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散个心顺便领个奖

他们回到教室,没多久谢国飞就出现了。

“今晚突击考试,现在开始发试卷。”

柳忻寒惊愕的看着老师,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梁思楠也呆住了,手上的笔掉落下来。

只有周逸最淡定,因为关于前世的记忆,越来越清晰。

现在班上大部分同学以后的命运,他基本都知道了。

一场小小的考试而已,大家嘀咕了几句就开始考试了。

考完试,柳忻寒感觉他简直神了。

这反而勾起了她的的好奇心,难道她的命运真的会如他所料那般吗?

那她绝对要好好学习,绝对不要嫁给高宏博。

但是想到家里的情况,她还是忧心忡忡。

因为回去后他再也不能安心学习,该如何保证效率?

爸爸已经几天都没有回家了,她也没有时间找。

她现在只祈求快点高考,这样她就有更多时间陪妈妈。

如果实在需要治疗,她也可以去打暑假工。

“同桌,现在信我了没?”周逸笑着问道。

“……这只是巧合吧。”

虽然有点信,但不想承认。

要不然他说的那些话都变成真的了,怎么办?

什么命里缺他,真有脸说。

周逸眨了眨眼睛,“要不然我再预测一个。”

她咬了咬唇,“你说吧,随便什么都行。”

“只要今天晚上你打电话给我,5分钟就能睡着”

她这几天失眠的厉害,才不相信他说的话。

“如果失败了呢?”

“那我随你处置,想干嘛就干嘛。”

梁思楠被他说的不好意思,脸又红了起来,“那我要你不要胡说八道,更不可以跟我说那些暧昧的话。”

周逸道:“我没有暧昧,我是直说。

你记住了,以后你就是我老婆。”

教室里还有这么多人,梁思楠恨不得钻到桌子里去。

幸好周围的同学都出去了,他的声音也不大,要不然她在这个班级没法待了。

天天被他调侃,今天她受不了,咬着牙瞪了他一眼,“别以为你算得准,我就相信你。”

“意思是我要是算的不准,你就相信了?”

“那当然是更不信了,专门挑我的漏洞。”

周逸看着她气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梁思楠以为他在嘲笑自己,忍不住踢了他一脚。

两人的互动被柳忻寒看在眼里,她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突然好羡慕梁思楠能和周逸坐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聊什么那么开心。

她也好想有个人能逗她开心,省得她每天心情这么沉重。

下了晚自习,高宏博在校门口等了半天,结果表哥有事没来。

周逸一如往常的回到家。

周岚忧愁的睡不着,看见儿子回来,笑着迎上去,“学习累不累,晚上饿了没有?要不要给你弄点东西吃。”

周逸摇头,“不用,爸呢?”

她脸上有点不自然,扭过头去道:“他有点累,已经去睡了。”

周逸努力回想,公司好像确定要裁员了,爸爸有段时间回来每天都很疲惫。

妈妈的心思也很重,但还是对他笑脸相迎。

那时候他整天沉浸在负面情绪中,根本没有注意爸妈的异常。

现在回想起来,十分心疼。

他的爸爸应该去工地了,那么累的活,回来肯定是累的早点睡了。

而且他没记错的话,那个楼盘也就两个多月工期。

他的爸爸为了应付那段时间家里的开支,累得不轻。

本来身体也不是很强壮,以前也没咋干过这种活,累出了腰肌劳损。

这些事都是从妈妈嘴里偶尔听见的,他也没有太多关心。

直接给了妈妈一笔钱,后面就不闻不问了。

他到临死前,都不知道爸爸去治疗了没有。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太不孝顺了,也太自私了。

自己活着的那些年,眼里只有自己。

他拿出一张卡道:“妈,我中奖了。

叫爸不要去了,工作慢慢找,一定能找到合适的。”

他确信爸爸能找到工作,有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

再加上负责有能力,后面找的工作一直干到退休。

不过是这段时间不顺利而已,一定要珍惜身体。

周兰拿着银行卡,心中一片慌乱,“中啥奖?”

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瞪大眼睛道:“真的吗?我和你爸还说谁运气这么好,这下日子总算轻松了。

你说下午要请假,我还以为你去散心…”

“对啊,散心顺便领个奖。”

周浩听见声音出来,问道:“怎么了?”

周岚激动道:“儿子中大奖了。”

他呆住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心在狂跳,振得耳膜都在嗡嗡响。

好半天才说道:“太,太好了!那现在卡上有多少钱。”

周逸道:“三百多万,我留一百万,剩下的都给你们。”

“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给你留着,以后找老婆用。”周岚道。

“老婆不用找,我已经有了。”

“臭小子,这种时间学习要紧,不许分心。”周岚着急的拍了拍他的手臂。

回头还看了眼周浩,急的不行。

周逸笑着说道:“妈,正是有了她我的成绩才会提升这么快,你就别担心了。

这卡你们拿着吧,我要去学习了。”

周岚想到家里的经济情况得到缓解,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她笑得很开心,拍了拍他的手道:“好吧,我们都相信你。

你要是不想吃东西就早点写作业,不要搞得太晚,该休息就休息。”

周逸点头,推门进房间。

给梁思楠发了条信息,好半天也没有回应,应该还在学习。

高三真是人生中最充实的日子,每天都很忙,脑子里根本就没有空想其他事。

梁思楠很久才从课文中回到现实,双手抵在桌子上,用力按着眉心。

太阳穴突突的跳,她稍稍按摩了一下。

洗漱后躺在床上,灯关了很久也没有睡意。

她想起周逸的话,直接将电话拨了过去。

周逸接通了电话,两人都没有说话。

他放了一首纯音乐,旋律在耳边流淌。

梁思楠第一次听这首曲子,顿时感觉心情都平静下来了。

还没过三分钟,就觉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周逸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轻声道:“老婆,晚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