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大魔王与精灵公主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2751字
  • 2022-06-01 12:00:00

心动小栈。

树洞小屋内,徐喆抬起头,眼神恢复了些灵动。

嘴里念叨了一遍“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心中隐隐有种顿悟,但却像是被什么卡住了。

夏末阳见此,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

于是,他不知怎么地,又想到了一首并不算特别应景的歌曲想唱出来。

这首歌曲非常具有禅蕴,虽然曲调简单,偏偏非常魔性。

以他全盘接受原主作曲的知识来看,似乎曲调配合歌词的发音,丹田、胸腔、嗓子形成了特殊的音节,类似于诵读吟唱佛经法咒。

那就是《春歌》!

只有四句歌词,循环往复。

“我再给你唱首歌吧,这首歌我非常喜欢。

曾经有粉丝问我,为什么音乐学院毕业后选择做一个旅行博主,后来更是躲进徽南大山开起了民宿,是不是太消极避世了。

这首歌,算是回应吧!”

夏末阳说完,清了清嗓子,鼓动丹田之气,震动胸腔声带,开口唱道: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

徐喆听到耳中,感觉直如晨钟暮鼓,卡得不上不下的领悟瞬间直冲脑门。

他悟了,傅诗墨有选择的自由,他尽了心意无须强求,世间还有那么多美好,他也会遇到能双向奔赴的人……

演播室。

众位心动观察员皆是一脸震撼。

夏末阳的歌声已经停了,但耳畔似乎仍然回荡着“春有百花秋有月……”

好半晌,朱廷正这才嘶哑着声音赞道:“这首歌……我都不敢评价了!”

女团杨悦悦羞愧地说道:“我回想了一下自己以前唱的歌,都有点脸红。”

“我刚闭着眼听,感觉像是见到了佛……”秦静一脸虔诚,她本就是信佛者。

韩冰这时候也忍不住说道:“所谓众生皆佛,旨在明心见性,夏老师这首春歌有种特殊的韵律,能涤荡心灵,非常厉害!”

“都别再夸下去了,我怕隔壁《华夏好歌声》导演过来抢人!”陈聪玩笑地说道。

一个专门的歌唱类节目,也没选手推出几首精品的原创歌曲出圈,竟然被一个恋综节目的嘉宾随意放出几首歌曲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也是没谁了……

其他嘉宾都面上笑笑,心里却有话没法明面上说,毕竟都是燕京卫视的节目。

他们都是拿钱来上通告,两不得罪才是正确的。

……

一段小风波被夏末阳完美解决了,心动小栈又恢复了和谐的气氛。

中午吃饭的时候,傅诗墨举起果汁和夏末阳碰了杯,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一切尽在不言中。

徐喆能想开,傅诗墨当然也松了口气,如果徐喆半途退出,她虽然不至于内疚,但心里终归有些膈应。

傅诗墨的脚还没好全,今天节目组也没有特别发布任务卡。

于是,下午众人再次玩起了《狼人杀》。

反正对于节目后期来说,完全可以把昨天的狼人杀牌局和今天剪在一起,正片时长有限,都是挑选有看点的镜头。

其他素材也不会浪费,可以放在番外花絮里更新到奇异果视频上,给观众当福利。

这次,楚呦呦终于如愿和夏末阳链了情侣,可惜是人狼恋。

这可苦了“丘比特”贺艺婷,不得不跟他俩组成第三方阵营,杀得人仰马翻,拿出十二分演技,为他们打掩护,才完成“屠城”壮举,取得了胜利。

后来,两个编导妹子也忍不住加入了游戏队伍。

心满意足的夏末阳和楚呦呦顺势交换了眼神,一起离席,走向门外山崖边的蔷薇架。

那里有一尾双人秋千。

俩人并肩离开时,没发现节目导演胡晓光鸡贼的眼神。

没有他的授意,编导妹子能擅自出镜玩游戏?

还不是他以一个老江湖的眼光早就发现初夏cp在玩游戏时,时常眉来眼去的,缺少独处机会。

没有机会那就制造机会。

等两人一离开,胡晓光就赶忙示意摄像vj跟上,甚至还有摄像无人机飞到山崖上空。

夏末阳和楚呦呦早已习惯了镜头的存在,该干嘛干嘛,不受影响。

傍晚时分,霞光五色,山景如画。

两人挨着坐在秋千上,吹着风,看风景。

楚呦呦心里正想着昨晚心动信笺上,夏末阳用古英吉利语写给她的诗,和眼下的情景十分相合。

冷不丁地就听耳畔传来夏末阳的话语:“所以,楚老师,6是什么意思?”

