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恐怖如斯的职业打野

余步没什么反应。

周文嘉看在眼里,暗叹余步今时不同往日,就算直面职业哥,也能表现得波澜不惊。

“Clock是谁?”

余步茫然,犹豫片刻,向周文嘉咨询道。

他已经发现,自己重生的世界与上一世大体相同,可熟悉的职业选手们却完全不一样了。方才一周,一直在高强度双排,没来得及了解这个世界的职业选手。

“Clcok是DOG的打野,就是这把对面的挖掘机。”

周文嘉一脸淡定地解释道,心底却再起波澜。

谁不知道余步热衷职业联赛,基本场场都看。去年去正大广场看比赛,图便宜,看的是两支下游队伍,没有什么明星选手。余步却对双方的选手了若指掌,如数家珍。

第二把一方换上替补选手,粉丝们看到替补上来一脸懵逼,压根不认识,余步却直接报出这人的韩服ID。

DOG虽说粉丝不多,好歹是季后赛队伍。以余步对联赛的关注度,怎么不认识他们的打野Clock呢?

我的慌张,让你费心了。

周文嘉暗自想道。

注意力回到游戏,看到自己操纵的卡兹克,周文嘉心安几分。

他打野所擅长的几乎都是野核英雄,而卡兹克又是他野核英雄中熟练度最高的。

一周来他跟罗文怡较劲,也跟自己较劲。于是排位玩了一礼拜野核,理由就在于此。

玩野核这把游戏可能会输,但野核对位从来不会输。

作为蓝色方,卡兹克红开。

下路发言暴露粉丝的身份,也没打算给偶像放水,跟辅助一起帮忙打红,伤害打满方才离开。

刷着野,周文嘉一心两用,思考起对方的刷野路线。

一分三十秒,中路的兵线交汇。上下两条路稍长于中路,稍迟不久,兵线交汇。

他们这边,余步蹲伏在靠近防御塔的草丛里,等待对方上单“暮光之眼”慎上线;下路双人组因为帮他打野,自然要晚上线。

而对方却比较诡异,上下两条线同样晚上线。且观察两条线上线时的状态,都是满状态。

况且路人局中沟通不便,打野没有布置的情况下,对方的野区中一片漆黑,没有一个眼。

只能从英雄常规刷野路线思考。

红开?蓝开?

这把Clcok选的是“虚空遁地兽”雷克塞,这位被玩家戏称为“挖掘机”的英雄。雷克塞的在红色方的常规开野路线是红Buff开,这一点周文嘉一想便知,他相信对面的职业哥也知道。

可对方两条长线同时晚上线,会不会就是雷克塞蓝开的讯号。也可能是雷克塞常规开局,故意提示下路晚上线,来误导他们。

两种可能都存在,在讯息不足的情况下,周文嘉一时不知道雷克塞此刻的位置。

切视角到下路,下路是女警打EZ,己方女警率先推线抢二。再刷一组野,切视角到上路,双方先后到达三级,余步也在压线。中路倒是岁月静好,炸弹人打发条,两边对刷,谁也推不了谁的线。

难题又抛给周文嘉:上下路都在推线,雷克塞都可能去抓,他要去哪边?

这时他刷野刷到蛤蟆,离上路仅一步之遥。

合理的做法是去离得最近的上路反蹲。上路是优势路,即便猜错位置,Clock没有抓上,也保全了上单的发育。

可不知为何,一些游戏外的东西从他脑海中出现。刻板教条的女人、一丝不苟的男人,两人见缝插针,将周文嘉贬低得一文不值。

这些游戏外的东西,没有影响他的操作,但左右了他的判断。

野核的奥义正在于此,与其相信队友,不如相信自己。

想到这,周文嘉有了决断。控制卡兹克调转方向,继续刷野。

对于吉凶未卜的上路,他只是惯例地提醒一句。

“小心对面打野,可能在上半区。”

