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史记出土!原来我们冤枉了他两千多年!

“谁告诉你,秦始皇坑杀的是儒生了?”

林风的话掷地有声,在整个文明法庭中回荡。

在听到林风的话之后。

我妻真二愣住了。

与此同时,观看直播的国内外观众,也愣住了。

秦始皇坑杀的,不是儒生?

这……这怎么可能?

我妻真二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林风在胡诌,想要颠覆史实。

他正准备指着战国策和林风争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我妻真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动作骤然一顿。

刚才林风好像说……

自己太相信战国策的内容了?

听林风的口气,战国策上的内容,林风是知道的。

可林风明明知道,战国策记载的确实是焚书坑儒。

还要硬洗?

难道他真的这么有把握?

我妻真二心中,顿时狐疑了起来。

他本想看看林风的表情。

然而,正在他抬头之际,却与林风四目相对!

似乎,林风早就已经料到,我妻真二会向着这边看来。

看到我妻真二不言不语,林风笑了。

“不错,这次学精了。”

“狗被打一次,吃一堑长一智就知道怕人了,我还以为你会跟之前那么头铁,不吸取教训,不加思索的和我抬杠呢。”

“没想到这次,你竟然没有说话,而是选择暗中观察?”

“看来伱也是长了一智啊。”

林风嗤笑着说道。

“你……你!唔。。。”我妻真二顿时气急,指着林风,脸色涨红。

他本想说什么,然而刚要开口。

气息一泄,左胸口就像是被重锤砸了一般猛然抽痛了起来。

原本涨红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鬓角和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出冷汗。

胸口剧痛之下,我妻真二浑身剧烈颤抖着,连忙扶着辩护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过了足足能有五分钟,面色才稍有好转。

然而。

在这段时间内,龙国观众们,却是乐了。

“卧槽,林风小哥这么牛批?”

“不仅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就连喷起人来,都这么狠啊!”

“先是拿狗举例,狗吃一堑长一智,然后再说我妻真二也吃一堑长一智,林风这……不是暗骂我妻真二是狗吗?”

“楼上的兄弟还是太年轻啊,我妻真二好几次都是直接反驳林风,而狗只挨过一次打,就知道怕人,这不是在说,我妻真二还不如一条狗聪明吗?”

“卧槽,楼上兄弟正解,666啊!”

“直接给老头儿整破防了,不知道这场听证会下来,他的心脏能不能受得了。”

“受不了最好,省的这个糟老头子句句针对我们龙国!”

“关键是还不带脏字,用了暗讽,拟人,夸张,比喻等修辞手法,我都怀疑林风小哥是个作家……”

……

龙国观众们你一眼我一语,弹幕的数量顿时暴涨了一大截。

先不论输赢,

瞅瞅我妻真二那老头气的,都快直接嘎过去了。

想到这糟老头子之前处处挤兑,对龙国毫不留情,杀人诛心的言语。

再看看他现在那副惨兮兮的样子。

龙国观众,甚至是那些平时比较儒雅的历史学家们,心里都只剩下了两个字——

解气!

而此时。

我妻真二也反应了过来。

只见他一边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举起了手。

“我抗议!”

“正方辩护人,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我妻真二恨不得咬碎一口老牙,目光怨毒的看了林风一眼,随后向着亚特兰蒂斯鱼人提出抗议。

然而,

“抗议无效!”

“正方辩护人并没有直接对反方辩护人进行人身攻击。”

亚特兰蒂斯鱼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没有进行人身攻击?他他他骂我是……”我妻真二顿时气急。

然而。

亚特兰蒂斯鱼人依然面无表情:“这只是反方辩护人自己的一种心里代入,与正方辩护人无关。”

听到这句话。

我妻真二彻底无语了。

亚特兰蒂斯鱼人都说抗议无效了,他能怎么办?

我妻真二是真的无奈了。

看到林风依然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妻真二连忙移开了目光。

他怕林风把自己给活活气死!

然而正当我妻真二移开目光的时候,林风的声音传遍整个文明法庭。

“还是之前我说过的那句话,历史是有两面性的。”

“史书也是人写的,在写的时候,难免会代入作者的个人情绪。”

“所以,看待史书,不能迷信史书,要学会结合当下的时代背景,从利益角度出发去分析。”

“秦始皇当时的郑策,是独尊法术,而大汉则不同,大汉是独尊儒术。”

“儒家文化,在汉朝可以说兴盛到了极点。”

“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坑杀儒士一说,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拉动老百姓对前朝的不满。”

“其实当时焚书坑儒确实是存在的,但是所谓的儒并非儒生。”

“这些人,甚至连儒生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坑蒙拐骗的术士之流!”

