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徐喆闹着要退出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2685字
  • 2022-06-01 11:30:00

夏末阳临睡前刷了会儿手机,一打开微博,叮叮咚咚新消息响个不停,手机直接卡死。

重启手机后,他终于能够正常进入微博了。

首先,醒目的消息提醒999+

夏末阳都有点不想点进去,他先是瞄了一眼粉丝数,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已经飙到了1200万了?!

很多三四线明星都没有这么多粉丝啊,何况还有人买僵尸粉。

他这个粉丝数几乎没有水份的,从节目开播前105万,到第一期播出涨到610万,如今第二期播出,直接翻了一倍!

而且,每刷新一次都还在几十几十得往上涨!

夏末阳先是点了#夏末阳#这条热搜,结果出来的大多数都是《心动小栈》相关的内容、评论,还有少部分是网友挖矿挖出以前原主发布的各种旅行po照。

不少不清楚账号背后是真妹子还是抠脚大汉的网友,发表“夏末阳,我要给你生猴子”之类的言论让夏末阳嘴角抽搐。

然后,又点进去#初夏cp#看了下。

“我从不追星,但自从看了《心动小栈》却成了初夏cp粉,只要有你俩的画面,哪怕一句话不说,我都磕上头,希望我磕的cp是真的!”

这个账号名为“小灰兔快跑”的网友写的博文获得了10万赞,显然说出了不少观众的心声。

“初夏cp,yyds!”

“初夏cp:请原地结婚!”

“初夏cp:鹿鸣呦呦初邂逅,一遇Summer误终身!别误会,是我误终身[流泪]”

“夏末阳,一定一定要专一对待我们家呦呦啊!傅诗墨go away~”

“我现在自己动手,用pr把初夏cp的画面剪辑成了一个‘微电影’,不过没有得到授权,只能自嗨,想要的私信,禁止公开传播,哈哈哈!”

夏末阳看了下,这些都是正面的,也有一些负面的,比如攻击他渣男,对傅诗墨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夏末阳:excuse me?

我什么时候“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了?

不过即便被这样解读也影响不到他,继续翻评论。

还有谩骂他装逼过头的,骂他仗着自己是民宿老板不尊重其他嘉宾意见的……

继续无视。

喷子之所以是喷子,是因为无论你怎么做怎么说,他们总能找到自以为是的借口。

然后,夏末阳又点进去楚呦呦的微博。

账号名:小鹿不爱吃鱼,v认证是魔方倒影建筑事务所建筑设计师、《心动小栈》第一季女嘉宾,粉丝980.2万!

因为之前节目组收掉了所有嘉宾的私人手机,所以直到现在两人还没有互关。

现在节目已经播完两期,收视率和网上的反响都爆火,节目组就允许嘉宾们领回各自的私人手机,方便他们在微博上互动,增加节目人气。

夏末阳点了关注“小鹿不爱吃鱼”,心里有点好笑,这个账号id还真的和楚呦呦一贯的性格反差很大,有点反差萌。

emm……下次轮到我们做菜,我做一道松鼠桂鱼,看不馋哭你。

心里恶趣味地想着,夏末阳没注意到,他手滑点赞了一条微博。

[我就很想告诉夏末阳@白羊Summer,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都要!@小鹿不爱吃鱼@爱画画的小狮子]

这条微博是一个账号名为“平常心”的网友晚上9点32分发布的,直接在博文里@了他们三个人,获得了几万赞,评论5200多条!

等夏末阳反应过来想取消时,早有网友截图发了微博,疯狂@心动官微和所有认证的节目嘉宾。

在他无语的关掉手机后,很快被顶上了热搜。

#夏末阳本尊翻牌点赞#

随后,有网友蹲守微博发现楚呦呦回关了白羊Summer,并且发了一条微博:

[6……@白羊Summer]

于是夜里11点钟,无数夜猫子在线吃瓜,再次让热搜榜更新了两条新词条。

#初夏cp微博互关#

#楚呦呦微博怎么了#

很多沙雕网友各种猜测玩梗,但绝对猜不到,这是楚呦呦在告诉某人,小本本上又加了一条记录……

……

第二天,夏末阳一下楼,就感受到了来自徐喆复杂的眼神杀。

王一蒙、宁可儿、贺艺婷还有封闻涛四个在场,看到他表情都有点奇怪。

气氛有些不对。

“怎么了这是?”夏末阳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冰水问道。

“你不知道?”

