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楚呦呦:我们去哪约会?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2046字
  • 2022-06-09 11:30:00

而这时候,夏末阳和徐喆两人正好从二楼树洞小屋出来,看到王一蒙走上三楼的背影。

不知道怎么回事,夏末阳觉得那道背影有些孤注一掷的气势。

“坏了!王总这是要去发邀请啊!”徐喆一拍脑袋,赶忙跟上去。

这要是王一蒙发给了宁可儿,他可就没戏了……

夏末阳看封闻涛躺在沙发上淡定从容,不由走过去,“看的是什么书?这时候你还看得进去?”

他其实也同样懒得去看楼上的修罗场。

演播室。

看到这一幕,朱廷正感慨道:“真是泾渭分明啊,两个赢家在二楼岁月静好,两个赌徒去三楼梭哈!”

“同人不同命,为之奈何?”杨悦悦摇头晃脑吊着书袋。

接着画面一切。

三楼。

王一蒙手捧着鲜花缓慢而坚定地走向女嘉宾们。

宁可儿心脏砰砰跳,双手攥在胸前,眼含期待。

骆清雅微微眯起妩媚的眼眸,脸上似笑非笑。

傅诗墨漠不关心。

楚呦呦往他身后望了一眼,没看到夏末阳,倒是看到了后面跟来的徐喆。

然后。

在宁可儿逐渐苍白的脸色下,王一蒙走到傅诗墨身前。

“诗诗,我想让自己的心动之旅不留遗憾。

从第一天见到你,我就心动了,可是我一直压抑自己。

直到今天的任务卡点醒了我,是啊,时间已经过了2/3,可我一步都没迈出!

现在我迈出99步,如果你愿意来,请你迈出一步来花束卡片上的地址……

不见不散!”

说完,不等傅诗墨有所反应,没有再看任何人,转身下了楼。

傅诗墨面无表情地抱着花束,视线落在上面插着的精美卡片。

上面的地址,是徽南画家圈最负盛名的地方,查霁村。

宁可儿竭力忍着泪水,娇躯轻颤,粉拳捏得很紧,指甲几乎要嵌到掌心肉里。

心里一遍遍问为什么为什么。

王一蒙渣吗?

也不尽然,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暧昧表白的意思。

也许,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会错了意……

这时候,徐喆终于等到了夏·恋爱导师·末阳说的“恰当时机”,然后要“稍微霸道”!

于是,在女嘉宾们惊愕地目光中,一把冲到宁可儿身旁,拉起她的手就走!

“跟我走!”

宁可儿咬了咬嘴唇,这算什么事啊!

但她的双腿不由自主动了。

似乎忽然发现,拉着她向前走的徐喆原来也这么高大英武,有男子气概!

“呃……太意外了!”

贺艺婷愣神了片刻,对着楚呦呦说。

众女嘉宾都点头。

这是反转再反转?

有点目不暇接了。

楚呦呦倒是还好,她性子比较清冷,往往不太关心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

傅诗墨眸光深深,看着走向楼顶天台楼梯的一对男女。

骆清雅忽然轻笑了一声:“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演播室。

陈聪难得夸赞道:“徐喆成熟了啊,有男人味了!”

杨悦悦吐槽:“我看是夏老师这个恋爱导师的功劳吧!”

秦静也加入讨论:“夏老师太会了吧!辅导了封闻涛成功牵手,徐喆这块顽石难道也能开花?”

韩冰这时候一脸沉思,说道:“你们可能没发现,宁可儿说她喜欢成熟男人魅力。

但这恰恰反映她对待感情不成熟,错把王一蒙对她的兄妹关照当作爱情……

这时候,徐喆恰到好处地很man的降临,这一幕像极了营救公主的骑士,小女生很容易被感动!”

“所以,这一对,叫许可(徐可)cp?”惯会起名字的杨悦悦笑道。

秦静凑趣道:“那王一蒙和傅诗墨呢?”

“这一对没可能!”朱廷正断言,“傅诗墨一定不会去……”

……

夏末阳不清楚天台上发生了什么情景,但当徐喆牵着宁可儿的小手春风满面地走下来时,就知道这小子如愿以偿了。

所以,男女之间,有时候就是层窗户纸。

五岳剑派把日月神教高手困死山腹,这些高手穷尽力量想打通出口,结果绝望全灭。

事实上,就差最后挥一剑的事。

徐喆这一剑确实有效,捅破了无形的壁垒。

这时候,封闻涛也收起了书本,拿着不知藏在哪里的情书去找贺艺婷了。

书生就是骚气。

约会邀请还要写个情书,啧啧。

“也该我行动了,不能让小鹿同学久等。”夏末阳自语。

说着,就给她发了一个微信。

白羊Summer:秋千见。

小鹿不爱吃鱼:没诚意[撇嘴]

白羊Summer:我给某人准备了惊喜,不来就叫别人了……

小鹿不爱吃鱼:你敢[敲打]

夏末阳笑笑,收起手机,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等到他出了白墅,就看到楚呦呦已经坐在蔷薇架子下的秋千上了。

白云飘飘,白裙飘飘。

美得夏末阳都不忍破坏这个画面。

“猜猜我是谁?”

老套的情侣幼稚把戏,背后捂住眼睛。

偏偏两个幼稚鬼乐此不疲。

“臭木头?”

“铲屎官?”

“夏夏?”

“夏富贵?”

越听脸越黑,夏末阳捏着女孩粉嘟嘟的脸蛋儿:

“别乱叫,我不要面子啊!这要是传出去,我天天做鱼给你吃!”

“嘻嘻……我可以给七七吃啊!”楚呦呦不受威胁。

夏末阳拿她没办法,挤到秋千上,搂着她,拿出了一个照着她样子雕刻的精灵公主手办。

“送我的?”

“喜欢吗?”

“不要告诉我,这是你雕刻的!”

“还真是!”

“不骗人?”

“骗了不是人!”

“那是啥?”

“七七爸比!”

“……”

楚呦呦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手办,忽然发现手办脚底下有字。

翻过来一看,上面刻着四个字:一眼万年。

“哇!”

楚呦呦捂着嘴,突然感动莫名。

这个手办应该是两人初见不久,夏末阳偷偷雕刻的。

一个学音乐做文旅的,可不是她学建筑的,一定费了很大工夫才雕刻出这么精致的手办!

“你对我这么好,万一有一天,我弄丢了你,该怎么办?”依偎在他怀里,楚呦呦幽幽地说道。

“不会有这一天,相信我!”

“嗯……我们去哪约会?”

“嘿嘿,暂时保密,到时候我给你发微信定位!”

“哼,神神秘秘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