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不是说不爱吃鱼的吗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2102字
  • 2022-06-10 17:10:00

演播室。

陈聪一身复古风打扮,被杨悦悦笑着调侃:“聪姐是不是也受到心动嘉宾的影响啊,也开始穿复古风了。”

秦静笑道:“我们应该叫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除了能听到夏末阳的新歌发布,还能学到夏导师的恋爱小课堂,更可以学嘉宾们穿衣打扮……”

“确实,我这里有个数据,自从节目开播以来,复古风的服装销量同比增长了300%!

复古风大品牌[远山青黛]更是成为了我们最新合作方!

大家后面可以在节目中看到他们赞助嘉宾们的服装!”

陈聪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好吧,这个广告打得很有心机。

秦静看朱廷正揉着肚子,知心大姐姐上线了,关心地问道:“小朱肚子不舒服?”

朱廷正搞怪地道:“是有点,因为狗粮吃到撑。”

“哈哈哈!”众心动观察员大笑。

刚刚看到初夏cp萤火虫约会,最后那火热浪漫之吻,真的很惊艳。

……

第二天,心动小栈集体出动。

几乎相当于把节目大本营搬到了卧佛山。

为了追求更好的节目效果,节目组和景区达成了合作,景区暂时关闭,到时候节目中将会得到景区的一段旁白介绍。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在卧佛山山顶平整的地方,搭建了一座类似蒙古包的中央帐篷,然后剩下的小帐篷就需要男嘉宾动手搭建了。

由于适合搭帐篷的地方不大,蒙古包占了很大面积,另外也是为了节目效果,只能再搭建四个小帐篷。

九个嘉宾,四个帐篷,每个帐篷里两个睡袋。

到时候该如何配对?

节目组没有明确指示,也许是要嘉宾们默契组队。

在夏末阳四个男嘉宾忙着搭帐篷时,女嘉宾们却三三两两跑去摘野果子玩去了。

这个时节正是山里野果成熟的好时候。

酸甜可口的树莓、覆盆子,红彤彤的野樱桃、酸藤子,味美汁甜的桑葚,黄澄澄的野枇杷果……

等帐篷搭好,女嘉宾们还没回来。

四个人只好去捞人。

Follow vj前后左右跟着,呼啦啦地开始扫山。

没多久,穿过一片灌木林,夏末阳就看到宁可儿爬到了一颗桑葚树上,贺艺婷、骆清雅两人铺开外套在树下接着果子。

楚呦呦、傅诗墨两女在附近挎着编织篮摘树莓。

夏末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楚呦呦居然和傅诗墨有说有笑。

她不是一直对傅诗墨戒心很大吗?

所以,男人永远无法理解女人之间的友谊。

“吉吉,看我摘的桑葚多不多……”

看到徐喆走到近前,宁可儿笑着抬手打招呼,结果娇躯突然失去平衡,两个手胡乱抓着,没抓到树枝。

“啊——”宁可儿尖叫。

她身躯快速坠落,吓得紧紧闭上了双眸。

说时迟那时快,徐喆不愧获得过短跑冠军,如猎豹一般冲上去,赶在佳人落地前,险之又险地抱在了怀里。

四目相对。

在徐喆后怕、关切的眼神下,宁可儿羞红了脸蛋。

“谢谢!”

搂着他的脖子,快速亲了一下他脸颊,宁可儿就抛开了。

“哇哦!”

贺艺婷、骆清雅全程近距离围观,不由娇笑着一齐起哄。

徐喆站在桑葚树下,摸着被亲的地方嘿嘿傻乐。

而王一蒙看到这一幕却没有任何醋意,只是眼神不断撇向傅诗墨的背影。

“呦呦,你们摘了这么多能吃得完吗?野果草酸含量大,对肠胃有刺激……”

夏末阳走近两女身旁,朝着她们的编织篮看去,都快摘满了。

“没关系啊,回去我们可以制作果酱。”傅诗墨笑着回应道。

楚呦呦笑着看两人互动,并无任何不满。

她经过昨晚520之夜,已经彻底感受到了夏末阳的心意。

同时也想明白了,如此优秀的男孩不招人喜欢是不可能的。

如果时时刻刻都吃醋,那她还不得被酸死?

何况,楚呦呦有着绝对的自信和骄傲!

这也是她和傅诗墨关系缓和的重要原因。

“不对啊,你们摘的树莓里头混进了蛇果!”

夏末阳用手在楚呦呦的篮子里扒剌了几下,发现了问题,捏起一颗说道:“这种野果有轻微毒性,尽量不要吃……”

“啊?那快帮我们挑拣扔掉吧!”

楚呦呦赶忙停下采摘,三个人脑袋顶着脑袋蹲在一起挑拣。

王一蒙站在不远处,想靠近又很犹豫。

接着,女嘉宾们回去张罗午饭,男嘉宾们去溪水捉鱼。

夏末阳这个旱鸭子没敢下水,在岸上帮忙捡鱼。

“你们悠着点啊,这野外山间溪水里寄生虫应该不至于有,但蛇是有可能存在的……”

夏末阳前身怎么说也是旅行博主,野外生存经验丰富,看三个男嘉宾大咧咧地在溪水里,不由开口提醒着。

他不说还好,一说,蛇还真给面子,不知从哪里游了出来,吓得徐喆、封闻涛大呼小叫往岸上跑。

只有王一蒙淡定地卷了卷袖子:“不用怕,是无毒的水蛇。”

说着直接一晃手腕,在水中掐住了水蛇的七寸,拎起来,问三人:“要不中午加餐,吃顿蛇羹?”

封闻涛、徐喆连连摇头,表示接受不能。

夏末阳倒是无所谓,他祖籍广粤,小时候没少吃。

不过想到带回去可能会吓着女嘉宾们,就建议:“还是放生吧,女生们比较怕见到这类。”

王一蒙点了点头,把水蛇放到了溪水下游。

倒霉的水蛇因为可能会被女嘉宾嫌弃而侥幸拣回一条蛇命,赶紧钻进水里没了踪影。

……

午饭很丰盛,嘉宾们自己动手,有烤鱼、有鱼汤,还有三明治配自制果酱。

夏末阳端着一碗鱼汤递给楚呦呦,一脸坏笑。

楚呦呦白了他一眼,想看我笑话是吧?

接过温热的鱼汤,一仰头,鱼汤就倒进了红唇,喝得干干净净。

“……”

不是说不爱吃鱼的吗?

看着夏末阳呆愣的傻样,楚呦呦捂着红唇笑道:“我是不爱吃鱼啊,但鱼汤还是能接受的……”

“吃鱼和喝鱼汤不是一回事?”夏末阳故意找茬。

“不是啊,吃排骨和喝排骨汤也不是一回事嘛!”楚呦呦不上当。

“喝鱼汤不吃鱼,是对鱼的不尊重。”

“不是啊,只喝鱼汤,不破坏鱼的躯体才是对鱼最大的尊重!”

两个辩论高手外加幼稚鬼,开始了他们的比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