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回归,解决了

周逸嘿嘿一笑,“那你闭上眼睛,我来喂你。”

她脸色一红,瞪了他一眼。

轻哼一声,吃了起来。

两人吃好了以后,一起走进教室。

柳忻寒看见心里不是滋味,脸上气鼓鼓的。

陈佳慧道:“你跟他说了没有。”

“没有,这谁能说得出口?”

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这话感觉有倒追的嫌疑。

毕竟一直都受男生们的追捧,主动不是她的强项。

“犹豫就会败北,你要输了。”

“什么鬼,我和谁在比赛吗?”

陈佳慧道:“你觉得呢?他们是同桌,还经常一起吃饭,你不会没注意到吧?”

经过提醒,柳忻寒才反应过来。

他们两个好像很久之前就天天在一起吃饭,难怪他看着也没感觉都不对劲,原来是习惯了啊。

难道梁思楠跟她一样,也喜欢周逸?

近水楼台先得月,她真的要输了?

可是她还没开始呢,不想认输。

她紧张的问道:“那怎么办啊?是不是没机会了?”

“有机会呀。”陈佳慧道:“多找机会接近他。”

“哦,好吧。”

高宏博眼神暗淡,忍不住眼睛湿润。

他从柳忻寒的眼里看到了喜欢,只是对象不是自己。

王志新还没察觉到,拍拍他的肩膀道:“你最近怎么不理柳忻寒了?”

他倒是想理,可有什么用呢?

之前都没有争取到,现在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他道:“我只想好好学习,等我努力考上大学再去追求心中的女神。”

这是他最后的退路了,到时候周逸不在,他就可以大显身手了。

王志新点头,“还得是你,真有觉悟。

万一现在追上了,大学不在一个地方,异地恋也没什么前途。”

高宏博不可置否的应了一声,埋头看书。

班上没几个人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只有王志新最清楚。

高宏博的叔叔家里很有权势,他的爸爸也很有可能升职做大官。

所以他致力于跟他搞好关系,以后谋个好出路。

但是他本人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家里看起来都很一般。

对于王志新的关心,以为只是学习崇拜,毕竟两人之间还是有点差距的。

因为周逸和梁思楠的突出表现,他在班上的排名也掉出了前5。

原本他是前三,而且每次都在柳忻寒后一个名次。

他总是幻想,他们是有多大的缘分,所以名次每次都在一起。

可是现在他们之间总是隔着一个或者几个人的名字,让他看了十分难受。

不过他对自己的水平还是很有信心的,就算和柳忻寒不是在同一所学校,也能在同一个城市。

经过一天的学习,柳忻寒本来想和周逸一起回去,但是他早就跑了。

骑着他的小电驴回家,她偷偷在上面画了颗爱心。

心里美滋滋的想,他如果看见了一定会明白她的心思。

回到家气氛依然很压抑,妈妈总是坐在那,有时候像个雕像。

她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不知道周逸能否帮她。

回到房间,他再次拨通爸爸的电话。

对面是一阵忙音,没有要接听的迹象。

叹了口气,强迫自己进入学习状态。

周逸查了一下柳忻寒爸爸的资料,大概摸清楚了情况。

大概是因为忍受得太久,现在已经彻底爆发。

所以只想放空,而且感情上也有了危险的苗头。

他甚至还找到另一个人的社交账号,照片拍得很暧昧。

周逸打电话过去,等了很久对方才接通。

他压低嗓音说道:“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明天我会把你们的照片群发出去,让所有人看到你的丑态。”

柳文赋吓了一跳,紧张的说道:“你别乱来,要多少钱我都给。”

想到自己的样子被所有人欣赏,他就吓得冷汗直冒。

更何况他还有家庭,传出去就更难听了。

周逸道:“跟那个女人断了联系,当这件事没发生。

你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为她们考虑一下。

如果不听劝,我就对她们下手。”

柳文赋也不是没良心的人,想到自己的女儿聪明漂亮,万一……心中一颤,立刻答应。

周逸又威胁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又接着给柳忻寒发了短信,叫她如何跟她爸爸沟通。

柳忻寒今天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时不时看着手机。

终于等到周逸发来的信息,立刻回复。

“为什么要说这个?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

“听话,按我的说。”

“……好。”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她终于听见开门的声音。

推开门,看见爸爸回来了。

她努力挤出几滴泪水,泪眼婆娑的走了过去,“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看见女儿哽咽的样子,柳文赋吓得脑袋嗡嗡响,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快跟我说说。”

虽然很想一吐为快,但柳忻寒还是按照周逸的意思,光委屈不说话。

看见女儿哭得这么伤心,他难受的坐在沙发上。

他拍了拍脑袋,咬着牙道:“是谁欺负了你?我去找他。”

柳忻寒吸了吸鼻涕,看起来更可怜了,“爸爸不来接我,有一天我回家被人跟踪,差点出事。

妈妈因为我的原因,所以才得了抑郁症,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他惊讶的问道:“你妈妈是因为……才这样的?”

柳忻寒用力点点头。

“那你没事吧?”他关心的抓过女儿的手,用力的问道。

“没事,刚好有同学经过救了我。”

他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我得好好感谢他。”

柳文赋在回来的路上,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女儿。

孩子这么优秀,他怎么就糊涂了呢?

而且那个女人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他离开,走的时候还把他身上的钱都拿走了。

现在回到家,发现事情没有变坏,反而觉得打电话给他的是个好人。

柳忻寒道:“那我们带妈妈去医院检查吧,她需要你。”

他一直以为老婆对他态度恶劣,是因为她不知好歹。

所以他才起了逆反心理,没想到是因为抑郁了。

他点头道:“好,以后爸爸还像以前一样接你回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