夏末阳也看到了楚呦呦发的那条微博,也大概猜到是在心动信笺“某人五件事”之上又添一笔?

这时候,拿这说事当然是为了调侃她。

楚呦呦嗔了他一眼,眼里藏着别样的笑意:“我这是夸你呢,左拥右抱,老铁666!”

“这纯属污蔑~”

夏末阳义正严辞,随后灼热地盯着近在咫尺的清冷绝美娇颜,“我左拥都没有过,哪来的右抱?”

“你这人……”

楚呦呦又羞又怒,忍不住抬起小粉拳打他,“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夏末阳笑着伸手握住她的粉拳,帮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

夕阳的柔光和晚风的柔煦,仿佛给这一对人儿披上了唯美的轻纱。

穿着白色混麻国风长袖衬衣的俊朗青年衣袖半卷,伸出修长的手,为穿着白色复古裙、戴着宝石蓝耳坠的女孩儿整理飞舞的发丝……

这一幕被半空中悬停的无人机摄像捕捉,follow vj大哥心中有点小激动,这又是一个名场面镜头。

“我给你讲个冷笑话,想不想听?”

夏末阳看楚呦呦半天不说话,知道女孩有点恼他,不过也不慌,这本来就是恋爱的小乐趣。

“哼!嘴长在你脸上,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楚呦呦傲娇地怼他。

“这篇笑话,叫《我的邻居》。”

“老王有个邻居新搬来不多久,每天晚上固定时间打喷嚏,震得窗玻璃哗哗响。

老王媳妇出差一个月从外地回来,老王喜滋滋地开门迎接。

夫妻俩刚拥抱,突然窗户巨震,老王媳妇一把推开老王,嫌弃地说:你究竟憋得多厉害,放个屁都跟地震似的……”

楚呦呦想笑又拼命忍着,微微红着俏脸白了他一眼,也不知是憋的,还是羞的。

俄尔。

又掐了他胳膊一下,磨着小虎牙嗔道:“你真的大煞风景,什么鬼笑话,俗!

罚你换一个应景的,不然就加到7了……”

夏末阳只好讨饶:“小仙女有令,小生哪敢不从,且听我慢慢道来……”

“从前,有一个大魔王,抓走了精灵小公主……”

楚呦呦举起两个人连在一起的手,插口道:“那个大魔王是你吧!”

“别打岔~”

夏末阳看了一眼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确实抓了一个精灵公主。

“大魔王对着公主说: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

没有人说:公主,我来救你了!

大魔王呆了:瞧我这乌鸦嘴!

乌鸦说: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嘴?

你说:我没偷乌鸦嘴,是大魔王偷的!

我说:是魔王,没有人偷!

没有人说:什么偷嘴不嘴的,公主,到底跟我走不走啊?

我说:就是,公主跟我走吧!

大魔王说:你们有完没完!

完没完说:你们都没我!

你们说:提我干嘛?

我也说:提我干嘛?

大魔王疯了,拉着公主就跑:别挣扎了,嫁给我吧!

公主羞红着脸说:好吧。

于是,我高高兴兴把公主娶回了家。”

说完,夏末阳起身离开秋千,在蔷薇架下单膝跪下。

牵过楚呦呦的纤手,轻吻手背,温柔地注视着女孩:“美丽的精灵公主,你愿意嫁给我吗?”

楚呦呦整个芳心砰砰乱跳,霞飞双颊。

被夏末阳不按常理出牌这一出弄得措手不及,单手捂着脸,口中一直在说:“救命,要死啦,要死啦……”

夏末阳这时候表演完毕,站起来故作惊诧地看着仍然坐在秋千上羞不可抑的楚呦呦,调侃道:“你不会入戏了吧?”

“我打死你哟,夏末阳!”

楚呦呦反应过来被开唰了,气得咬着香唇,追着打。

夏末阳笑着故意被她抓住,任由粉拳雨点般落在身上,他趁势一把将佳人揽进了怀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