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胜利过后

振臂高呼过后,余步突然感到身体突然失去了支撑。想要控制身体,却只有无力感。在惯性作用下,整个人往后一倒,瘫坐到椅子上。

离得最近的周文嘉和吴智申几步上前,没来得及扶住余步。

周文嘉问:“没事吧?”

余步摇摇头:“就是太累了。”

而在心底,余步猜测,纵使未知之地功能奇特,让他在三百把对局之后,浑然不知疲倦,仍能集中精力完成与张迁的SOLO,但三百把对局对精力的消耗,即使对未知之地来说,也只能减少,而不能做到完全不消耗精力。

想到这里,余步心想:以后在未知之地训练,需要谨慎挑选时间。今天第一次进入,事发突然,在所难免。但要是长久像今天这样,训练后没有空余时间补充精力,难免对身体有所影响。

而对局的另一方。

错愕、失望、愤怒,复杂的情绪从张迁的脸上一闪而过。

居然连这种程度的对手也打不过了?

张迁当即想说“再来一把”。

他当然能感觉到旁人的目光之中,夹杂着鄙夷和嘲弄,可他不在乎。游戏什么的,赢回来就行了。

就在这时,余步脱力倒下。

看着余步的朋友确认余步没有大碍,他松了口气。游戏里是你死我活的对手,游戏外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他不希望对手因为游戏出什么事。

可如此一来,再来一局的愿望怕是无法达成了。

休息片刻,精力稍有恢复。余步一抬头,却对上了张迁炯炯有神的目光。

“恭喜,今天是我输了。校园赛就快要开始了,你会参加的吧。在校园赛再遇到你,到时候我不会迟到了。”

余步压根忘了校园赛这回事。上一世,由于周文嘉SOLO败北,没有人提起校园赛报名的事。此时经张迁提起,余步才想起来,他不由得一愣神。

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前职业青训出身的张迁展示出自己惊人的手速,已经卸下自己的鼠标键盘,塞进包里。收拾完毕,见余步神情恍惚,他也不啰嗦,背着双肩包离开。

走到门口,想起了什么,对班长江超说道:“不好意思啊,今天起晚了,代打的钱不用结了。”

说罢,离开了网吧。

先前认出张迁校队身份的哥们,一直疑惑,大学四年忙于钻营获利的班长,怎么会认识校队的上单,此时经张迁一说,方才恍然大悟。

什么自己有个朋友,原来是找高手代打啊!

班长江超输掉比赛,本来被人忽略。然而张迁的一句话,让大家都明白过来,一时间千夫所指。

“下三滥的家伙,打游戏也要耍伎俩!”人群中有人骂道。

江超眼神狠毒地在人群搜索,却也没找出骂他的家伙。他余光瞥向包间角落,他当然还留有后手,只是这一招使出来,他在这个班就彻底待不下去了。

他一咬牙,反正大学四年,自己在班中的人缘不怎么样,也不在乎剩下的这一些。

“张立杰老师非常关心同学们,经常问我,在闲暇时间同学们都做些什么,我觉得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江超望着网吧包间的角落说道。

其余人顺着他的目光一齐看过去,看到了面无表情的辅导员张立杰。张立杰心中非常尴尬,欲言又止。他当然知道以自己导员的身份,出现在这个地方是十分不合适的。

大家伙望着张立杰。甭管原来在祝贺余步的,还是阴阳怪气班长江超的,此刻齐齐安静下来。

张立杰,班级辅导员。

大多数大学辅导员的风格都是能混则混,巴不得四年都不出现一次。当余步他们班带着这样的认知进入大学,却刚好遇到了张立杰这个例外。

张立杰严肃的作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总能精确把握同学们的行动轨迹。

就像是,就像是……他自己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分子。

总而言之,三年多的高压把同学们都变成了巴甫洛夫的狗,一听到张立杰,条件反射般的不寒而栗。

骑虎难下的情况下,张立杰轻咳两声,说:“那我就说两句。”

