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其实我也是男嘉宾啊

  • 我在恋综开民宿
  • 傅鸿雪
  • 2838字
  • 2022-05-23 09:40:00

实际上,他们误会了。

夏末阳只是没想到楚呦呦表现出了极高的雕刻技术,红心火龙果被她雕成了龙猫,西瓜雕成了鲨鱼,奇异果被雕成松鼠,把一个摆盘用的迷迭香当做尾巴,活灵活现。

看她专注地雕刻水果,红酥手、侧颜杀,非常赏心悦目。

渐渐地,众人也发现了楚呦呦的无意识炫技,纷纷围过来反手就是一个赞。

“你们够了啊,都离远点,口水都要喷到果盘上了……”楚呦呦被夸得精致的耳垂微微发红,羞恼地嗔道。

众人嘻嘻哈哈地各自忙去了。

“你是不是学过雕刻美术啊,感觉你好会。”夏末阳帮忙把削掉的果皮清理到垃圾桶,忍不住问道。

楚呦呦绾了绾垂下来的发丝,“还好吧,专业课学过一部分,平时我也比较喜欢做手工。”

这时,夏末阳发现她的围裙后面的系带松开了,就走过去,“别动,系带开了,我帮你系一下……”

“啊,谢…谢!”

楚呦呦有些尴尬和害羞,清丽出尘的娇靥上浮现浅浅的红晕。

努力抑制小鹿乱撞的心脏,修长白皙的天鹅颈感受到来自身后夏末阳的鼻息,楚呦呦发现自己的呼吸也有点紊乱了。

“开饭啦!”

好在这时候,徐喆吼了一嗓子,解救了楚呦呦。

原来却是王一蒙已经炒好了六个菜,封闻涛也调好了蔬菜沙拉,贺艺婷调制了五香牛肉,加上楚呦呦做的果盘,足够八个人吃了。

众人把菜一一端上桌摆好,红酒倒上,感觉好像还缺点什么。

“说好的烛光晚餐,怎么能少得了烛台呢?”

还是夏末阳最先想到了,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三层鎏金烛台。

点了熏香红烛后,关掉了餐厅的灯,烛光晚餐的氛围一下子拉满了。

只是,八个人围站在长桌子边,开始纠结座位怎么坐。

夏末阳身为民宿老板,自然要做个表率,先是拉开右侧第一个椅子请楚呦呦坐下,然后又拉开上首左侧第一个椅子坐了下去。

“都别愣着啊,找位置坐。”

见大家还尬着,夏末阳摆摆手招呼着,“一蒙手艺不错啊,闻着喷香,肚子更饿了!”

结果男生都是顺着夏末阳这边落座,女生顺着楚呦呦那边落座。

徐喆坐在夏末阳旁边,对面是贺艺婷;王一蒙坐徐喆旁,对面是宁可儿;封闻涛坐下首,对面是傅诗墨。

然后,餐桌上视线就变得有些错综复杂了。

如果在空气里连线,几乎可以媲美飞机航线图了。

“我讲两句哈。”

夏末阳举着红酒杯,笑容温暖:“首先,我作为南山一梦·心动小栈的东道主,万分真诚地欢迎大家入住,你们是这里第一批的体验者哦!”

“太荣幸了!”

众人目光都看着夏末阳,闻言纷纷鼓掌欢呼。

“然后,希望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你们能够抛开外界的一切俗事烦忧,全身心地享受徽南秘境的深度体验之旅,一起干杯!”

说着,夏末阳举起了红酒杯。

“Cheers!”

众人一起举杯相碰。

咔嚓!

夏末阳按下固定在墙上拍立得的遥控拍照键,画面定格在这一瞬。

幽幽烛光下,八张赏心悦目的年轻容颜俱是笑容满面,这是他们第一次聚餐,意义非凡。

“干饭人干饭魂,开动啦!”

徐喆搞怪地撸起袖子,第一个伸手,夹起一条蟹腿。

气氛被带动起来了,众人也逐渐放开了和这么多尚未熟悉的陌生朋友一起吃饭的拘束,边吃边聊。

主要也是聊来自哪里,然后当地有哪些有名的美食。

“艺姐,我记得你是来自燕京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那里,都有什么好吃的?”宁可儿问。

“我要是说燕京美食最让外地人印象深刻的是豆汁儿,真怕你们打我。”贺艺婷捂着红唇笑。

王一蒙用绅士巾擦了擦唇角,接过话题说道:“我当年也在燕京待过一段时间,多次尝试豆汁儿,愣是没成功接受,真搞不明白燕京人喜欢它哪点?跟馊稀饭似的……”

贺艺婷狭长妩媚的眼睛瞪了他一下,“威胁”道:“你赶紧讨好一下节目组,让后期剪掉这句话,不然等播出后,燕京观众怕是要骂惨你咯!”

