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成名在望

齐海抛出的问题,引起了短暂的骚动。

足以比肩、甚至超越深蓝乐队的嘉宾,观众们完全想不到。

虽然也有人喊出了Icarus,但是大部分观众还是觉得他们出道时间太晚,和深蓝乐队暂时没法比。

只有亲眼看过楚漾写歌的齐海自己才知道,他说的话一点都不假。

“好了,不吊你们胃口了,接下来让我们有请——Icarus!”

没想到真的是Icarus,虽然有些深蓝乐队的粉丝并不认可齐海刚才的话,觉得这只是在吹捧。

但是Icarus的歌曲全部都是精品,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有些歌曲的风格也和深蓝乐队相近,甚至他们自己本身就是在深蓝乐队赞助的音乐节上出道的。

所以深蓝乐队的粉丝们本来就对他们很有好感,更何况现场的观众里也有一大批Icarus的粉丝。

随着齐海的呼喊与观众们兴奋的尖叫,五个人连同乐器一起从升降台上缓缓升起。

这就是乐队的不方便,如果不想让工作人员来回搬动乐器,影响舞台的完整性的话,就只能使用升降台。

在震天撼地的欢呼声中,五人站在了这座华国最大的体育馆的舞台上,感受着台下十万名观众的热情,心中激动无以言表。

后面巨大的屏幕上,清晰的照应出了每个人,少女们的国色天香与楚漾的翩然俊雅,让无数人更加疯狂。

大家向观众们挥了挥手,轻轻摩挲着乐器,按捺住心中的激动。

楚漾走上前去,与齐海击了一掌,准备享受这个美妙的舞台。

齐海打了个响指,清脆的声音借助音响传遍整个场馆,观众们都安静了下来,好奇的望了过来。

齐海轻声道:“接下来是一首新歌,《成名在望》。”

听到是新歌,观众们都期待了起来,虽然对这个歌名的寓意十分好奇,但也没有再发出嘈乱的声音,而是安静地准备听这首新歌。

场馆瞬间一片寂静,楚漾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恢宏的气势。

超乎寻常的前奏响起,有人听了出来,这是磁带倒带的声音,仿佛要把时间倒回到梦想开始的地方。

蓦然,楚漾睁开了眼睛,率先演唱:

[找一个和弦开始唱。]

[那故事遗忘的时光。]

[起点是那平凡的成长。]

[或初学吉他时少年们的模样。]

只有提前做好的弦乐伴奏与来自夏轻然的键盘声,配合楚漾开启了“身临其境”技能的歌声,更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仿佛所有人都回到了初学吉他的那一天。

齐海虽然惊叹于楚漾的唱功,但也紧接着唱出了下一段:

[那一年的舞台没掌声没聚光。]

[只有盆地边缘不认输的倔强。]

[排练室的日夜在争论在激荡。]

[以音量去吞噬无退路的彷徨。]

有熟悉深蓝乐队过往的粉丝,都知道这里是在讲深蓝乐队曾经的经历,而且即使不了解的人,也能猜出,这就是乐队当年的日子。

即使没有观众,也要倔强的坚持下去,不停地打磨把歌曲做的更好,以更多的努力与与对音乐的热情,消磨掉对未来的彷徨。

楚漾继续唱着,进入副歌:

[那黑的终点可有光。]

[那夜的尽头可会亮。]

[那成名在望,会有希望。]

[或者是无知的狂妄。]

[那又会怎么样,那又会怎么样。]

虽然说是副歌,但是这里却没有一点点高潮的感觉,反而显得有一些颓唐。

黑的终点可有光,夜的尽头可会亮,在路上的追梦人,会有梦想实现的那一天吗,还是说只是无知者的狂妄呢。

舞台上白色与蓝色灯光交织出梦幻的场景,身后的大屏幕上展现着字体精美的歌词。

观众们默默的听着歌,一边挥舞着荧光棒,一边看着歌词,感慨着深蓝乐队一路走来不易的同时,也在心里,把这些问题问着自己。

没有间奏,没有停顿,齐海立即接上:

[混迹过酒场的驻唱。]

[才读懂人性的寻常。]

[背负过音乐节的重量。]

[才体会每场仗都仰赖枪与粮。]

鼓声渐渐清晰了起来,带来了一丝力量感,没有之前那么颓废。

歌词中也依然是对曾经经历的感怀。

粉丝们都知道,深蓝乐队曾经也是从一间一间酒吧唱过来,一场一场音乐节的经历,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梦是把热血和汗与泪熬成汤。]

[浇灌在干涸的贫瘠的现实上。]

[当日常的重量让我们不反抗。]

[倒地后才发现荒地上。]

[渺茫希望绽放。]

随着楚漾的演唱,之前现实中的种种难处,仿佛都因为努力与坚持而被一一化解,精心呵护着的希望种子,终于逐渐开始萌芽,即将化作现实。

而观众们听着歌,看着歌词,也终于被温暖到,第一次露出了笑容,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两个唱的真好听啊。”

“是啊,歌词写的也真好,我都要看哭了。”

“前面太压抑了,后面一定会爆发的吧?”

歌曲进行到了过度的部分,齐海的声音也逐渐提高:

[穿过了摇滚或糖霜。]

[昧俗或理想,批判或传唱,道路上。]

[只能看远方,最远的地方。]

[应许的他方不停冲撞。]

看着这些歌词,观众们也恍然大悟,之前的歌词是在讲成名之前的努力与伤痛的话,那么这里就是成名之后所遇到到的烦恼,是许多的来自外界的质疑与批判。

楚漾接着第二段过度,声音更加高亢:

[看过多少脸庞。]

[飞过多少异乡。]

[少年早已苍茫。]

[回头望,我在何方。]

接受着质疑与批判,不停的飞往各地,见到了许多人,可是自己究竟在哪里呢?

除了讲述成名后的经历以外,又多了一层对于自我的审视。

齐海继续演唱着最后一段过度::

[一站又一站的流浪那旅馆和空港。]

[一遍又一遍的采访和攻防。]

[一双又一双的目光像监狱和高墙。]

[墙里的风光是不是如当初想像。]

马不停蹄地忙碌,流浪在各个城市,应对着各种采访,综艺,演唱会等等,自己的一切行为都要暴露在大众的目光下。

而对自己质疑声音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所以成名以后的生活,真的和当初梦想中的相同吗?

整整三段的情绪积压,每个人都能感受的到,真正的高潮,被积压的情绪,马上就要爆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