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污蔑!为何污蔑?只因大秦是大汉前朝!

万众瞩目!

当看到,竹简上刻着小篆字体的《太史公书》的时候。

所有的龙国观众们,都在一瞬间沸腾了!

“真的是史记?”

“这小篆……没错了,一定是史记。”

“当时那个年代,小篆确实是通用字体,而且看竹简的样子,虽然有些腐蚀,但墓室氧气隔绝的情况下,依然能辨认上面的文字!”

“真的是史记啊!我们龙国的历史本就缺失,史记出土,而且保存的这么完好,又能填上不少历史空缺了!”

“就连只有200年历史的漂亮国,也自诩历史底蕴比我们强,现在谁敢嘲笑我们龙国无历史?”

“别说是漂亮国了,就连不要碧莲的宇宙国,都把原本属于我们龙国的东西剽窃了过去,就是欺负我们没有历史,现在有了史实依据,看他们还有什么说的。”

“牛批!”

……

所有的龙国观众们,都疯狂的发送着弹幕。

一开始的时候。

绝大部分龙国观众心里还是非常怀疑的。

毕竟林风只是随便说了个地点。

史记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文献,又其实那么容易寻找的?

所以。

大部分龙国观众的心,还是紧紧提着的。

但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风的神色,也丝毫不见有任何慌乱。

龙国观众们,心里都不由疑惑了。

如果林风真的没有把握的话,能这么胸有成竹么?

想到这一点的龙国观众们,心里不由有些期待。

毕竟能不能让史记重现天日。

可是关乎到龙国的资源,关乎到龙国能不能获得高等文明的科学技术彻底打破桎梏。

现在,

在看到真正的《史记》出土之后,所有的龙国观众们,都不由疯狂了。

对于所有龙国观众们来说。

这可以说是,见证历史奇迹的时刻!

在龙国有限的文献中,反复提到的《史记》终于出土!

原本不怎么多的弹幕,瞬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级别!

本来还有不少龙国观众依然在躺平,但是看到这一幕之后,瞬间做起了身子。

参与互动的龙国观众,比之前至少增加了将近二十倍!

这是什么概念?

原本已经绝望的龙国观众心里,已经有一股希望,在悄然燃起,只等最后绽放!

虽然,也有少数心思缜密的人,此时在想。

林风是怎么知道,司马迁墓的位置的?

并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这么清楚。

但是现在,

已经不需要考虑这些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沉浸于史记出土的那一份自豪之中。

至于其他的事情,等以后再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

越来越多的竹简,被发现,交到那些历史学家的手里。

而那些历史学家们,也全部都凑在一起,开始了研究。

这些竹简,本就因为麻绳被腐蚀,散落成了一片片。

想要短时间内按照顺序拼接好,绝非易事。

而现场的气氛,也一直处于巅峰!

所有龙国观众,甚至包括国外的那些观众,也都在关注着文明法庭内的情况。

确切的说。

他们关注的,是文明法庭内,投影挖掘现场的情况。

然而,

我妻真二的脸色,简直阴沉的可怕!

史记,竟然真的出土了!?

他虽然是樱花国人,但是对龙国的历史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对于史记。

他虽然没有龙国的历史学家们知道的多。

但还是听说过的。

没想到,史记竟然真的在这里出土!

位置,竟然和林风说的一般无二。

想到这里。

我妻真二心里顿时慌了。

“难不成,这个叫林风的小子,看过史记的内容?”

“史记中,不会真的有可以给焚书坑儒洗白的史料吧?”

我妻真二看了林风一眼。

虽然目前那些历史学家还在分类史记的竹简,关于焚书坑儒的记载,好像还没有找到。

但是。

一股强烈的不安,已经笼罩在我妻真二的心间,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正当我妻真二怀疑人生的时候。

林风突然开口了。

“现在关于史记的整理,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我很严肃的告诉大家,我为秦始皇辩护的每一言每一语,都没有半点虚假。”

说道这里,林风冷冷的斜睨了我妻真二一眼,“皓首匹夫,仓髯老贼,仅仅知道一点我们龙国历史的皮毛,就在此狺狺狂吠,趁着这个功夫,我给你普及普及《战国策》的创作背景,还有相关知识。”

我妻真二听了林风的话,顿时气的浑身发抖。

他虽然知道一些龙国的知识,成语也会那么一两个。

但,龙国文化博大精深。

岂是他能理解的?

如果平时,这些成语。

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是现在。

通过史前文明,变态到近乎玄学的科技手段。

我妻真二真正的体会到了,龙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虽然,这些词,没有一丁点的含妈量。

但我妻真二听了,顿时觉得自己血压骤升,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啊!?你你伱你……”我妻真二指着林风,手指头都哆哆嗦嗦。

左胸更是感觉有些隐隐作痛,胸膛大幅度的起伏,如同一座沉寂的火山一般,随时准备喷发!

