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谁都可以撒谎,但司马迁不会!

“还剩十秒!”

亚特兰蒂斯鱼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冰冷,没有一丝感情。

我妻真二的内心,也是愈发的慌乱。

还剩十秒钟了,怎么办?

自己可不能成为樱花国的罪人啊,否则就算是家人,也会把自己视作耻辱的。

我妻真二大脑飞速运转,双眼如同做贼一般不断乱瞟,似乎在想一个合适的理由。

正在这个时候。

不经意间。

我妻真二的目光,在他手中那本《战国策》上略过。

虽然这本战国策已经被他翻的破破烂烂。

但是在看到这本战国策之后。

我妻真二原本慌张的双眼顿时又变得充满希望。

“监察者,我抗议,这不公平!”

我妻真二一脸义正严词,指了指自己手中的战国策。

“正方辩护人,虽然提供了史料。”

“但他所说的话,有很多都是他自己的臆想。”

“我手中也有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史实,绝对不能靠着林风的臆想,就判定龙国胜利。”

“这样做,实在有失公平!”

“既然我们双方手中,都有资料。”

“我建议,第二条罪状平局。”

我妻真二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

既然赢是不可能的了,那干脆想办法弄成平局,总比输了强。

而且我妻真二心中还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他自己作为反方辩护人,用自己手中的史料提出质疑,打断亚特兰蒂斯鱼人的最终裁定也是合情合理。

有了合理的解释,樱花国的资源就不用被扣除了。

我妻真二原本慌乱的内心,瞬间大定。

然而,

龙国网友们却不买账了。

本来已经喜闻乐见的准备等着看樱花国资源扣除。

现在,我妻真二竟然唱了这么一出?

在看我妻真二那一副伪君子的嘴脸,不少龍国网友更是气的牙痒痒。

“玛德,这个小日子过得不错的我妻真二,简直太不要碧莲了!”

“刚才他有证据的时候,可是趾高气扬的,恨不得置我们于死地。”

“如果不是林风,恐怕我们现在已经输了。”

“明明已经快要赢了,他竟然来这么一出?真是涨姿势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樱花国不要碧莲的精神,你们还不知道吗?”

“唉,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立场不同。”

“还是先看看那些监察者怎么裁定吧。”

龙国网友们你一言我一语。

虽然基本都在骂我妻真二不要碧莲,但也无可奈何。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文明法庭的最终裁定。

果然。

在听到我妻真二的话之后。

亚特兰蒂斯鱼人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

我妻真二这么说。

好像也没错?

无论是正方辩护人,还是反方辩护人,手中都有史料。

林风掌握的,自然是《史记》。

而我妻真二掌握的,是那本《战国策》。

虽然。

相对于战国策中的记载,史记中的记载,更加贴合当时的文明发展情况。

而且正方辩护人林风所阐述的观点,也符合正常逻辑。

但,

如果只是凭着这些,直接把《战国策》中记载的内容给否定的话,那就太草率了。

无论是亚特兰蒂斯鱼人,还是其他史前文明的智慧生物。

他们既然作为文明监察者。

那这一碗水,自然要端平。

虽然在亚特兰蒂斯鱼人心中,林风所提供的资料,还有所陈述的观点,更加符合说服力。

但是仅凭这一点,直接将第二条罪状变为功绩,好像确实草率了一点。

亚特兰蒂斯鱼人想到这里。

他并没有立即回答。

而是和其他的史前文明生物一起讨论了起来。

我妻真二看到这一幕,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

樱花国的资源,暂时不会被扣除了。

只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境遇,我妻真二心里就一顿憋屈。

从一开始的志得意满,心怀必胜。

到现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种巨大的落差感,实在是太难受了。

纵然这局战平,但我妻真二也已经准备好听证会结束后,回国挨骂的准备。

然而,

林风是不可能让这一局战平的。

此时的林风,正斜眼看着我妻真二。

我妻真二脸上的表情,被林风丝毫不落的捕捉。

从一开始的得意,到中间的心慌,到现在的松了一口气。

看到我妻真二这副狼狈的样子。

林风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纵然是我妻真二士气正盛的时候,林风都没有拿他当回事儿。

更何况。

现在的我妻真二,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锐气,整个人变得唯唯诺诺了起来。

想要拿捏他,想要获胜,林风只是随便回想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历史知识,就至少想出了九种办法。

只不过。

现在,还是要看那些端坐法台的监察者最后的裁决。

又过了足足将近十分钟的时间。

那些史前文明生物的谈论,才告一段落。

亚特兰蒂斯鱼人转过身子,看向林风和我妻真二。

“反方辩护人,抗议有效。”

“关于秦始皇的第二条‘罪状’,如果双方给不出第二个能证明自己观点的史实,算正反方辩护人平局。”

“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如果能证明自己手中史料的真实性,则为辩护成功。”

亚特兰蒂斯鱼人,宣布了最终裁定。

看到这一幕。

原本还满怀希望的龙国观众们,顿时焉吧了下来。

与此同时。

漂亮国的民众们,则是纷纷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心中,还是憋了一股气的。

这股气,来自于林风,来自于我妻真二!

