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行莫丑于辱先,诟莫大于宫刑!

林风的话一出口。

所有观众们都不由好奇了起来。

林风这个口气,也太自信了!

自信到,司马迁绝对不可能说谎?

这么说也太绝对了吧?人哪里有不说谎的?

无论是龙国观众,还是其他国家的观众们,在听到这话之后都心生疑惑。

正是因为林风近乎绝对的口气,才让他们心底更加的好奇。

“哼,林风桑,你的话也太绝对了吧?”

“哪有人不会撒谎的?”

我妻真二不屑的冷笑道,在他眼中林风这是硬洗。

不过他也不敢在多说什么。

虽然他有心从精神、心里方面打击林风,但想到之前亚特兰蒂斯鱼人的警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否则万一林风在抗议自己一波,寿命真的被扣除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一次,只要是平局,就好!

林风对于我妻真二的冷嘲热讽,仿佛未闻。

顿了片刻。

林风语气平淡的说出一句话。

“士有此五者,然后可以托于世,列于君子之林矣。故祸莫憯于欲利,悲莫痛于伤心,行莫丑于辱先,诟莫大于宫刑。”

“反方辩护人,你可知这句话出自哪里?”

说完,林风眼神平淡的看向我妻真二。

明明是平淡的凝视。

却让我妻真二下意识的发毛。

在林风的凝视下,我妻真二本能的摇了摇头。

他也确实没听过这句话。

虽然他是历史学家,但对于龙国历史只是稍有涉猎而已。

别说是和林风比,就算是龙国那些普通的历史学者,我妻真二都远远不如。

而此时。

弹幕上,已经有不少人说话了。

“我查到资料了,这句话是出自《报任安书》。”

“《报任安书》是司马迁给朋友任安的一封回信,当时因为研究意义不大,就被搁置了下来,关注的人发也很少。”

“我是大夏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刚刚我也找到了《报任安书》的内容,只得片言只语,具体情况无从考究,但是这句话是真实存在的。”

“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弹幕上,不少龙国观众都发出疑惑。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龙国的历史发烧友。

寻常龙国民众,根本连听都没有听过林风所说的这句话。

所有的观众们,都在等林风解惑。

而在这个时候,林风又开口了。

“志士有这五种品德,然后就可以立足于世,排在君子的行列。所以,没有什么灾祸比贪图私利更惨的了。没有什么悲哀比伤创心灵更为可悲了。没有什么行为比使先人受辱这件事更丑恶了,没有什么耻辱比遭受宫刑更严重了。”

“虽然我们龙国历史缺失严重,但各位应该知道,宫刑是什么意思吧?”

林风似是对文明法庭所有辩护人,又似是对龙国民众们说道。

而龙国观众,在听到宫刑两个字之后。

尤其是男性观众,都不由得虎躯一震,双腿夹紧。

宫刑?

太了解了!

龙国虽然历史缺失,但是大清历史还是保存相对齐全的。

电视上也有不少大清背景的宫斗剧。

而那些小太监,就是受过宫刑的人。

只不过话说回来。

明明是给秦始皇辩护,怎么又扯到司马迁受宫刑了呢?

因为史记上,有为秦始皇正名的史料,林风提及司马迁可以理解。

但是宫刑这种男人的耻辱,就没必要在提了吧?这无疑是在司马迁的伤口上撒盐,不尊重先人的表现。

龙国观众心中疑惑。

不过经过前面的一系列事件,龙国观众们已经意识到,林风说话滴水不漏,很有目的性。

他们更希望林风说出接下来的后续内容。

果然,

没过一会儿,林风又朗声开口。

“司马迁受宫刑,这是个史实,但是你们可知道,司马迁为何受宫刑?”

“就是因为说真话!”

“这一点,龙国现有史实,也有记载。”

“如果当时司马迁不说真话,不为朋友辩解,也不会遭受宫刑之苦。”

“在《报任安书》中记载,司马迁激愤地陈述自己的不幸遭遇,抒发痛苦,说明因为《史记》未完,他决心放下个人得失,相比“死节”之士,体现出一种进步的生死观。”

“可以这么说。”

“史记,就是在司马迁被宫刑之后,忍辱负重写下来的。”

“而且中途,汉武帝也找过司马迁对话。”

“然而面对汉武帝的质问,司马迁毅然决然,忍辱负重,写下了史记这边大作!”