余步“嗯”一声,走位稍作收敛,跟慎完成一波换血。

照理来说,慎在面对鳄鱼时处于绝对优势地位。W技能奥义!魂佑完美克制鳄鱼的W。在魂刃一圈创建出防御结界,结界内指向慎或友方英雄的普攻都会被技能所格挡。

鳄鱼作为前中期英雄,前期如果没有优势,就是对线劣势。慎到六后习得大招R秘奥义!慈悲度魂落后,能够比鳄鱼更快地支援队友。在这个S6的古早版本,尚未引入防御塔镀层的改动。慎在支援过后,只要上塔不掉,这波支援几乎是不可能亏的。

当下这局,余步作为实力略高的一方,必须在六级前打出优势。

经过几波拉扯换血,双方的血量都已下半。这时余步鳄鱼的E尚未转好,都是高手,慎自然知道。仗着鳄鱼没位移,他的走位略微放肆。

就在这时,余步借着慎补程兵的补刀僵直,卡着慎W的技能冷却闪现上去AW眩晕住慎,随后再AQ打满伤害。慎当即死亡,闪现都交不出来,被余步拿下一血。

余步不冒失贪线,移动到中间草丛读取回城。

游戏进行到这里,双方打野是周文嘉占了优势。两边都没抓人,如果两边都闷头刷野,挖掘机不是卡兹克的对手。

除非……

周文嘉盯着上路。

河道草丛内有余步放的假眼,周文嘉盯着一片漆黑的三角草。

回城只需要八秒,除非Clock提前行动,要不然不可能来得及。

这等级别的意识,周文嘉自认做不到。

但职业选手Clock可以。

漆黑的三角草丛,遁地的雷克塞穿墙而来。

“别动,他不知道你在这个草里回城。”

周文嘉说道。

三个草丛,只要余步一动不动,继续回城,挖掘机何从得知余步的位置?

余步信任队友,不动声色,继续读取回城。

可Clock偏偏不如周文嘉所愿。

甚至不用探草,径直朝中间草丛发射一束虚空光线,精准命中余步。没有闪现,血量见底。余步无力反抗,被挖掘机拿下人头。

这是怎么做到的?

周文嘉感到一丝恐惧,他不知道挖掘机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如何精准地找出了鳄鱼的位置。

“他运气真好。”

余步遗憾地说道。

对啊,只是运气而已。

可周文嘉心底知道,这波只能打成一换一,归根结底的原因在于自己。他选择相信自己,而不是帮余步反蹲。

浪费机会,就要受到惩罚。

丢了第一波节奏,刷再多的野也找补不回来。况且面对职业哥Clock,他不会像周文嘉这样浪费机会。接下来,无论卡兹克走到哪里,雷克塞总是如影随形。

周文嘉刷着自家三狼,Clcok的雷克塞从视野盲区遁地而来,连惩带杀。

抢下三狼,顺带着把他的卡兹克杀了。

“我的。”

周文嘉开着扫描向下路摸过去,确保一路没有视野。可还没到下路,对方双人组已经退守塔下。

与此同时,雷克塞在上路出现。余步双拳难敌四手,让雷克塞收下人头。

“我的。”

周文嘉打着小龙,留了心眼让下路随时准备支援。果不其然,雷克塞出现。下路赶到,对方下路同时赶到。

正当周文嘉打算一展身手之时,对方把技能全都扔在小龙身上

斩杀线一到,雷克塞惩下小龙。对方三人丝毫不拖泥带水,光速撤退。

皮城女警示意对方不见踪影。

女警给周文嘉标记了个问号。

“我的。”

“我的。”

“我的。”

……

一波又一波的失误,直到游戏结束,“失败”两个占据半个屏幕的大字出现,周文嘉也没反应过来。

他一脸恐惧,好像还在防备阴影中的雷克塞。

只不过是一把排位,只不过是一场失利,况且输的是职业选手。周文嘉没法用这样的话来搪塞自己。

事实就是,他的野核被完完全全打爆了。自从他开始玩野核,永远是意气风发。哪怕对局失利,也是队友揽责,他则是意犹未尽的遗憾。

他开始玩野核,是因为这种玩法的魅力在于,不用相信任何人,光靠自己就可以赢下游戏。

现在,他的野核输了,他也输了。

刻薄的中年夫妇对他全方位的贬低,不知从何时起占据他全部思绪。一周来,他赌气般地排位上分,跟自己较劲,到这里结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