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毛脚女婿上门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2267字
  • 2022-06-07 22:13:16

“小夏来啦!”

陆长清换好鞋,看到夏末阳从沙发上起身相迎,就伸手虚按:

“坐吧,不用拘谨!我先换身衣服,待会儿咱们爷俩好好聊聊。”

说着就进了卧室。

“你爸爸是有洁癖吧?”

夏末阳跟楚呦呦偷偷咬耳朵。

楚呦呦横了他一眼,小声说道:

“其实我也有点,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换衣服,这不是为了照顾你的感受吗?就憋着。”

“那你快去吧,我和你妈是师生,熟着呢!”

夏末阳哭笑不得地放她去梳洗了。

楚云澜看似在盯着电视,实际上早就把一切尽收眼底。

等女儿一走,她就笑眯眯地问夏末阳:“小夏,我一直拿你当儿子看待,跟老师说说,你和呦呦发展到哪一步了?”

夏末阳差点吓得被口水呛住。

老师,你这问题也太生猛了亿丢丢!

见恩师笑吟吟地目光十分坚定,正等着他呢。

既然躲不过去,只好有点磕巴地回道:“就是……牵手了,嗯……昨天呦呦获奖一激动……我们亲吻了……”

天可怜见,你让毛脚女婿如何回答丈母娘这个致命问题?

好在楚云澜还有一层恩师的身份,不然打死夏末阳也不能如实回答。

“太慢了!”

楚云澜嘀咕了一句,然后说道,“你先坐着,我去厨房看看煲的鸡汤。”

哈?

是我幻听了吗?

老师是嫌我回答得慢,还是进度慢?

谁能告诉我?

楚呦呦出来告诉他,爸爸在房间接了个电话,工作上的事情,让她们先吃。

等到楚云澜把饭菜都张罗上桌,陆长清这才出来。

坐在主位上,陆长清拿起夏末阳买来的飞天,笑道:“小夏,你倒是会买啊,现在很难买到正品喽!”

夏末阳笑道:“叔叔您是行家,正好品鉴一下。这个店主也是我听学校老师说起过,很讲信誉。”

男人,要么以女人、要么以酒开始攀谈,要么以历史、要么以游戏开启聊天。

有了好的开头,接下来饭桌上的气氛就很愉悦了。

或许也是陆长清做了一天一夜的心里建设,这次对夏末阳的态度不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起码也是和颜悦色了。

“小夏,节目录完后,有什么打算吗?”陆长清夹了口菜,问道。

夏末阳心说来了来了,戏肉来了。

这是毛脚女婿必考题,他早有腹稿。

“我打算和朋友一起成立一家文化发展公司,走民宿品牌和节目相伴相生的文旅路线。”

陆长清见多识广,闻言肯定地点点头,笑道:“一听这话,我就放心大半了,说得很有见地。”

“那是,你老陆也不看看这是谁教出来的学生!”

楚云澜得意地瞥了一眼丈夫,给夏末阳殷勤夹菜:

“小夏,多吃点小炒黄牛肉,我记得有回你来我家,一个人吃掉了一整盘,呵呵……”

夏末阳脸上一囧。

又是原主的锅,好羞涩。

“我看了节目,你在里头唱的几首歌非常好,我早就说你不做音乐是浪费才华,现在不就很好嘛!”楚教授欣慰地说道。

陆长清闻言也是点头:“小夏,回头想要出专辑,直接找你老师,别让她闲着,一闲着就会给我找事。”

“哈哈,老爸你说这话也不怕今晚睡沙发呀!”楚呦呦捂着嘴笑。

楚云澜横了一眼丈夫,看在得意门生即将变女婿的喜悦份上就不跟你这个糟老头子计较了。

夏末阳倒是充满了感动。

无论是原主,还是他自己,都是父母早逝、缺少父母关爱的孩子。

他很喜欢现在这样的氛围,羡慕楚呦呦美满的原生家庭。

……

晚上饭后,恩师拉着他不让他回酒店,一定要他留宿。

他一想,七七已经住进宠物医院,也没什么好记挂的,盛情难却,只好答应了。

中海人一般不喜欢别人随便进家门。

所以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如果你去别人家做客,能让你留宿,那你基本上和他们算得上是一家人了。

夏末阳洗漱好,换上了陆长清备用的新睡衣,今晚他睡客房。

按理说,陆长清事业做得这么大,应该住别墅豪宅才对。

但一家三口还是习惯住音乐学院家属区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用楚云澜的话说,房子住得有感情了,这里有着他们一家三口二十多年生活的点点滴滴。

再说了,丈夫和女儿整日在外头忙活,她一个人更怕独守大房子。

四个人像是一家四口,坐在客厅沙发上,开着电视聊天。

夏末阳被陆长清拉着聊经济走势,楚呦呦那边母女俩也在说着话。

“妈妈,昨天我们捡到了一只流浪小猫,送到宠物医院去了。

明天我们回去后,你有空就帮我们去看望一下吧!”

楚呦呦想起来这件事,对她妈妈叮嘱着。

七七虽然交给了专业的宠物医院,她心里总归挂念着。

楚云澜眼一亮,连忙追问到底什么情况。

楚呦呦就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当然,隐去了俩人在法国梧桐下那一幕。

“我说之前买的猫笼子、猫衣裳怎么找不见了,原来出了家贼啊!”

楚云澜笑着伸手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

楚呦呦吐了下小香舌,讨好地说道:“七七现在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啊,拿给它不算偷吧?”

楚云澜笑着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道:“已经10点多了,早点休息吧,你们明天还要赶飞机。”

主卧。

陆长清和妻子躺在床上,两人都还没有睡意,睁着眼聊天。

“老陆你怕是想不到吧?夏末阳是谁的儿子。”

楚云澜叹了口气,语气莫名。

陆长清微微皱眉,这是他思考时惯常的举动:“姓夏,长相隐隐有些熟悉……”

忽然,过往的记忆里浮现一个绝美的女人的身影。

他浑身一震,有点难以置信:“不会是夏雨薇的孩子吧?!”

楚云澜神色复杂:“就是她。”

“唉,斯人已逝。”

陆长清长叹了一声,遥想当年,如此风华绝代的人,如今只剩记忆里模糊的身影。

“所以,你以前才这么热心想撮合他们俩?”

陆长清忽然明白当初妻子的举动了。

楚云澜说道:“当年我们几个一起去支援西部建设,我和雨薇处得最好。

那时候还是黄花大姑娘,我们就偷偷约好,以后如果生了孩子要做亲家。”

陆长清哭笑不得:“你这是封建荼毒。”

楚云澜笑着打了一下丈夫:“所以我没有勉强啊,甚至遵从他们以前的要求,一直都是互相保密的状态,免得日后见面尴尬……”

而被他们谈论的夏末阳,此时正在客房的被窝里,抱着手机和他们的女儿聊得火热。

——————题外话——————

上海解封,作者菌复工了。

白天草稿箱里只剩一章存稿,回到家补发这一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