“而且战国策被刘向编订的时间,只比史记写成,晚了几十年。”

“明明年限差不多的书,记载的内容却大相径庭!”

“而这正是因为,刘向是皇室宗亲,就算是写历史也会为了维护当朝统治,略加改动。”

“司马迁著称史记,这得多么大的格局,才能做到的事情?作为一个男人,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依然坚持创作?”

“不仅不计个人得失,就连个人荣辱,士之死节,都在司马迁的身上得到了升华!”

林风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公道自在人心。

《史记》和《战国策》虽然都是史书。

但是经林风这么一说,高下立判!

随着林风铿锵有力的声音,龙国观众们好似回到了那个时代。

一个人,秉烛夜战,奋笔疾书。

他的身体,虽然是残缺的。

这种残缺在某种程度上,对于男人而言,甚至比死亡还要痛苦!

但,他并没有选择自暴自弃。

而是努力坚持了下来。

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给后世留下真实的史实。

反观刘向呢?

吃着皇粮,皇亲国戚,在整理战国策时,更是亲笔写下了序言。

序言之中,将秦始皇描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没有半点功绩的昏君,罪君。

而在司马迁的史记中,对于秦始皇的评价,却是十分的中肯。

这么一对比,高下立判!

“林风大佬说的没错,虽然现存的史料基本上都不怎么完整,但前后这么一对比,和林风大佬描述的可以说是一般无二!”

“司马迁……啧啧,不说了,真爷们儿!”

“如果是我被噶了,我宁愿死,司马迁竟然能忍受着巨大的心里痛苦,写下史记。”

“他为的,只是给后人,留下一个真相啊!”

“虽无男儿身,但存男儿魂,好样的!”

“已经不用在继续找什么史料了吧?司马迁史记的真实性,比刘向带着政治因素写下的战国策,要真实太多了!”

龙国观众们纷纷说道。

司马迁,这个身残志坚的身影,在他们的脑海中,也是愈发的伟岸。

正如林风所说。

在宫刑面前,都面不改色,敢说真话的人。

又怎么可能会对历史撒谎?

而此时。

我妻真二的心里,顿时慌了起来。

他可没有龙国观众们的情绪。

相反。

他看到的,是林风超高的说话技巧,以及深不可测的历史知识储备!

林风的手段,太高明了!

虽然没有直接再拿出,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史料。

但却从旁敲侧击的角度,验证了史记的真实性。

而林风所提到的史料,也全部都在为验证史记真实性而做准备。

现在。

就算是我妻真二,也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心中只能祈祷,祈祷那些史前文明的监察者判定,林风陈述的史实,和秦始皇焚书坑儒无关。

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维持平局。

再说监察者。

亚特兰蒂斯鱼人,在听了林风的陈述后,和其他史前文明智慧生物商谈了起来。

这一次和以往不同。

以往的时候,只是最多商谈几句,就会出结果。

这一次,这些史前文明智慧生物,足足商谈了将近十分钟依然还没有出结果。

我妻真二的目光从一开始就紧紧盯着这些史前文明的智慧生物,心中提心吊胆。

而林风却神色平静,静静的等待着。

其实。

直接证明秦始皇坑术士的史料,林风所知道的,还有不少。

但是这些史料,现在基本上都还在地下长眠。

如果现在匆忙挖掘,很容易造成破坏。

至于史记出土,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毕竟现在的龙国拿不出一本像样的史实,纵然是林风,没有史实在手,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不过。

如果这些史前文明的监察者们,认为林风刚才所说的关于司马迁和史记的史料,不能作为给秦始皇焚书坑儒辩护的证据的话。

那林风也只能想办法,让那些还长眠在地下的史实重见天日。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终于,过了将近十五分钟后。

亚特兰蒂斯鱼人看向林风和我妻真二。

“正方辩护人所陈述史实真实有效,可做辩护依据。”

“如果反方辩护人在十分钟内,无法陈述其他史实,将判正方辩护人胜利!”