一些本就脾气暴躁的小樱花,更是直接在网上口吐芬芳。

“稀客休~我们这次,竟然差点输了!”

“我妻君也太没有用了,竟然会让事情发展成这样子。”

“建议我妻君切腹自尽,以谢罪大樱花帝国。”

“我感觉,也不能怪我妻君,是那个林风太强了。”

“心机之蛙一直摸你肚子,不是我妻君弱,而是那个叫林风的男人太强了!”

“但我妻君的表现,真的不配当一名大樱花国的武士!”

樱花国民众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虽然还有人为我妻真二辩解。

但是不少樱花国人从字里行间,已经透露出了对我妻真二的不满。

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他们从一开始,就将我妻真二捧到了天上,更是认为这次听证会,樱花国必胜!

可是现在。

事情的发展,简直一言难尽。

甚至有不少樱花国网友们,还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目前樱花国民众们唯一庆幸的。

那就是资源没有扣除。

本来樱花国就是一个资源贫瘠的国家。

小日子之所以过得不错,完全是凭着自身相对出色的制造业,还有不要碧莲的躬匠精神,硬生生在漂亮国鹰酱那里磕出来一个饭碗。

如果资源被扣除,而且还是双倍扣除。

那可就真是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所以,无论对于我妻真二,还是樱花国的那些民众们。

现在已经不求胜利了。

只要平局,资源不被扣除,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然而。

就在我妻真二和樱花国民众,以为本次辩护双方平局的时候。

“我有办法证明,史记中记载的真实性。”

林风的声音,突兀的在文明法庭中响了起来。

我妻真二和樱花国民众的心,刚刚放下。

但是在听到林风的话之后,瞬间又猛地提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情绪波动。

让我妻真二原本就隐隐作痛的胸口,更加不舒服了。

他面色抽搐的看向林风。

最开始的时候,他压根不把林风放在眼里。

直到后来,他觉得,林风似乎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但是现在,

他对林风,只剩下了一种感觉。

一个字——

怕!

生怕林风又语出惊人,将原本已经平局的结果再次改变!

“林风桑,伱要学会适可而止。”

“最好还是给彼此留一条后路,否则……后果不一定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我妻真二目光森冷,语气中的警告之意毫不掩饰。

龙国网友们看到这一幕,顿时怒了!

这是什么情况?

说不过,直接人身攻击了?

之前你们樱花国得势的时候,也没打算放过我们龙国啊。

现在知道怕了?

龙国网友们谩骂的弹幕顷刻间铺天盖地。

各种虎狼之词对着我妻真二疯狂输出,含妈量十足!

只不过这些弹幕,全都被我妻真二无视了。

他现在最在意的,是林风的态度。

然而。

对于我妻真二的威胁,林风只是冷冷一笑。

“监察者,我抗议,反方辩护人对我进行人身威胁!”

林风直接抗议。

你我妻真二不是喜欢抗议么?那我就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你,你……”我妻真二哪能想到林风有这么一手,顿时气急。

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亚特兰蒂斯鱼人这一次,并没有和其他史前文明生物商量,而是直接点了点头。

“抗议有效!”

“警告反方辩护人一次,如有下次,将直接剥夺20年寿命!”

我妻真二听到亚特兰蒂斯鱼人的警告,顿时焉了。

他现在年纪已过甲子。

在扣20年寿命的话,那还辩护个啥?说不定直接嘎了。

看到我妻真二闭嘴。

林风并没有理会我妻真二威胁,而是自顾自的看向亚特兰蒂斯鱼人,大声开口。

“我有办法证明,我手中史料的真实性。”

“因为有很多史料都表明一件事情。”

“那就是谁都可以撒谎,但司马迁不会!”

其实严格来说,司马迁写的史记,还是有非常强烈的个人情感存在的。

否则后来写卫霍列传的时候,也不会将大汉双壁写的那么不堪。

但是此时,

毕竟是听证会现场,为了龙国获胜,林风的话也是再三斟酌之后,才说出口。

此话一出。

龙国民众们的眼睛顿时齐齐一亮!

证明史料的真实性,除了找到相似的史料之外,竟然还可以有这种方法!

如果能保证史料的作者完全记录正确的话。

那根本不需要证明什么。

因为只要他写下的,那必然就是真的!

所有的龙国民众心中顿时更加期待了。

林风这么肯定的背后,究竟还隐藏着什么隐秘的史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