“这些术士平日里招摇撞骗,严重耽误了生产,甚至还会蛊惑人心。”

“不坑他们,还留着过年?”

“如果连有罪之人都不能制裁的话,那这个帝王,要之何用?”

“所以,我的观点如下。”

“焚书,是为了促进文明交融,而坑儒,则是为了清除民间祸乱,促进生产!”

“此等作为,不仅无罪,而且还是天大的功德!”

林风的声音,在整个文明法庭中如同洪钟般响起。

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独特的感染力。

原本将信将疑的龙国观众们,想到林风之前一针见血,不知不觉对他的话信了七八分。

我妻真二此时心中也是不由的一慌。

如果说,之前的林风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辈。

现在的林风,在他眼里,已经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甚至作为反方辩护人的他,也不由的害怕起来。

虽然,他现在手握战国策。

但看到林风笃定的眼神之后,心里还是不免打鼓。

不自信了!

万一这次,林风又扭转了局势,那该怎么办?

我妻真二心里,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慌乱过了。

他当即顾不上胸口的疼痛。

当务之急,还是第一时间,将这个罪名定下,其他的以后再说!

“林风桑,你说的只是个人观点罢了,你有……”

“证据是吧?当然有!”

林风猛的一抬手,将我妻真二的话打断。

龙国观众们听到林风笃定的语气,心里也疯狂期待了起来。

“不会吧,林风手里真的有可以推翻焚书坑儒的证据?”

“如果焚书坑儒,真如林风所说,那我们岂不是真的冤枉秦始皇了?”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是啊,我也不希望我们龙国的第一位皇帝,被人骂作罪君,毕竟是我们龙国的脸面啊。”

“不仅如此,你们也不希望资源被扣除吧?”

“好期待林风能拿出来史实,狠狠的怼回去!”

龙国观众们争先恐后的发着弹幕,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浓浓的期待。

期待林风能拿出铁打的证据,狠狠的搓搓我妻真二的嚣张气焰。

我妻真二听了林风的话,心中也是猛地一突。

林风的表情,实在是太自信了!

这种自信,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也绝对不是硬肚国的那种蜜汁自信。

而是近乎藐视般的自信。

这种感觉,让我妻真二心里异常难受。

难受的同时,心里不由愈加的狐疑。

难道林风……真的有史实?

不过心中虽然慌乱。

但我妻真二依然语气强硬:“既然你说有史实,那就拿出来,不要在这里装腔作势,凭着自己的想象信口开河!”

林风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

“这,恐怕还得再等等。”

“等什么!?”

我妻真二下意识的反问。

林风笑着指了指文明法庭上悬浮着的大荧幕。

荧幕上,正是挖掘现场的画面。

就在所有的目光,都看向挖掘现场的画面的时候。

挖掘现场内,也在同一时间有了新的变化。

“报告,发现竹简一片!”

一名带着白手套,穿着迷彩的年轻人小跑着来到历史学家面前,将一片竹简递上。

那位历史学家本能的将竹简接过。

他看过的竹简已经太多了,接过竹简之后先粗略的扫一眼,先将其归类。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能找到对辩护有力的史实。

至于研究,那是回去以后的事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嗯!?”

那位历史学家,陡然发出一声轻咦。

旋即,他瞬间面色一变,眼睛瞪得溜圆。

原本惊疑的表情,逐渐转为了狂喜。

就连捧着竹简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找到了,找到了……”

那位历史学家嘴唇哆嗦,轻声呢喃。

他近乎疯狂的声音,瞬间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而此时。

那名原本已经鬓角斑白的历史学家,却像个孩子一样,跳着脚大喊。

“各位,我找到了!”

“这片竹简上,记载着焚书坑儒的真相!”

那位历史学家,一边跳脚大喊,一边捧着竹简,细细的查看。

顿了良久。

“原来……真相、真相竟然是这样!”

“我们,我们冤枉了始皇两千多年啊……”

“这一局,龙国、龙国胜了!”

那历史学家说着话,不知不觉间竟然带起了哭腔。

联想到背负骂名两千年的秦始皇,想到龙国历史曾经的苍白。

联想到林风一个年轻人,独自肩负国家重担,在文明法庭上战斗。

联想到龙国即将在国际上,在文明法庭上扬眉吐气。

那位历史学家,顷刻间老泪纵横!

这次,是真的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