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奇怪的学生

“这次考试成绩出来了,整体上来说,我们班的平均水平还算不错。”

“但仍旧有个别同学,在拖整个班级的后腿。”

“具体名字我就不点了,希望个别同学好自为之。”

“在这里,我要特别表扬一下我们班的吴琴琴同学。”

“本次她的总成绩为695分,全年级排名第一。”

噼噼啪啪!!

教室里响起雷鸣般掌声和欢呼声。

“不愧是琴姐啊,果然又是第一。”

“第一是重点吗?重点是琴姐考了695分啊!”

“这次的题目难度多变态啊,隔壁班的陈晓娟才考了650呢。”

“汗,有一说一,数学后面几道大题,我两眼完全一抹黑。”

“谁不是呢,物理也一样,根本看不懂。”

“这种题都能考695,我一变态都觉得变态!”

几乎所有人都向教室正中间的一个女生,投去羡慕的目光。

学生时期还是比较单纯的。

当遇到比自己更加优秀的人时,绝大多数人报以的都是羡慕与憧憬。

讲台上,班主任刘才军心情格外明媚。

自己的学生又考了年级第一,仿佛看到了今年优秀教师奖金在向他招手。

正准备接着讲试卷呢,目光划过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时,却忍不住皱了皱眉,拍了拍讲台。

咚咚咚!

“都上课这么久了,怎么还有人在睡觉?”

顿时,无数道目光都看向那个睡得正香的身影。

一个文静的女生愣了一下,连忙从课桌下推了推他。

小声喊道:

“陈泽言,上课啦,老师在叫你呢。”

“唔…嗯?”

陈泽言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

抬起头,便看见讲台上刘才军正皱着眉头,面带愠色的盯着他。

“额…”陈泽言抓了抓头发,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刘老师,没听见上课铃声。”

刘才军只是瞥了他一眼,心中叹了口气,并没有继续责怪他。

身为班主任,他很清楚这群学生平日里的压力有多大。

尤其是升上高三后。

每天起早贪黑,不到六点就来教室上早自习。

晚上挑灯夜读到凌晨。

这些孩子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压力。

而且陈泽言这孩子,成绩不算太差。

在班里处于中等水平。

平日里学习还算努力上进。

只要不影响到他上课,他基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行了,拿出试卷,我们继续讲卷子。”

刘才军拿出试卷,开始讲题。

教室里响起哗啦啦翻找试卷的声音。

……

一节课一晃而逝。

下课前,刘才军双手撑着讲台,道:“说一个事,过几天全国中学生物理知识竞赛预赛就要开启报名了,有想要参赛的同学,可以来办公室找我。”

“今年的时间安排比较紧凑,报名之后很快就会开始预赛的考试,有意愿的同学可以多看看书,有需要查阅资料的,可以去图书馆,或者来办公室找我。”

说完,刘才军便拿着试卷,离开了教室。

教室里一下就开始了激烈的讨论。

“物理知识竞赛诶,你们参加不?”

“参加个鬼啊,我连物理试卷都不会做,吃饱了撑的去参加全国竞赛?”

“我听说,要是在全国物理知识竞赛中,拿了金牌,就能直接保送清北!”

“咱们这个水平,别说金牌了,预赛估计都过不去。”

“你们说班长有没有可能拿金牌?”

“我觉得行,班长每次物理考试都是满分,妥妥的拿金牌啊!”

“不一定吧,考试是考试,竞赛是竞赛,两者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陈泽言正准备趴下继续睡觉。

他的同桌,上课前叫醒他的女生拉了拉他的袖口,问道:

“陈泽言,你要不要参加物理竞赛呀?”

陈泽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趴下,嘴里随意的嘟囔了一句:

“没兴趣。”

他是真的没有兴趣。

在他眼里,物理竞赛只不过是一群小孩子的小打小闹罢了。

他趴在课桌上,闭目养神。

在外人看来,他这是在睡觉。

可实际上,陈泽言的大脑中,正在飞速运转。

“最关键的还是分辨率指标啊。”

“按照R=k1*r*NA,节点的尺寸数值基本和晶体管的长宽成正比。”

“每一个节点大概是前一个节点的0.7倍。”

“不过到了28nm以后,单次曝光的图形间距已经无法进一步提升……”

无数的公式、原理、数值,在陈泽言脑海中构成了一幅‘画’。

这幅画现在并不完整。

而他的目标,就是将这幅画完整的拼接出来!

……

教师办公室。

刘才军整个人昂首挺胸,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

毕竟他教出来的学生,可是又拿下了全年级第一名的殊荣。

他这个当老师的,自然也跟着支愣了起来。

刚一进门,好几个老师就跟他打招呼。

“哟,老刘,你们班吴琴琴了不得啊,又考了第一。”

“啧啧,那个难度,能考695分,简直无法想象。”

“可不是吗,那数学卷子可是历年来,综合难度最高的一次,全校平均分都降了20多,唯独她一个人,考了满分。”

“哈哈,估摸着用不了多久,清北就要来抢人咯。”

老刘听着这些话,心里格外舒坦。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的太得意,只是随意的敷衍了几句。

在成年人的世界中,过分的得意显摆,并不会让别人更加羡慕。

反而只会遭到人的妒恨。

“咦?刘老师,你过来看一下,这个学生的成绩有些奇怪啊。”

就在众人聊的开心时,后座忽然传来一个女老师疑惑的声音。

这女老师正是高三四班的数学老师——梁彩秀。

“嗯?”老刘有些好奇,走上前:“怎么了梁老师?”

梁彩秀指着电脑上的数据,道:“你看,这是咱们班这次的数学成绩。”

老刘盯着看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梁彩秀解释道:“这次数学试卷的难度提高了许多,所以全年级平均成绩下降了大概20多分,这件事刘老师你知道吧?”

这件事老刘知道。

不光是数学,理科类试卷的综合难度,基本都被提高了一大截。

因此,整个年级的平均分或多或少都下降了几分到十几分不等。

可能是数学试卷的难度一下子提的太高了,导致平均分一下子下降了20多。

好多学生因此都在抱怨呢。

“不过你看这个学生,”梁彩秀指着一个学生的名字,道:“他的成绩有些奇怪。”

刘才军顺着梁彩秀的手指看了过去。

陈泽言,120分。

班级排行:第九。

他有些疑惑:“这…有什么问题吗?”

梁彩秀沉默了两秒,小声说道:“我怀疑…这个陈泽言是在故意控分。”

“故意…控分?”刘才军一听,心中一惊。

梁彩秀点点头:“很多之前成绩不错,甚至是经常满分的学生,由于这次考试难度的调整,分数普遍下降了15~20分。”

“比如咱们班的李子昂,上次考了145,这次却只考了126。”

“再比如隔壁班的陈晓娟,几乎每次都考满分的她,这次也只考了135。”

“可是这个陈泽言……就好像没有受到影响一样。”

说着,梁彩秀又打开了一个文档。

“因为这次考试,我把陈泽言这个学生去年的所有数学考试成绩汇了个总。”

“刘老师你可以看一下。”

刘才军目光再次落到电脑上。

只是当他看到文档中的记录时,他的瞳孔瞬间缩小至针孔般大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