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后重生,给我站到门外去

重症病房内。

周逸躺在床上,艰难的呼吸着。

他才40多岁,此刻生命却即将迎来结束。

病房里没有一个人,走廊外静悄悄的。

生命步入倒计时后,他整个人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不仅脾气暴戾,而且还把自己封闭起来。

他不想任何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曾经潇洒恣意,快意人生,如今却只能躺在床上。

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耳朵却仔细聆听外面的动静。

安静,绝对的安静。

高级病房外,没有一个人经过。

周逸知道自己快死了,除了医生和她,谁都不得进入,他想保留最后的尊严。

花了无数力气去寻找她,可直到现在还是没出现。

他眼里的光渐渐暗淡,呼吸越发沉重。

周逸似乎能感应到天国的召唤,嘴唇干裂,正无意识的翕动。

恍惚间他似乎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缓缓来到身边。

抬起手臂给他喂了一口水。

“是……是你吗?”他艰难的问道。

安静的房间内,一道清晰的声音传来,“嗯,是我。”

周逸欣喜莫名,努力转过头望向她。

明明就在眼前,他却感觉遥远又模糊。

他努力睁开眼,终于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梁思楠,真的是她。

临死前的遗愿,真的实现了。

回忆的浪潮汹涌而至,一行清泪滑过脸颊。

他颤动的伸出手,想抓住生命最后的美好。

她顺其自然的接过,低头温柔的说道:“很久没有和你这样牵过手了。”

“你不陪我的那段日子,早就牵过无数别人的手了吧。”

“可我总是在想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所以你就不再和我牵手了。”

她淡淡的说着,眼里一片淡然。

曾经,他们有过诸多美好。

只是,他不懂得珍惜。

周逸在心里对她说过无数次对不起,但此刻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眼泪无声滑过,嗓子眼被堵住。

曾经,他抓住机会,获得了天降巨富。

短短几年间便实现了财富自由,走上人生之巅。

在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里,他陷入了花花世界。

二十几岁纸醉金迷,透支身体。

梁思楠苦苦相劝,他恶言相向。

仗着两人早已结婚,对她毫不怜惜。

更多时候,只会用钱打发。

她苦苦坚持了几年,最后终于带着女儿离开。

30多岁不知悔改,一错再错。

偶尔出去寻找她们,也会因为别的原因而中断。

至于女儿,早已许久不见。

现在40出头,早已日薄西山,无力回天。

人总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他也一样。

无论他怎么寻找她们,都没有任何消息。

直到三天前他才知道,离婚后她们去了国外。

他追踪溯源,发现她曾经给他留过很多线索。

只是他还沉迷在另一个世界,根本无心发现。

他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们。

如今,她终于出现了。

他努力张开嘴巴,艰难的说道:“晴晴…呢?”

梁思楠将他的手放在胸口,叹气道:“今天是她升学考试,赶过来怎么也要明天了。

你这样子,估计也撑不过去了。”

周逸沉默了。

也许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吧,最终也没有见到女儿。

甚至连女儿长什么样都有点模糊了,枉为人父。

他再次张开嘴巴,想对这个被他辜负的女人说声对不起。

然而眼前突然一片黑暗,身体像被扯进了一道漩涡。

这…大概就是死亡的感觉吧。

“砰砰砰。”

书本敲击桌面的声音。

死亡的感觉还笼罩在心头,周逸大喊了一声。

“啊,吓死老子了。”

“你是谁的老子?”一道咆哮声在耳边响起。

周逸连忙抬头,顿时懵了。

这,这不是自己高中的班主任谢国飞吗?

难道他还没死,现在在做梦?

教室里一阵哄堂大笑,弥漫着欢乐的气息。

要是换个代课老师,估计已经吹起了口哨。

他一时混乱,和班主任大眼瞪小眼。

谢国飞重重的敲击了一下桌面,低声喝道:“给我滚到外面去罚站,都什么时候了还睡得着,我看你是别想考上大学了。”

虽然还没有清醒,但身体早已行动,站到门外去了。

过了一分钟,周逸总算认清了现实。

原来他这是重生了。

回到了2010年,离高考还有三个月。

看着教室里熟悉的同学们,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重活一世,看我不把你们虐爆了。

班主任正好瞪了过来,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于是下课后,他得到了继续站在走廊上罚站的殊荣。

后桌李成文晃悠悠的走过来,嘿嘿笑道:“下回机灵点,我提醒了你好几次,谁叫你睡得那么沉。”

两人一直都是前后座,此后一直都是好朋友。

关于提醒这回事,周逸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都重生了,这点小小惩罚算得了什么?

还未开口,突然走廊里一片热闹。

别班同学都从教室里走出来,纷纷看向走廊里的女生。

柳忻寒,他们班的校花,缓缓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她人高腿长,白皙如玉,眼睛灿若星辰。

气质清冷,唇红齿白,不施粉黛,天然雕琢。

身穿校服,不仅无损她的美丽,反而更添清纯。

这张初恋脸,让无数男生为她心动。

周逸这才想起,校花每到这节课的课间都要去上厕所。

每当她出现,都是男生们蠢蠢欲动的时候。

李成文站在他旁边,盯着她道:“长得真美,可惜她从来都不看我一眼。”

周逸道:“看了又怎么样?”

他吸了一口气,“只要她看我一眼,我连和她在哪合葬都选好地方了。”

“……”

周逸表情很平静,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

这所有人都认为是平平无奇的一天,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校花竟然向他表白了,这种艳福周逸怎可能拒绝?

然而他刚答应,校花却冷酷的告诉他不过是场游戏而已。

那是他人生最黑暗的一天,遭到了全校人的嘲笑。

还没等他想完,柳忻寒已经走到了身边。

她俏脸微抬,1米65的身高低他一个头。

朱唇轻咬,面带羞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