亚特兰蒂斯鱼人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厅。

意思,也很简单。

只要我妻真二在十分钟内,拿不出其他证据来反驳林风,或者证实战国策的真实性。

那秦始皇的第二条罪状就不成立,正方辩护人获得第二局的胜利,樱花国现有资源将会被扣除,划到龙国境内!

我妻真二听到亚特兰蒂斯鱼人的判决之后,心顿时一凉。

完了!

这下全完了!

他本就是樱花国的历史学家,对于龙国历史,只是稍微有所了解罢了。

现在,听到鱼人的宣判结果。

我妻真二的内心,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无比急躁!

怎么办?

怎么辩?

束手无策!

手足无措!

现在的我妻真二,已经完全想不到该怎么办了。

“我选择联系所属国。”

无奈之下,我妻真二只能选择联系樱花国,看看樱花国那边能不能提供帮助。

亚特兰蒂斯鱼人也没说什么,手中三叉戟轻轻一点。

原本已经消失的手机,再次出现,悬浮在了我妻真二面前。

我妻真二连忙将手机捧在手中,怀着颤抖的心,按下了手机上面的拨号键。

仅仅片刻功夫,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八嘎,我妻……#@¥%!@#”

“……”

刚刚接起电话,电话那边就传来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哈依,私立马赛,私立马赛……”

我妻真二一边说话,一边躬着身子。

从标准的90°,一直躬成锐角,脑门子都快贴到地上去了。

林风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赞叹一声。

不愧是拥有躬匠精神的樱花国人,这老腰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一般人躬成这个幅度,腰早断了。

可我妻真二,一边躬身,一边不住的点头哈腰。

明明苦着脸,还要说着各种道歉的话。

怪不得能在鹰酱那边,硬生生磕出一条路来。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妻真二一脸生无可恋的挂断了电话。

很显然。

樱花国也没有办法帮他!

这种比较偏门的史料,就连龙国本身,都没有多少。

就算有也都是残缺不全的。

更不用说樱花国了。

他们只不过凭着狗屎运,在龙国掠夺了部分,想要真正找出来对他们有利的证据,那简直是难上加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最终,

十分钟的时间到了。

我妻真二,也没有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鉴于反方辩护人,并没有继续提供有利证据。”

“秦始皇第二条罪状不成立,第二局,胜利者属于正方辩护人,属于龙国!”

亚特兰蒂斯鱼人的声音,响彻整个文明法庭。

与此同时。

也通过听证会的直播,传到了每个观众的耳朵里。

只要是观看听证会的观众,无论是龙国,还是其他国家。

此刻,全部听到了亚特兰蒂斯鱼人宣判的声音!

顷刻间。

龙国上下,全部沸腾!

“我们……我们赢了?”

“真的赢了吗?太好了!”

“我草,我本来以为,审判秦始皇,我们输定了……没想到。。。”

“多亏了林风啊,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又怎么能找到史记,又怎么能赢。”

“以后谁敢说风哥没文化,我弄死他!”

“来自翔蓝技校的历史权威,听起来就感觉头皮发麻。”

“林风……不,风哥牛批!”

各种弹幕,顷刻之间霸屏!

这些弹幕基本上全部都是来自龙国,连一个呼吸都不到的功夫,就把所有的直播窗口填满!

而林风的人气,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就连那些龙国的历史学家们,都不由对林风竖起了大拇指。

在绝境之中,反败为胜。

扪心自问。

自己,做不到!

而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却让身在听证会上,肩负龙国未来的年轻人做到了。

服气!

大写的服气!

所有的龙国民众们,心中都无比激动。

这一刻。

所有人,都将林风的容貌记在了脑海中。

然而,就当龙国上下,一片欢呼的时候。

“不知道监察者,什么时候兑现惩罚规则?”

林风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听到这话。

原本还处于激动中的龙国观众们,瞬间竖起了耳朵。

对啊!

樱花国的资源,还没有扣除呢!

现在,该轮到他们绝望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