大家下意识地鼓掌,好像是在开班会。

“小江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跟我说,我们班所有不务正业的同学今天都会聚集在这里。”张立杰神情严肃,说到这,不知从哪掏出一个玻璃水杯,呷了两口水。

不少同学吞了口唾沫。今天聚集在网吧的这些个哥们,多数成绩不佳。平日里没少被张立杰喊去谈话,而这熟悉的开头、可怕的既视感,让他们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行动力比较强的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门口,却发现大门早已经一脸得意的江超把守住。

一个也别想走!想到丢脸的一天,江超心中暗道。

“我来了有一会儿了。也听有同学说,刚才刘步(余步)同学的对手,有过专业电竞的经历。可这样强大的对手,却在大家的鼓励下,被刘步同学战胜了。这是我们从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张立杰原想着说几句车轱辘话,赶紧糊弄过去。他看得出学生们的尴尬,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说话向来是没人敢插嘴的,但貌似是此前的SOLO活跃了气氛,一旁有人指出他的错误:“老师!他叫余步!”

张立杰擦了擦汗:“老师当然知道你叫余步,这是老师开的一个小玩笑。”

同学们不留情地哄堂大笑。他们也看出来,平日严肃的张立杰今天似乎不太一样,没想着难为他们这些人。他们也适时地给出反馈,消解张立杰的紧张。

情况与班长江超想象得大相径庭,老师说得同学们群情激荡,他的心里却是直打鼓。他想溜走的时候,却发现门被人看住。

一看,正是吴智申。

张立杰继续说:“十几岁、二十岁出头,玩两把游戏是很正常的事情。传统体育的比赛举办得如火如荼,现在电竞比赛也在有序展开。可社会还是对游戏有很深的误解。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玩着游戏,心想自己以后要做改变偏见的人。这么多年过去,我却变成了偏见的一部分。”

“刚才听说,余步同学是为朋友出头,来淌这趟浑水。我觉得非常好,特别好。”

“相反一些同学,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承认这样的行事办法会给他本人带来一定便利,而像余步那样的奉献反而得不到什么好处。但我认为,这样的不正之风,至少对你们这个年龄段而言,是不对的。”

张立杰喝下两口水,说出最后一句话:“举报是可耻的。”

“举报是可耻的!”一哥们跟着大声重复一遍。

包间里响起热烈的掌声,真心实意、经久不衰。

江超倒松了口气,辅导员没有指名道姓,说明他的苦心经营还是有作用,张立杰还是给他留有余地。

就在这时,他身旁的吴智申突然大喊:“张老师,江超跟我们打赌,输的人一年不能玩游戏。”

结束发言的张立杰听到这句话,没有说话,看了一眼江超。

只有一个眼神,对善于察言观色的江超来说,不用更多了。

从张立杰先前的话语中读出他对游戏的热爱,江超知道,自己触及了张立杰的底线,他长久的钻营,就此付之一炬。

“那就麻烦在场的同学监督他履行吧。”

又是一阵欢呼。

******

热闹的人群从网吧出来。

“今天余步赢得真够牛的,我怎么没想到妖姬上单呢?”

“我也没想到,张老师还有这一面。”

网吧距离学校大约三公里,一般来回都是乘坐9001公交车。大家热闹地讨论着,没人提坐公交。

一路走回学校。

******

辅导员张立杰发言前,周文嘉手机响起。接完电话回来后,神情阴云笼罩,不见喜色,被余步注意到。

路上,余步找到周文嘉:“哎,文怡最近怎么样啊?”

文怡是周文嘉的女朋友罗文怡。

周文嘉心不在焉,没有听清余步的话。

抬头见是余步,说:“啊?哦……余步?我最近有空,明天我拿个小号,正好双排练一练配合。”

余步心想周文嘉不是在备考公务员吗?

为什么要提出双排上分?

刚要问清楚,却被兴奋的同学围住。

周文嘉脸上依旧阴云密布,余步没找到机会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