封闻涛似乎有点吃味,主动转移话题:“要说美食,还是我们彭京的羊方藏鱼、把子肉和地锅鸡好吃,鲜、香、辣能让食客们味蕾爆炸!”

“说到吃辣,我们北湖人也是鼻祖级的。”傅诗墨插口说道。

“北湖,我只知道热干面……”

徐喆想都没想张口而出,结果看傅诗墨瞪了过来,他却更开心了。

然后,话题就跑歪了,开始地域炮了。

节目组导演无奈地拍了拍脑门,最后面这一段看来没法用了,只能和谐掉。

……

等这顿饭吃完,已经晚上8点钟了。

大家三三两两地围坐在休息区,下面就是进入职业互猜环节了。

这次,还是由夏末阳这个东道主来主持。

而直到现在,他的嘉宾身份还没暴露。

不过,刚刚节目组已经跟他通过气了,在这个职业互猜环节由他自曝身份。

“大家从下午入住南山一梦开始,想必已经对其他人的职业有过暗自猜测了吧?”

夏末阳居中坐着,楚呦呦坐在他正对面的鸟巢形状的休闲椅上。

“我们就从女生开始吧,被选中的猜测对象需要给出至少两个提示,现在,就开始大胆地说出你们心中的猜测吧!”

“这个好玩。”宁可儿拍手笑道。

“谁先来?”贺艺婷左右看了看。

“我先吧!”傅诗墨开口道,“跟我名字相关,艺术。”

徐喆第一个抢答:“我猜你是诗人!”

傅诗墨给了他一个白眼,傻帽,我名字里又不只有一个诗字。

“书法老师,书法家?”贺艺婷接道。

“比较接近了。”

听傅诗墨这么一说,王一蒙突然想起先前在关雎字号房间看到那幅画时,对方的反应,就很笃定地说:“我猜你应该是画家吧!”

傅诗墨笑着点头,“也不能称为画家,就是一个青年画者,我比较喜欢国画和油画。”

“哇哦,美女画家,好酷~”徐喆搞怪。

“猜猜我吧!”宁可儿俏皮的眨眨眼,“有编制,需要耐心。”

“幼教?”夏末阳也凑趣,其实他知道答案。

“接近了。”

一直没说话的楚呦呦突然接道:“可儿是小学老师吧?”

“bingo!”宁可儿打了个响指,“孩子都非常可爱有趣……嗯,到你了。”

“枯燥,有趣。”

楚呦呦给出的提示,让大家都被难住了。

枯燥和有趣不应该是反义词吗?

到底是什么职业这么矛盾……

也不对,也许楚呦呦的意思是,前一个枯燥是相对外行人的,有趣应该是内行人的乐趣。

“程序员?”

徐喆猜道,他自己就是一个AI程序开发员,好像挺符合这两个词汇。

楚呦呦微笑着摇头。

王一蒙这时候想到楚呦呦雕刻果盘时的表现,灵光一闪,说道:“我猜你是雕刻家吧?”

“有点相关吧!”

夏末阳却心中有了答案,因为之前楚呦呦说过,南山一梦的设计案是她们单位的作品。

估计多数人当时被房间的惊艳印象占据了心智,没在意。

“建筑设计师?”

夏末阳与楚呦呦再次对视,直接说出了答案。

楚呦呦点点头,美眸里流露出惊诧,他怎么做到的,一语中的!

“夏老板,你不会是节目组潜伏在我们中间的间谍吧?”王一蒙狐疑道。

夏末阳赶忙否定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我也怀疑你,夏老板。”

徐喆甩过来幽怨地眼神,因为他发现自己心动的傅诗墨视线时常停留在夏末阳身上。

“+1。”封闻涛跟着起哄。

看到夏末阳被男生阵营集体“针对”,女嘉宾们发出了一阵娇笑。

“夏末阳没什么好猜的吧?他的职业不就是咱们民宿的老板吗?”宁可儿问道。

贺艺婷继续爆料:“还有,他还是百万粉丝的旅行博主,白羊Summer!”

“我去,原来身边有个大V,求抱粗腿……”

徐喆作势要去熊抱夏末阳,被后者伸出大长腿成功逼退,逗得众人又是一阵笑。

夏末阳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看了一眼楚呦呦,在她紧张又期待的注目下,说道:“其实,职业你们都知道了,南山一梦是我经营的。只是我确实不是节目组小间谍哈,因为我和大家是一伙儿的,我也是男嘉宾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