这个年轻人,太牙尖嘴利了!

三言两语,就把他气的肝疼。

“八嘎,林风你不要得意,就算是史记里也不一定能洗白焚书坑儒这种铁一般的事实!”

“秦始皇,注定有罪,这本战国策里,可是记的清清楚楚!”

我妻真二一边说话,一边捧起了手中的战国策。

“除了焚书坑儒之外,还有很多关于秦始皇的记载!”

“上小尧、舜,下邈三王。二世愈甚,惠不下施,情不上达;君臣相疑,骨肉相疏;化道浅薄,纲纪坏败。天下大溃,诈伪之弊也。”

我妻真二指着战国策原文,说道。

然而。

他本以为,林风会慌乱。

结果,却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只见林风脸上,尽是冷笑。

“说你不懂龙国历史,你还不信。”

“这本战国策,是何人所写?”

林风冷笑着反问。

我妻真二微微一愣,旋即快速看了一眼书页。

“当然是龙国历史学家,刘向所写。”

我妻真二一脸一正言辞的说道。

然而。

听到我妻真二的话,林风脸上的笑容,更加不屑了。

“说你不懂,你还非要和我杠。”

“刘向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林风继续反问道。

“这……”我妻真二顿时语滞了。

他虽然知道一些龙国历史,但也只仅限于比较大众化的东西罢了。

刘向虽然是西汉文学家,但是名气自然不如秦始皇。

别说是我妻真二了,就算是很多龙国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

林风看到我妻真二吞吞吐吐,脸上的冷笑之意更甚。

“我来告诉你,刘向是什么身份。”

“他虽然是西汉著名的文学家,历史学家,但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皇室宗室大臣!”

“也就是说,是皇亲国戚。”

林风侃侃而谈。

无论是我妻真二,还是观众们,听到这话都不由疑惑起来。

刘向的背景,和战国策有什么关系?

而林风似乎也知道所有人心中的疑惑,顿了片刻之后,沉声开口。

“刘向,本是西汉皇室宗亲。”

“而大秦,又属大汉前朝。”

“抨击前朝,对于当时的当朝者来说,无疑是人之常情,是维护统治的常规手段。”

“你们没发现,刚才反方辩护人所念的那一段,根本不像是历史,反而像是人身攻击么?”

此话一出。

林风不仅在质问我妻真二,也是在询问所有的观众。

听到林风的话。

所有人顿时愣住了。

确实!

单凭我妻真二所念的内容,确实不像是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来评判一个帝王。

反而像是在故意抹黑,人身攻击一般。

如果是单纯的为了维护大汉统治,抨击大秦的话,仔细一想,还真有可能是这么回事!

然而,

我妻真二却不认了。

“哼,林风桑,这只是你的猜测罢了,但是你不要忘记,我手上的可是刘向亲自写的《战国策》,任凭你说的如何天花乱坠,也绝对比不过我受伤铁证一般的史实。”

我妻真二信誓旦旦的说道。

现在的我妻真二,虽然看起来声色俱厉,但是心里却是慌得一批。

林风,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之前,他看走眼,还以为林风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年轻。

可听证会进行到了现在,我妻真二已经意识到。

不仅牙尖嘴利,对历史还有很深刻的了解。

现在的他,只希望。

史记之中,不要有和战国策相悖的记载。

否则这一次,还真没把握赢了!

我妻真二心中慌乱,浑然忘记了他一开始那志得意满的模样。

人心中越慌,越想证明自己。

我妻真二连声喝道:“你所说的抨击前朝,只是你的个人看法,不能算作史料,刘向写的战国策,才是实打实的史料!”

然而,

我妻真二的大喝,却换来林风蔑视的冷笑。

这种笑容,仿佛是一个人,在俯视一只蝼蚁一般。

让在樱花国备受尊崇的我妻真二,更是受不了,心脏隐隐作痛。

然而,正当他准备继续开口质问林风的时候。

林风,突然说话了。

“就这点程度,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说龙国历史。”

“你以为,《战国策》真的是刘向写的?”

“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是那么天真。”

说道最后,林风更是冷笑着啧啧摇头,看我妻真二的眼神,仿佛在关怀一个若智。

然而,

我妻真二听到林风的话,却是下意识的一愣。

战国策,不是刘向写的?

怎么可能!?

虽然书封已经破旧,但确实写着刘向的名字啊!

我妻真二觉得自己脑瓜子似乎有点迷糊。

林风看着愣在原地的我妻真二,冷笑出声。

“反方辩护人,你的准备工作,做的真不怎么样。”

“你刚才所说的批判秦始皇的句子,应该是出自《战国策序》的末尾。”

“可笑你作为樱花国历史学家,竟然连历史的严谨,都不注重。”

“你自己看看,《战国策序》,第一句话写的是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