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心动小栈》策划案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2351字
  • 2022-06-16 00:39:18

夏末阳简单吃完早饭后,就拿上单反相机和手绘地图出门了。

好在原主没有丧心病狂把代步车也卖掉,虽然只是一辆七成新的四环Q5。

今天,他要把附近好好逛一逛,采采风,为恋综策划案寻找素材。

毕竟,地域环境不同,前世的各类恋综节目也没法完全照搬。

南山一梦所在的山就叫南山,这附近方圆二十里内其实也有不少民宿和自然村落,有政府修建的一条省级公路与号称最美自驾路线的徽南川藏线交汇。

南山,此前是处于保护的原始生态环境,如果不是美音的名头,地方政府为了区区1个亿的投资还真不会批准立项。

所以,南山2公里内,没有人烟喧闹,幽静出世。

夏末阳重点考察了可玩性比较高的景点,总结了十几个任务支线。

在他初步设想中,探访自然村落,寻找古徽文化烙印算是一个玩法;

组队去山上挖笋、砍竹子是一个剧情;

去清溪捉鱼比赛是个好玩的项目;

去紫金河淘美石坐大水车相信女孩子们会非常喜欢。

实际上,在原主留下的《南山一梦民宿项目规划方案书》中,非常详尽地把周围的人文景点、自然景点都囊括进去了。

甚至在中远期规划中,还设想自建景点,比如索道,滑草,玻璃栈道等。

可以说,徽南秘境的精华就在南山。

夏末阳想不通,美音文旅为什么会放弃这个项目。

至于会不会有什么隐患,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事在人为,先抓住眼前主要问题解决才是最关键的。

连续马不停蹄地奔波了三天,夏末阳终于完成了采风,单反内存卡爆掉了好几张,拍下了上万张照片。

……

晚上,星空璀璨。

夏末阳坐在玻璃房的桌子旁,全神贯注地制作恋综策划案。

前世看过的恋综多不胜数,套路不尽相同,但核心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恋综的脚本不是像影视剧本那样一句句台词一丝不苟,而是做一些规则设定、任务卡、特别的道具等。

意图嘛,自然是让嘉宾们快速擦出爱情火花,以及刻意制造修罗场激化情绪,让观众们磕到糖。

他并不打算照搬,而是因地制宜,弄一个属于自己的版本。

这个世界也有恋爱综艺,不过是明星假想恋爱,类似于前世《我们结婚了》《我们相爱吧》,素人恋爱综艺还没有。

也就是说,白纸作画,无论他怎么策划,都是这类节目的开山鼻祖。

首先,节目名称,他拟定为《心动小栈》。

这么做也是存了私心,一语双意,既能体现出恋综的特征,又指明了故事发生在民宿中。

然后,嘉宾设定方面。

人数设定为四对素人男女嘉宾,后面可以视情况补增一个女嘉宾或者男嘉宾。

另外就是选五个或者七个明星观察团成员,其中主持人一人,固定观察团成员三个或者五个,再加一个飞行嘉宾。

素人嘉宾第一季必须秘密挑选,等第二季倒是可以和相亲网站合作,也同步在微博上海选。

但原则上是选择职业有魅力加成、长相气质有自身特点的素人。

年龄控制在20岁到30岁之间,单身未婚,身体健康无不良记录和不良嗜好,最好是在微博上自带粉丝流量。

不要小觑这些粉丝自来水,能省下不少宣发费呢!

入住规则、任务卡什么的,就照搬套路就好了。

当夏末阳从玻璃房走出来时,已经深夜十分。

春夜寂静,鸟啼虫鸣,微风里花香暗浮。

“如果不是烂尾的民宿,一切就完美了!”

夏末阳站在白墅前,闭上眼独自体会这种遗世独立的美好,微微有些遗憾。

同时,也更迫切希望借助《心动小栈》节目完成南山一梦的装修布置,不能糟蹋了500万设计方案啊!

……

第二天,夏末阳用手机定了一张中午12点飞往燕京的机票。

不过还有个问题,民宿无人看守。

为了安全起见,夏末阳开车去找上缘村的村长,一个大学生村官的男青年吴琦。

上缘村距离南山一梦2公里,位于桃巫山脚下,南山这边没有村组织,暂时划归上缘村管辖。

吴琦是南徽省人,大四没毕业就报考村官,来到这里可以说跟原主一前一后,两人多次打过交道,算得上老交情了。

夏末阳在上缘村一见到他,立马就和记忆里那个总是笑眯眯的清秀男青年对上号了。

其时,吴琦正带着几个村干部在村子里转悠,看夏末阳也不见意外,笑呵呵地问:

“夏总怎么得空来我这里了啊?平时约你来村委喝个茶都推三阻四的,生怕咱们村的姑娘们把你吃掉似的……”

几个村干部也都熟悉夏末阳,其中有个丰腴泼辣的妇女干部笑着接道:

“自从夏总来了,咱们上缘村的姑娘们都愁嫁,害得我这个妇女主任工作都不好开展了!”

“那可不是吗!就咱们夏总这美男子的长相气质,姑娘们见了后,寻常的男人哪还入得了眼……”

夏末阳听他们打趣,也笑了笑:“行了,行了,我也不是头一回来上缘,你们就不能换点新鲜的,我耳朵都听出老茧了!”

“哎,这年头说实话也招人嫌啊!”

吴琦忍着笑,走过来搭住夏末阳的肩膀,“走,我们去村委喝茶聊。”

夏末阳摆摆手,看向那几个村干部,吴琦顿时会意,让他们先走,自己跟夏末阳在后头隔着老远。

“老吴,等下我要去燕京一趟,喝茶就免了。

我来就是想拜托你件事,帮我安排几个妥当的人去南山看守一下。

最多两天我就回来,到时咱们哥俩一醉方休。”

“嗐,这都不算事儿,你等下,我打电话叫晓峰和马叔过来跟你走。”

吴琦用力拍了拍夏末阳肩膀,掏出手机就拨了过去,“晓峰啊,你叫上马叔,收拾几件衣服马上来村口找我。”

夏末阳回想了一下,晓峰印象不深,似乎是个20出头、老实本分的男青年;

至于马叔,夏末阳觉得这是个有故事的人,40多岁,年轻时当过兵,会一手漂亮的木匠活。

马叔没成家,晓峰是孤儿,爷俩投缘,就成了师徒关系。

吴琦和夏末阳在村口说着话,没等多会儿,就看到一个黝黑的男青年和沉默沧桑的中年大叔提着包裹走过来。

“这是夏总,你们认识的,他有事外出几天,你们爷俩就跟着过去南山那边,看护几天吧!”

吴琦上来也不废话,简单明了把事情说了。

“没问题,村长,交给我们爷俩出不了岔子!”

晓峰咧着嘴笑着应承下来。

夏末阳端详了这爷俩几眼,心里初步满意,就笑道:“那就辛苦二位了,等我回来请你们吃酒。”

这乡邻乡亲的,不能跟他们提钱,不然会翻脸。以后总要打造一些木具,到时候不亏待马叔就行了。

等夏末阳带着马叔晓峰爷俩回去安顿好,自己紧赶慢赶地上了飞机,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