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组局《狼人杀》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3141字
  • 2022-05-30 21:09:11

下午,心动小栈。

夕阳的余晖透过高大的玻璃窗洒满一楼客厅。

一楼休息区。

夏末阳和另外七位男女嘉宾围着长桌坐成两排。

桌子上摆满了零食、水果,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纸牌和一块立着的水晶号码牌。

经过上午的修罗场,傅诗墨没有再刺激楚呦呦,选了一个离夏末阳比较远的位置坐着。

而楚呦呦显然还没消气,也没有挨着夏末阳坐。

于是座位就变成了顺时针方向:

1号玩家封闻涛、2号玩家贺艺婷、3号玩家夏末阳、4号玩家王一蒙;

5号玩家宁可儿、6号玩家楚呦呦、7号玩家徐喆、8号玩家傅诗墨。

虽然徐喆这边一排众美环绕,就他一个男生,但他一点也不开心。

上午那件事让他明白了,心动的感觉有时候并不是双向的,靠日积月累默默付出就能俘获芳心?

也许会有这一类女生,但绝不是傅诗墨。

因此,虽然在玩着《狼人杀》,但他却心不在焉。

没错!

他们现在正在玩的,正是夏末阳前世风靡一时的桌游《狼人杀》!

因为傅诗墨意外受伤,《鱿鱼游戏》任务只得取消,改为了《狼人杀》。

把这个时空尚未出现的《狼人杀》放在节目里,一方面可以增加嘉宾们的趣味互动;

另一方面呢,随着节目播出,等游戏知名度有了,他早就注册好的游戏版权坐等游戏商上门交钱就行了。

《狼人杀》既是一款破冰游戏,又是朋友聚会的必玩节目。

甚至,不夸张的说,有很强的致瘾性。

一旦熟悉游戏玩法,就容易玩到根本停不下来!

而且可以用不同的身份卡牌,组成无数种玩法。

此时,轮到夏末阳当法官。

他们玩的是7人局女巫版(不含法官),设定为1名预言家,1名女巫,2个狼人和3个平民,女巫没有自救能力。

节目组制作的道具纸牌质量非常棒,牌背面是手绘版的狼人啸月图案,正面则是对应的卡通人物。

夏末阳洗牌后,将牌面朝下分发给每一个人。

等众人确认过卡牌后,夏末阳说道:“天黑请闭眼!”

所有人都闭上了双眼。

“狼人请睁眼。”

随着夏末阳的话音落下,王一蒙和宁可儿睁开了眼睛,彼此看了一眼,无声地笑了。

“狼人请叨人。”

王一蒙打出1号手势,宁可儿则打出了2号手势。

“狼人请统一意见。”

王一蒙无奈,只好同意宁可儿,叨掉2号贺艺婷。

“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夏末阳说完就看到楚呦呦睁开了美眸。

此时,所有人都闭着眼,两人的目光对视了片刻,楚呦呦丢了个白眼给他。

“女巫,她被叨了,是否选择使用解药?”

夏末阳对于她的傲娇属性已经熟悉了,笑了笑,对着她比了个两根手指,意指2号贺艺婷被狼人叨了。

楚呦呦大拇指向上,表示使用解药。

“女巫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

说完,夏末阳就见到傅诗墨睁开了美眸,并朝他俏皮地眨了眨眼。

“请选择查验对象。”

傅诗墨比划了6号,夏末阳有些无语,这么关注楚呦呦啊。

不过还是大拇指向上表示是好人阵营。

“预言家请闭眼……天亮了。”

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看着夏·法官·末阳,等待他宣判。

夏末阳微微笑道:“昨晚平安夜,没有人死亡。现在请从1号玩家开始,按照顺时针方向依次发言。”

1号封闻涛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平民,我感觉昨夜被狼盯上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活着到天亮了!”

2号贺艺婷皱着眉说道:“我也是好人,难道昨夜有人被女巫救了?”

“那我们除了知道有人被女巫救了,没有任何信息啊,好难猜啊!”4号王一蒙说道。

5号宁可儿丢了个水包:“现在有点混乱,我怀疑2号是狼,再观察看看吧!”

轮到6号楚呦呦发言,她直接起跳身份:“我是神牌,我知道2号是好人,5号这么急着攀咬很可疑,晚上可以查验一下。”

夏末阳暗暗点头,楚呦呦还是很聪明的,没有直接起跳女巫。

这样一定程度上可以给狼人造成猜疑,不确定她到底是女巫还是预言家,然后她又故意模棱两可说要查验宁可儿,暗示她可能是预言家身份。

第二夜如果她被狼人叨掉,就可以很好保存真正的预言家,好人阵营的赢面就很大了。

轮到7号徐喆时,他就简单敷衍地说了句“我是平民”。

8号傅诗墨这时候接着发言:“我是好人,我也怀疑5号是狼。”

