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二十一岁的“天才”

“下一把?”

赢下比赛,周文嘉以断层的评分获得当局MVP。

可他的语气中不见一丝喜色,仿佛在这样的钻石局砍瓜切菜,对他而言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他平静的语气,正如此前一周,每一把游戏结束后他所展现出的那样。

是的。距离余步以不可思议的上单妖姬赢下“校队上单”张迁,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期间除去大四为数不多的课程,余步和周文嘉把所有空闲时间都用来双排。

钻石3,54胜点。

短短一周,余步上了一个大段。

按照两人的原有水平(周文嘉在大师和钻二间徘徊,余步当了好几年的铂金守门员),上到钻石之后,随着周文嘉回到自己的分段,上分速度理应明显放缓。

可事实却是,两人上分的势头丝毫不减。

周文嘉不像他语气中的那样平静。

一把一把打过来,他对两人的情况很了解,原因在于某一方的实力出现了巨大的进步。

大半个星期的铂金局,对大师水平的他来说,顶多是提升他和余步间的配合默契度,他的水平几乎没有精进。

出现巨大进步的是余步。

老实说,余步和张迁的三局SOLO过后,周文嘉对余步赋予了极高的期待。过去校园赛的经历从眼前划过,不甘、遗憾又涌上心头。

今年或许真的有机会?周文嘉心底产生这么一个自己也不相信的疯狂念头。

两人从网吧回学校,马不停蹄、驴不停驴鞭开始双排。

但几把打下来,余步只能拿出上单妖姬。选出常规上单英雄,就立刻露出马脚。

拿坦克,被战士无限单杀;拿战士,被坦克卡线,却毫无办法。

余步第一天的表现拉胯,周文嘉安慰自己,是他错估了余步的实力,对他产生过高的期待。

想起白天令人记忆犹新的SOLO,或许只是运气也说不定。

“明天继续吧。”

在游戏语音那头,余步说道。

沉稳如周文嘉不由得一愣,他平静的语气中夹杂着不为人察觉的一颤:“好。”

他为什么还这么自信?

周文嘉想不明白。

第二天一上来,余步拿出两把上单鳄鱼。

两把鳄鱼,两个MVP。

对线、打团、发育、意识、沟通,样样不缺。

如果不是对局中耳机中不断传来余步的沟通,周文嘉甚至怀疑,跟他双排的是否为余步本人。

周文嘉心头又不由得升起希望,却飞快地被余步的表现浇灭。接下来几把余步没玩鳄鱼,只有一把妖姬尚在水准之上,选出其他英雄时的表现依旧一言难尽。

难道每天双排结束,他还偷偷加练?

基于常识,周文嘉猜测。

第三天。

余步拿出杰斯。

没有人比周文嘉更熟悉余步。大学四年,余步的杰斯场次不超过五把。他印象中余步拿出的杰斯,先不谈C不C,连炮形态和锤形态都时常搞不明白。

况且就在上分的第二天,即昨天,余步才选过杰斯。

打开战绩,余步,杰斯,0/8/1。

生怕是系统显示BUG,周文嘉打开录像。

熟悉的余步,熟悉的杰斯。

可余步第三天的战绩却又如此真实、如此醒目、如此亮眼。何止亮眼,简直亮瞎周文嘉的狗眼。

三把杰斯,三个MVP。

无可挑剔的战绩,完美无缺的决策,朴实无华的对线。

常识告诉周文嘉,既然种子撒到田里,没法一天成熟,那么理所应当的,没有人能在短短一天时间内,练习一个英雄从入门到精通。

昨天的猜测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是不是偷偷加练?

这个猜测早已在提出之时就被周文嘉自己否决。他们每天排到十一点,原因在于学校十一点断网。要加练,只可能是十一点以后,手机开热点,但热点的缺陷是高延迟,没法打游戏的高延迟。

伟大的英格兰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曾经说过:“当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况,剩下的,不管多难以置信,那都是事实。”

这时候,作为高端局打野,周文嘉展现出自己惊人高效的行动力。

晚上十一点,前脚刚在语音中跟余步告别,后脚他已经踏进余步寝室的大门。

眼前的景象让周文嘉大吃一惊。

余步,居然已经躺在床上了?!

还在电脑上前奋战的余步室友注意到周文嘉难以置信的目光,解释道:“余步这两天睡得早。”

躺在床上的余步听到动静,拉开窗帘,不解地问:“老周,怎么了?”

冷酷的周文嘉没有把自己的猜测问出口,憋了半天,故作平静地说:“明天继续特训。”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

第四天,余步拿出刀妹。

第五天,余步拿出泰坦。

第六天,余步拿出剑姬。

周文嘉麻木了。

他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况,现实又是如此的真实。虽然难以置信,这个最有可能的事实也无法说服他,可他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事实就是,余步是个在二十一岁茅塞顿开的天才。

受困于自己的麻烦事,他没有精力再去找寻,也没有向余步本人寻求答案。

余步知道,自己不是天才。

在与张迁的SOLO过后,他意识到未知之地对精力的巨大消耗。

经过再三思虑,他把进入未知之地的时间定在每晚十一点。在睡前进入未知之地,将一天的精力消耗一空,甚至能快速入睡,解决余步长久来的失眠问题。

在周文嘉眼中余步匪夷所思的进步,对余步而言,是努力的成果。

未知之地能减少精力的消耗,三百把对局过后,余步仍残留些许精力。未知之地不能抹平的,是余步对时间的概念,每天在SOLO中被圣枪哥爆杀三百把。结束三百把对局后,回到现实,往往恍如隔世。

余步有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自己。

无边无际的黑暗,不见尽头的对局。余步做过尝试,向未知之地尽头探索,可每当走到一定距离,意识就会消失。恢复意识的时候,又坐回到屏幕前。每天枯燥无味的三百把对局,只有他孤身一人。

在这样的孤寂下,仿佛一切都会失去意义,再高昂的斗志也会被浇灭,再饱满的热情也会枯萎。

“下一把?”

作为房主的余步许久不开,周文嘉在语音中问道。

“下一把!”

余步从未知之地的特训振作精神。

两人干脆利落地锁下鳄鱼和螳螂,都是各自的招牌英雄。

******

天下直播平台,唯海鲜台与动物台耳。

DOG战队(Death or Glory)作为联盟的中游战队,被出价更高的动物台签下。

夏季赛,在韩国上单的带领下,DOG时隔两年进入季后赛。但在季后赛中,由于本土选手实力略逊一筹,遗憾地被首轮淘汰。

来不及悲伤一年的征战就此草草收场,先前由于备战季后赛,队员几乎没有直播。此时比赛结束,队员们纷纷被俱乐部通知补直播时长。

刚被淘汰,就要直播,谁的心情也好不了。其中就包括DOG的打野选手钟成(ID:Clock),他发泄苦闷的方式就是在排位下狠手。

许久不打国服,他号的段位方才钻3。

可没人会觉得职业哥的水平只有钻3。

******

趁游戏还未开始,余步飞奔到厕所解决个人问题。

回来时游戏已经开始,周文嘉说:“你看看所有人。”

周文嘉在慌张?

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能让他出现这种情绪。

余步定睛一看。

队友认出了对方打野,在公频激动问道:打野是Clock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