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扎心还插刀

高宏博的举动,无意间成了女生的公敌。

而周逸却意外的好运,女生反而更欢迎他了。

就连梁思楠对他的态度都变好了,主动跟他说。

“周逸,你的检讨写好了吗?要不要帮忙?”

他心中一喜,还有这种好事。

班主任叫他今天交过去,现在还一个字都没写。

要是有人帮忙,那可太妙了。

他点头道:“要啊,放学后我们一起讨论吧。”

哈哈,这么快就和好了。

但是梁思楠却没有答应,微笑着转过头。

周逸一头雾水,心想着怎么让高宏博把它写了。

下课期间,他跟着高宏博进卫生间。

一把揪住他的衣领,质问道:“昨天的事是你干的吧?”

高宏博有点慌乱,偏偏大家都视而不见。

他嘴硬道:“不是,你别诬陷我。”

然后说道:“昨天你那么捉弄我,还把我的车子弄坏了。

我要报告老师,故意伤害我。”

周逸将他的手反转过来,痛得他嗷嗷直叫。

“放手,我的手要是断了跟你没完。”

周逸控制力道,又向下压了压。

他疼得冷汗直冒,差点哭出来。

“是不是你做的?”

手上的疼痛让他立刻失去意志,哀求道:“快点放手,我不想残废。

是我做的放过我吧,好痛。”

果然是他做的,但周逸没有放松。

“那你把3000字检讨写了,记住要像我的笔迹。”

高宏博连连同意,手被松开后才缓过气来。

擦了擦眼角因疼痛而渗出的泪水,说道:“能不能不要说出去?”

“敢做不敢当?”

“……我怕忻寒不理我了。”

“她现在也没怎么理过你啊。”

“……能不能不要这么扎心?”高宏博感觉心都碎了。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爱她,她却爱着他。

他很害怕柳忻寒喜欢周逸,如果这样他就没有机会了。

因为初恋实在太珍贵了,他希望女神的爱能留在自己身上。

周逸道:“赶紧写,放学前给我。”

回到教室,梁思楠淡定的说道:“你是不是去胁迫他了?”

他正色道:“没有,我们友好交谈,相谈甚欢。”

他可是文明人,怎么可能胁迫别人。

梁思楠笑了笑,“谁信?还要我帮你写检讨吗?”

“不用了,已经有人写了。”

“那你还说没有胁迫?”

周逸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既然承认了,检讨当然由他写。”

过了一会儿高宏博回来了,女生们突然将他轰了出去。

这么大的动作,大家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高宏博很慌,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离上课最多还有三分钟,自己不会被整得很惨吧?

女生们一点也不客气,用双面胶将情书贴到他脸上和身上。

就连柳忻寒也毫不客气,直接贴在他的脑门上。

大家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阵仗,看得津津有味。

“原来是他写的,被发现了真惨。”

“怎么不见周逸出来,他不是应该最生气的吗?”

“他也真是够无聊的,这么多情书,写的人都累死了。”

“你们说有没有人当真,万一成功了呢?”

“……要是普通班就好了,说不定真的能骗到一个。”

聊着聊着,几个人回过头,发现周逸正忙个不停。

只见他拿着刀子裁纸,三两下就做好了一个头套。

然后在上面抠了两个洞,又画了一块坨状物。

等到女生们都进了教室,他连忙冲出去。

把头套套到高宏博头上,快速拍下相片,铃声就响了。

高宏博自知理亏,女生们贴情书的时候他都不敢动弹。

感觉应该都贴完了,结果眼前也看不见了。

头上突然带了什么东西,他想拿开,发现里面竟然和情书粘在了一起。

他已经听见了哄笑声,慌忙去扯开。

更让他着急的是铃声已经响了,这节课是班主任的。

不出意外的话,铃声结束,班主任也到了。

人一慌,动作就更慢了。

好不容易扯开头套,然后把情书扯掉,他看见班主任站在眼前。

此时无声胜有声,他默默低下了头。

这节课他被罚在走廊上,让他羞愧不已。

看见地上的头套好像在嘲讽,更令他生气了。

周逸的举动又贡献了一波话题,下课后大家都忍不住讨论。

特别是女生,不时将目光看了过来。

毕竟她们以为这就够了,没想到周逸还有更好玩的。

大家看着周逸,难免将目光看向梁思楠。

“你们有没有发现,其实的梁思楠真的很漂亮。”

“确实,她的五官好立体啊,学习也好。”

“说的也是,可她又不跟我们一起玩。”

“她太冷淡了,是跟我们玩不到一块,不是不跟我们一起玩。”

“他要是打扮起来,应该超漂亮吧。”

“肯定啊,她那么高,化个妆得迷死人吧。”

“难怪周逸跟她关系那么好,隐藏的挺深啊。”

柳忻寒听着心里挺不是滋味,感觉自己被比下去了。

她跑进卫生间,偷偷拿出小镜子照了照。

信心噌噌往上涨,还是一样好看。

只是想到自己家里的情况,眼眸有些暗淡。

为什么她会遇到这些呢,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她真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不想要这个好好的家,一定要离开。

但她不敢深思,低头洗了把脸。

梁思楠很少和女生们凑在一起,但听见她们这样议论自己,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她也跑去了卫生间,看见柳忻寒面色不悦,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

她很犹豫,但还是问了句:“柳忻寒,你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啊,跟你无关。”

柳忻寒大方的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

然而她心情还是很沉重,因为爸爸如果要离开她们,家里的经济很成问题。

回到教室见大家已经不再讨论,她也安静的看起书来。

只是她定不下心来,总想解决家里的问题。

这件事她不想被别人知道,能商量的就只有周逸了。

她从课桌里拿了一本书,里面夹了张纸条,走到周逸面前道:“这是你要的书,等下给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