傅诗墨作为这一局的预言家,她知道楚呦呦好人身份,既然楚呦呦起跳神牌,还言之凿凿地说2号是好人,那应该就不大可能是平民跳神牌。

最大的可能是,楚呦呦是女巫,并且在第一夜救了2号贺艺婷……

夏末阳法官再次上线:“好啦,请大家开始公投,选择放逐人员!”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然后,楚呦呦、傅诗墨还有贺艺婷投了5号宁可儿,徐喆、王一蒙、宁可儿投了1号封闻涛,封闻涛投了徐喆。

结果3:3:1。

无效投票,重新公投。

这次徐喆、王一蒙、宁可儿仍然投1号封闻涛,不过封闻涛改了对象,投了宁可儿。

夏末阳问:“5号宁可儿,你有什么遗言。”

宁可儿气愤地说道:“好好的平民被你们冤杀了,好气!”

搞得封闻涛有点不好意思,刚刚他也是发现宁可儿第一轮投他,而前面跳神牌的又说她可疑,这才促使他第二轮公投改变主意。

难道,真的冤杀了好人?

“天黑请闭眼。”

第二夜来临了。

“狼人请睁眼,请选择叨的对象……”

夏末阳看着王一蒙这匹孤狼,意外的是,他选择叨掉傅诗墨。

看来楚呦呦的烟雾弹没有起到太大作用。

“女巫请睁眼,她被叨了,请问你是否选择使用解药?是否选择使用毒药?”

解药已经用掉了,但法官按照规则并不能遗漏,以免泄密。

楚呦呦美眸巡视了一圈,还是摇了摇头闭上了眼,她暂时没把握毒死狼人。

“预言家请睁眼,请选择查验对象!”

傅诗墨选择查验4号宁王一蒙,夏末阳给了她拇指朝下的提示。

“预言家请闭眼,天亮了……昨夜死的是8号。”夏法官宣判了结果。

“啊?我被狼叨了?”

傅诗墨郁闷地用力拍桌子,正要吐槽一番,结果夏法官阻止了她:“8号玩家请注意,死于第二夜的玩家没有遗言。”

得!白查验了一番,明知道4号是狼,没机会说。

接着就到了顺序发言的环节。

因为8号下线,所以发言从1号开始。

封闻涛还是第一个发言:“假如宁可儿是狼,被我们投出去了,那么我们当中一定还有一头狼……

我现在脑子有点乱,楚呦呦说她是神牌,那还有没有神愿意起跳的,预言家给点提示啊!”

傅诗墨被狼叨掉了,自然没有真的神起跳。

接着该贺艺婷发言,她丢了个水包:“我盲投一波吧,我觉得徐喆可能是狼,他话太少,就是不想引起注意吧?”

4号王一蒙猜被他叨掉的傅诗墨是预言家,果断悍跳:“我是预言家,再不爆身份,好人阵营要完了。

我昨晚查验的人是封闻涛,他是头狼,等会把他投出去!”

因为游戏规则每轮每人发言一次,所以哪怕王一蒙悍跳预言家,并且“查杀”封闻涛,但封闻涛没机会自辨,就算自辨别人信不信也难说。

5号宁可儿已经下线,吃着水果笑着在看热闹。

6号楚呦呦对王一蒙的话不敢太信,但如果大家都相信王一蒙是预言家,她又跳过神牌,那女巫身份基本上就暴露了。

于是她只能被迫起跳:“我是女巫,第一夜我用解药救了贺艺婷,因为我们玩7人局狼人不能自叨,所以贺艺婷是好人……

宁可儿和诗诗比起来,我相信诗诗是好人,这样排除下来,还有两个好人和一只狼。”

顿了一下,楚呦呦又看向王一蒙,接着说道:“王一蒙虽然自跳预言家,但无法佐证,要么他真是预言家,要么就是预言家已经出局。因此,我认为,王一蒙、封闻涛和徐喆都有嫌疑……”

徐喆这时候缓过劲来了,就算心里有事,这时候也不能太敷衍。

于是接口道:“王总和涛哥嫌疑比我大多了,我早就说了,我就一平民,绿色无公害。”

夏末阳法官再次营业:“发言结束,现在请公投,选择你们想放逐的对象!”

出乎他意料的是,除了王一蒙自己,所有还存活的玩家一致指向王一蒙。

王一蒙有点懵,他都悍跳预言家了,居然被投出去了。

哪里暴露了?

“好了,我宣布,好人阵营获胜!”夏末阳履行法官义务。

这时候,大家终于确认了,王一蒙确实是头狼,他的同伙就是宁可儿!

“太有意思了,这游戏……”宁可儿拍手道。

“时间还早,咱们接着来!”贺艺婷吃了颗西梅,口齿不清地说道。

傅诗墨憋到现在,终于能说话了,吐槽道:“我算是最憋屈的预言家了,查杀了王一蒙,可惜被他叨了,天亮了没有遗言。”

夏末阳这时候笑道:“我们换一种牌局玩法吧,把女巫换成丘比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