王一蒙奇怪地看过来,然后朝着徐喆那边努嘴,“徐喆一早跟节目组闹着要退出呢!”

“噗……啥?”

夏末阳好悬没呛着,好端端的闹什么小孩子脾气?

“什么原因?”

“还不是因为你整的?”

王一蒙没好气地给他一个白眼,“徐喆对傅诗墨心动你是知道的吧,而偏偏傅诗墨对你很特别,昨晚你点赞……

嗐,知道是你手滑,然后徐喆心态就崩了,一夜没睡……”

夏末阳不禁有些无语。

他认为自己和傅诗墨相处就像朋友一样,守着礼节不逾矩,又谈得来,很舒服。

但落在旁人眼里,就成了暧昧……

而且,他能控制自己不动心,但是阻止不了别人,更没法强行拉郎配。

男女之间,感觉这个东西太玄妙莫测了。

有感觉就是有感觉,可能随着相处和了解会陷得越来越深,也可能好感逐渐流失。

但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很难在后面找补回来。

如果一个女生开始对你没感觉,后来又有了。

恭喜你,要么是你转运了要起飞,要么可能是你长开了变帅了也说不定。

“来,徐喆,我们去树洞小屋里谈谈。”

夏末阳也顾不上吃早饭,招呼了徐喆一声,当先去了二楼的树洞小屋。

他不是墨迹的人,既然症结关联到他身上了,那与其一直拖着,不如快刀斩乱麻。

徐喆默默地跟在后面进来,一言不发地坐在夏末阳的对面,低着头看着年轮状的地毯。

夏末阳看着和平时逗逼欢乐多的大直男形象天差地别的徐喆,心里感叹情之一字真的无解。

酝酿了一下说辞,他拍了下徐喆的肩头,问道:“徐喆,你以前是不是没谈过恋爱?”

徐喆点了点头。

夏末阳了然一笑,果然,初恋胎死腹中的怀春男人,情绪化太正常了。

人啊,有时候,年轻时最好不要遇到太出众的异性。

不是有句话吗?一遇杨过误终身。

因为人往往会高估自己,生出和对方很般配的幻觉,然后一厢情愿陷入感情泥潭,换来的却是满心伤痕。

好像成了感情受害方。

然而,对方何其无辜?

从没有主动回应,从没有释放容易造成误解的信号,飞蛾扑火,怪火?

所以,在夏末阳看来,这件事徐喆、傅诗墨和他三个当事人,谁都没有错。

错的是,在错的时间把情感投注到了错的人身上。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夏末阳并不打算直劝,不然容易被人曲解。

“某朝代,一儒学大家在游山时,发现了一个幽深的石洞,他与同行友人进去探索了一番。

山洞进去越深,前进越困难,分岔洞窟也越多,而所见到的景象越奇妙。

众人越是舍不得放弃折回。

有个同伴担心火把即将熄灭,没有光亮,大家会在石洞中迷路,想要尽快返回。

后来儒学大家写了篇游记,在文章里写道:

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

意思是若是尽自己全部的力量也没有达到目的,没有什么可以悔恨的,谁也不能小瞧了你。”

演播室。

听完夏末阳的寓言故事,陈聪感慨道:“夏末阳的才华真的俯拾皆是,劝慰人都可以假借古人大儒的名义随口说一篇寓言,可惜没有全篇。”

“关键是夏老师还现编了文言文句子,这水平当个大学讲师足够了,哈哈!”朱廷正一脸佩服地说道。

“韩冰,你怎么看?”

被陈聪cue到,韩冰赞道:“如果夏老师能放出这篇寓言小品全文,嗯,最好是全篇文言文的,我一定认真拜读,并引荐夏老师加入作协。”

女团杨悦悦突然说道:“大家快看,夏老师好像要清唱一首歌给徐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