否定了所有的诗文,直接让诗文不作数?

这不就等于。

林风在说,所有的写过关于阿房宫的古人,都在瞎几……即兴发挥吗?

也幸亏直播间的观众知道林风的为人,再加上他们洗地及时。

否则,如果换个人上,恐怕都不用等结果了,单单是龙国网友们,就会把他硬生生骂死!

再说亚特兰蒂斯鱼人。

在听到林风的话之后,他也明显愣了一下。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驳回。

“正方辩护人,请给出理由。”亚特兰蒂斯鱼人对林风说道。

在亚特兰蒂斯鱼人,我妻真二,还有观众们的目光下。

林风轻咳了一声。

“敢问反方辩护人,《阿房宫赋》是谁写的?”

林风眼神平淡,看向我妻真二。

“阿房宫赋?这……”

我妻真二顿时愣了一下。

他只是知道,有阿房宫赋这篇文章,但是具体是谁写的就不知道了。

毕竟他只是樱花国的历史学家,对于龙国历史,也只是稍加了解。

只记得有这么一篇文章。

但是作者,却是忘的一干二净。

依稀记得,好像是杜什么来着?

杜甫?

还是杜牧?

我妻真二有些犹豫,支支吾吾。

顿了片刻之后,他陡然看到一则樱花国弹幕,眼前一亮。

“是杜牧写的!”

我妻真二信誓旦旦的说道。

很显然,是有些樱花国民众,在网上查过资料之后,通过弹幕的形式告诉了他。

林风并没有计较,而是接着询问:“杜牧是什么朝代的,你可知道?”

这一次。

我妻真二不慌了,他相信很快弹幕上就会有人给他提示。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

好几条樱花国文字的弹幕,就弹了出来。

我妻真二自信一笑:“杜牧是晚唐时代的人。”

林风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看到林风如此。

包括我妻真二在内,所有人的不由疑惑了。

林风问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干什么?

难道还有什么后手?

在龙国所有民众的期待中,林风继续开口了。

“那我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

“杜牧是晚唐时代的人,阿房宫修建于秦朝,中间隔了一千多年。”

“请问反方辩护人,在《阿房宫赋》中记载,阿房宫早在汉朝未立的时候就被烧毁了。”

“为什么晚唐时期的杜牧,却对阿房宫的构造那么清楚?”

“难道,他能时光穿梭不成?”

林风目光灼灼,厉声问道。

“这、这……”我妻真二顿时语滞了。

林风所说的,确实是个史实。

中间隔了一千年,又怎么能描写的这么清楚?

甚至连每几步,隔着什么,都写的明明白白。

不得已之下。

我妻真二只能慌乱的说道:“这只是用了文学上的虚构修辞手法罢了。”

“啪!”

林风闻言,陡然一拍手。

“我妻真二,我等的就是这句话!”

“修辞手法有很多种,比喻、夸张、拟人、虚构……”

“如果我说,阿房宫是也只是用修辞手法虚构出来的呢?”

“原本,它就不存在呢?”

林风激昂反问,嘴角挂起似有似无的笑容。

我妻真二还想说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到了嘴边的话顿时硬生生卡住了。

这个,根本没办法解释啊!

如果自己解释,杜牧没有虚构的话,自己之前可是说过杜牧使用过虚构的修辞手法的……

现在,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我妻真二顿时嘴角抽搐,气的肝疼。

与此同时。

一直在关注林风的龙国观众们,心中的期待顿时迅速被拉升了起来。

想不到,林风竟然能用这种方式让我妻真二吃瘪?

一开始,我妻真二给林风挖了语言陷阱。

没想到这么快,林风就反套路,同样给我妻真二设下语言陷阱?

并且对方还傻乎乎的跳了进去?

那岂不是说。

接下来,第三条罪状,要出现转机!?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