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就是那个月亮公主啊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2384字
  • 2022-05-27 20:00:00

节目组给的休息日,心动小栈的嘉宾们也都没有外出。

南山一梦的设施齐全,不至于会无聊。

有运动健身房、有私人影院、有琉璃花坊(玻璃房)、有树屋,还有楼顶无边泳池。

不过目前气温还不算高,泳池会有点冷。

头两天,夏末阳除了下楼吃饭,和大家闲聊几句,其余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疯狂码字。

情节都在脑子里,虽然做不到人家穿越者扫描仪那样连个标点符号都能分毫不差地搬运,但怎么说自己曾经是畅销书作家,复刻《天龙八部》不成问题。

手速化身为触手怪,几乎每小时五千多字,如今已经写了二十万字,进度写到了《杏子林中》这一章。

这也是书里的一个大高潮,乔帮主契丹人的身份被当众暴露出来……

夏末阳打算晚上熬熬夜,一口气码完这段情节。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饭桌上,宁可儿提议待会儿一起去琉璃花坊k歌,大家也都同意。

夏末阳心想,目前写的够楚呦呦看一段时间了,倒也不急着赶稿。

话说,琉璃花坊自从建好,他这个老板都还没亲自体验过。

纯钛钢玻璃搭建的琉璃花坊,夜间会有梦幻蓝色的灯光效果,在夜幕星空下,美轮美奂。

一行人顺着门鱼贯而入,沿着台阶走到下沉式的舞台。

在这里,加装了天幕装置,打开开关的话,秒变立体影院,能够全方位无死角观赏影片,也可以秒变K歌厅。

男嘉宾们忙着准备开启调试设备,女嘉宾们则是准备零食、果盘、酒水。

“这琉璃花坊真的太nice了!”

贺艺婷看着四周天幕上全是mv的画面,耳朵里是非常震撼的立体音效,闻着空气里弥漫的花香气息,兴致很浓。

楚呦呦坐到她旁边说道:“等下我们可以去里面的薰衣草小花园拍照,那里有白色的秋千,把玻璃天幕打开,就可以切换任何自己想要的背景,很出片的!”

“被你这么一说,我都等不及了。”宁可儿跃跃欲试。

傅诗墨直接站了起来,淡淡地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吧,回头再k歌。”

“对对对,把男生拉上,让他们帮我们拍照!”

贺艺婷说着就叫来封闻涛,使唤他通知其他男嘉宾过来当工具人,她们先行过去。

实际上也不用封闻涛知会,看到女生们集体向里面走,夏末阳他们男嘉宾们哪还有心思接着k歌,也都跟着进去了。

琉璃花坊面积足有1000平方,主要分为四块区域,一块是进门的天幕舞台,一块是薰衣草花园,一块是观星伴月厅,还有一块是温泉区。

四个区域相连之处,遍布各种花草,在射灯和地灯的映衬下,争奇斗艳,让人目不暇接。

夏末阳让封闻涛他们三个男嘉宾先过去,他自己去观星伴月厅拿单反相机。

等他来到薰衣草花园时,四位女嘉宾已经拿着手机相互拍起照了,王一蒙三个人站在一旁面色讪讪。

“夏末阳,他们三个是指望不上了,男生们的尊严能不能捍卫住,就靠你了!”宁可儿喳喳唬唬地说道。

他顿时明白,男嘉宾拍照技术太烂,遭到了女嘉宾们集体嫌弃。

看到他过来,坐在白色秋千上的楚呦呦故意瞥过头不想搭理,让他有些好笑,这醋意有点浓啊,还没消除呢!

傅诗墨倒是大大方方地招呼他:“夏老师,快来帮我们拍合照,以你旅行达人博主的身份,如果不能把我们拍好看,那可就砸招牌了啊!”

“你们瞧好了就是,保证把你们个个拍成小仙女!”

夏末阳端起单反测好白平衡,M模式下各类参数设置一顿操作,使用大光圈咔咔咔对着女嘉宾们单人照、双人照、四人照拍个不停。

“给我们看看先……”

傅诗墨和宁可儿走过去,让夏摄影师调出刚刚拍的照片,凑着脑袋仔细欣赏,“旅行达人名不虚传啊,连人像都拍得这么好!”

夏末阳笑了笑,正要接话,然后就看楚呦呦拉着贺艺婷围了上来,心说我还是闭嘴吧。

等夏末阳用手机蓝牙连线相机,导出照片发给她们后,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去继续k歌。

这个世界的流行歌曲也有很多金曲,夏末阳继承了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的原主记忆,对这些歌曲并不陌生。

几个女嘉宾都是麦霸,王一蒙几个聚在一起喝着啤酒,每每听到唱到副歌时,就扯着嗓子跟着瞎唱,跑调破音都算轻的。

不过,他们以为节目组休息,这些不会出现在节目里,于是放飞自我。

但夏末阳却知道,四周都安装固定拍摄,就算不出现在正片里,也十有八九会放进视频网站播出的番外篇花絮里。

但看他们玩得那么嗨,夏末阳不忍心泼冷水。

再说,这也都算无伤大雅的小问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样更吸引热度和关注,没准儿对他们是好事儿……

过了一会儿,见大家都很投入,夏末阳悄悄离开坐席,随后楚呦呦也离开了。

傅诗墨看着两人离开,美眸闪了闪,想起身,最终还是按耐住了。

……

观星伴月厅。

为了观星,关掉了所有灯光。

暗色里,夏末阳和楚呦呦并排躺在两张按摩椅上,看着头顶穹窿夜空璀璨的群星。

“小时候,爸爸妈妈告诉我,亲人如果离开了这个世界,就会化为天上的星星。

后来,爸妈真的离开了,我却一直没能在夜空找到他们……”

夏末阳说的既是原主的父母,也是前世自己的父母。

楚呦呦没想到夏末阳双亲已经不在了,一时间顾不上怄气,有些心疼,宽慰道:“人生天地间,忽然而已。

我们都是过客,只是有的人出发得早,有的人提前下车,珍惜眼前的时光才最重要……”

想一想,自己父母健在,而她还经常感觉受到父母约束,真的不知道珍惜和父母相伴的时光。

子欲养而亲不待,才是无言的悲痛。

夏末阳不想再进行这个沉重的话题,转而问道:“呦呦,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啊?”

“哪有,我是气我自己,跟你没关系。”

楚呦呦顿了片刻,还说没忍住,“你和傅诗墨……”

夏末阳打断她:“我们没什么,聊下来觉得算是比较合拍的朋友吧!”

“朋友……”

楚呦呦重复了下,幽幽地问道:“那我呢?”

“你看,这夜空有数不尽的星星……”

夏末阳指着星空说道,“但月亮只有一个,你就是那个月亮公主啊!”

楚呦呦闻言心里羞喜得要爆炸,不过还是傲娇地哼了声:“谁知道你们男生哪句真哪句假?”

夏末阳不接话,而是问她:“我写了个故事,还没写完,你想不想听我口述?”

楚呦呦忽然想起,那天收到的心动信笺上,信笺的主人就说要写好给她看。

她还以为夏末阳随口一说,因为她关注的重点不是写没写,而是愿意第一个同她分享。

“那你说,我听着呢!”

高冷傲娇女孩微微收起了刺猬样的保护壳,暗色里,亮晶晶美眸有星光倒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