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扭曲

说到这个,夏轻然也有些茫然:“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讲…明明是她…”

楚漾见她确实不知道的样子,转而问道:“那可以给我描述一下,她是什么样的人嘛。”

夏轻然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她是橙子的邻居和同学,算是和橙子一起长大的吧,在我出现之前她们经常会在一起。”

楚漾接着问:“那么你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的呢?”

夏轻然继续回忆着:“她和橙子一起参加了很多歌唱比赛,不过大部分都止步于半决赛,只有少数进入了决赛,但也都输给了橙子。而且不同于成绩优异的橙子,她学习也很差,所以…。”

“所以苏橙在韩瑛心里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对各个方面都很优秀的苏橙产生嫉妒?这很合理。”楚漾若有所思:“那之后呢?”

“后来橙子家出了那件事,韩瑛却突然像变了个人,对橙子嘘寒问暖,帮了不少忙,也就是在那之后,我们才渐渐亲密了起来。”

听到这里,楚漾又感觉有些奇怪:“那不是挺好的嘛,难道在后来她又搞事了?”

夏轻然“嗯”了一声,缓缓道:“后来我们组成了乐队,由她来做主唱,她以“是不是因为我不会乐器才让我做主唱?”发过脾气,不过很快就和好了,直到上了大学…”

楚漾有些无语:“这是什么神经病?”,又好奇道:“大学发生了什么呢?”

夏轻然脸色显得有些痛苦,低声道:“因为我们几个之中,就只有她成绩比较差,为了我们可以兑现“考上同一所大学,以后一起玩音乐”的承诺,我们轮流帮她补习,可她最后还是没考上,从那之后她就又变了…”

楚漾听到这里,已经知道韩瑛为什么变化了,只是对她做的事还比较好奇:“变了什么?”

夏轻然皱起眉头:“她性格变得很恶劣,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发脾气,然后找各种理由不参加排练,甚至有时候有演出都找不到人。”

“那你们没有提醒过她吗?”楚漾也有点气愤。

“因为开始想着她没能和我们考到同一所学校,所以心情不好,就暂且忍让一下。后来又想到她曾经帮了橙子那么多,橙子很感激她,我们也不想撕破脸让橙子难堪,所以不是什么大事的话,大家都也不想说她…”

楚漾看着面前皱着眉头的少女,有些怒其不争:“这都能忍得住?那后来呢?”

“后来,她更加变本加厉,交了男朋友,也不练习了,还经常夜不归宿,有时候甚至会偷我们的东西去卖掉。”

“这样了都不教训她?”楚漾已经恨不得要自己动手了。

夏轻然收拾了一下情绪:“有啊,白棠发现后警告过她,她也认了错。可是再后来她还想带她那个男朋友回家,白棠忍不了骂了她几句,她就摔门而出,说再也不回来了。”

“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对吧?”楚漾对这个女人已经彻底无语了,心里给白棠不停的点赞。

“是的,她后来又跑回来道歉,橙子心软又原谅了她。她也又安稳了一段时间。”

“再然后就发生了琅星想签我们,她也特别想要签约,可是我们都不想签,她就又生气了。这才有了盛夏音乐节上被她放鸽子,我们无计可施却遇到了你的事情。”

楚漾点点头表示了解:“也就是说,她说的霸凌和黑料什么的都是子虚乌有。”

夏轻然脸上愈加痛苦:“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一直对她处处忍让,除了白棠说过她几句之外,连重话都没对她说过。更别提做对不起她的事了。”

见夏轻然也有些激动,楚漾急忙安慰起少女来,不再询问。

再问应该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了,况且靠这些信息,楚漾也差不多能够把韩瑛的形象描绘出来。

夏轻然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翻找着什么,递给楚漾:“这些都是我们的合照还有以前排练时候的录像。”

楚漾接过手机,纯白的手机上贴着一朵小花,很符合她的形象。

查看起相册里的内容,第一张是五个人的合照,除了楚漾熟悉的四位少女,还有另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倘若放到普通人中,或许可能称得上一句美女,可是有楚漾先入为主,又有旁边四位貌美如花的美少女衬托,楚漾只觉得这个女人无论是吊梢眼还是薄嘴唇都显得刻薄的面目可憎。

继续翻动着相册,几张合照过后,是韩瑛唱歌的视频,楚漾点击播放听了一段,韩瑛唱功大概在高级左右,但较为少见的的烟嗓让她显得比较独特,为她的演唱加分不少。

但即使这样,单凭唱功她也确实没有和夏轻然,苏小乔这样的乐手合作的资格。

楚漾把手机送还给夏轻然,见她依然情绪不佳,安慰道:“这件事我都已经知道了,你们没有错,也不用太担心了。”

夏轻然强忍着,露出一个微笑:“我没关系啦,我之是担心橙子,她今天心情不太好…”

说着,夏轻然起身道:“把事情说明白了,你不要误会我们就好…我去陪陪橙子。”

楚漾急忙表示自己从来没有那样想过,又安慰了夏轻然几句,把她送下了楼。

回到房间,楚漾开始思索着韩瑛的事:韩瑛恐怕一直都嫉妒着样样比她强的苏橙,直到苏橙家出了事以后,她才找到一丝优越感,对苏橙的关心更像是一种施舍。

想想之后在她身边的少女们,乐器都是大师级,唱歌也有人比她好听,容貌更不用说,她在其中仿佛鸡立鹤群。想必她一直都有着嫉妒吧。

直到只有韩瑛一个人没考上约定的学校后,她就彻底被嫉妒所扭曲,不断企图伤害少女们。

可惜少女们仿佛并不懂“升米恩斗米仇”这个道理,一次一次的原谅忍让,反而让韩瑛觉得其他人都是在看不起自己。她把这种忍让视作对自己的霸凌。

可想明白的楚漾随即也陷入了苦恼之中:“她说的手里有证据究竟是什么呢?”

再从韩瑛想到自己的前队友。“他们出卖自己,也是因为嫉妒吗?嫉妒自己什么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